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越摸水越多,高H啃咬花蒂

2021-04-30 08:29:22【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此刻的空间屏障外,一片苍茫的虚空里,多达六七个巨型身影,正在互相对峙,不断彼此怒啸。

而距离他们几万里外,还有个战团正在厮杀,恐怖威能导致大大小小的空间裂缝出现,一道道幽

此刻的空间屏障外,一片苍茫的虚空里,多达六七个巨型身影,正在互相对峙,不断彼此怒啸。

    而距离他们几万里外,还有个战团正在厮杀,恐怖威能导致大大小小的空间裂缝出现,一道道幽光闪动,忽然闭合,忽然张开,宛若可以吞噬一切的大嘴。

    虚空乱流咆哮,看不清厮杀的详情,都被各种光芒遮蔽了身躯,外形轮廓上分辨,大约是一高一矮。         

    即便彼此对峙的那些,也在防备屏障上的一个个涡流,它们似乎对此无可奈何,余光还瞥着某处,一副抓狂和暴虐气息,那里正是陆寒消失的地方。

    这些动辄活了千万年的凶妖古兽,在古老的空间法则面前,如土鸡瓦狗般,根本不敢和涡流接触,对空间利刃畏惧如虎

    而空间壁障内,陆寒已经消失于方形石台,同时在陡峭山坡上,那只死鱼眼的怪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怪人。

    他身躯呈椭圆形,顶着的脑袋很小,容貌宛若浣熊,长须小眼睛,双耳肥厚,两腮鼓鼓。

    两手肉筋鼓起,双脚很大,抓地能力突出,身上套着紫色皮衣,腰部两道白色花纹,如束带般缠绕在肥大肚腩上。

    没错,这就是当地修仙者中,一个大型族群的外卖特征,陆寒对那只怪物进行了搜魂,得到了少量信息,将它安置在一个缝隙里,不久便会苏醒。

    他幻化的外貌特征,是一个名为乌坦部落的上界一等修士,在洪荒相当于真仙修为,外漏的气息有些不稳,宛若刚刚进阶。

    乌坦族修士,是一切妖族的死敌,也是这只怪物出了本能之外,铭记最深刻的东西,它和无数的弱小妖物,已经逃到这里的边缘,几乎退无可退。

    一阵风吹过,伪装后的陆寒就原地消失了,他早已看见几千里外的巨峰石壁上,还有个大型妖物巢穴,

    那里面妖影重重,并且气息不低,堪比神照境、大乘期的怪物,身躯三丈多长,浑身银灰色鳞甲,如鳄鱼外皮,头如蜘蛛。尾巴酷似钢鞭。

    山谷的缝隙里,也藏匿着耄耋兽妖,宛若忍者神龟状,只是浑身青灰色,两把利刃悬浮在头顶,警惕的观察周围。

    从这里向东,一直延绵三四千万里,才能看见修士的踪迹,只有中阶低阶对妖族下手,高阶修士基本不感兴趣,他们更嗜好决斗,或者和其他族群互相攻伐。

    如一股无形的波流,快速贴着地面唰的闪过,陆寒越向东靠近,看到的怪物越多,气息越发强大。

    有的地方甚至成为老巢,妖修成千上万,级别最高的已经堪比玄仙后期,它们守在巨峰如林的边缘,前方是起起伏伏的山丘,荒冷又多风。

    当发现第一个修士聚集地的时候,陆寒查无察觉的出现,并且手里多了一个号角,完全是兽骨雕刻而成,骨质晶莹,价格不菲。

    若那个碉堡里的店老板,发现箱子里的宝物被偷,不知作何感想,他正在一间小屋,和一名女修忙于羞羞之事。

    这里的建筑风格,就是碉堡状,似乎啥都缺,就是不缺石材,好多碉堡都是一块巨石凿出,铭刻法阵后,就是坚固的住所。

    高大的碉堡,足有上百丈,门窗俱全,四面通风,无数图案刻画出千奇百怪的风格,而这里只是个类似小镇规模的部落,人数仅仅几万而已。

    仅看一眼,陆寒便将这个大世界盖上了烙印:生灵太多,比洪荒更甚!

    若洪荒也有空间壁障守护,此刻的生灵,恐怕又会多出几万种,厮杀争夺更激烈,动辄就爆发大战。

    这里的世界,更喜好赌斗、决斗,并且规模超前,大规模爆战也是一场多人决斗,最终目的就是利益的划分,资源归属的改变。

    在十里外的大型广场上,两伙搏杀正难解难分,广场被整齐切开,分为了两部分,隔绝两方的是一道宽厚屏障,深灰色的木属性高墙。

    有几道目光看向陆寒,眼神摩擦的瞬间,立即身躯笔直,右掌拍了一下左侧肩膀,头颅垂下,似乎表示恭敬。

    其他忙碌的身影,仿佛毫无察觉,没有任何表示,即便这些修士级别很低,仅仅中阶二等左右。

    他将境界压制在真仙,既不会惹得过分扎眼,也压制了低阶的好奇,无人靠近自己,置身于平衡点上。

    广场边缘,聚集了近半人口,驻足观看决斗的既有修士,也有肉眼凡胎,并且拥挤在一起,熙熙攘攘的,而且毫无违和感。

    如高阶一等的级别,目前还真没有,陆寒腾空,站在一根木桩上,开始听这些修士哇啦哇啦吼叫,各个面红耳赤,语言也很粗鲁。

    他的意念,早已贯入了面前那人的神魂,一扫而过,仿佛精简版的搜魂,便已经知道大概。

    广场左侧,一层银光毫无征兆的在虚空蔓延开来,化作一道银色领域,瞬间就将方圆千丈包裹进去。

    乌坦族的一名大乘修士,和对方打出了真火,开始动用杀招,还有一件乌黑色羽扇,黑火粼粼透着凄冷哀伤气息,是可以伤神碎魂的歹毒灵宝。

    对方之人不是乌坦族的细丝,他身躯瘦小,头戴灰色金丝高帽,帽下遮蔽了半张脸,身躯仅有五尺高,眼窝中不见瞳孔,跳动着两团苍白色的火焰。

    ‘门巴族修士,额外擅长经营之道,以自身赌斗,赢得资源再去交易,发家暴富者众!’

    就见他感觉眼前一花,周围空间便冒出大量蒸汽,变得模糊扭曲起来,待反应过来,已经消失不见。

    无数人跺脚,表情很不过瘾,看不见具体情形,而陆寒则直接无视,发现这名门巴族修士已经轰然坠地,但其反应机敏,进入领域的瞬间,立即满身星光闪烁,将自己包裹在一层星辉里。

    领域内,顷刻就出现无数尖锥,如长矛般密密麻麻,从四面八方扎在他的身上,可惜晚了片刻。

    对小孩打架,陆寒一瞥就没啥兴趣,他已经知道结果,虽然这位门巴族的家伙是个老手,按照规矩来,其难逃活命。

    那名乌坦族的家伙,脊背处有个红色斑点,实则是一枚妖异的红色圆珠,其内部蕴含着强大的热能,门巴族的家伙任何防御都抵不住,超出了同级的承受点,必会化为灰灰。

    他的视线,是对面的那两个石桌,方圆十丈左右,上面堆积大量灵材异宝和晶莹的土块,无非是旁观者的游戏,为了下注赢一笔,扔出去的本钱而已。

    晶莹的土块,就是承载灵力的矿脉产物,扫描奇珍异宝,等同了解大半个世界,窥一斑而知全貌。

    不知何时,陆寒的身躯已经消失了,大约五天后,一座巨型碉堡林立的大城内,再看见他时,其境界已经转为高阶三等。

    因为这里的高阶修士,如遍地黄沙般,可以一抓一把,金仙遍地走,大罗不如狗!

    玄灰莽荒界,就是被空间壁障护佑下的通称,灰色调调为主,风格的确行事很莽,但是一点不荒。

    他从两个孪生碉堡相连的交易行走出来,已经熟悉了这个世界的八九成,当初他被空间壁障拦住的地方,是玄灰莽荒界的西界,他完美地错过了,此刻在东界的西端。

    噗!

    “令人尊敬的高三等强者,这张入场券似乎和您有缘,只卖二百灵块,可以亲眼目睹高四等强者的决斗,望您珍惜。”

    “不!我不珍惜,在下只对六级以上的决斗,堪堪有点兴趣,入场券哪里有?”

    嗖!

    拦住去路,嬉皮笑脸向他推销的那名门巴族修士,早已脸色大变,看他的眼神,如见鬼魅般,如一阵风的吓跑了。

    在这个世界,高阶六等以上不容亵渎,否则一旦被发现,立即扔进角斗场,连续打败三个上一阶的修士,才会获得赦免,其结局等同诛杀,并附带羞辱性。

    蓦然,陆寒头顶的虚空,空间一阵剧烈扭曲,冒出密密麻麻的白色裂痕,一股股空间波动从中渗透而出,形成一股银濛濛的狂风,将陆寒彻底罩住。

    他的耳畔,响起一声震天轰鸣,自己周身就布满了金色道纹,这些金色光波仿佛流水激荡,散发出强大而玄妙的法则之力。

    下一刻,陆寒就感觉身躯一倾,便被摄入一个裂缝里,然后从原地消失不见。

    距离十几里外的几根石柱后,方才那名向陆寒推销的门巴族修士,满头大喊,惶恐至极的看着这里,他也是高阶三等境界,却吓得如此窘态。

    “差点害了老子,算你狠!”

    没有半点抵抗,陆寒也很无奈啊,高阶五等以上的老鬼们,已经不屑于小辈们的玩法,个个不知踪迹,想找到一个都很难。

    整个玄灰莽荒界,没有灵界、玄界和仙界之分,但有等级之别,高阶五等以下都是众生,大罗金仙级别,堪堪宛若学校里的孩子王。

    这座巨城,距离最西端的那个小镇,已经间隔三亿里远,陆寒还未见到任何道君级别的家伙,他在途中搜索了一切灵气致密的宝地。

    仿佛失去抵抗能力,陆寒被摄走之后,再出现时,发现自己被一根根金丝绑住,一起绑住的还有个青铜色巨柱,头顶悬浮着火盆,内部青色离火动荡,随时都会洒落。

    ‘卧槽!这么简陋!’

    他所在之地,竟然是最豪华地方,脚下的地面竟然坑坑洼洼,如田间小路,周围不远处,环绕着一圈木质的座椅,还是荒草之上。

    无数根粗糙巨树,象征性的搭起一个棚子,酷似体育场,然后就没有了。

    但人影憧憧,每个座椅上都有身影,各个朴素简约,并且气息皆无,宛若村里的中老年团队在聚会。

    “明知故犯,必有缘由,说吧!”

    一个年过花甲的门巴族老者,俯下身蹲摸了摸脚下蹲着的小兽,语气不快不慢。

    这里没有宾主之位,似乎众人平等,此人开口后,其他人仍然盯着陆寒,眼神里都不含半点感情。

    “你们这里,有没有出现过混沌凶流,或者是某种奇怪现象,生灵忽然间大肆狂暴,直到全都死去?”

    陆寒环视这些老家伙,然后挺了挺身,捆缚自己的金丝就脱落了,向前迈出几步,身躯在恍惚间,就恢复了本来面貌。

    ‘什么?’

    ‘啥?’

    ‘他这是咋了?’

    原本平静的气氛,顿时炸裂开来,如一枚云爆弹轰击在虚空,所有人顿时站起,各个大惊失色,不敢置信的看着陆寒。

    “………?”

    那名最先开头的门巴族老者,死死盯住陆寒,仿佛被噎住了,但其反应毕竟机敏,一股道君级别才有的恐怖气息,从身上宣泄出来。

    “伪装的很好,将我们都骗过去了,你很不错!”

    “我玄灰莽荒界,似乎并无道友这样的族群,更无类似的高阶,还是给个交代吧?”

    “老实点,否则会更老实!”

    一股股恐怖气息,如充塞苍穹的天柱,多达三十四个人,皆都如渊如海,满场震怒。

    “我已经问了,该你们给个答复,然后可以交流一二,或者告诉我‘玄黄之门’的去处,那些主宰者知道的更多。”

    “闭嘴,先来斗一斗!”

    一只手掌忽然拍在陆寒前方的地面上,遍地灰光闪闪,空间顿时黯淡几分,似乎光明受到了压制。

    扁嘴猴腮,满脸通红,身躯壮硕如牛的一名高个子,在掌印收回之后,他已经出现在陆寒近前,挽起袖口,变得凶狠起来。

    其身上,有诡异灰光闪动,一道道纤细灰色裂缝,缠绕身躯一周,并且冒出无数灰色雾气,其身影也变得大巧若拙。

    “他什么境界?”

    “这……?”

    有人忽然发问,扁嘴高个子立即愣住,他自然没看透,无论怎样打量陆寒,浑身上下都虚濛濛的,但绝非是那些主宰者的神态。

    “叫这小家伙去吧,若被你一下拍死,他成了笑话无所谓,你也成了笑话。”

    那名门巴族老者,就踢了脚下的小兽一脚,将其凌空踹飞,在虚空恶嚎声声,一股惊人的啖魂鬼象出现,四周漆黑如夜。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