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爸从后面要了我_美女粉嫩小奶头图片

2021-04-30 11:06:16【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这个人吧,胆小如鼠,胆大包天。”

“为什么?这是两个意思完全相反的成语,怎么能用在一个人的身上?”

“没错,就是用在了一个人的身上。这个

“这个人吧,胆小如鼠,胆大包天。”

    “为什么?这是两个意思完全相反的成语,怎么能用在一个人的身上?”

    “没错,就是用在了一个人的身上。这个人,平常时候表现得特别怕死,出个门,恨不得把他的卫士全部带在身边。可是哪天脑子一抽风,他敢在不通知任何人的情况下,就带着自己的一个贴身卫士,悄悄出门,谁也找不到他。”          

    “脑子抽风?”

    “是啊,脑子抽风。我说了,这个人是个极度的矛盾体。他精明的要命,谁在他的面前说谎,他一眼就能看出来。可每过一段时候,他的脑子就会抽风,做出一些莫名其妙,让人哭笑不得的荒唐事情,他自己呢,偏偏还洋洋自得。”

    “这样的人,能够领导一个大区?”

    “能领导。而且总能够创造出奇迹来。这个人,是我认识的最无耻最不要脸偏偏又是最聪明最勇敢的一个人!”

    ……

    公共租界工部局警务处新任督察长阪琦佑太,一直都是个很有能力,也很有工作生活作息顾虑的人。

    每天早晨6点起床,练半个小时的剑道。

    然后用早餐。

    7点准时出门,在四名巡捕的陪同下,去附近的公园散步,调养一个小时。

    然后回回到家里,换衣服,上班。

    每天都是如此,雷打不动。

    这一个小时的散步时间,除了调养之外,其实他主要是在脑子里考虑昨天发生的事情,以及今天要处理的事情。

    他最大的爱好,除了剑道之外,就是中国宋朝的词。

    他也喜欢唐诗,但他认为宋朝的词才是最优美,最令人向往的。

    他尤其喜欢北宋词人柳永。

    柳永写的词他能够背诵很多,而且深入了解过其中的意思。

    他时常不离手的,是一本北平书局刊印的《柳屯田黄金榜。》

    这书里收录了柳永几乎所有的词。

    阪琦佑太就是这么一个爱好简单,生活单一的人。

    附近的公园,是对公众开放的。

    但这个所谓的“公众”,一定得是体面人才行。

    附近很多的外国人,达官贵人,有些也喜欢早晨来这里走一走。

    但人数并不是很多。

    这两天,每天阪琦佑太散步的时候,总能够看到一个戴着眼镜,留着小胡子的人和他在相同的一条小道上迎面走过。

    这个人很懂礼貌。

    阪琦佑太连同四个巡捕一共是五个人。

    小胡子每次总会侧身让他们先走。

    第一天的时候,小胡子是这么做的,并且微微一笑。

    第二天的时候,还是如此,微微一笑。

    等到了第三天,又在相同的时间,相同的地点相遇。

    这次,阪琦佑太远远的看到,做了一个决定:

    日本人也是有礼貌有教养的。

    他率先侧过了身子,并且微笑着示意小胡子先走。

    “谢谢。”

    小胡子经过的时候,用一口标准的带着京都口音的日语说道。

    “哦,您是日本人?”

    阪琦佑太顺口问了一声。

    “是的,日本人,您也是?”小胡子也问道

    “阪琦佑太,请多指教。”

    “大空翼,请多指教!”

    两个人算是认识了,但只是彼此做了一个自我介绍,就各自离开了。

    到了第四天的时候,大空翼并没有出现。

    接着第五天也没出现。

    大空翼怎么了?连着两天没出现了?

    阪琦佑太脑子里莫名其妙的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第六天一大早,阪琦佑太终于再次见到了大空翼。

    不过,大空翼坐在了凳子上,边上还放着一根拐杖。

    “大空君。”

    “啊,是阪琦君啊。”

    大空翼撑着拐杖站了起来。

    “您坐着。”阪琦佑太急忙说道:“您这是怎么了?”

    “我不知道。”大空翼苦笑着:“大前天下午的时候,我走在路上,忽然一个暴徒袭击了我,还抢走了我的一个包。我的腿被打伤了。”

    “混蛋!”

    身为警务处督察长,这个消息让阪琦佑太怒不可遏。

    在自己管辖的范围内,居然出现了这样的事件。

    “大空君,您报警了吗?”

    “啊,报警?没有?”

    “为什么?”

    “我没丢失多少财物,就不想麻烦巡捕房了。”

    “您真是一个不给别人添麻烦的人。”阪琦佑太感慨地说道:“我猜,一定是那些支那人做的,只有支那人才能够做出这么无耻的事情。”

    “也许吧。”大空翼叹了一口气。

    阪琦佑太做了一个罕见的决定,他破例修改了自己一成不变的时间表:“大空君,我是陪您坐坐,还是和您一起慢慢走走?”

    “啊,那多不好意思。”大空翼赶紧说道:“这会耽误您的时间的。”

    “不要紧,来吧,我想您可以走的。”

    阪琦佑太把手里的书交给了身边的巡捕:“需要我搀您一把吗?”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

    大空翼撑着拐杖站了起来,然后问了一声:

    “您也喜欢柳三变?”

    “啊,是的,您也知道柳三变?”

    大空翼笑着说道:“我看到您刚才的书了,支那北宋杰出的词人柳永,人称‘柳屯田’、‘柳三变’。”

    说着,他慢慢吟道: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阪琦佑太接口吟道: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知音难寻,知音难寻。”大空翼叹息着说道:“我以为,这首词,才是柳永生平最杰出的一首代表作。”

    阪琦佑太深有同感。

    他没有问大空翼是做什么的,知己,不必问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他身边的那些日本同胞都是一些无知的草包。

    要想征服支那,必须先了解支那的历史。

    支那人是低贱的,但是支那的历史却是很值得研究的。

    大空翼也一样没有去刨根问底的追问阪琦佑太是做什么的。

    这一点,也让阪琦佑太很满意。

    君子之交,君子之交。

    两个人聊得很尽兴,几乎全都是围绕着柳永来说的。

    眼看着时间到了,阪琦佑太还有一些意犹未尽。

    哎,从来没觉得,时间过得那么快!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