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自己被他完全撑开了,我就蹭蹭好不好

2021-04-30 08:31:23【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好好好!大孙子的提议甚好……”

一位老辈鼓掌笑道:“咱陈家的优秀血统就不能送给外人,留给自家人是最好,况且楠楠的眼界一向很高,有勇有谋的

“好好好!大孙子的提议甚好……”

    一位老辈鼓掌笑道:“咱陈家的优秀血统就不能送给外人,留给自家人是最好,况且楠楠的眼界一向很高,有勇有谋的玉堂也符合她的要求,正是美女配英雄,十分登对啊!”

    “不是!你们想让我买一送一啊……”            

    赵官仁下意识退了半步,可秦水月他爹一把拉过他,低声道:“你可知绿小五的真实身份,他可是赵官仁的子孙,这血脉一等一的优良,大不了把孩子过继到我名下,让楠楠再给你生几个便是!”

    “爸!你说什么呢……”

    秦水月站起来一下就急了,她可是答应过不把这事告诉任何人的,但陈老祖也说道:“这孩子必须得生下来,我们先祖等了赵官仁一辈子,这个心愿我们必须替他完成,绝不能拿掉!”

    “呃~婚姻大事!我得回去跟我妈商量商量,缓我几天吧……”

    赵官仁郁闷的挠了挠头,他倒是不介意接自己的盘,关键这事太突然了,他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你.妈就是我妹,我待会就通知她,这事就这么定了……”

    秦水月老爹拍了拍他肩膀,扭头又说道:“老三!一家人不要搞那么多的小动作,舞苍让玉堂偷我账本想干吗,想让我坐牢啊,老祖宗如今返老还童了,还轮不到你来做主!”

    “大哥!您误会了,根本就没有的事,咱们这边说……”

    黑兰花的父亲急忙把他拉走了,还把黑兰花一块叫了去,此时众人又连连上来道贺,但陈老祖衣冠不整,敷衍了一小会之后,便叫上秦水月和赵官仁陪她去更衣。

    “不用扶我了,还当我七老八十啊……”

    陈老祖昂首挺胸的走在前方,很快就进了俱乐部的酒店之中,秦水月赶忙跑去服装店选衣服,陈老祖则带着赵官仁进了电梯,目不斜视的问道:“玉堂啊!你喜欢你表姐吗?”

    “以前没想过,毕竟她订婚了嘛……”

    赵官仁打量着她雪白的双腿,以及白生生的脚丫子,笑道:“可她要是能有你这么漂亮,肚里揣俩娃我都要了,姐姐!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啊,闺名可否告知一二?”

    “小子!刚刚在外人面子我给你面子,再敢这么没大没小,当心老娘对你不客气……”

    陈老祖冷厉的瞪了他一眼,可赵官仁又不知死活的说道:“美!真美!连生气都跟仙女一样,还是经过岁月沉淀的女人,才能成为真正的极品啊,陈盛楠拍马都赶不上!”

    “噗~”

    陈老祖捂嘴笑喷了出来,正好电梯门打开了,她走出去又风情无限的回头笑道:“臭小子!油嘴滑舌,肯定没少祸害姑娘吧,记住了!姐姐叫陈霓裳,不要忘了哦,呵呵~”

    “姐姐!我恋爱都没谈过,我还是个处男呢……”

    赵官仁屁颠颠的跟了出去,陈霓裳说了句“鬼才信呢”,忍俊不禁的走到了一间房门外,可是一摸身上却没带房卡。

    “跟我来!我带你找间房……”

    赵官仁一把牵住了她的手,陈霓裳触电般缩了一下,居然满脸通红的咬住了嘴唇,任凭他牵着往前走去,找到一个客房清洁工,随手给了人家两千块,清洁工立马打开了一间套房。

    “姐姐!你要洗个澡吗……”

    赵官仁牵着她进房关上了门,陈霓裳双颊晕红的嗔道:“你跟进来干吗,还想跟我一起洗啊,到外面等着去!”

    “你不是重生了吗,那你就得做个真正的年轻女人……”

    赵官仁猛地将她压在了墙上,不由分说的伸头就吻,陈霓裳明显让他吓了一跳,全身狠狠哆嗦了一下,推开他羞愤道:“你流氓啊,哪有你这样的,懂不懂尊重女性?”

    “懂!姐姐,我想要您……”

    赵官仁再次扑过去一个狼吻,陈霓裳不依的在他肩上捶了两下,可这两记粉拳充满了欲拒还迎,很快她就用力抱住了赵官仁,异常激动的回吻。

    真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六十了还能吸土,更何况一百多岁了,可能是太久没让人泡过了,陈霓裳冲动的就像一头小雌豹。

    “砰~”

    赵官仁被狠狠地扑倒在床上,陈霓裳抱住他又是一阵深吻,跟着一把扯开他的皮带,喘着粗气说道:“今晚姐姐让你占个大便宜,但是不许告诉外人,听到了没有?”

    “这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秘密,但床上你得叫我哥,不然让你哭出来……”

    赵官仁猛地翻身把她压倒,陈家人可不在乎什么表亲,她特别用力的抱紧了赵官仁,激动的浑身不停颤抖,气喘吁吁的轻唤道:“哥!我的好表哥,快要了裳妹吧!”

    “这还差不多,小表妹……”

    赵官仁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他自然不是喜欢盘古董,尽管陈霓裳真的挺漂亮,他完全是为了撕开封印,黑龙女他没法吸,藤妖的妖力也不纯,只有这个日境女高手才是最佳选择。

    “咦?人去哪了,难道走错房间了吗……”

    此时秦水月正在按着门铃,可按了半天也没人开门,她只好顺着走廊往前寻找,正好听到了一阵高昂的叫喊声,她撇嘴腻歪道:“真不要脸,八百年没见过男人啊,肯定是偷情的!”

    开了!

    封印被猛然撕开了一条大口子,记忆如同潮水般涌进赵官仁的大脑,他跟亡族和魔族的种种全都出现了,不仅让他大吃一惊,自己曾经竟如此牛掰,还有跟吕大头认识的过程也都来了。

    ‘我靠!怎么又没了……’

    赵官仁在心中暗叫了一声,记忆中止在他跟永夜决战时,至少还有三分之二的记忆没出现,不过这也算很不错了,他总算明白了很多事,比如他跟张新月和周淼的关系,还有黑山妖王的来历。

    “你、你不是林玉堂,你吸干了我的功力,你到底是什么人……”

    陈霓裳忽然虚弱的喊了起来,赵官仁知道瞒不过她,索性揭下面具笑道:“我是赵云轩,陈盛楠带我进来找人的,但咱俩的确是差辈了,按辈分你应该叫我一声祖宗!”

    “混蛋!快起开……”

    陈霓裳羞愤欲死的捶了他一拳,说道:“你用了赵子强的不传之秘——吸阴补阳,你来就是为了吸我的功力,我哪地方得罪你了,害你的是梅家,我们一直在替你说话!”

    “我不是为了你的功力,我是为了冲破魔族封印,只有你能帮我……”

    赵官仁将封印的事说了一遍,以及躲在球场深处的弑魂者,陈霓裳顿时冷静了下来,皱眉说道:“我们家绝不可能勾结魔族,刘也未必真想勾结,应该只是互相利用而已!”

    “你们家铁定有叛徒,再跟赵家斗下去,你们全完了……”

    赵官仁翻身靠在了床头上,舒坦的点了根事后烟,功力精纯的陈霓裳就是不一样,封印似乎没有愈合的迹象了,而他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心里的退堂鼓悄然消失了。

    “我知道!这次我返老还童,就是为了阻止孩子们内斗……”

    陈霓裳拉过被子盖在身上,面色复杂

    的望着他问道:“赵官仁真去世了吗,一千年了,他为什么都不回来看看我先祖,他真的有爱过陈冉吗,还是陈冉一厢情愿!”

    “没死!”

    赵官仁把手放在她背上抚摸,说道:“我先祖活的好好的,只是两边时间不一样,那边没有多少年,至于陈冉……”

    “叮咚~叮咚……”

    门铃忽然被人给按响了,只听秦水月在门外问道:“老祖!您在里面吗,我给您把衣服拿来了!”

    “不要说话!”

    陈霓裳一把捂住赵官仁的嘴,回头喊道:“你去大房间等我吧,我境界不稳需要调息,不要让人靠近打搅我!”

    “知道了!孙儿告退……”

    秦水月不疑有他的离开了,陈霓裳又捶了赵官仁一拳,嗔怒道:“你们赵家男人一个比一个缺德,你给我下了什么迷魂药啊,我清心寡欲大半辈子,这口子一开我以后怎么活啊!”

    “这还不简单,以后我帮你活,我一个大小伙便宜你了……”

    赵官仁猛地将她抱在怀里,再成熟的女人到了这步都是小少女,而陈霓裳果然娇嗔道:“你滚开!得了便宜还卖乖,嗯~不要嘛,你怎么这么坏呀,可不许说出去的哟!”

    “叫老公!”

    “老公!老公哥哥……”

    ……

    “呼~舒坦!败火……”

    赵官仁精神抖擞的打开了房门,陈霓裳做贼似的伸头出去看了看,跟着回头在他嘴上亲了一口,扶着墙钻进了卫生间中,赵官仁也一溜烟的跑了出去,可刚转弯走到电梯间就愣住了。

    “梅长老!你来找我寻仇吗……”

    赵官仁直视着前方的梅绫香,梅绫香默默地打量了他一番,说道:“小五!我知道是你,你的易容术很高明,不熟悉你的人看不出破绽,但我不是来为梅仁照报仇的,他活该!”

    “这边说话不方便,跟我来吧……”

    赵官仁扭头就往楼道走,可梅绫香却摇头道:“不了!我只是来确认一下而已,看我有没有判断错,我跟你也没什么好聊的,但你有麻烦可以来找我,我欠你一个人情,再见!”

    “只是欠个人情这么简单吗,你练功把脑子练坏了吧……”

    赵官仁上前拉住了她的手,梅绫香轻轻把手抽了回去,说道:“不管我们以前发生过什么,我都不在乎了,若你认为我欠你一条命,你可以随时来取,否则就好好藏着吧,赵先生!”

    梅绫香说完便转身进了电梯,这回真是彻底冷漠了,完全不是装出来的,甚至连一点纠结的眼神都看不到,也不怪赵子强把她们所练的寒女功,称之为——黑尼姑神功!

    “哎!老弟,你在这呢……”

    乌鸦哥忽然从电梯里走了出来,带着几个手捧礼盒的随从,他很熟稔的搂住赵官仁笑道:“你今晚可是大出风头了,明天绝对上头版头条,梅仁照那小子实在太狂了,我都看不下去了!”

    “你来送礼吗?”

    赵官仁笑着递上了一根烟,乌鸦哥点头道:“对!我爹让我给陈家老祖送点贺礼,略表心意,待会庆功宴结束你跟我走,老哥为你准备了一场私人派对,绝对让你大开眼界,一定要给面子啊!”

    “好!一定到……”

    赵官仁轻笑着点了点头,乌鸦哥便带着手下们往客房走去,而赵官仁又走到了一扇窗边,望着湖边灯火通明的豪宅,沉声道:“大头啊大头!你究竟是怎么堕落的,不会是摸了镇魂珠吧?”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