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哇局长太大了我不要了*西瓜地里玩小姑娘

2021-04-29 16:13:17【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等等,三娘意中人是谁?”花家大郎后知后觉道,他莫名有了不妙的预感。

花家二郎道:“三娘也没认识什么青年才俊啊,唔,总不能是高炯阳……那就是

“等等,三娘意中人是谁?”花家大郎后知后觉道,他莫名有了不妙的预感。

    花家二郎道:“三娘也没认识什么青年才俊啊,唔,总不能是高炯阳……那就是泽生了?”

    花家大郎一巴掌呼他后脑勺上,把他拍到一边,紧接着看向杨氏:“阿娘,这个蠢货说的不对吧?”        

    杨氏道:“怎么?你对泽生有意见?”

    花家大郎张张嘴:“我,我不同意!”果然!凌泽生这小子果然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早就盯上三娘了!

    杨氏沉着脸道:“你先管好你自己的事吧,春闱之后,我要看到我的长媳和次媳。”

    花家兄弟:“……”

    花家二郎凑到杨氏身边道:“阿娘,我是举双手赞成三娘和泽生的婚事的,而且三娘成婚,我做哥哥的肯定不能闲着,阿娘您再宽限宽限呗?”

    花家大郎:“!”

    他没想到这个蠢弟弟竟然能想出这样的骚操作来。

    杨氏也竟真的考虑起了次子的话:“嗯,你倒也有见识不差的时候,那就允了你吧。”

    “阿娘放心,我一定办得妥妥当当的。”花家二郎欢呼一声。

    花家大郎:“……”敢情我里外不是人?

    都怪凌泽生,这事没那么容易!

    于是他也开始进谗言:“三娘有意中人固然是好事,可如何确保对方也爱重三娘呢?阿娘,我先前是关心则乱,并非是不同意婚事,而是不同意草率答应。”

    杨氏觉得他说得也有道理,于是道:“那依你之见,该当如何?”

    “当然要考验考验他,若是过关了,才能娶三娘。”花家大郎阴险一笑,“不过这些事阿娘就别掺和了,免得让人说您闲话。就让我们哥俩来吧。”

    杨氏微微颔首:“注意着分寸,考验是好事,但别坏了人面子。”

    “这是自然。”花家大郎连连保证,心中却是狞笑一声。凌泽生,你哥哥来了!

    花家大郎伸手揽着花家二郎,强行把他带了出去。

    “干什么啊?”花家二郎警惕道。

    花家大郎道:“你平时没事多约他去院街喝酒。”

    说完又补充一句,“你不许喝,不然我打断你的腿。”

    花家二郎哆嗦了一下,差点以为自己小时候好奇去院街的事被发现了。天地良心,他就真的只喝了一小口。

    “那,那个,我也没经验啊,要不你去吧?”花家二郎推脱道,“你好歹比我多吃两年饭嘛。”

    “我去他就怀疑了。”花家大郎冷笑道,“我警告你,为了三娘的幸福,你可别露馅,不然别说我了,阿娘也饶不了你。”

    花家二郎脸色一肃:“我办事,你放心!”

    于是他雄赳赳气昂昂地出门了。

    凌泽生这会正在家温书呢,就听小厮来报,说花家二郎邀他出去玩。

    “这时候了还出去玩?”凌泽生微微皱眉,总觉得事情不简单。于是让人先把花家二郎带过来。

    花家二郎一来就拽着他起身:“走走走,你忙了这么些天了,咱们好好放松一下去。”

    “去哪?”凌泽生甩开他,后退一步。

    花家二郎迟疑了一下,示意小厮先出去,然后对凌泽生道:“咱们去院街喝酒去。”

    凌泽生眯了眯眼:“不对,不对劲。”

    花家二郎一僵:“哪,哪里不对劲?”

    “你为了掩过七岁那年偷喝花酒的事,一直避院街如蛇蝎,今日却主动邀我前去,事出反常必有妖啊。”凌泽生敏锐道,“说,什么目的。”

    花家二郎干笑道:“呵呵呵,咱们兄弟十几年了,我能对你有什么目的啊?无非是想请你吃顿酒呗。你看这天也不早了,再不去就没好位置了,快走吧。”

    院街什么时候最热闹?当然是晚上了!

    凌泽生道:“那把你哥也叫上吧,我好顺便跟他说说你七岁时的壮举。”

    花家二郎脚步一顿,僵硬地转身:“没必要了吧?”

    “你告诉我目的,我就不记得当年的事了。”凌泽生道。

    花家二郎最后迫于凌泽生的淫威,还是把真相告诉他了。

    末了,紧张道:“你可千万别露馅,不然我就惨了。你行行好,配合配合我吧。”

    凌泽生心情其实挺愉悦的,正琢磨着金榜题名后就去花家提亲呢,根本没有工夫跟他计较。

    “行了,你回去吧。”凌泽生打发道。

    花家二郎道:“不行,你得陪我去一趟。”

    凌泽生不为所动:“你回去就是了,我保你没事。”

    花家二郎:“真的?”

    “真的。”凌泽生道。

    花家二郎将信将疑地走了,回到家,花家大郎问他:“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他不肯去啊。”花家二郎无辜道,“我能怎么办?”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花家大郎气结。

    花家二郎见状,连忙转身就跑,不让他打。

    “混蛋泽生,竟然骗我!”花家二郎咬牙切齿道。

    这哪里是没事?要是他慢跑一步,就又要挨打了!

    跑回院子关上门,花家二郎顾自琢磨起来其中原因。还真被他找到了疑点,他哥让他请凌泽生去院街分明就是试探,要是凌泽生去了,那这第一关就没过。可凌泽生没去,按理说他哥不是该欣慰么?怎么又要打他?

    “嘶,我懂了,老大这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啊!”花家二郎猜到了他哥的心思,“还说什么是不同意草率答应,分明就是不同意这门亲事,憋着害泽生呢。唉,我误会泽生了。他也是以为老大想考验他,才对我说没事的。”

    来回踱了几步,花家二郎骂道:“老大这个老阴比!”

    哼,阴凌泽生就算了,还利用亲兄弟来帮他达成目的。是可忍孰不可忍!他决定要跟老大对着干,这门亲事,他同意了!

    老大使绊子,他就递梯子。

    花翎不知道为了她的婚事,花家兄弟还有凌泽生三人已经开始斗上法了。她正琢磨着帮自家店员安置房产的事呢。

    店员都是寻常百姓,按照一进院的标配来就行了,到时候院子给他们整大点的。至于以后想换,那就靠他们自己的能力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