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放在里面一整天|姐弟在一起做过

2021-04-30 10:57:13【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瓦尔纳,现今人口应该超过了万人,在西方世界来说,算是大城了,毕竟君士坦丁堡这种数十万人口的巨城仅有一个,而且除了意大利半岛的城邦比较发达外,新兴起的蛮族国家,不管是德意志罗马

瓦尔纳,现今人口应该超过了万人,在西方世界来说,算是大城了,毕竟君士坦丁堡这种数十万人口的巨城仅有一个,而且除了意大利半岛的城邦比较发达外,新兴起的蛮族国家,不管是德意志罗马帝国还是法兰西王国等等,首都也不过两三万人,其余较大城市,万人以上算是极限,北欧等地就更不必说。

    但数千人口的城堡庄园形成的中等城镇和数百人口的小城镇,在平原肥沃之土,倒是星罗棋布越来越多。

    通常来说,这些蛮族后裔,也只有对身处城镇的身份认同,不同城镇之间,就好像不同的国家,统治城镇封地的贵族互相征伐都是常事,这种和中原大一统完全不同的城邦思想,便是到了后世,也影响着西方世界的方方面面。          

    数月之后再回到瓦尔纳,城中最大的变化便是旅馆和酒馆多了许多,自是因为来往行商越来越多的缘故,除此之外,出现了许多类似东方贸易行的商行在此挂牌,这些贸易行,都是势力较强的商团,从西康大量购买齐货,输送来瓦尔纳,散卖给无数的小商贩。

    这些小商小贩,都是吃苦耐劳又甘愿冒险,通过陆路将大齐商品售卖去东欧乃至西欧地区。

    ……

    营帐内,陆宁随意翻看手里几张纸笺。

    旁侧,站着宝禧等几名靓丽女兵,清一色红彤彤军官制服套裙,精致的贝雷帽,黑色长筒军靴,隐隐的,和刚进入王府时已经有所不同,军姿没白练,加之本就都是从整个族群中选出来的大美女,各个身材级棒,都是超模级的大长腿,穿着军装整齐肃立,就更是别样的赏心悦目。

    陆宁手里纸笺,是几名候选的瓦尔纳市长的人选。

    玛莉亚公主为瓦尔纳公爵,本来在瓦尔纳指派了一名小贵族米哈伊尔为罗马惯例的“Praetor”,大概意思就是军事执政官、保民官、裁判官之类的意思,但大齐翻译的话,如果就是一个城市的执政官,通常翻译为市长。

    这位小贵族市长米哈伊尔,在热那亚舰队抵达时,吓得带着家眷匆匆逃离。

    但热那亚人并没有攻城,城内经过数天的混乱后又渐渐恢复了秩序,米哈伊尔又带了家属回转,毕竟,他的财产等等,都在瓦尔纳。

    但公主特使来到瓦尔纳,他便主动请辞,多少还算是有点荣誉感。

    指派一名瓦尔纳的新市长自然是当务之急,宝禧选了些后备人选,将他们的资料交给黑海亲王请黑海亲王斟酌。

    “我没什么意见,但我看这上面写着,米哈伊尔逃跑后,多亏这个叫伊凡的小吏维持,才使得城中骚乱没有进一步恶化,就他吧。”陆宁点了点正看的这页纸笺。

    其实,上面记录很详细,伊凡,应该是宝禧的表兄,不过是不被承认的私生子,能够栖身在瓦尔纳担任小吏,还是靠宝禧给米哈伊尔写了推荐信。

    宝禧听陆宁的话微微一呆,她心思敏锐,能感觉到这位黑海亲王对她们不是太信任,现今却要任命她的表兄出任如此重要的职务,不免令人吃惊,不知道黑海亲王是什么意思。

    陆宁又道:“还有我带来的张逊,便任副市长吧。”

    张逊原本为皇家黑海银行副总管,被陆宁领了来瓦尔纳,而陆宁动身之前,皇家黑海银行也经过了较大的人士变动,原本文总管的私人助理犹太女子丽芙妮被任命为皇家黑海银行行长,副行长张逊被免职另有授命,由此,一系列人事升迁,一些颇具才干的年青人都得到了提拔。

    宝禧点头:“是,老爷,奴儿这就去写委任状。”

    此次黑海亲王亲自涉险来瓦尔纳,一众女卫便是在人后,也都改称“老爷”而不是“殿下”。

    “不急。”陆宁摆摆手,又道:“热那亚人还是不肯入城和谈?”

    宝禧轻轻点头:“是的,老爷。”

    从西康来到瓦尔纳,租用的小蒙塔莱的商船,现今小蒙塔莱也作为中间人来回奔波传话。

    挂着黑海行省官方旗帜的商船进入瓦尔纳时遭到了热那亚战舰的拦截,闻听是玛莉亚公主的特使,热那亚人便即放行。

    但小蒙塔莱几次传话,热那亚人都不肯入城和谈,而是请黑海来的特使登上他们战船谈判,若不然,便将和谈地点定为卡拉蒂斯。

    卡拉蒂斯是北百余里的一个小渔村,一千五百年前,曾经是希腊人的殖民点和港口,但数百年前已经被还是蛮族的斯拉夫人攻陷摧毁,现今,变成了斯拉夫人的小渔村,当地隐隐还有些石墙基底等痕迹,显示着很早以前这里曾经有过繁华。

    热那亚人执意不肯进入瓦尔纳城和谈,显然是担心遇到伏击。

    毕竟如此重要条约,其舰队最高长官,是必然要亲自参与的。

    对齐人的步兵战斗力,热那亚人并不轻视。

    如果真爆发战事,其几艘巨大的主力战船完全可以通过抛石机和火箭将瓦尔纳砸的狼藉一片并削弱甚至摧毁齐人步兵的反抗,但贸贸然军事长官们登岸进入齐人的掌控中,他们自然不愿意冒险。

    见宝禧点头,陆宁笑笑:“登他的船也无妨,我正想上去看看。”

    宝禧又是一呆,斟酌着道:“老爷当然有着无比的勇气,懦弱的热那亚人都是胆小鬼。”顿了下,道:“老爷,我知道老爷是不想和他们和谈的,而且,已经写信给皇储加布利尔,要他招募勇士来援瓦尔纳。”

    “我有一计,现在热那亚人全靠城内那些只想发财的卑鄙小人们送去粮食和清水,不如等加布利尔汇聚勇士们抵达瓦尔纳,我们便偷偷在水中下毒,他们和城内交易许多次了,应该不会有防范,到时候,令加布利尔他们,发起突袭杀人夺船。”

    “所以,热那亚人应该最想去的是卡拉蒂斯,在那里,他们已经疲惫的船员都可以登岸休息,但老爷不能答应,不如奴儿就回话,说愿意登船和他们谈判,这样拖一拖,等加布利尔准备好一切。”

    陆宁听宝禧的话,微微颔首,知道她是真心给自己出主意,而且,如果自己铁了心和热那亚人开战也要驱逐他们的话,从常理上,宝禧的主意还不错,分析的也很对。

    热那亚人,船上储粮和清水应该还有许多,但其能购买补给,自然便加以补给。

    这些天,城内许多商贩甚至平民用小舟往他们船上送粮食和清水,而热那亚人,用查扣的犹太人商船的齐货来交换,这自也表示,凡是被他们查扣的货物,他们已经占为己有,不会再归还。

    热那亚人,真正希翼的谈判地点,还真应该是卡拉蒂斯。

    那只是个小渔村,一览无遗的平原,很难设下伏兵,他们船上的水手,便可以轮番登岸休息,久在船上,终究还是疲累。

    但热那亚人虽然到现在还算保持了克制,不过这些战舰水手,在地中海中,怕也没少作海盗之事,尤其是抢劫阿拉伯人近海商船对他们来说是正义之举。

    如果使团表现的并不尊重他们的实力,就这样拖下去。

    那么为了向大齐展示他们具有摧毁黑海贸易航路的能力,甚至具有攻陷大齐沿海港口的能力,他们很可能会对瓦尔纳发起攻击。

    小蒙塔莱传来的最后一条口信就是,热那亚人的最后通牒,三天内,要黑海来的特使登船谈判,若不然,双方都派使者前去卡拉蒂斯。

    何况,还真是正想登上热那亚人的所谓重型德罗蒙战舰去看一看。

    琢磨着,陆宁笑道:“你说的不错,我想想,但明天的话,我便作为你派出的先遣使,单独去热那亚人船上转一转,了解一下他们,再定行止。”

    宝禧吓一跳,连忙摇头,“老爷,不可,您怎么能孤身涉险?!”语气都有些急了。

    陆宁倒是知道,她是真为自己担心。

    其实来的时候,宝禧坚持下,带了近五十人的保加利亚女兵连的女兵,陆宁当时都怀疑,宝禧是不是想趁机想办法将这许多转轮枪留给她的同胞。

    黑海亲王府多了三百女兵,是以进行了进一步整编,设内侍卫处。

    “处”这个单位,历史上明清才会出现,今世却是提前了几百年。

    和明清一样,“处”也是内府才有的机构。

    大齐内府为正二品机构,处和司都为内府下设机构,具体品级则看情况。

    比如现今黑海亲王府的内侍卫处,因为黑海亲王便是圣天子,内侍卫处,为正三品机构。

    内侍卫长努嘉哈,又领马穆鲁克女兵连长、达荷美女矛军团军团长。

    副侍卫长杜贾兰,领库尔德女兵连连长。

    又有三名副处长,宝禧、彩娥和雪娥。

    这三名副处长,显然地位比杜贾兰的副侍卫长要低一些。

    宝禧领保加利亚女兵连连长,彩娥领俄罗斯女兵连连长,雪娥领白俄罗斯女兵连连长。

    但这三个女兵连,便和马穆鲁克及库尔德女兵连不同,并不是战斗单位编制。

    马穆鲁克女兵连和库尔德女兵连,都是每一连下设十班的军中编制。

    保加利亚、俄罗斯及白俄罗斯女兵连,正式名称便不同,都是“女仆卫兵连”。

    三个连,都是下设三个科,仪仗及内侍勤务科、军艺科和军事特务科。

    这三个科,顾名思义便知道侧重什么,军姿训练的出色盘靓条正的,通常编为仪仗及内侍勤务科,当然,实际上,这些女兵,都是族群中选出来的美少女,各个盘靓条正,只是其中的细微差别。

    军艺科,便是有一技之长,歌唱舞蹈乐器等等。

    军事特务科,都是对射击比较有天赋,打枪比较准的,侧重军事训练一些。

    当然,说是侧重军事训练,也仅此而已了,陆宁从本身,也不想这些赏心悦目的大长腿超模变成皮肤粗糙的女汉子,那也太暴殄天物。

    此次西来,宝禧坚持下,来了三十多女兵,其中第一科,也就是仪仗及内侍勤务科十名女兵,第二科军艺科十名女兵,第三科军事特务科则出动了二十名女兵。

    加上三个科的正科长一人副科长两人,也就是共来了四十九名保加利亚女卫兵。

    现今站在书房中,宝禧身后的,便是三个科的九名正副科长。

    第一科科长巧云,第二科科长雅芝,第三科科长幻玉。

    比较魔幻的就是,这三个科的副科长,都是一对双胞胎,当然,也说不上魔幻,应该就是宝禧刻意为之,毕竟女兵之间天赋等等,差距都不大,恰好有三对双胞胎,便任命为了三个科的副科长。

    第一科两个副科长为大小金莲,第二科两个副科长为大小梦露,第三科两个副科长为大小木兰。

    这些名字,都是陆宁起的,主要便是好记,毕竟是军官级别,自己便是她们的主人,也不能太无视她们,毕竟都是内侍,还是要收服她们令她们忠心耿耿才好。

    宝禧坚持带了这许多人来,陆宁确实怀疑过她的用意,是不是想留下些转轮枪给她的同胞。

    但显然,宝禧不是这么目光短浅,陆宁却是听到,她嘱咐所有女兵,一旦遇到凶险,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亲王殿下的安全,所有人的性命赔上都在所不惜。

    这些话,绝不是刻意说给陆宁听的,宝禧也并不知道陆宁听力如此灵敏。

    小吕布显然也未将自己的事情说给宝禧听,这也说明,虽然是他梦中情人,但两人也并没有私下见面及沟通的熟络程度。

    宝禧甚至提到了她们的父母,隐隐有威胁之意,意思就是,为了黑海亲王丢掉性命的话,你们的父母兄弟姐妹,都能得到大量赏赐,但若黑海亲王遇到凶险,你们却侥幸苟活,那么,莫说你们自己,便是你们的父母兄弟姐妹,也会大大倒霉。

    这些整个族群选出的美女,概率上,自然贵族家庭多,平民很少,孤儿贫民之类的,却是很罕见了。

    这一点,对完全掌控她们也是一个难处,很多都是小贵族出身,更有许多大贵族出身,将她们家眷都接去黑海本就不现实,毕竟大小贵族在本地利益盘根错节,也不是说走就能舍下的,便是足够补偿,当地很有名望的家族,谁又愿意无端端背井离乡?

    当然,现今时代,女子出嫁,不论东方西方,对亲族来说,已经是外人。

    这些女兵虽然看起来不是出嫁,但实际意味是相同的,甚至比出嫁和家人关系割舍的更彻底,是作为女奴被整个送给了大齐的黑海亲王。

    而不管怎么说,宝禧和她们说的话,倒是令陆宁大有触动。

    原因多种多样,但自己身边女子,好像都具有为自己而死的决心。

    此刻见宝禧听到自己说孤身涉险后着急的样子,陆宁微微一笑:“好吧,我想想,其实,我倒是遇不上什么凶险。”

    摆摆手,阻止了宝禧又想说的话,说:“舟车劳顿,今天都好好休息,听说这次骚乱抓了许多人?明天要处死一批?”

    宝禧咬咬牙:“还有给热那亚人送去粮食清水的卑劣之徒,日后再和他们算账。”

    陆宁心下一哂,显然,宝禧很痛恨这些“保奸”,不过此间居民,其实很难说就是保加利亚人,而且,保加利亚作为一个国家概念才出现几天?瓦尔纳人更多的考虑的是这个城邦家园以及自身利益。

    只是,热那亚人虽然没有表现出要攻城以及抢掠城市的意图,但如此就去给人送水送饭交换财物,未免是与虎谋皮的太过。

    ……

    沐浴过,陆宁回到大帐时一呆,红色军官套裙的女兵整整齐齐排了数排,除了第三科也就是特务科有数人在寝帐外站岗的,怕是其余人全到齐了。

    其实沐浴时,第一科也就是仪仗内勤科两名副科长大小金莲就想服侍他入浴,是他没用,却不想,所有人都在他寝帐等着呢。

    此次西来,除了这些保加利亚女卫,陆宁还带了两个黑奴矛队一百余人。

    火枪营没有带来,毕竟那样的话,各种武器弹药补给需要带太多太扎眼,不带整个火枪营带少量枪手没什么意义,带矛兵就方便的多了。

    现今在瓦尔纳城郊扎营,陆宁的寝帐本来就是前帐仪式后帐入寝,现今隔帘被挑起,显得异常宽阔,四十多名靓丽女兵排得整整齐齐,也不显拥挤。

    陆宁无奈:“做什么?”自走到榻旁坐下。

    宝禧抿嘴一笑:“老爷一路乘船辛苦了,奴儿们想为老爷解乏,雅芝、大小梦露和第二科的同僚们想为老爷表演歌舞,老爷是自己欣赏呢,还是留下几人陪老爷一起欣赏?亦或,奴儿们全留下来,听闻老爷是喜欢热闹不喜孤独。”

    陆宁无语,想也知道,自己从成亲便不见踪影,在外面风流快活大被同眠,未必不传到宝禧等耳朵里。

    她自然有些不服气,毕竟不说玛莉亚公主,便是族中选得这些美女都是绝色,却留不住这位亲王殿下?也不仅仅她不服气吧,这些说是女奴,但从小应该都养尊处优骄傲惯了,如此的话,可能多少会有些伤自尊,这才摆了这么一幕大戏。

    而宝禧,自也想趁这个难得能仅仅有保加利亚女兵随伺自己左右的机会,能有女兵进入自己法眼,如果能有一二人得到自己喜爱,那就再好不过。

    只是,自己虽然喜欢大被同眠,但被数十名美少女军官围观,那感觉就未免有些怪异了。

    而且,人数众多,胆子自然大,这些美少女,都是注目礼一般盯着自己这主人看,就好像自己在阅兵的感觉。

    可是,这却是寝帐内,就算不风花雪月,也别这许多人围观自己入眠吧?

    陆宁心下苦笑,摆摆手,“各科主事留下,和你们聊几句,其余人散了吧。”

    “是!”清脆无比的整齐娇喝,女兵们齐齐敬礼,又一排排,踏着正步走出去。

    陆宁沐浴泡澡后作为男人自然而然升起的一些遐想此时也被惊得飞了。

    说到底,还是后世三观洗礼过,不可能数十名女军人整齐军姿军貌下升起邪念,哪怕这些实则是女仆、女奴,还是个顶个漂亮迷人的女仆。

    “你是科长,你两个副科长,都有什么才艺啊?”

    剩了十来个美女军官,那种压力立时便没了,陆宁笑着看向雅芝和大小梦露。

    雅芝肌肤象牙一样白皙,金发碧眸,个子极为高佻,但精致五官是那种极为温顺没有侵略性的美,身段肉眼可见的柔软,红彤彤军装套裙,更显娇艳。

    大小梦露,都是都是隐隐粉红的微卷短发,两个凶器逼人的碧眸丽人站在一起,真的给陆宁双胞胎少女版梦露站在面前一般,风情撩人,性感迷人,端的是诱人无比的一对尤物。

    “老爷,奴们三个,都会舞术。”雅芝温顺回答。

    陆宁微微颔首,又看向余人。

    第一科内勤科的巧云和大小金莲,和内勤科其余女奴一样,年龄都偏小,都是脸上还满是稚气的小美人,芭比娃娃一样的小萝莉,但比之自己的幼儿园,年龄又略大,且发育的都很好,就是那种十二三岁虽然青涩但很诱人的苹果。

    第三科特务科的女兵,不知道为什么,黑发黑眸的多,可能更多融合东来血统才使得她们显得更坚毅更有技巧性的战斗天赋。

    幻玉便是黑发黑眸的大美女,大小木兰,发色同样比较深,是深棕色长发碧蓝眼眸的一对儿绝美双胞胎美女,红色戎装,更令她们英姿飒爽,优美军人气息,比其她科的略多一些。

    “今天啊,还是都早点回去休息,宝禧,你留下!”陆宁笑着转头看向宝禧。

    宝禧立时怔住,看陆宁似笑非笑的,就好像,抓到了要做坏事的孩子,准备惩戒她。

    宝禧脸色就有些苦,第一次,在陆宁面前有些结巴起来,期期艾艾不知道说得是什么。

    自愿为奴前去西康,自然做好了献身给黑海亲王的准备,甚至,还要想方设法实现这个目标。

    但今日,却是没有一点心理准备的,盘算的一直是自己同胞如此多绝色,要将这黑海亲王迷得迷迷瞪瞪,最好令他明天脚软腿软起不得床,也免得他去冒险。

    却不想,黑海亲王突然将她作为了目标,而且看他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就好像看透了自己心思,现今就是不令自己心思得逞甚至要使坏惩治自己。

    怎么想,今日这种全无准备的献身,怕不但不能给黑海亲王留下美好的回忆,反而是黑海亲王觉得是对自己的一种惩罚,可能要很变态的折磨自己后,就将自己束之高阁。

    “你们还不退下?”陆宁看向其余诸女。

    她们立时不敢再留下去,齐齐敬礼离开。

    看着宝禧,陆宁微微一笑,“来吧,今日你若能令我开心愉悦,保加利亚女兵连,我会给予罗斯人不具有的特权!”

    陆宁当然就是胡乱一说,却不想,俏脸阵红阵白的宝禧,听到此言,立时咬了咬红唇,俏脸看向水晶鞋尖,低声说:“那,我伺候老爷脱衣服……”顿了下,又道:“殿下莫如此说,我们都是殿下的奴卫,并不想争什么。”

    显然短短时间,她已经恢复了冷静,渐渐将心态,调解向准备献身给自己的频道。

    陆宁好笑,宝禧的所谓女人政治手腕,两世为人的自己,看来是很幼稚的,有着这个时代宫廷政治女强人潜质的这个大美女,在自己面前的进退失据,反而让人觉得好笑,更隐隐有着几分可爱。

    “算了,今天你也累了,何况,你也没心理准备,等哪天准备好吧。”说到这里,陆宁又忍不住莞尔。

    宝禧愣了下,但便是寻常女子,也知道这时候不能死皮赖脸就说要留下服侍您?

    俏脸更是阵青阵白,抬头看到陆宁脸上还未逝去的笑容,宝禧才知道,这位黑海亲王,从头到尾都是逗弄她呢。

    咬了咬红唇,宝禧低声道:“奴儿告退!”转身走到寝帐帐帘前,她突然停下脚步,回头道:“殿下,宝禧不信,殿下便没有占有宝禧之心,等殿下开口之日,宝禧一定拒绝。”

    陆宁愣了下,随之莞尔,还真想就这样叫住她留她侍寝,看她拒绝不拒绝。

    伤了自尊也好,欲擒故纵也罢,这话,还真让人立时对她兴趣大增。

    西方世界女子到底还是不同,如果是东方妾侍,以自己的身份,是断然不敢和自己这样说话的。

    但终究,还是看着她撩帐帘,俏生生背影离去。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