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言教授要撞小小|特别的体检3

2021-04-29 09:35:32【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饶是翻江鳄的神经反应再迟钝。

当孟超大口啃噬到它的脊椎时,它亦是疼得松开了满口獠牙。

然而孟超并没有放过它的打算。

“咔嚓”一声,孟

饶是翻江鳄的神经反应再迟钝。

    当孟超大口啃噬到它的脊椎时,它亦是疼得松开了满口獠牙。

    然而孟超并没有放过它的打算。          

    “咔嚓”一声,孟超将翻江鳄比装甲车传动轴更加坚硬的脊椎骨,咬个粉碎!

    翻江鳄四肢抽搐,肚皮朝天。

    不等孟超痛饮这畜生的鲜血。

    第四条、第五条、第六条血纹缭绕的水生怪兽,争先恐后地扑来。

    孟超来者不拒,以如疯似魔的气势,直面怪兽的血盆大口。

    用铁拳、用膝盖、用脚掌、用额头和肩膀,甚至用满口雪白的利齿,将胆敢扑上来的水生怪兽,统统轰成肉泥和齑粉。

    他不知道自己刚刚结痂的伤口,重新崩裂了多少次。

    也不知道自己稀烂如泥的血肉中,究竟镶嵌了多少水生怪兽的獠牙、利齿和毒刺。

    更不知道有多少酸液、毒液、血纹花孢子和古怪绿藻,试图顺着伤口涌入他的体内,却被他体内熊熊燃烧的金色火焰烧成灰烬。

    他的意识渐渐模糊。

    再构造不出半座错综复杂的灵磁力场,施展不出半道精妙绝伦的招式。

    完全凭借本能,用最简单,最野蛮,最原始的方式战斗。

    ——就像数万年前的祖先,在地球上的蛮荒大陆,用石头和牙齿,和洪荒凶兽鏖战,以最滚烫的鲜血,点燃最初的文明之火一样。

    虾兵蟹将们,一次次被他撕得四分五裂。

    但在猩红触须的缝合和黏连之下,这些不死生物又一次次复活。

    以更加丑陋、更加凶猛的面目,卷土重来。

    双方一边激斗,一边被汹涌澎湃的江水裹挟,以风驰电掣的速度奔流。

    时不时撞击江水中的礁石和浮木。

    孟超只觉天旋地转。

    像是堕入一个永无止境的噩梦。

    鲜血模糊了他的双眼。

    也堵塞了他的耳孔。

    再听不到滔滔江水和怪兽的咆哮声。

    只能摸索着,掰断怪兽的獠牙,插爆怪兽的眼珠。

    他的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无论这场噩梦究竟要持续多久。

    他都会一直战斗下去。

    直到,将噩梦彻底粉碎为止!

    终于——

    当孟超再度苏醒,暴风雨已经平息。

    天空蔚蓝,犹如镶嵌了一层纯净无比的宝石穹顶。

    阳光明媚却不刺眼,仿佛能渗透皮肤,沁润每一根血管和神经。

    深吸一口气,空气清新得叫人想要放声歌唱。

    除了天边若隐若现的两挂彩虹之外,完全看不出半丝,暴风雨曾经肆虐的痕迹。

    就连承载自己的江水,亦不复昨日的暴戾。

    而是变得风平浪静,波澜不兴。

    孟超怔怔地看着无比美好的新世界。

    半天之后,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生命是如此精彩。

    值得付出一切,去守护和享受。

    他发现自己四仰八叉地躺在一条虎跳鱼的肚子上。

    更准确说,是“半条”。

    他眨巴了半天眼睛,依稀记得这条格外庞大的虎跳鱼,刚刚张开血盆大口,将他一口吞了下去。

    而他则在虎跳鱼的肚子里左突右冲,最终,硬生生用自己的牙齿,咬出一条血路。

    除了将虎跳鱼的肚皮咬破一个斗大的窟窿。

    他还啃光了虎跳鱼脊椎两侧,最灵活也最结实的血肉。

    除了光秃秃的脊椎骨之外,虎跳鱼被他啃得只剩下一个直径两米的巨大鱼鳔,好似救生气囊般,托着他和虎跳鱼的残骸,一路漂浮到这里。

    从伤口结痂和肠胃蠕动的程度来推测,他至少漂流了大半天甚至更久。

    孟超深吸一口气,挣扎着想要直起身子,看看自己究竟漂到了哪里。

    是否早就逃出雾隐绝域,身后还有没有血纹缭绕的追兵。

    但试了好几次,他都像全身瘫痪,连转动眼球的力气都没有。

    “极限燃烧”的后遗症可不是开玩笑的。

    一百个超凡者遇到他的情况,九十九个都会因为细胞枯竭,血液沸腾和人体自燃而死。

    饶是他将天文数字的贡献值都消耗殆尽。

    亦只能勉强保住小命。

    别说眨眼或者蜷缩手指。

    就连呼吸和心跳,都必须降至极限。

    如同一具冰冷的死尸,才能维持最后的生机。

    那就好像手机还剩下最后1%的电量,不得不关闭99%的功能,进入待机状态一样。

    “幸好,我将大量贡献值都倾注到了《行尸术》里,将这门收敛生机的技巧修炼到了极致,才能维持最后一缕生命之火,以最微弱的姿态,持续燃烧到了现在。

    “至少漂流了大半天,应该已经摆脱掉怪兽主脑了吧?否则,我看到的就不该是青天白日,而是‘吕丝雅’妖异的红眼了。”

    虽然代价相当惨重。

    但这一切却是值得的。

    孟超计算江水的流速,觉得自己很快就能漂回龙城的主城区。

    既然暴风雨已经过去,赤龙江也不再泛滥,江面上肯定游弋着无数渔船和巡逻艇。

    江面上空的装甲飞艇,也能居高临下,发现他的存在。

    只等他被救上岸去,见到“武神”雷宗超等龙城至强者。

    怪兽主脑精心谋划了几十年的阴谋,就要彻底破产了!

    那才是怪兽战争,真正的胜利。

    现在孟超唯一担心的是,怪兽主脑会不会逃跑。

    他随波逐流,静静思考。

    “如果我是怪兽主脑,在没能杀人灭口的情况下,瞬间就该意识到,‘吕丝雅’的假面具,很快就会被揭穿的。

    “连遭重创的怪兽主脑,绝不是龙城至强者的对手,只消三五名神境强者联手,它连1%的机会都没有。

    “逃跑是它唯一的选择。

    “雾隐绝域是两江源头,除了从地球穿越过来,通向龙城的赤龙江之外,还有异界原生,朝东北方向,通往怪兽山脉之外的虎怒川。

    “沿着虎怒川顺流之下,通过山势险峻的‘杀虎峡’,就是落差达到一千三百多米,气势磅礴的超级瀑布。

    “虽然这条瀑布的冲击力惊人,仿佛连神魔的头颅都能斩落下来,号称‘断头台’。

    “但这只是夸张的说法,自然困不住怪兽主脑。

    “只要冲过‘断头台’,虎怒川就能将怪兽主脑和吕丝雅,带到水草丰饶,一望无垠的‘图兰泽’。

    “生活在图兰泽的异界土著文明,是……图兰人……”

    孟超微微皱眉。

    图兰人,在当地语言中,是“受到图腾庇护的勇士”的意思。

    据说,是异界最古老,也最尊贵的种族之一。

    当然,这只是据他们自己说。

    而按照图兰泽更北方,活跃在异界大陆中央,那些自称被圣光照耀的家伙的说法,所谓图兰人——

    就是兽人。

    好吧,图兰人自己也不排斥“兽人”这个称呼。

    只是喜欢在前面加上“高等”二字,将自己和茹毛饮血,完全不开化的绿皮兽人区分开来。

    但在很多人眼中,无论“高等兽人”还是“绿皮兽人”,都没什么不同。

    一样的嗜血好战,一样的粗鲁野蛮,一样的混乱不堪。

    最多,前者比后者还增添了几分奸诈和阴险。

    孟超依稀记得,前世的龙城文明,就是被高等兽人在半威逼,半利诱的情况下,裹挟着卷入了异界大战。

    其实身为异星来客的龙城人,和异界各方势力都没什么深仇大恨和利益纠葛,完全有机会作壁上观。

    等到局势明朗,最关键的时刻,再跳上胜利者的战车。

    但谁叫龙城文明的运气不好,穿越之后,距离老家最近的邻居,就是异界大陆一等一的好战分子呢?

    “高等兽人是一群‘看淡生死,不服就干,唯恐天下不乱’的存在。

    “我记得,前世好像就是这帮好战分子,点燃了异界大战的导火索。

    “龙城文明误上了高等兽人的贼船之后,一步错,步步错,不得不和高等兽人的‘老朋友’们,好像叫什么‘灰烬矮人,古墓王侯,深渊魔族’,甚至还有‘食人魔’和‘吸血妖’之类的鬼玩意儿结盟。

    “虽然不太记得这些鬼玩意儿的真面目。

    “但听名字就知道,都他娘的是混乱邪恶,无论登场时如何强横霸道,到头来,必然会被正义的小伙伴们打败的大反派啊!

    “饶是龙城文明拥有再先进的科技,和这帮猪队友、大反派厮混在一起,又怎么可能不一败涂地,灰飞烟灭呢?

    “当然,前世被怪兽主脑渗透的龙城文明,本身也不是什么好鸟,‘异度天灾’之名,比人家‘高等兽人’和‘深渊魔族’什么的,也没好听到哪里去,彼此臭味相投,沆瀣一气也很正常。

    “所以说,要改变龙城败亡的宿命,就要阻止龙城文明和高等兽人的结盟。

    “但这一点很难做到。

    “因为图兰泽是距离龙城最近的文明聚集地,在迷雾散开之后,双方不可避免,会发生接触。

    “而对高等兽人来说,不是朋友,就是敌人。

    “虽然高等兽人的图兰文明,貌似还处在冷兵器时代,但他们好像拥有一种号称‘图腾’的恐怖力量,而且人口规模是龙城的十倍以上。

    “现在的龙城还没有做好准备,直面高等兽人的‘图腾狂化’。

    “那就必须阻止高等兽人,点燃异界大战的导火索!”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