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如果晚上一直插着会怎样|浴室挺岳双腿之间

2021-04-30 08:33:1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两边的私下会谈,最终不欢而散,盖世英只是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就告辞离开,到了这个层级的人物,哪怕像盖世英这种自带一股豪气的人,也用不着放什么狠话。

盖世英刚走,宋娜从外边

两边的私下会谈,最终不欢而散,盖世英只是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就告辞离开,到了这个层级的人物,哪怕像盖世英这种自带一股豪气的人,也用不着放什么狠话。

    盖世英刚走,宋娜从外边进来,过来扶着吕冬肩膀,坐在沙发一侧,问道:“我刚从医院回来,那边谈崩了,你这边看来也谈崩了。”

    吕冬没有回答,问道:“那边啥情况?”        

    宋娜直接说道:“老套路,无非就是掏钱收买,却不想想,咱们这些人,缺钱吗?”

    吕冬问道:“出院办妥当了?”

    “办妥当了。”宋娜靠着吕冬:“就剩下守贵还在住院,小山他们会轮流守着,其他人也都会注意安全。”

    吕冬握住宋娜手:“你也要注意,这两天出入多留点心。”

    宋娜在社会上闯荡不是一年半年了,知道有些人先富起来以后,眼里就没了法律。

    “我会注意的。”宋娜笑着说道:“真要有啥情况,我就跑,一般二般的人根本追不上我。”

    吕冬说道:“不止是这些,注意公司变化,回去开个会,把通知发下去,主要是泉南这边,有啥风吹草动的,要第一时间报上来。”

    盖世物流不是一般的公司,后面肯定有人,要不然做不到从集体企业转变成私人企业,宋娜明白这一点,说道:“我就这回去,让李青召集人开会。”

    吕冬拉着她站起来:“我这边也得注意。”

    离开会客室,吕冬接连打了多个电话,吕建武、二焦和乔卫国那边不必说,就连村里他也给吕振林和李文越打了电话。

    吕建武是吕振林的儿子,差一点就叫人砍了,别看吕振林对吕建武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但牵扯到这种事,也是满腔怒火。

    吕家村那边,肯定是全力支持吕冬。

    吕冬在公司开了会,主要还是泉南这边,盛世物流的关系网,大都在泉南。

    如果盖世英真要硬怼他们,盖世物流面对的不是吕冬,不是任何一个人,而是庞大的联合体。

    这个联合体拥有吕氏餐饮、百事达手机连锁、温馨商贸和吕家村的公司等等。

    半天时间忙活下来,别的方面不说,这些公司已经做好了应对挑战的准备。

    吕冬甚至给穆坤、杜鹃和卫永等人打了电话,只要他这边需要,那边立即能筹措一大笔资金支援这边。

    几年时间的经营,吕冬不止拥有了雄厚的资金实力,在太东这边更是有一张极其庞大的人脉关系网。

    不说商业上的朋友,单单村里、宋娜和他公司这边,力量集中起来的话,放在太东省的民营企业当中,绝对属于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

    头着下班,吕春打电话叫吕冬和宋娜去家里吃饭,说是方燕跟着单位去水库钓鱼,拉了好大一条鱼回来,晚上一鱼两吃。

    吕冬知道,大哥是有话要跟他说,汇合宋娜,买了箱啤酒,直接去了学府文苑。

    今天出来的多少有点晚,进门的时候,才发现七叔在这里,做鱼的人就是他。

    “吆,七叔。”吕冬放下啤酒,问道:“你这个大忙人,咋有空过来?”

    吕建仁正在做炖鱼头,说道:“我那么个小角色,就那么点戏份,已经拍完了,没啥事干,就去白云湖钓鱼,正好碰到大侄媳妇单位在那边组织活动,他们搞啥钓鱼比赛,一个个水平都不行,我干脆教了一会。”

    他给吕冬指了指锅里的大鱼头:“看到没,你七叔的水平,稍微指点两句,连你嫂子都能钓上这么大鱼来。”

    吕冬懒得刺挠他:“得,你老人家水平高。”

    吕建仁看到一起从卧室里面出来的方燕和宋娜,说道:“今天就让你们尝尝七叔做鱼的手艺!很多东西,不是野生的就好吃,尤其河里的鱼,大草鱼一股土腥子味,处理不好很难吃,还不如养殖的。”

    吕冬在河边长大的:“这是实话。”

    吕春这时问道:“七叔,你拍的戏,啥时候上?”

    “说是最快也要到过年。”吕建仁似乎没过足戏瘾:“我就几场戏,没几个镜头,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方燕凑热闹:“听说七叔拍摄时打了段快板,赵老根都叫好。”

    宋娜接一句:“七叔,我公司搞年会的时候,要不请你来做表演?”

    杜小兵家里的度假村就要启用了,几个公司的年会和活动,以后肯定要放在那边。

    这边开支给谁都是给,当然优先自己人。

    吕建仁也没个长辈的样子,嘻嘻哈哈:“你可得给我出场费。”

    鱼做好了,还有几个县城的凉菜,五个人就围着客厅茶几坐了吃饭。

    有七叔在这里,当然少不了酒。

    七叔做的一鱼两吃,分别是青照这边传统的酸辣鱼汤,以及他跟着孙庆海学的红烧鱼头。

    野生的大草鱼,要说做的多美味,倒也谈不上,但七叔的手艺,业余的里面属于矬子当中的高个。

    跟吕冬和吕春碰碰杯,吕建仁喝一口白酒,吃了个鱼眼,说道:“这道菜是我年轻的时候跟孙庆海学的,孙庆海这手艺算是练出来了。”

    吕冬说道:“庆海叔当年不是去闯荡过魔都吗?”

    “是,在魔都当过厨师,还在大饭店里干过。”吕建仁似乎想到了啥事,说道:“当年你孙爷还活着的时候,偷偷坐火车跑到魔都去看过庆海,本来想给庆海一个惊喜,结果在庆海工作的饭店点菜,菜传到厨房里,庆海就知道他爹来了。”

    方燕好奇问道:“点的菜不一样?”

    吕建仁正儿八经说道:“不是,当时吧是这么回事,你们孙爷跟一个朋友去的,俩人点了道清蒸鱼,饭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叫来服务员,说砸个鱼汤。”

    “服务员端进厨房里面,主厨的就是庆海,庆海一听客人要砸鱼汤,知道是泉南附近的老乡,就给做了。服务员端上鱼汤去,没多大会,又端了回来,说是客人要继续砸鱼汤,庆海明白,这是真正的老乡,青照来的人,又给做了!”

    宋娜和方燕忍不住笑,俩人也算了解吕建仁,觉得这就是七叔编的埋汰人的。

    吕建仁继续说道:“这边鱼汤喝的差不多了,孙爷又把服务员叫过来,气的服务员想打人,还是端着鱼头鱼骨进了厨房,跟庆海说,客人要砸第三遍鱼汤!庆海听了,立即脱了围裙往外走,服务员赶紧拦他,孙大厨,饭店里面不能跟客人打架哦……庆海当时是这么说,你懂个屁,这是俺爹来了!”

    吕冬也笑:“七叔,你就别埋汰庆海叔了。”

    “啥叫埋汰!”吕建仁瞪大眼睛:“你回头去村里问问,是不是有这个事。”

    吕春说道:“好像真有这么回事,我听山叔还是谁提过的。”

    吕冬无奈了:“大哥,七叔编了就到处说,这个传那个的,没有的事传多了也变成真的了。”

    吕建仁端起酒杯来,转移话题:“来,春子,冬子,喝酒,喝酒。”

    边吃边闲聊一阵,吕冬回到正题上面。

    “大哥,那边啥情况了?”他问道。

    吕春大致说道:“这两天,我和张局的电话快叫人打爆了,私人电话现在都不敢开机,说情的,施压的,太多了。”

    吕建仁说道:“当时也就我不在,要不说啥都废他们一根腿一条胳膊的。”

    吕冬知道七叔不是开玩笑,说道:“有些人,有几个钱,就胆大包天,肆意妄为。”

    吕建仁说道:“就该扔青照河里喂鱼!”

    “前几天,有人想往看守所里递消息。”吕春相信同事们大多数都是好的,但总有人在金钱和人情面前动摇:“张局那边管的严,这些乱七八糟的事都卡住了,还严肃处理了一个联防,暂时不会出问题。”

    他想了想,能说的适当说一点:“这个案子,比想象的严重多了,根据那些人的交待,高岩涉及的严重伤害案至少有五六起,甚至可能有人命案,今天上午的时候,我们批下手续,去高岩几处住所和经营场所搜查,不仅查出自制猎枪,还有大量的包括雷管在内的爆炸物。”

    “今天,高岩的舅舅,也就是盖世物流的盖世英来找过我。”吕冬将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吕春还没说啥,七叔就哼哼着说道:“拿几个钱就想收买人,看不起谁呢,就像谁没钱一样!”

    没办法,手里有钱,七叔说出话来就是这么有底气。

    吕春却说道:“盖世英这人不能小看,这些天县局没少承受压力,那边的分局一直想把案子抢过去,案子一旦过去了……”

    后面的话他没说,但吕冬听得懂。

    盖世物流所在的辖区,如果只是单纯的争功劳,还是好的……

    吕冬问道:“这么大一个案子,咱们这边没应对?”

    “怎么可能没应对。”吕春笑了笑:“管委会杨主任一直在力挺,县里也是持支持态度,局里今天研究决定,因为案情严重,正式上报市局严打办,杨主任那边给捅到省厅严打办了。”

    这件事对大学城的营商环境是巨大伤害,杨烈文不怒才奇怪。

    他很有信心:“证据确凿,铁证如山,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人是捞不出来的。不过,冬子,你要注意,高岩闹出那么多事来,全是盖世英帮着摆平的,你和你那帮朋友,小心报复,虽然不知道盖世英背后站着是谁,但肯定很高。”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