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女同互亲互摸互磨爽*狗狗真粗大好充实

2021-04-29 14:24:46【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黑色雾丝弥漫。

在这不过数十丈,黄泥满地,孤零零的坟冢上,还有一个人。

一名看上去绝代芳华的女子,金色长裙及地,肌体莹白,瑞霞如万千丝绦缭绕,她身姿婀娜,玉足不着寸缕,

 黑色雾丝弥漫。

    在这不过数十丈,黄泥满地,孤零零的坟冢上,还有一个人。

    一名看上去绝代芳华的女子,金色长裙及地,肌体莹白,瑞霞如万千丝绦缭绕,她身姿婀娜,玉足不着寸缕,踩在黄泥地上,点尘不沾。      

    只是,那柔嫩的双肩琵琶骨被两根乌黑的铁链贯穿,缠绕在灰色墓碑上,女子青丝如墨,垂落腰间,但一双眸子却灰白黯淡,不见瞳孔,亦看不出半分情绪波动。

    荒雾,孤坟,天女,有一种异样的凄清。

    这是徜徉在浩瀚星空中的渡者,最怕遭遇的事物,尤其恐惧听到天女的歌声,来年荒雾再现,接引闻歌者上路。

    而此刻,那一袭青袍的身影沐浴在月光下,温润的目光似有几分感怀,而后浮现出一分罕见的冷意,但很快,这冷意也沉寂下去,那眸光又重新变得温润,轻轻摇头,手中一只玉罐再现,拍开封泥,纪元血泉融化,比天火更灼烈。

    一线入喉,一饮而尽。

    这一夜,神思不存,混混沌沌,直到翌日辰时,一轮火红的太阳如山岳般,自北荒之东升起。

    苏乞年八人陆续醒来,温暖的阳光披在身上,神明气清,哪怕是苏乞年,也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如此肆意的睡上一觉,甚至哪怕是静修时,也有一缕意志在外,把握一切变数,如此放下所有的防备,哪怕是大师兄洛生,也生出了几分怀念之色。

    几人同时看向石屋前,那一袭青袍依然静坐在那里,双目微阖,只是那石化的双腿,慢慢有了向上蔓延的趋势。

    没有再开口,苏乞年八人朝着石屋前躬身一礼,而后起身离去。

    八人暂且分开了,在这座寨子里,每个人都有着一角净土,苏乞年也寻到了后山上,在一群荒鸡前成宗做祖的黑羽,只是那群荒羽鸡,怎么看都不像是心悦诚服,在那里瑟瑟发抖,头埋在翅膀里,撅着鸡屁股,几根尾羽筛糠般颤动。

    “那熊孩子,前两年还偶尔回来一趟,被那小屁孩拐跑了,两个祸害,简直是人间灾劫!”

    黑羽咬牙切齿道,显然回忆不是很美好,那还是他做鸡的时候,只是一切都回不去了,他不禁看眼前的荒羽鸡群,口水都快吐干了,这群旧部依然不肯认他,这不禁让他一阵心酸,纵使天下无敌又如何,赢了江山,失去了你。

    苏乞年有些错愕,而后就哑然失笑,熊孩子鬼精鬼精的,进化更是迅猛,那一身极速,就算是寻常神圣都追不上,加上那免死金牌中走出的小屁孩,也不是什么善茬,两个破孩子凑在一块儿,若是不鸡飞狗跳才怪。

    轰隆隆!

    倏尔,苏乞年若有所感,念动间,这后山之巅,就出现了一株能有逾百丈高,通体银灿灿的巨木。

    黑羽吓了一跳,看这株甫一出现,就扎根进混沌中,通体密布有银紫色斑纹的巨木,他竟感到了雷劫的气息,像是随时可能降临,带来灭顶的灾劫。

    这是雷劫木,一直扎根在苏乞年的先天光阴圣界中,随着肉身诸天的开辟,战体天地的构筑,它似乎也加速了成长,此刻从沉眠中复苏,似乎已经完成了一种深层次的蜕变。

    轰隆隆!

    有雷音醒世,一条条粗大的闪电如银龙,横亘在后山之巅,一根银紫色的枝条舒展,如天鞭甩动,竟令黑羽也感到一阵心惊肉跳,总觉得肌体酥麻,它知道,这世间有许多通灵古木,但大多温和,即便有神异,也少有如眼前这般的杀伐气,竟令眼下立在圣境绝巅的他,也感到了危机。

    苏乞年眸绽光明,分明感到,此刻,在雷劫木中,有一团本源在孕生,这本源中,更有一股难言的意志在沉眠。

    这股意志极其强大,宛如世间一切雷霆之主,甚至与诸天道海中那片雷霆海水,也有几分不同的神韵,初步完成蜕变的雷劫木极其强大,在苏乞年感来,怕是寻常圣境巨头,都未必能够压得住,直追准王领域。

    “饿,好饿。”

    这时,苏乞年脑海中,响起一道稚嫩的童音,复苏蜕变的雷劫木,那灵性依然如稚童一般,只是更多了几分狡黠。

    闻声的苏乞年顿时面色一黑,这些年来,虽然他没有细数,但过往积累的许多灵粹,远远超出了他所消耗,这小家伙仗着扎根在他的体内,时常伸出第三只手,吃干抹净后,从来都是死不承认。

    甚至那株已经生长到近一丈高的木中火树,如避蛇蝎,被生生逼出了几分灵智,每每感到其靠近,那根须拔地而起,撒丫子就跑。

    “看来,多半就是那一株了。”

    不知何时,大师兄洛生几人也来到了后山之巅,以几大无上强者的伟力,寨子中的众人,甚至连一声雷音也没有听到,只是感到清晨的后山之巅,似乎明晃晃的,比太阳还亮。

    随着二师兄祁清开口,师兄弟几人看向苏乞年的目光,就露出了几分艳羡之色,强如大师兄洛生,也不禁感叹一声,而后郑重道:“小师弟,这是一个狠茬子,虽然重生了,但传承记忆应该还在,等到取回散落的分根,应该就彻底复苏了,这一世,他能追随在你身边,也算是多了一分束缚,希望你能将他导向正途。”

    身为大师兄,洛生曾经见证过那段岁月,那株曾经名震浩瀚星空的杀星,所过之处生机绝灭,一颗又一颗古星枯败,甚至其曾经扎根一方星河,将一片星空都化成了劫海,有无上王者出手,都陨灭在了无尽雷霆之下,化成劫灰。

    直到那一位出手,那一天,帝威弥漫无垠星海,诸族生灵惊悸,一条星河都崩碎了,才将这杀星席卷星空之势止住。

    苏乞年郑重点头,算是应下了,若是日后这小家伙真的卷土重来,他除了承下一切因果之外,也要清理门户。

    嗡!

    倏尔,一股难言的气息,在天地间弥漫开来,传到了这北荒偏僻的一隅之地。

    苏乞年八人眸光一凛,而后尽皆露出凝重之色,他们眺望远方,五荒大地上,隐约映照出一口矛,一杆天戈,以及一柄战剑,三口兵器,每一口都比星河还要庞大,横亘在五荒大地上空,沧桑古老的气机流转,更流溢出令众生颤栗的气息,乃至这整个中域五荒大地,都隐隐摇晃起来。

    一如此前那口自天外扎落的赤龙枪,这是属于三海人龙世家的人皇兵器。

    终究还是动手了。

    苏乞年深吸一口气,但看得出来,对于眼下的三海人龙世家而言,能够做出的选择,实在不多了。

    皇兵复苏,即便尚未完全苏醒,但那股威严,已经令五荒大地上,众多无上传承被惊动,毕竟就在这一两日,源自天路方向,生出的恐怖气机太频繁了,哪怕是身在五荒大地,不少无上传承也感到一阵心惊,很多沉眠的无上存在被惊醒,走出坐关之地。

    只是当他们想要洞悉天路之际,天外星空中,那一股股旧敌的气息,也随之复苏,干扰了他们的目光。

    又是多事之秋。

    相比于诸族,人族这么多年来,虽然在征战中积蓄了深厚的底蕴,但终究还是抵不过诸族之数,尤其是众多无上存在,很难轻动,时刻都会遭到来自浩瀚星空的注视,甚至一些无上强者深知,在无垠星空中,一些沉眠的旧敌时刻在等待……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