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大屁股浪妇章节小说|不要舔了我还在做饭呢

2021-04-29 09:37:03【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管成方将儿子一脚踹跪在地上,厉声呵道:“赶快给我道歉!”

眼见着老爹动了真火,虽然满心的莫名其妙,但管奇瑞也只能无奈的低头道歉。

“巩伯父,玉明兄,是

 管成方将儿子一脚踹跪在地上,厉声呵道:“赶快给我道歉!”

    眼见着老爹动了真火,虽然满心的莫名其妙,但管奇瑞也只能无奈的低头道歉。

    “巩伯父,玉明兄,是我错了,还请见谅。”        

    “算了吧。”

    巩俊雄摆了摆手,毕竟两家还是有着多年的交情,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管成方拎着他的衣领子,又来到兵部尚书袁大化的面前,“逆子,赶快给尚书大人下跪道歉!”

    “父亲,为什么呀?我又没招惹过尚书大人!”

    管奇瑞感觉自己都要疯了,怎么见了谁都道歉,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管成方无比的恼怒:“混账东西,你把袁大公子的腿都打断了,竟然还说没有犯错,还不赶快给我跪下!”

    “什么?我把谁的腿打断了?我就在房间里面睡觉,什么时候打断过袁大公子的腿?

    父亲,您这是搞错了,这不可能!”

    管奇瑞还想辩解,却又一次被管成方踹翻在地。

    人证物证具在,这边有管有才作证,那边人家都找上门来了,竟然还想否认。

    管奇瑞满心的委屈,但没有办法,老爹根本就不听他的辩解,只能再次低头道歉。

    “尚书大人,对不起!”

    “唉!”

    袁大化叹了口气,刚刚管成方说这个儿子脑子有问题,他还有那么一点怀疑,现在看来已经确认无误了。

    管奇瑞打断了他儿子的腿,这是事实,可对方竟然还要否认。

    而且以他的经验看得出来,管奇瑞并不是狡辩,而是完全发自内心,竟然还说自己在家里睡觉,这就是精神错乱的表现。

    既然管家已经拿出了诚意,这又是个脑子不好的精神病人,作为兵部尚书他也不好太过计较。

    “行了,这件事情就算了吧。”

    管奇瑞摇了摇头,从地上站了起来,随后目光又看向了莱阳王。

    来了三个人,现在他已经向两个道歉了,剩下这个是不是也要道歉?

    可还没等管成方说话,独孤红便站了出来,“行了行了,以后都是一家人道歉就不用了,直接带回去吧。”

    说完她一摆手,马上过来几个侍卫就准备带人。

    “等一下,等一下,郡主殿下,这是什么情况?”

    管奇瑞自然是认识独孤红的,只不过不知道这个丑的出奇的郡主要做什么?

    他又回头看向管成方:“父亲,你倒是说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管成方叹了口气,虽然他也不愿意,但是到如今已经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

    他来到独孤战面前,谦卑的说道:“王爷,您看今天是不是有些太急了,要不哪天咱们定个良辰吉日,再把这事情办了。”

    “用不着,今天我先把人带走,以后的事情再说。”

    独孤红一幅急不可待的样子。

    “那好吧,老夫听从郡主的安排。”

    管成方回过头来对管奇瑞说道:“就在刚刚你已经入赘莱阳王府,成为莱阳郡主的夫婿了。

    以后到了王府好好表现,不要让王爷失望。”

    “啊?父亲,这种玩笑可开不得呀,这绝对不行!”

    管奇瑞最为好色,不然也不会整日出去欺男霸女,流连于各大青楼。

    这样一个人如果入赘莱阳王府,娶了莱阳郡主,那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混账东西,怎么说话呢?这是为父和王爷定下的大事,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哪有你说话的份儿!”

    “说的没错,你想反对也不行,给我带回去。”

    想到自己今晚就可以入洞房了,独孤红抬手擦去嘴角流下的口水。

    她摆了摆手,几个侍卫立即上前控制住管奇瑞,拉起来就走。

    “父亲救命啊,父亲,你不能这样啊!”

    管奇瑞不停地呼救,但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又怎么可能对抗得了王府的侍卫?

    最后觉得太吵,侍卫头目直接封住了他哑穴,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这位管家大少爷一瞬间就哭了,自己只是睡了一个觉,怎么起来整个世界就都乱了。

    先是下跪道歉,然后又入赘了这么一个丑女人。

    这世界是怎么了?难道自己还是在做梦吗?

    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剧烈的疼痛告诉他这不是在做梦,一切都是真实的。

    不管他是如何反应,那几个侍卫毫不理会,很快被扔上了马背,然后急速向着莱阳王府赶去。

    管家,管成方回到自己的房间内,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已经没了睡觉的心情,焦躁不安的在房间内来回踱着步子。

    之前由于事发突然,他根本来不及细想,现在仔细琢磨一下,觉得这件事情里面有着太多的不对劲儿。

    随后他又将管有才叫了进来:“你把今天少爷的所作所为从头给我讲一遍,要细致,不允许丢掉任何一个细节。”

    管有才不知道老爷要做什么,但既然有吩咐,他不敢有任何质疑,便开始讲了起来。

    “今天晚上的时候本来少爷心情不好,想要去怡红院,可是突然喊着肚子疼,便去了一趟茅厕。

    回来便又要去聚宝阁参加拍卖会,我当时问了一句,还被他打了一个嘴巴……”

    管有才开始认真的讲了起来,不敢忽略任何一个细节,甚至将之前叶不凡所说的话语,都一字不差的学说了一遍。

    管成方越听眉头皱的越深,正所谓知子莫若父,他对自己这个儿子的脾气再清楚不过,向来都是欺软怕硬。

    就算是抽了风,怼上巩玉明几句也算正常,但对于兵部尚书的儿子和莱阳郡主绝对不敢招惹。

    而且按照管有才所说,那些话语根本就不是管奇瑞能够说得出来的,这明显是出自另一个人的嘴巴。

    等到整个事情的经过讲述完毕,他神色阴沉的问道:“你说少爷拍下了那块火焰石,还支付了二百上品灵石?”

    “是啊,没错,我当时亲眼所见……”

    管有才说到这里突然神情一变,“不对呀,少爷的口袋里只剩下十几个上品灵石了,哪来的这么多钱?”

    他当时吃惊于管奇瑞拉了这么多的仇恨,吓得不得了,忽略了这个细节,现在才回想起来不对。

    管成方神色越发的阴沉:“还有莱阳郡主带来的那些侍卫,袁启航的那些亲兵,轻而易举的就被你们几个给解决了?”

    “是啊,我当时也感觉不对劲儿,按说他们应该非常强大才对,怎么可能不是我们几个的对手?而且一点反抗都没有。”管成方勃然大怒,一个大嘴巴抽在他的脸上:“混账东西,这还没看出来吗?那个人根本就不是少爷!”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