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在学校办公室干好吗|我男朋友往我下面罐可乐

2021-04-30 09:41:3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一个让人很难过的事实是,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政府,并不关心平民的死活。

南部非洲人很容易犯一个错误,就是以南部非洲人的心态代入到其他国家,然后就发现底层民众各种民

  一个让人很难过的事实是,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政府,并不关心平民的死活。

    南部非洲人很容易犯一个错误,就是以南部非洲人的心态代入到其他国家,然后就发现底层民众各种民不聊生,各种惨不忍睹,各国政府却无所作为,任由经济危机自由蔓延。

    真的是各国政府无作为吗?            

    并不是。

    以美国为例,经济危机刚刚爆发的时候,美国政府就对经济危机进行过评估,认为经济危机不会对美国经济造成太严重的影响,美国依然还是那个美国,所以美国政府的不作为就可以理解了。

    让美国成为美国的,不是普通的美国民众,而是强大的美国资本。

    只要美国资本还在,美国就还在。

    至于底层民众的死活——

    那都是生产资料,死上几十万根本无所谓,别忘了美国是个移民国家,经济危机之后,依然会有大批新移民抵达美国,美国的劳动力从来就没有缺乏过。

    残酷吗?

    这大概就是人生吧。

    和美国不同,南部非洲既关心资本,也同样关心底层民众的生活状况。

    罗克本人就是南部非洲最大的资本家,所以怎么可能不关心资本。

    至于底层民众,罗克也需要民众的支持,才能按照自己的设想对南部非洲进行改造,看看英国政坛有多乱,就知道得不到民众支持的后果。

    秉承罗克的态度,联邦各级政府对待民众的态度都差不多,既要保经济,又要保支持率,这就对联邦各级政府官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还记得布尔战争刚结束的时候,比勒陀利亚能看懂报纸的人都没几个,总督府好几个办公室共用一个秘书,很多官员都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情况惨不忍睹。

    这种情况现在不会发生了,同样是正义宫,阿德当总督的时候,上过大学的工作人员没几个;到了罗克时代,绝大部分工作人员都接受过高等教育,就连保洁人员都接受过严格的系统培训,再想向以前那样混日子基本不可能。

    当然了,罗克对于文凭也没有迷恋到无以自拔的地步,所以正义宫不需要正规本科毕业生打扫卫生。

    说句不好听的,那些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毕业生,在打扫卫生这方面还真不如布尔大妈。

    南部非洲的标准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

    屁股决定脑袋这句话绝对是正确的。

    保守党内阁集体辞职后,温斯顿的态度马上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之前还希望南部非洲能尽可能帮助本土呢,现在只字不提,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奥组委委托我们举办奥运会,凭什么找我们要钱,难道不应该是给我们钱吗?”温斯顿气势汹汹,不知道奥组委哪来的信心。

    当然是英联邦运动会给的信心。

    英联邦运动会给奥组委最大的收获就是,原来大型综合运动会不仅不会赔钱,反而还会盈利。

    所以就在刚刚,奥组委给南部非洲奥委会发来电报,希望南部非洲奥委会能给与奥组委必要的支持,并且要求南部非洲奥委会公开账目,秉承奥运会“公开、公正、公平”原则。

    罗克都不知道奥运会什么时候开始宣传“公开、公正、公平”了,在罗克的记忆力,奥运会的口号好像是“更高、更快、更强”,跟公平正义这种政治口号完全是两码事。

    “更高、更快、更强”是顾拜旦的好友,巴黎阿奎埃尔修道院院长迪东在一次户外运动会上,鼓励学生们时说过的一句话,当时他说:“在这里,你们的口号是:更快、更高、更强。”

    然后顾拜旦就把这句话用于奥林匹克运动,认为这是对奥林匹克精神最好的诠释。

    当然了,所谓的公开账目,也绝对不是为了什么公正公平,而是为了对其他国家表明,举办奥运会是有利润的,这对于奥林匹克的推广有很大好处。

    “拜托温斯顿,这又不是工程竞标,如果奥组委要求不过分,那就给他们。”罗克知道奥组委的套路,另一个时空的奥运会,一度到了无人承办的尴尬地步。

    直到史上第一次盈利的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之后,奥运会才变成炙手可热的香饽饽。

    既然有英联邦运动会的明珠在前,那么奥组委的做法就可以理解,他们迫不及待改变奥运会的现状,比勒陀利亚奥运会就是契机。

    “呵呵,洛克,如果奥组委想拿比勒陀利亚奥运会进行宣传,那么奥组委更应该给我们足够的好处——”温斯顿想想还感觉不过瘾,于是就得陇望蜀:“——而且不仅仅是给钱,我们要趁这个机会得到足够多的好处,比如下一届奥运会,洛城难道没点想法?放在开普敦也行啊!”

    罗克目瞪口呆,大英帝国果然是狠人辈出,这方面罗克跟温斯顿还差得远。

    “想想看,咱们不能被奥组委白白利用,奥组委想借助比勒陀利亚宣传,那就得拿出足够多的好处,否则我们就把比勒陀利亚奥运会办成一届严重亏损的奥运会,把奥运会彻底搞臭!”温斯顿哈哈大笑,他是真不介意这么做的。

    理由很简单,顾拜旦爵士是法国人。

    英国人给法国人挖坑是不需要理由的,某鱼头日常乳法算什么,全世界乳法最积极的就是英国人。

    啊,不对,全世界乳法最积极的是法国人,就跟全世界乳英最积极的就是英国人一样。

    真的,现在市面上流传的很多关于大英帝国的笑话,都是英国人自己创造的,譬如——

    算了不譬如了,不然还得找度娘,不好意思总是麻烦度娘。

    “呵呵呵,以后的奥运会不好说,比勒陀利亚奥运会想亏损还是挺难的。”罗克有信心,南部非洲人对于大型综合运动会的热情还没有消退,比勒陀利亚奥运会肯定不会赔钱。

    “呵呵呵——”温斯顿冷笑,看向罗克的眼神充满鄙视。

    “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罗克眼神就很无辜。

    “说的好像你不会做假账一样。”温斯顿角度清奇,这话对罗克是严重的冒犯,罗克马上就生气。

    “温斯顿,不要用你狭隘的思维来理解我的——”罗克极力辩解。

    “得了吧,你敢说你的企业从来没做过假账?”温斯顿连破折号都不信。

    “就算有,那也是会计师做的,跟我有什么关系!”罗克理直气壮,你们找的是鲁迅,关我周树人什么事。

    有是肯定有的,远的不说就说兰德金矿,每年的开采量肯定不止通报伦敦的那么点,要不然这些年,兰特也不会在面对英镑的时候越来越强势。

    温斯顿也不争辩,哈哈大笑着仰长而去。

    面对罗克的时候,温斯顿还算克制。

    面对奥组委,温斯顿就太强势了,将英国人的风格表现的淋漓尽致。

    “先生,南部非洲奥组委发来电报——”拉图尔的秘书把电报送来的时候,顾拜旦正在拉图尔畅想奥运会的未来。

    一旦奥运会成为可以盈利的奥运会,奥组委也就彻底咸鱼翻身,完成丑小鸭到白天鹅的华丽转身。

    想起这个前景,顾拜旦和拉图尔就热血沸腾。

    “南部非洲怎么说?他们愿意给多少钱?”拉图尔确实是穷怕了,话一出口,连顾拜旦都嫌弃不已。

    秘书嗫嚅着不敢说,把电报递给拉图尔,让拉图尔自己看。

    拉图尔接过电报,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

    顾拜旦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过分,简直太过分了,这可是我们的奥运会,南部非洲吃肉,连口汤不愿意让我们喝!”拉图尔大发雷霆,他实在是想不到,南部非洲人居然如此吝啬。

    以英联邦运动会期间,拉图尔在南部非洲时的感受,南部非洲应该是挺慷慨的,不会再这种小事上斤斤计较。

    顾拜旦不说话,拿起电报自己看。

    当看到电报末尾温斯顿的名字时,顾拜旦微微摇头。

    这就对了,不是南部非洲人吝啬,而是英国人吝啬。

    不用说,这很英国。

    “巴耶,这很正常,南部非洲奥组委的头是总督温斯顿。”顾拜旦冷笑,倒打一耙反咬一口,大英帝国传统技能了。

    温斯顿的要求很简单,既然奥委会委托比勒陀利亚举行奥运会,那么奥委会就要给比勒陀利亚应有的支持。

    温斯顿同时希望,奥组委能把1932年奥运会,以及1936年奥运会都放在南部非洲举办,为此温斯顿提出了几个备选城市,分别是:洛城、爱德华港、鲸湾、开普敦、索尔兹伯里、布隆方丹,以及伊丽莎白港。

    这就很离谱,其他城市先不说,伊丽莎白港连正经的南部非洲领土都不是,是罗克的私人财产,也能被列入奥运会的举办地?

    “洛克呢,为什么洛克不担任boss?”拉图尔不理解,这明明是荣誉。

    “呵呵,巴耶,如果是洛克勋爵担任boss,那南部非洲就不好意思讨价还价了。”顾拜旦的理解稍有偏差,不过也距离事实不远。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