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口爱技术图片欣赏|妹妹在写作业我在弄她

2021-04-28 16:56:0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雨滴拿着手机,看着挂断的电话,她呼吸都有些不稳。

她又给程君栝打过去了,这时又无人接通了。

雨滴想安慰自己,但是又觉得自己卑鄙不愿意面对现实。

 雨滴拿着手机,看着挂断的电话,她呼吸都有些不稳。

    她又给程君栝打过去了,这时又无人接通了。

    雨滴想安慰自己,但是又觉得自己卑鄙不愿意面对现实。        

    程君栝就是腻了自己。

    在家人热闹去放烟花时,她无心欣赏,独自坐在庭院的一处凉亭中。

    凉亭过道处挂着几盏精致的路灯,亮黄色,仅这两盏灯便照亮了这个凉亭。

    雨滴借着光坐在石凳上。

    后来是她看到不远处的妹妹在打电话,失落的表情她竟然羡慕了。

    她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才过来和酒儿打招呼。

    听了雨滴的话。

    酒儿气的大声反问:“什么玩意?君栝舅舅不接你电话接小舅的电话,他几个意思啊,什么话不能当面说非要整这一出恶心谁呢!”

    雨滴:“你声音小点,爸妈都不知道。”

    “不行,我要告诉咱爸。我让咱爸去弄他程家!”酒儿忘了小哥哥不理自己的事儿她现在都在为大姐鸣不平。

    “回来,不许告诉别人。”

    雨滴比妹妹想的要全,她刚才在凉亭的时候便想了许多。

    程将军和曾爷爷是战友,双方又都是国家册封的将军,两家还是世交。

    谢家已无从军政之人,但程家不一样,现在,程家三代男子皆是位高之人。

    在这个背景下,她若是告诉家人程君栝不理她,腻了她了。

    这事可能会影响两家的关系,即使面子上不会表现出异样,但在谢家人心底总会有一根刺不舒服的。

    雨滴打心里想,不想让两家闹的不和睦。

    双方相互依存,程家需要谢家,谢家在北国也离不开程家。

    她也想了,如果小舅舅知道的话,会不会和程君栝中间也生出嫌隙。

    这都是说不准的。

    雨滴想:因为吃几颗糖,她告状告的到处都是。也因为几颗糖,让谢程两家心存芥蒂,实在太划不来了。既然程君栝已经表明了 他的态度,那她以后就不会再给他联系了。

    雨滴面对冲动的妹妹,她对酒儿说:“刚才我说的都是我的猜测,或许他现在在忙。”

    “姐,你就别骗我骗你了。忙的话能接舅舅电话接不了你的?他就是不喜欢你了,呸,有话不说清楚,用这种行为来告诉你他的意思,这样的男人算什么男子汉。活该几十岁了娶不到老婆。”

    雨滴张口准备制止妹妹说毒话,酒儿不等雨滴开口她就堵回去,“姐,你别觉得我说话难听,他这样对你就已经惹毛我了。敢气你,我打不过还不能骂吗。”

    酒儿的话给了雨滴提醒,她问:“会不会……君栝舅舅要结婚了要办婚礼不方便接我电话?”

    “姐,你这样说还有点可能,我觉得有道理。我们去问问曾爷爷,让他帮你探探消息。”

    酒儿和雨滴一拍即合跑去找玩儿的正开心的谢将军了。

    一个老头早已年过花甲,却仿佛回到了童年时期,他拿着手中的烟花棒和自己的小曾孙女在玩儿放烟花。

    “小溺儿,你瞅曾爷爷手中的烟花最耀眼了。”

    溺儿垫脚,“曾爷爷,你的火火把我的烟火点燃,快,救救小溺儿。”

    谢将军准备去引燃溺儿手中的烟花棒时候。

    他的左右两条胳膊瞬间被雨滴和酒儿一边架一个。

    “咦,桌子上那么多玩儿的,你们俩别想抢曾爷爷手中的啊。”

    酒儿夺走谢将军手中的烟花,她递给溺儿,“你替曾爷爷放。”

    溺儿开心极了,她立马抢走烟花,兴奋道:“好耶好耶。”

    雨滴和酒儿则缠着谢将军去了一处院灯照不到的地方,两人悄悄的问:“曾爷爷,君栝舅舅是不是要娶媳妇了?”

    “啥?”

    君栝要娶媳妇儿了?

    谢将军看着雨滴,心中犯嘀咕:这老程可是不太够意思啊,君栝娶妻这种大事竟然没有告诉我。怪不得前两天不在家,程君栝也没消息,原来两人去是部队和军人同庆了。他竟然还没自己的曾孙女知道的多!亏他还把老程当亲兄弟。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他们就是塑料兄弟情。

    雨滴被曾爷爷看的模糊,“曾爷爷,你知道这个事儿么?”

    “啊,啊啊,这事儿啊,啊,好像隐隐约约,应该,大概吧。”谢将军这个要面子的人,他很少在小辈面前有过我消息不灵通的时候。这一次,他明明什么也不知道,但又老顽童的心思,不想让曾孙女小看自己。

    他说:“这事儿还没定型,我明天去找老程问问。”

    “曾爷爷我和你一起去。”雨滴迅速道。

    “行啊,酒儿想去也一起去。”

    异国。

    王珊等谭倾城了许久没有灯到谭倾城回去。

    她心想,“这傻孩子不会真被我虐待的去找她爸妈睡觉了吧。”

    她在睡衣外披了件外套就出门去寻。

    总统套房内,夫妻俩刚一起给少璟洗过澡。

    谭岳的衬衣袖子和西装裤的膝盖处都是水渍,苏聘儿在和儿子擦身子对他说:“你看给你洗个澡,你爸身上从上湿到下。平时在家你也没这么皮啊。”

    少璟的手指着奶粉罐,“爸爸,我就喝一点点。”

    少璟出了国,许多东西他都不爱吃,人儿也瘦了两斤。当爹妈的心疼,在这几天在奶粉上边并未管过儿子。

    谭岳将白灰条纹的衬衣袖子朝上捋了捋,他拿着儿子的奶壶去为他冲奶粉。

    王珊敲门,苏聘儿抱着儿子去开门。

    “小妈,你怎么来了?”

    王珊看了眼屋子里的人,“倾城呢?”

    苏聘儿扭脸和丈夫对视,接着她看着王珊问:“倾城不一直和你在一起的么?”

    “没啊,她刚才出门了,我以为她和你们在一起呢。”

    王珊手拍头,“这傻孩子跑哪儿去了。”

    谭岳将冲好的奶粉递给儿子手中,他拿起茶几上的手机给女儿电话拨过去。

    “正在通话中。”

    谭岳说完,他安慰着急的王珊,“小妈,你先进来坐。”

    他打开手机的追踪系统,在上边找谭倾城的位置信息。“人还在酒店里,我去找,你和聘儿在屋带着少璟。”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