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狗狗的好大哦烫牧羊犬|鲤鱼乡受含着工作

2021-04-28 17:19:03【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众人到得地下,店铺伙计就又上去了,跟坐电梯似的。

地下有荧光,虽说有些昏暗,但也能看清楚,所在就是一个八卦阵阵台。

没来得及多看呢,有两个提着灯笼,带着面具的黑衣人,来

众人到得地下,店铺伙计就又上去了,跟坐电梯似的。

    地下有荧光,虽说有些昏暗,但也能看清楚,所在就是一个八卦阵阵台。

    没来得及多看呢,有两个提着灯笼,带着面具的黑衣人,来引众人入一个房间拿取面具和黑色外套。           

    这才带众人去地下赌档,一个巨大的空间,大到有河,有三艘楼船画舫停在其中,丝竹之声不绝于耳。

    佳人身影若隐若现,美酒香气弥漫空中。

    酒、色、财、气,这就是一个销金窟。

    ……

    天地人三艘船,每艘登船费不同,分别是一两金子,五两金子,十两金子,可用灵石换。

    五人谁也没有灵石,不过山黛以袖里乾坤隔空取物,从赌船仓库里拿了一袋百两金子,然后上了天字号楼船。

    ……

    船上到处镶金镀银,显得富丽堂皇。

    迎宾的都是花枝招展的美女,一人一位,相伴左右,也是监视他们。

    一层甲板大厅里就是赌桌,里面的客人也同样带面具穿黑衣,身边伴有美女。

    谁也不知道谁,谁也不认识谁,除了赌档方面。

    ……

    山崎、山峖、李柏总管三人没有入局,而是上楼找了一张桌子坐下,喝茶。

    山黛与小白去赌了,按山崎的意思,赢得越多越好。

    这里不赌色子,那东西哪怕垫块软布,是一个修士也都能听得出来。

    赌麻将,牌九等更有技术性的东西,或者是纯运气的东西,比如接下来一炷香时间,会有几个人上船来。

    ……

    山黛与小白去玩麻将,麻将桌上是软垫,洗牌时有声音,但绝对难以判断。

    只能靠手搓,或者作弊,于是就有了闷牌玩法。

    大家拿牌都不看牌,纯靠手摸。

    小白的麻将水准更她的人一样白,不过正因为有她的到处点炮的炮手在,山黛才没有显得太过厉害。

    就算一把清一色七对自摸,干翻了满桌人,也只能说运气。

    不过随着大三元对对胡自摸,把第二对牌搭子送出场,众人也看出不对了。

    碰到高手了,顿时有人手痒了,结果遇上了全幺九对对胡自摸。

    ……

    一连赶走了五对牌搭子,没有人再来,山黛开始抱怨,这么大个赌档,连个对手都没有吗?

    赌档挂不住脸,只得派人上,结果遇上了四门风刻自摸。

    退场后,连赌船也不派人来了。

    看时间差不多了,山崎发话了,“总共赢了多少?”

    山黛笑道:“来的不大,现在也就不到五万两金子。”

    “看来你还没过瘾,那就给你些时间。”

    “好咧。”

    山黛转战牌九,这个就不一样了,短短几把,就推到了百万两黄金,而且都是赌船的钱。

    眼看山黛把百万两黄金的筹码全下了,赌场终于出人了,一个穿红袍的面具人。

    “这位客官,适可而止吧。”

    “真不好意思,我们是城主府的人,专门来砸场子的。”

    山黛这嬉笑之言,让赌船都安静下来了。

    “你们赌赢了,拿钱滚出峻岭城,赌输了,可以让你们带上一万颗灵石离开,若想动武,就全死在峻岭城,若是不想赌……”

    “怎么样?”

    “投诚吧,投降输一半,就当补齐欠税,以后大家五五分帐,你们也就不用偷偷摸摸了。”

    “看来我们没有其它选择了。”

    “并不是针对谁,也没有打算惩罚谁,只是峻岭城的地下有太多,久没有见光的东西,需要翻上来晒一晒,以免继续毒害百姓,降低峻岭城的民心,懂了吧?”

    “原来如此,你们是山峖城主与小白姑娘,想必李柏总管也在,周某真是有失远迎啊,各位大驾光临,真是让周某这里蓬荜生辉。”

    李柏总管依山崎指示,显露真容,“认得山峖城主与小白姑娘,看来周兄在城主府里也有好朋友了。”

    红袍人也脱了面具,抱拳行礼,“周大勇见过李总管,还请李总管明示。”

    他长得眉清目秀,声音却厚重,显然这还不是真容,而且名字也应该不是真的。

    “话刚才已经说了,周兄自行选择,总之峻岭城欢迎各方来客,却不能容许周兄这样把灵石偷走了。”

    “峻岭城何时变得如此霸道了?”

    李总管失笑,“呵,一向都是如此,否则怎么敢放任你们胡作非为?现在,果子熟了,也该摘了。”

    周大勇沉身问道:“李总管如此咄咄逼人,就不怕翻了船。”

    “你可以试试,走。”

    按山崎的指点,山峖起身,拂袖而去。

    其他人跟上,小白抱着筹码,去换黄金,被山黛拖走了。

    开什么玩笑,百万两黄金,谁去扛?

    再说了,他们要黄金有什么用?

    他们一走,赌船上的人顿时鸟兽散了——各自回去通知,峻岭城要出大事了。

    而周大勇下令打烊撤退,暂时关闭赌档。

    ……

    客人的出口在城外,挖的暗渠,乘舟直达。

    李柏总管脸上挂不住,主动跪下请罪,“是在下疏忽,居然连贼人挖通了内外都不知道。”

    山崎笑道:“起来吧,不怪你。”

    小白忍不住问道:“我们站在这里干什么?”

    “等。”

    山崎与山峖异口同声,然后相视一笑。

    小白不解,“等什么?”

    山峖笑道:“等人来解释,因为这个暗渠,城防和巡城的人不可能不知道。”

    山黛会意,“哦,既然能留着它,就是说都烂了。”

    小白不明白,“什么都烂了?那些人吗?”

    “差不多,”山崎叹道,“从个人来说,贪婪无可厚非,但作为一城之官员,贪而不走正途,那就是害人害己了。”

    山峖好奇,“哦,我儿倒是不反对贪嘛。”

    “不是不反对,是知道反对不了,这里面的花样实在太多了,就算一个油盐不禁的人,也有的是办法拖下水。”山崎说道,“我的立场是,可以贪,但得办好事。”

    山黛笑道:“这要求够高的,谁贪了,都是办坏事,否则干嘛找他办事?”

    这时,一道蓝白色的剑光飞来了,

    李柏感应,“那应该是巡城的伍畅行,他曾经是一名除妖师,此时用的当是他近年来炼制的天沧剑,不过他来的好快。”

    “因为他才是真正的老板。”山崎笑道,“在你与那周大勇谈话的时候,周大勇派人去向他报信。”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