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小少爷的粉嫩玉茎古代|一个女人与三个男人

2021-04-29 10:45:0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xx高速公路发生一起追尾事件,涉及轿车十余辆,伤亡人数达到……”

车内的报道还没结束,就被一双修长的手给关掉。

男人戴着墨镜,薄唇轻勾。

“xx高速公路发生一起追尾事件,涉及轿车十余辆,伤亡人数达到……”

    车内的报道还没结束,就被一双修长的手给关掉。

    男人戴着墨镜,薄唇轻勾。        

    绫清玄,就算你再怎么厉害,都不可能救下所有人吧。

    他捏着方向盘,驱车赶往事件发生地点。

    现场被堵得厉害,车辆行驶不过去,男人下车,朝着那地方逐渐靠近。

    “小伙子,别往那去了,没看见发生事故了吗?”

    肩头被人按住,男人扭头不悦看去,目光微愣。

    按住他的人正是楚严,他在楚霍的家庭资料中看到过。

    楚严不是应该在车上吗?他怎么……

    目光停在他怀中抱的孩子上,男人明白了。

    “别让爷爷他们等急了,快走。”楚严的耳朵被他家老婆捏住,“让宝宝把嫂子的礼物拿好,别掉了。”

    “好好,你轻点!”

    两人离开。

    男人站在原地,听到旁边的路人唏嘘,“也是奇了怪了,那么大一场事故,居然一个人都没死。”

    “可不是,也太走运了,要不今天买个彩票吧。”

    “搞笑,要买也是人家买。”

    男人迈开步子,看来,是灵剑帮了绫清玄。

    那两把剑,以前坏他事,现在也一样,也许早该毁掉它们。

    ……

    回到楚霍的别墅,家庭医生立刻赶来给他们做检查。

    管家满脸担忧,“先生,这是怎么了?”

    “没事,去准备晚饭。”

    楚霍安顿好他们,那边去调查的人也来了消息,“先生,肇事者捉到了,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被谁指示,目前还在查。”

    这个时候会来针对他的人,难道是乔家那几个人?

    “保护好楚溪和绫秀。”

    “是。”

    楚霍转身,瞧见绫清玄没做检查直接过来。

    “让医生看看。”

    “我没什么事,倒是你,有没有受伤?”绫清玄揉了揉他的脑袋。

    当时千钧一发,她用灵气和灵剑减少振荡和碰撞,护住了车辆,这才没有人受伤。

    楚霍摇头,盖住了她微凉的手,男人沉默片刻,沉了口气道:“虽然有些不孝,但当时,我满脑子都是你,亲爱的,我怕失去你。”

    那个称呼出现后,绫清玄被男人猛地拥进怀里。

    他的感情如火般灼烧着她的灵魂,绫清玄能感受到的热意越来越多。

    两人分开后,楚霍才发现众人正在盯着他们看。

    “这还没结婚呢,就粘成这样,小心以后变成妻管严。”楚严酸道。

    “本来就是,不用变。”楚霍没给他继续说胡话的机会,“房间早就准备好了,赶紧带着孩子上去休息。”

    刚满月的孩子咿咿呀呀的,很是开心,就连事故发生的时候,也没有一点受惊和哭闹。

    两人带着孩子上去休息,楚爷爷抚着胸口道:“这一劫过去之后,望顺风顺水啊。”

    ……

    两人的婚礼如期举行,绫秀和溪换上了伴郎伴娘的衣服,来现场的宾客座无虚席,甚至还需要增加位置。

    “你今天还有点漂亮啊。”绫秀瞧着溪的打扮,夸赞道。

    溪眼下的黑眼圈连粉底都遮不住,她打着哈欠,敲着自己带来的笔记本。

    看大人的情况,最近这几天应该就要脱离,她得抓紧时间,赶紧把事情完成。

    “喂,你到底在忙什么啊?这么喜庆的日子你还在做这个,小心精尽人亡。”绫秀想要帮她关掉,手却被用力打了下。

    “别碰!”

    溪给人的感觉一直都是吊儿郎当的,绫秀从来没见过她这么严肃的时候。

    他缩回手,没再打扰,心里却犯着嘀咕,女人果然不好惹。

    新娘还在打扮,楚霍在门口迎客。

    一批一批的客人经过,楚霍跟他们握着手。

    按理说,身为楚家合作伙伴的叶家应该早就来了,可这个时候还没见到人。

    正有人猜测的时候,男人戴着墨镜只身前来。

    他停在楚霍面前,将墨镜拉下半截,阴沉的目光抬起,男人薄唇轻启,“恭喜。”

    楚霍以为他是最近太累,才没工夫开玩笑,他朝里道:“进去坐吧。”

    男人盯了他好一会儿,眉头才微微皱起,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红包,递给了楚霍,随后才进入大厅。

    楚霍继续接着人,走到里边的男人回眸,重新将墨镜戴好。

    他刚刚想把楚霍的灵识赶走,居然失败了。

    明明之前还行的,而且他也监视着他周围,没让绫清玄有传递灵气的机会,怎么会不行呢。

    他面无表情的坐在位置上。

    所有宾客入座完毕,音乐响起,小姑娘迈着优雅的步子走进来,那件漂亮精致的婚纱在灯光下璀璨生辉。

    男人抿着的唇线由一条直线变成了向下垂的弧度。

    他看着那本该属于自己,被自己亲手杀死的女人,被别的男人牵了手,和别的男人一起说着誓言。

    男人周身的气息失控,隐约的风从小变大,都将桌上轻的装饰给吹飞。

    其他人一脸懵,还不知道什么情况,那风突然变成狂风,将绫秀端来的戒指盒给吹飞。

    绫清玄眼疾手快将戒指盒抓住,但她的头纱却被吹走,落在了男人手上。

    楚霍见到男人站在他们中间,还没反应过来,男人已经将绫清玄的手腕扯住。

    绫秀惊了,抢、抢婚?这谁?

    溪却和uu同时察觉到不对,她站在男人身后,警惕的看着他。

    绫清玄的另只手被楚霍抓住,他冷声道:“叶归,你在做什么?”

    男人薄唇轻勾,将墨镜甩掉,那双眸子完全露出,却跟楚霍有几分相像,“我不是叶归。”

    他对着绫清玄道:“跟我走,或者让他死。”

    狂风越来越大,明明是在室内,却出现了夹杂着黑气的妖风。

    众人自顾不暇,根本看不清他们台上的举动。

    绫清玄目光冷然,在脑中唤着zz。

    【宿主,准备好了!】

    “绫薇……”楚霍抓着她的手变紧,胸口却忽的传来一阵疼痛。

    这股疼痛突如其来,他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绫……”

    怎么回事,好疼。好像体内有什么东西被朝外扯一样,他眼前模糊,有些看不清小姑娘……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