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我和校花教室裙子娇踹|两个美妇用肥臀服侍

2021-04-29 11:05:3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咚咚咚!

浔州城头,一声声沉闷的鼓声回荡在天际,一列列披甲持锐的守军奔向城头。

民兵也训练有素,有条不紊的搬运守城器械。

在迎敌的鼓声里,从民兵到士

咚咚咚!

    浔州城头,一声声沉闷的鼓声回荡在天际,一列列披甲持锐的守军奔向城头。

    民兵也训练有素,有条不紊的搬运守城器械。          

    在迎敌的鼓声里,从民兵到士卒,从士卒到将领,每个人都展现出极强的素养和经验。于城中百姓来说,有一支高素质的军队守护城池,这是幸事。

    于守军个人来说,此中之辛酸,却是不足与外人道。

    经过了多少次铁与血的洗礼,才有如今临阵不乱,训练有素的能力。

    在城头鼓声大作之时,知府大院里,杨恭戴上官帽,整理衣冠,望向堂内的张慎和李慕白。

    “从青州带过来的精锐,差不多打光了,雍州卫所的兵力,也折损了七七八八。现在轮到我们几个亲自上阵了。”

    杨恭笑道:

    “谨言,慕白,我们相识半生,似乎从未在疆场并肩作战。。”

    张慎嘿了一声,道:

    “云鹿书院沉寂两百年,世人早已不知道我儒家的厉害。”

    历代云鹿书院的读书人,都有两个心愿:

    一,儒家体系的读书人能重返庙堂。

    二,让九州各大体系的修行者,回忆起被儒家支配的恐惧。

    在术士体系没有出现前的中原,撑起历朝历代江山的,撑起中原王朝脊梁的,不是粗鄙的武夫,而是儒家!

    是儒家压制了巫师,震慑了佛门。

    西域有佛,东北有巫,南疆有蛊,北境有妖蛮.........都是垃圾!

    唯中原儒家,傲视九州。

    两百年前,程亚圣谄媚君王,创立国子监,将云鹿书院乃至整个儒家体系,挤出庙堂。

    这里面,也有监正推波助澜。

    儒家因此沉寂两百年,三品凤毛麟角,二品一品更是从此绝迹。

    当今九州的修士,早已忘记了儒家巅峰时的辉煌。

    李慕白显得更加务实:

    “来的可都是云州军的精锐啊,能杀一个算一个,一定要把云州军的精锐,拼光在浔州。

    “院长已经得女帝认可进入庙堂,这一战打完,我和谨言立下的战功,也能封王拜相了。将来我们若能晋升超凡,再去找院长那个老东西的麻烦。

    “他抢了我们好几首诗词。”

    不,是抢了我的........杨恭和张慎同时在心里反驳一句。

    三位大儒相视一笑,齐声道:

    “吾所处之地,非大堂,而是浔州城头。”

    言出法随!

    三道清光腾起,笼罩三人身影,带着他们消失在大堂。

    ...........

    轰轰轰!

    城头,火炮轰鸣,一颗颗炮弹冲出炮膛,落入密密麻麻的攻城大军中。

    每一颗炮弹都是一团膨胀的火光,炸起大片的土石和残肢断臂。

    云州叛军在付出一定的伤亡后,成功推进火炮和车弩,把城墙纳入射程范围。

    随后便是两军互相开炮,火力比拼。

    密密麻麻的敌军有了自家炮火的掩护,瞬间冲到城墙下,随后开始蚁附攻城。

    首批负责攻城的是先锋营和攻城营,两个大营各有九个小营,总人数三千六百人,由江湖人士和新兵组成,化劲武夫或铜皮铁骨境武者率领。

    两大营的作用很明确,为后续的精锐步卒百战营开凿出一个突破口。

    因此先锋营和攻城营的伤亡是最高的,但戚广伯不在乎,为帅者既要明白慈不掌兵的道理,还得有用兵如泥的觉悟。

    自古攻城,本就是要用士卒的命去堆的。

    戚广伯手持单筒望远镜,眺望城头惨烈的攻防战。

    在火炮的掩护下,先锋营和攻城营迎着檑木和箭矢,付出惨烈的代价后,终于杀上城头,与守军展开死斗。

    口子已经凿开。

    戚广伯脸色平静,顺势从马袋里摸出两面小旗,一面玄色,一面赤色。

    玄旗代表的是百战营精锐,足足一万步兵,由前云州布政使杨川南,以及一众四品高手率领,是真正的嫡系精锐。

    不管大奉还是云州,其实主力还是步卒。

    骑兵能有多少?中原不比塞北,有广袤无边的草原,有成群的牛羊骏马。

    咚咚咚!

    战鼓擂起,早就跃跃欲试的百战营奔袭而出,万人方阵散开,由各自的首领带着奔向城头。

    “城头的火炮有点凶啊。”

    戚广伯再把红色小旗丢给副将。

    副将立刻将他的指示传递下去,很快,一杆绘着赤色巨鸟的大旗奋力挥舞起来。

    “戾!”

    响彻天际的啼叫声里,四百骑朱雀军从大军后方冲起,振翅翱翔。

    羽色赤红的巨鸟背上,坐着背箭囊的骑手,鸟爪勾着一桶桶的火油,浩浩荡荡的掠向城头。

    几在同时,浔州城内,冲起两百骑黑鳞飞兽军,由飞兽军首领塔莫带头,以自杀般的方式阻截朱雀军。

    继方才攻城营与先锋营用生命在城头“凿”出一道口子后,第二场惨烈的厮杀,率先发生在连四品武夫都难以触及的高空。

    高空中,羽色赤红如火的朱雀军,鳞片漆黑扇动膜翼的飞兽军,宛如一片红云和黑云,高速冲撞在一起。

    领头的赤色巨鸟背上没有骑士,它是一位四品大妖,许平峰早期收服的属下,也是朱雀军的首领。

    松山县一战中,它率领的朱雀大军将心蛊部的飞兽军屠戮大半,从四百飞兽减员到两百二十骑。

    飞兽军减员的同时,朱雀军同样损失惨重,此刻的四百骑朱雀军,是云州军仅存的飞骑。

    心蛊部战士悍不畏死的气焰,给这位四品大妖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

    两支飞骑军在空中交汇的一刹那,大妖朱雀双翼猛的朝后张开,带动身子人立而起,比钢铁还要锋利的爪子罩向塔莫。

    塔莫是初入四品的境界,修为不及大妖朱雀,近距离搏杀能力更是逊色不少,但心蛊最擅长控制,当即轻啸一声,以声波为媒介,强行影响大妖朱雀的元神。

    罩向塔莫的利爪微微一滞,这个间隙里,塔莫驾驭的黑鳞巨兽与大妖朱雀擦身而过,他手里的长刀在朱雀腹部划出一串刺目火星。

    只斩落了几片红色羽毛。

    飞骑不像马匹,一旦起飞便不能停,两名首领擦身而过,撞入对方阵容。

    大妖朱雀旋身翻转,双翼宛如利刃,当场将两名心蛊族战士,连人带兽切割成数段,鲜血沾染赤色羽毛,愈发显得妖艳。

    另一边,塔莫驾驭着黑鳞巨兽,边以心蛊术威慑赤鸟,边挥舞战刀,将沿途的朱雀军骑手斩落于空。

    黑鳞巨兽和赤色大鸟的尸体,纷纷坠落。

    第一波冲杀结束,双方位置对换,各自损失三十余骑。

    两支飞骑迅速调整阵型,塔莫高举战刀,用南疆语高声喝道:

    “心蛊部的战士,随我冲锋!”

    大妖朱雀尖啸一声,率领朱雀军振翅迎上。

    第二波惨烈的冲杀结束,双方各自损失二十余骑,尸首坠落如雨。

    第三波冲杀后,心蛊部的飞兽军只剩一百骑,朱雀军剩余两百六十骑,抛开大妖朱雀这位首领不说,朱雀军的个体战力,远不比心蛊部的飞兽军。

    心蛊本就是御兽的行家,且能对敌方飞骑施加影响。

    第四波冲杀后,心蛊部只剩五十骑,而朱雀军人员缩减到一百八十余骑。

    大妖朱雀没有再以命换命,四百朱雀军拼的只剩一百八十骑,心疼的在滴血,这些可都是她嫡系后裔。

    “大奉朝廷的事,轮得到你一个南疆人来抛头颅洒热血?”

    大妖朱雀厉声道:

    “你心蛊部有多少飞兽军让你这样折腾,为了大奉,值得?以大奉朝廷的善变和无耻,今日你们为大奉战死沙场,明日没准就挥师南下,荡平你们蛊族。

    “恩将仇报的事,大奉朝廷做的还少?”

    塔莫“嘿”了一声:

    “臭娘们,少他娘的废话,蛊族的战士,不怕死!

    “兄弟们,随我冲锋!”

    心蛊部仅存的五十余骑,齐声怒吼,驾驭飞兽冲向朱雀军。

    这是第五次对冲了。

    这一次,五十骑飞兽军一个都没能活下来,他们和同伴一样,坠落下方战场,永远留在了大奉。

    只剩一个浑身浴血的塔莫,他身上的铠甲已经碎裂,手里的刀卷刃,身上多处致命伤。

    大妖朱雀彻底暴怒,因为它苦心经营的朱雀军,已经不足百骑,十几年心血,付之一炬。

    “我不会让你死的那么容易,我会撕掉你的手脚,剖开你的肚皮,把你的内脏一点点的啃食殆尽。”朱雀厉声道。

    塔莫低下头,望着城头上,城池下,零散着的同胞和尸兽尸体,轻声道:

    “都死干净了啊。”

    许银锣的堂弟许新年,有句话说的好——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

    说的真他娘的有道理,他怎么就说不出这么有水平的话呢。

    真想让族里的崽子们也能像中原孩子一样,有机会读几年书。

    好在这样的机会,将来也不是不可能。

    等大奉打赢了这一战,身为盟友的蛊族,就能和中原贸易往来,中原的茶叶、瓷器和丝绸,蛊族再也不缺了。

    以首领淳嫣的智慧,肯定会想到向大奉借教书先生的。

    读书好啊,读书的孩子更聪明。

    塔莫低头,看向浔州城头,大声道:

    “告诉许银锣,答应给我蛊族得,一文钱都不能少,这是老子应得的。

    “浔州城外的碑林里,要有我蛊族将士的名字,你们这些狗娘养的中原人,千万要记得我们啊。”

    吼完这两句,他没去等待城头守军的回应,扬起卷刃的佩刀,吼道:

    “兄弟们,跟老子冲!”

    可身后已经没人了。

    孤零零的一骑冲了上去,自杀式冲锋。

    .........

    心蛊部四百飞兽军,全军覆没,战死于浔州城。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