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干到晕是什么体验:电梯里一直做到浴室h

2021-04-29 08:58:1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李鸿儒没去过弥卢山,不知道弥卢山秘境中是什么模样。

但在西昆仑山这片秘境中,婆罗门的佛陀们显得有些随意,不仅连房子都没有盖一所,便是洞穴都不曾挖一个。

十余位

 李鸿儒没去过弥卢山,不知道弥卢山秘境中是什么模样。

    但在西昆仑山这片秘境中,婆罗门的佛陀们显得有些随意,不仅连房子都没有盖一所,便是洞穴都不曾挖一个。

    十余位僧人各取了一颗树做遮阴挡风挡雨之事。          

    休息之时,李鸿儒趴回了马车上。

    “王副使,若是您需要出恭,又没了气力,一定不要难为情,记得叫我啊!”

    李鸿儒捧着肚子的模样有些痛楚,李义表不得不叮嘱了一声。

    “知道了,义表兄果然有义气!”

    李鸿儒吭声回了一句,示意自己已经知晓了。

    仗着太吾的吸收和妖力对胃部的强化,李鸿儒啃东西向来没什么忌惮。

    但这次吃得多了一些,也吃得杂了一些。

    他只觉体内有什么被剔除了一般,一时之间身体还有些虚。

    李鸿儒也没弄明白是吃朱果的数量有些多,还是大梵天提及的那味紫蓝果被激活了药性。

    “紫蓝果有让人腹泻之毒,但同样具备排毒作用,若是能承受足够数量紫蓝果带来的痛楚,易筋伐髓也不为过!”

    大梵天此前的话语还在耳目中。

    武魄中气血之力不断提升,不断充实着此前妖力迅然拉升推动的武魄。

    李鸿儒不断吞服朱果欣喜之余,也开始觉察自己腹腔之中火热翻滚成了一片。

    有《九转元法》凝练气血,也有《洗髓经》不断提纯,更是有身体内糟糕的感觉涌出。

    待得去了一趟小树林,李鸿儒这种糟糕感才消了下去。

    实力在提升时,他也感觉体内似乎少了一些什么。

    李鸿儒一时间觉得自己有些空虚寂寞,但又觉得浑身有着舒畅,只觉身体中似乎有某种顽疾被剔除了。

    他也不清楚这是否属于大梵天提及的‘易筋伐髓’,还是强力腹泻后引发的错觉。

    李鸿儒最终躺在了马车上打发时间。

    大概是他的情况有些糟糕,不时还有使团成员和佛陀前来探望一眼。

    “不碍事!”

    “应该能挺过去!”

    “这树长果子不容易,下次记得留个种,否则很可能害人害己,须知一些事情在冥冥中都有着一个界限!”

    “你这种状态不太适合探讨武技,待你身体恢复,我们可以做相互的交流,去长安也没问题!”

    “这些僧人似乎很久没吃过肉了,我感觉他们看向我的眼睛有些发绿。”

    “他们说以前很喜欢吃牛肉干是什么意思?”

    “王副使,我们什么时候能出去!”

    “我们马车上的食物快吃空了,现在天天挖那些葛根吃,兄弟们都瘦了。”

    “这地方到底是不是传闻中的秘境,有没有什么大宝贝?”

    ……

    伴随着查看身体情况,也伴随着各类询问、劝诫。

    李鸿儒脸色发白的回应了下来。

    紫蓝果诱发的腹泻之毒很彻底。

    日子慢慢过,他在后续数天跑两趟小树林,肚子中最终空荡荡难有什么食物。

    这十余天中,他靠着服气辟谷法硬撑。

    待得大梵天让人找了一汪灵泉水送来,李鸿儒才觉察身体缓了过来。

    如今身体左右摇晃摇晃,他还能听到体内的水声。

    但与此同时,李鸿儒亦是觉察身体似乎有身轻如燕感。

    这与《南华真经》带来的飞纵优势不同,是身体变得轻盈了起来,纵步之时都快了两分。

    若非身体发生一些变化,这便是气血提升带来的优势。

    李鸿儒只觉一趟大药的硬推,武魄元神似乎与妖元神拉到了同样的水准。

    他吞服的这些天材地宝数量加起来只有四百七十五点太吾药材,远远比不上芭蕉杆带来的木材数量。

    但此前吞服芭蕉杆时亦是存在部分浪费之处,妖元神有推向七品的能耐,又被另外两大元神硬生生拉扯在六品顶级的阶段。

    相应两者有着数据对比的明显差异,但又让两种元神有着相近的提升水准。

    李鸿儒目光扫过略显顽强的文气元神。

    在这一道元神上难有什么迅速进步的外力推动。

    或领悟一点通,或不断打磨和累积,又或聆听一些有着相似修行的大修炼者介绍,文气元神在触类旁通下才可能有着迅速的提升。

    他心神有些凝聚时,只听马车外有手指敲动。

    ‘叩叩叩’的声音传来,李鸿儒伸手拉开了马车的遮帘。

    “你身体可好一些了!”

    马车外是大梵天。

    对方此时身披一袭白色的素袍,举止宛如寻常僧人的模样。

    大概是此前想让李鸿儒沾一些好处再开口交谈,大梵天少有提及自己从天仙界秘境赶回来的原因。

    但没等到大梵天开口,李鸿儒就躺回了马车。

    这一躺就是十余天。

    眼看着离秘境再度开启的时间愈加接近,大梵天也不得不走到了马车外。

    “我觉得身体有些差,还需要调养一段时间”李鸿儒道。

    “我觉得你身体好得差不多了”大梵天提醒道。

    “那就算好得差不多了吧!”

    李鸿儒支起身体,身体发出一阵阵骨骼错动的声响,人亦渐渐挺拔了起来,有了逻些城松赞王的几分气质。

    他少有在大梵天面前打马虎眼,诸多事情都是选择实话实说。

    借着身体状况,他试探了一句。

    但也只是这一句。

    这让李鸿儒知晓了眼前的大梵天可能与求那跋陀没区别,甚至于判断话语真实的水准更高。

    若非大梵天过于自信,又有先入为主的观念,他很难和对方相处。

    “秘境还有半个时辰开启,你们到时是恢复上路吗?”大梵天问道。

    “那是当然”李鸿儒点头道:“我们还需要前去天竺。”

    “去天竺做什么?”

    “看一看。”

    “看什么?”

    “您觉得我应该去看些什么,又回复唐皇陛下一些什么?”

    “果真是如此!”

    李鸿儒的答复极为简单,但大梵天终于将心中猜测的一些事情确定了下来。

    “你们多看看,看清楚一些”大梵天道:“不是我故引祸水,我总感觉佛教和你们东土仙庭的关系似乎有些不正常。”

    “怎么个不正常?”李鸿儒奇道。

    “我说不出来”大梵天道:“但佛教中有不少菩萨和佛陀源于东土是不争的事实。”

    “这明明是你们天竺的本土教派,我看教义经文上说佛祖曾是天竺区域某个国度的王子”李鸿儒笑道:“或许他们以往承受你们的打压,只能借助外援的力量。”

    “是啊,这明明是我们天竺本土的教派!”

    大梵天叹息了一声。

    同样以三脉七轮的舍利子为基本做修行,同样弘扬释家之理,佛教的佛祖更是源于天竺本土。

    但大梵天觉察出一丝不正常。

    在天竺的佛教中,背后似乎透出仙庭的一丝影子。

    在佛教、大唐、仙庭默契联手敲打后,他后知后觉的觉察了过来。

    这种觉察没什么证据可言。

    但若是想重归天竺,他们借助吐蕃国作为暂居之地时,亦需要拉扯一方势力到自己阵营中。

    大唐很可能是唯一的选择。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