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女人喜欢被_两个女的在一起污污

2021-04-29 14:44:36【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人族的小子,你辛苦布置下来的这些东西,对我而言不过是身体之中的养分罢了。”

狂笑三声过后,金瞳蛇头猛地张开巨口,朝着智深念诵而出的佛光真言便吞了过去

    “人族的小子,你辛苦布置下来的这些东西,对我而言不过是身体之中的养分罢了。”

    狂笑三声过后,金瞳蛇头猛地张开巨口,朝着智深念诵而出的佛光真言便吞了过去。

    只见这真言所化作的结界囚笼,瞬间就被金瞳蛇头咬下了一个缺口。          

    而将佛光真言吞下之后,金瞳蛇头的眼中露出了舒服的神色,身上原本被智深打碎的鳞甲也开始缓慢的恢复起来。

    “好东西,好东西啊!”

    金瞳蛇头睁开双眼,眼中露出了贪婪的神色,随后开始疯狂的吞吃着智深所念诵出来的佛光真言。

    与此同时其身上破碎的鳞甲,乃至于先前被血色刀光打穿的腹部,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不断恢复着。

    然而智深对此就像是看不见一样,依然在不停的念诵,无数佛光真言从其身后涌出,随后继续化作了金瞳蛇头的养分。

    飞舟上的张逸风看着天空中的景象,眉头微微一皱,而其手中的蓝色小蛇直接开始哀嚎了起来。

    “完了,碰到个傻子,这下全完了,难不成那个蠢货看不出来它能吸收能量恢复?唉,等那个蠢蛋被弄死以后,接下来也就该轮到你我了,真是没想到你们人族居然这么蠢!”

    蓝色小蛇开始喋喋不休的嘟囔起来,口中满满的都是绝望,显然它已经想到自己接下来被金瞳蛇头一口给吃下去的样子。

    “唉,算了吧,你这家伙还是赶紧带人跑路吧,它的目标只有我一个而已。更何况如果我被它吃下去,就连契约的效力也会消失,你也不算是损失什么东西了。”

    蓝色小蛇说着说着,突然叹息了一声,而后居然开口让张逸风先跑,自己留下来殿后。

    张逸风也没想到这小蛇还这么有义气,当即呵呵一笑,默默的摇了摇头。

    “放心吧,我相信智深师父的实力,更何况他的目光不会那么短浅,此举必定有他的深意。”

    “呵,你就吹吧,反正无所谓了,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好说的,等死就是咯。”

    蓝色小蛇有气无力的回答道,既然张逸风找死,那它也没必要拦着了,这样一来黄泉路上好歹还有个跟它作伴的。

    张逸风倒是没有那么悲观,智深的脑子绝对是没问题的,而且智深一开始也是发现了这金瞳蛇头的血脉特殊。

    因此才会放弃用戒刀攻击,而是转换了如今的这个形态用来对敌。

    而此时用如此多的佛光和真言供给金瞳蛇头吞噬,想来也是有智深自己的深意在其中,绝对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而事实上,智深确实没有犯傻,此举并不是呆呆的将佛光真言供给金瞳蛇头吞噬那么简单。

    这金瞳蛇头的能力既然是吞噬,然后将能量化为自己的能力,这样一来吞噬了大量佛光真言之后,这金瞳蛇头必定会沾上佛性。

    由此一来,智深的用意也就算是达成了一半了。

    果不其然,随着吞吃的佛光真言越多,这金瞳蛇头的鳞甲上乃至于身上,都出现了一层淡淡的佛光。

    而随着吞吃的佛光真言越来越多,这金瞳蛇头的眼中甚至隐隐闪过了一道佛家真言。

    金瞳蛇头很快就感受到了自己身体的不对劲,自己居然开始想吃人是否是对的,自己曾经为什么要吃人。

    吃了人以后难不成就没有一点愧疚感,还有背叛兄弟的时候,自己真的能心安理得吗?

    种种的疑惑不断从心头涌上,金瞳蛇头瞬间进入到了一种混乱的状态,口中吞吃佛光真言的动作也慢了下来。

    但在混乱的状态之下,它却依然保持着吞吃的动作,这就是它下意识的行为了。

    进食绝对是这金瞳蛇头最重要的基本欲望,毕竟它本身的血脉就和吃有关。

    随着金瞳蛇头不断的吞吃佛光真言,一道道执念开始在其心中升起,若是它无法面对这些执念,这些执念就将化作心魔将它吞噬。

    而智深的用意当然没有这么简单,只见智深高宣一声佛号之后,手中缓缓浮现了那把血色的戒刀。

    手中持上戒刀,这一瞬间智深原本佛门高人的形象一改,全身血煞之气凝聚仿若实质,整个人透露出一抹嗜血的邪意。

    “手握屠刀,心中杀意无数,如何轻松放下?

    不如就让贫僧来替施主解脱,荣登彼岸解脱之地。”

    一手持有戒刀,智深另一只手微微施礼,随后只见智深脚踩血花一步步来到了上古妖兽的头上。

    “一生苦难就此放下,今日且由贫僧为你剃度。”

    虽然口号庄严,但智深的面上却是露出了狠辣之色,下一秒一刀毫不犹豫的斩在了金瞳蛇头的七寸之上。

    这一刀并非是刀气,而是实打实的一刀切了下去。

    只见金瞳蛇头原本坚硬的鳞甲,此时遇到智深手中的戒刀之时,仿佛切豆腐一般,戒刀轻松的就砍了下去。

    这就是智深的用意,他手中的这把戒刀沾染了不知多少生灵的鲜血,对于佛修来说是绝对的大敌。

    寻常的佛修触碰他这戒刀一下,便有可能佛心被毁,永生永世堕入无间魔道。

    也就只有智深这种佛理高深之人,才能完美的掌握这把戒刀,不然换做其他的佛修早就坠入魔道了。

    因此这把戒刀,对于佛修来说绝对是一件大杀器。

    而这金瞳蛇头虽然不是佛修,但经过智深不断的供给佛光真言给它吞吃,此时也已经沾染上了些许的佛性。

    正因此,戒刀对于它的杀伤力自然是大大增加,所以此时切这金瞳蛇头的鳞片自然就跟切豆腐一样了。

    只见瞬间,金瞳蛇头七寸位置大半的骨肉就都被智深用戒刀切开,眼看就要连皮带骨全部都切下来了。

    然而这时似乎是因为剧痛的关系,金瞳蛇头的眼中重新恢复了清明,混沌之色也是同样消失不见。

    剧痛之下,恢复了清明的金瞳蛇头,瞬间就感觉到了背后七寸处的不对劲,当即眼中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