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不许拿出来回来我检查,一只猪把女主日了

2021-04-30 09:08:42【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李伟端着搪瓷缸的手轻颤了下,脸上露出一抹尴尬,仅片刻迟疑,便强自镇定地迎了过去。

“找我有事?”

“嗯。”柳云姝轻嗯一声,看他脸色不太好,一副心

李伟端着搪瓷缸的手轻颤了下,脸上露出一抹尴尬,仅片刻迟疑,便强自镇定地迎了过去。

    “找我有事?”

    “嗯。”柳云姝轻嗯一声,看他脸色不太好,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柳云姝眸光微闪,“李哥,你现在方便说话吗?我有点事想拜托。”      

    “方便。”李伟想也不想便点头,随即看到自己手上还端着的搪瓷缸,面色微微一僵,“我去放下东西。”

    “嗯,好。”

    柳云姝的目光随着他的话,落在了他手里的搪瓷缸上,眼底略过一抹了然,难怪刚刚她就觉得哪里不对劲儿,看样子李伟偷偷把他那份养身药茶给了别人,不想却被她撞了个正着,柳云姝瞳孔微缩。

    李伟一出来,就敏锐的察觉柳云姝脸色不对,想也知道她肯定知道了他偷偷把药茶给人喝的这事,面上虽有尴尬,但却没有回避问题。

    “抱歉,没有经过你的同意,我就把你的药茶给别人喝了。”

    李伟虽然做好了被骂的心理准备,但当柳云姝只是看着他,许久没说话时,李伟的心不免更沉了,硬着头皮解释。

    “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觉得你拿出来的药,就连杜老都连连称奇,就想着这么好的养生药茶,我个身体倍棒的大小伙子喝了多浪费。

    我一个战友他父亲在县医院住院,整个人虚弱得厉害,刚刚听杜老直夸你这药茶功效不一般,我就于心不忍给了最需要的人喝……”

    李伟诚恳的态度令柳云姝生不起气来,轻叹一声。

    “李哥,我不是生气你私自把药茶给别人喝,而是担心你不通医理随便给人用药会害人性命,不要说药茶是滋养补品就是谁都能喝的,你跟在杜老身边时间也不短了吧,应该知道是药三分毒,越是体质虚弱的人滋补越要当心虚不受补反而导致病情恶化的情况发生,我不清楚你战友父亲的具体病情,药茶对他有无裨益不好说……”

    私以为的挨骂并未发生,但柳云姝的一番话,却令李伟脸色大变,心跳加速。

    “我战友刚子他父亲早些年在地里干活摔断了腿,救治不当,落了病根,刚子家里穷,老爷子也一直拖着,前两年刚子退伍,发现他父亲的腿伤反复感染,陆续带他父亲去了几趟医院,都没能治好。

    今年开春,他父亲左腿整个小腿一直发炎溃烂,来来回回住了好几趟院,前段时间突然病重被送来了县医院,治疗了大半个月,小腿发炎溃烂的情况得以治疗,但整个人虚弱的厉害,我昨天本想麻烦你跑医院给看看的,可看你一直忙的跟个陀螺似的,我这都不好开口……”

    柳云姝黛眉微蹙,“人命关天是大事,走吧,你带我先去看看病人的情况再说。”

    “诶,好。”李伟摸了摸后脑勺,“真是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麻烦你跑一趟。”

    李伟汗颜,如果不是因为他自作主张把药茶给伯父喝了,柳云姝不会这么晚了还出趟忙,虽说有他护着不会出什么事,但毕竟对于女孩子家来说,深夜外出还是颇为忌讳的。

    因着担心闹出动静会吵醒已经入睡了的杜老他们,柳云姝和李伟两人出门的时候,都刻意放轻了脚步,李伟反手关上门发出的吱嘎声,在静谧的深夜,犹显突兀,柳云姝心跳都漏了一拍。

    直到走出巷口,柳云姝长吁了一口气,跟做贼似的悄没溜出门的两人相视一笑。

    柳云姝嘴角噙着一抹止不住的笑意。

    “许久没有这么心跳加速的感觉了,好了,快走吧,再不走等会儿可真就被师父给逮着了。”

    柳云姝边走边问,“你战友的父亲住院好多次,师父应该看过了吧,没说怎么回事吗?”

    “杜老给的诊断是伯父受伤后治疗不当,引起了什么感染破坏了免疫,伤口反复感染发炎溃烂,主要还是因为伯父自身抵抗力不够……”

    不到十分钟的路,李伟将他所知道的情况一一告知,在踏入病房的时候,柳云姝心中大概有了数。

    掀开纱布,看到伤口,柳云姝的心还是忍不住狠狠一揪,启用异能天眼透视伤口内部情况,柳云姝狠地抽了口气,背脊生出阵阵寒意。

    李伟就在她身旁,她身子微微一颤,他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顾忌其他都已经入睡了的病人,李伟压低了嗓音小声问。

    “怎么了?”

    柳云姝抬眸,看向程刚的目光略带一丝审视,思忖片刻才开口,“情况比想象中的要复杂。”

    “小神医,我爸这腿还能治好吗?”

    “程大哥和李哥一样叫我云姝吧,您父亲的腿可以治好,不过治疗过程得严格按照我说的办才可以。”柳云姝神色肃然。

    “只要能治好就成,不管什么要求我们都照做,我们一定照做!”程刚激动地眼泪盈满了眼眶,只要能治,哪怕千难万难也要试上一试。

    李伟比程刚见识的过,立马想到了中医针灸,按摩甚至药浴什么的,想到柳云姝明天就要开学,而且她提过可能会比较忙,中间都没时间回老宅,李伟的心不禁咯噔一下。

    “很复杂吗?”

    柳云姝见李伟脸色变幻莫测,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同他微微点头,遂也没再隐瞒。

    “总共需要三个疗程,第一个疗程最为繁复,需要定时针灸,按摩,上药,服药,连续七天;第二个疗程伤口几乎愈合,上药就免了,但还需定时针灸,按摩,服药,连续七天;最后一个疗程简单,按时服药。”

    “成,你说怎么治就怎么治,我们都听你的。”

    程刚连连鞠躬感谢,出于对战友的信任,虽然柳云姝看上去年纪不大,但他却从未质疑过她的医术,更何况,此刻一听柳云姝的治疗方案,这几年几乎常来医院的程刚就明显感觉到了柳云姝强大的医者气场,如同杏林国手杜老那般的令人敬仰与信服的气场。

    程刚的全力支持与配合令柳云姝倍感愉悦,医生最欢喜的莫过于患者和家属的配合与支持,说定治疗方案,柳云姝没说接下来要怎么做,反倒先关心起了另外一个问题。

    “程大哥老家是哪里?”

    “南瘴村,青阳县下一个偏僻小山村,紧挨大青山山脉,我们那边有个阴阳岭,附近山货很多,祖辈上下都是靠山吃山……”

    “阴阳岭?”柳云姝心下一沉,有种不好的预感。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