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错一题就插一支钢笔|快穿攻略黑化前任h

2021-04-29 10:05:0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小厮守门分毫不退让,沈培琴用身份来威胁什么的,他也是一脸坦然神情:“我们少夫人来的时候,我也是如此行事,我们少夫人还夸赞我做得对。”

乔云然面对家中下人一向

小厮守门分毫不退让,沈培琴用身份来威胁什么的,他也是一脸坦然神情:“我们少夫人来的时候,我也是如此行事,我们少夫人还夸赞我做得对。”

    乔云然面对家中下人一向态度平和,小厮面对乔云然自然也不是这般的神气,他会和乔云然交待书房里面现时的情况,乔云然会选择悄然转身走人。

    沈培琴就是有心想要撞进去,她的心里面还是有几分怯意,她有好几年没有见到沈洛辰了,她能够感受到沈洛辰身上的官威。          

    沈培琴很是愤然的转身走人,拦他的小厮进了院子门后,门房瞧着他低声说:“你这一次招惹了这一位主子,这几日,你就避着一些吧。”

    小厮瞧着好心的门房,叹息道:“大叔,你要是有用一些,我何必做这种拦门的事情。”

    门房很是不好意思摸了摸头,他如今的年纪,还真不敢象小厮这样的猛撞行事,他只想着安然的当差几年。

    小厮多少明白门房的想法,他的老父亲年纪大了,总是叮嘱他不要太过得罪人,但是他要是执行主子交待的事情,自然总会得罪一些人。

    小厮的心里面还是相信沈洛辰的为人,而且他要是沈洛辰身边总是遇事就躲,好事就抢着去做,用不了两三年,沈洛辰就会想法子把这样的人安排去别处。

    小厮瞧得清楚明白,沈家如今最有前途的就是自家的主子,他要一直跟在主子的身边,自然是要做一些实事出来。

    沈培琴满脸气愤神情回到沈守达夫妻的院子,恰巧沈守达出门去了,沈培琴直接和容氏告状了,一个小厮都敢拦着她,她在娘家这般的没有面子了,她以后如何敢回娘家来。

    容氏很是生气不已,当下叫来管事妇人,要她把那个小厮捉了过来问话,她发完话后,转头问沈培琴:“琴儿,是那一房的小厮,你说出他的样子,好方便去捉人。”

    沈培琴坦坦然然的说出小厮在哪里,管事妇人听了后,她满脸不安神情瞧着容氏,而容氏想了想后,她瞧着沈培琴:“你二哥正忙着,你要是想见你二哥,也不用急在这一时啊。”

    管事妇人顺势退了出来,沈培琴瞧得出来,这事情大约就是这样的一个结果,她很是委屈的和容氏说:“母亲,我在你的心里面不如两个哥哥重要,但是我受了这样大的委屈。

    你是我的母亲,你总要帮我出一次头。我也不要把那个胆大小厮怎么样,就是想让母亲传他过来训几句话。”

    容氏听沈培琴的话,她的心里面也是极其的不舒服,沈培琴从前在娘家的时候,从来就不是这种懂得说缓和话的人。

    沈培琴低垂着头,悄然瞧见到容氏面上的神情,在心里面暗自松一口气,她就不信对付不了一个胆大无礼的小厮。

    容氏想起沈培琴的要求也是合理的,她起身出去寻了管事妇人说话。

    管事妇人满脸为难神情提醒容氏:“主子,家里面的人都说过,二爷带着小主子们在书房读书时,是容不得人随意进出的。上一次,二少夫人去书房,小厮也一样挡了的。”

    容氏很是生气道:“我只是叫一个小厮过来问几句话,也不行吗?”

    管事妇人瞧着容氏面上的神情,她只有亲自去了一趟,只是小厮没有在门口,只有门房守在门口,他瞧见管事妇人的时候,直接把侧门关闭了。

    管事妇人在门口立了立,她转身回去和容氏说:“主子,书房院子门关了,我在外面听见读书声音,便回来了。”

    容氏瞧着管事妇人面上的神情,再转头瞧一瞧满眼泪光的沈培琴,她挥手说:“琴儿,你别伤心了,我会和你二哥说的。”

    沈培琴用帕子擦拭一下眼泪,点头说:“母亲,我相信你。过两天,我把孩子们送来跟他们二舅读书的事情,也一样交付给母亲了。”

    管事妇人听沈培琴的话,满脸惊讶神情,很是快速的瞧了一眼容氏面上的神情,容氏对这样的事情,反而不敢直接应承下来。

    她和沈培琴说:“我先和你父亲还有二哥商量后再说,我们家现在这般情况,你和孩子们也别随意来走动,万一有什么事情,你在夫家的日子也不会好过的。”

    沈培琴听容氏的话,她一下子怔忡了,沈家如今还处在孝期,她回来走动没有多大关系,但是她要把孩子们带过来的走动,家中长辈们只怕是会反对的。

    管事妇人悄然退下去,只要自家主子不糊涂行事,这个家里面的日子,其实是非常的平和。

    沈培琴很快的走了,容氏招来管事妇人说话,她叹息沈培琴嫁人在夫家生活的不容易,也觉得沈洛太兄弟对这个唯一的妹妹还是冷淡了一些。

    管事妇人不说话,她一直觉得沈培琴在夫家的日子,没有她说的那般不容易,只是沈培琴喜欢在容氏面前说委屈,而容氏又特别体谅女儿的不容易。

    陆氏和乔云然很快听说沈培琴在书房给阻挡的事情,陆氏特意过来和乔云然说:“弟妹,母亲很是爱护小姑子,那个小厮的事情,你由着二弟弟出面处理。”

    乔云然点头后,陆氏想起沈培琴做下的事情,她苦笑着说:“弟妹,这位小姑子来一趟,家里总会有些不太平,你还是防着一些好。别象我,最后成了傻子。”

    乔云然瞧着陆氏面上的神情,她是不喜沈培琴的为人行事,可是偏偏沈培琴的身份,注定她们两位当嫂嫂的人,要客气的应付她。

    乔云然苦笑瞧着陆氏说:“嫂嫂,你只是心善,好心终有好报的。小姑子来一趟,我也是热情迎接她,只是她有事要忙碌,都等不急丫头端茶过来。”

    陆氏瞧着乔云然叹息道:“母亲问起来的时候,你就实话实说,我们不管如何也是当嫂嫂的人,我们面子上做得对,母亲应该也能够理解的。”

    乔云然不觉得容氏能够理解儿媳妇的不容易,她只会理解沈培琴的不容易,乔云然和陆氏又说了几句闲话,陆氏这才放心的离开。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