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小时候跟妹妹做那个,吃完宵夜白领带回家 腿软

2021-04-30 11:26:23【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这次观摩典礼可是你们天一门的大事,陈掌门肯定脱不开身,你这个少掌门要忙的事情肯定不少,你还能有时间陪我喝酒?”

陈玄哈哈一笑说道:&ldquo

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这次观摩典礼可是你们天一门的大事,陈掌门肯定脱不开身,你这个少掌门要忙的事情肯定不少,你还能有时间陪我喝酒?”

    陈玄哈哈一笑说道:“具体的事情都有下面的弟子去完成,需要我亲自迎接的重要客人也基本到齐了,其他一些都是天一门的附属宗门或者一些中等实力宗门的掌门,让长老去接待就可以了!”

    说到这,陈玄又说道:“对了,这次我们也邀请了飞花谷的柳谷主,她早上就已经到达天一门了,也是我亲自去迎接的。柳谷主只带了一名弟子前来观摩,还是你的老熟人呢!”        

    “哦?”夏若飞眉毛一扬,问道,“于馨儿?”

    飞花谷的修士,夏若飞就认识三个人,谷主柳曼纱、长老杨柳以及柳曼纱的亲传弟子于馨儿,既然柳曼纱只带了一名弟子前来,而且陈玄还声称是夏若飞的老熟人,那答案就呼之欲出了,除了于馨儿不可能是别人。

    陈玄笑呵呵地说道:“正是!若飞兄,于仙子和你年龄相仿,而且你们都是出身名门,如果有机会的话,你们倒是可以多交流交流。飞花谷的修士虽然对男修不假辞色,但于仙子对你一直都是和颜悦色的,而且我看她对你也是颇为钦佩的呢!”

    夏若飞苦笑道:“陈兄,你就别乱点鸳鸯谱了!我已经有两个道侣了,而且我如今醉心修炼,对于男女之情是没有任何兴趣的。”

    “也不一定要发展为道侣嘛!交个朋友也不错啊!”陈玄笑嘻嘻地说道,“我看那于仙子……说不定已经对你一见倾心了呢!”

    “这种玩笑可别开!”夏若飞连忙说道,“飞花谷的女修,可是从来不和男子走得太近的,如果被她们听到了,免不了要引起波澜!你可是天一门少掌门,她们又都是你邀请来的客人,如果闹出什么不愉快就不好了。”

    陈玄想了想觉得夏若飞说得也挺有道理的,就笑着说道:“我开个玩笑罢了!本来想带你去拜访一下柳谷主的,既然你这么说,那还是算了吧……”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夏若飞说道,“反正明天观摩典礼上肯定能见到,到时候过去打个招呼就是了。”

    “有道理!”陈玄笑着说道,“走!若飞兄,我带你去住处先安顿下来!”

    陈玄领着夏若飞沿着山路走了一小段,就来到了一座小院落。

    这座院落比起刚刚安排给沐声和沐剑飞的院落,虽然格局基本相同,但环境似乎更好一些,而且位置也更加优越,刚好在山坡一处突出的位置,站在院子里都能俯瞰半个天一门,视野极佳。

    两人走进院落,这就是一个小小的四合院,两边各有两间厢房,中间就是一间套房格局的大卧室,前边一个小院落,院子里还布置了石桌石凳,每一样家具陈设都显得特别精致。

    陈玄笑着说道:“若飞兄,你这几天就住在这里。附近都有杂役弟子,有什么需求你告诉他们一声就行了!”

    “好嘞!”夏若飞轻松地说道。

    “那我就先去忙一些事情!”陈玄说道,“中午我过来找你喝酒叙旧!”

    “你如果太忙,就不用亲自过来了。”夏若飞笑着说道,“反正我这几天都在这里,等陈掌门突破成功,你闲暇时间就多了。”

    “没事的,就算是再忙,我也要吃饭的嘛!”陈玄笑着说道,“若飞兄,那你先歇着,咱们中午见!”

    陈玄告辞之后,夏若飞在这个小小的院落里转了一圈。

    他把每个房间都看了一遍,熟悉环境倒是其次,主要是他担心这里有什么窥探阵法。

    倒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毕竟陈南风态度不明,而且防人之心不可无,一切都要小心为上。

    夏若飞的精神力达到了相当于元婴期的化灵境,而且他的阵道造诣也极高,如果这里真的隐藏了什么窥探阵法或者是困阵之类的阵法的话,基本上是逃不过夏若飞查探的。

    他查探得非常仔细,用精神力一寸一寸地过,就连地下深层也没有放过。

    虽然这样对精神力的消耗会比较大,但夏若飞却没有吝惜这一点点精神力,一丝不苟地完成了对整个院落的查探。

    结果也让他微微松了一口气,院落一切正常,并没有什么隐藏的手段和阵法。

    确认自身安全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这个院落没有布置阵法,就意味着天一门对他有所怀疑的可能性进一步降低了。

    当然,这种可能是永远不能彻底排除的,夏若飞对陈南风非常忌惮,感觉这位修炼界第一人深不可测,有时候这种人物的手段,不是那么轻易被发现的,而且也不会浮于表面,直接在夏若飞居住的地方动手脚。

    查探完毕后,夏若飞来到院子里,他在石桌旁坐下,从灵图空间中取出一套茶具,点燃泥炉里的木炭,在茶壶中倒入灵潭水,准备烧水泡茶。

    茶叶就用的灵图空间产的大红袍——虽然夏若飞已经成功培植出了天一门的神奇野茶,但他还不至于心大到直接在天一门的范围内,就大喇喇地拿出野茶来泡。

    滚烫的水倒入茶具中,一股浓郁的茶香顿时弥漫开来。

    夏若飞熟练地用功夫茶的手法给自己泡了一杯茶,然后美美地品了一口。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叩打门环的声音。

    夏若飞并没有用精神力去查看,毕竟这里都是修炼者,贸然用精神力扫向别人,即便夏若飞精神力很高别人可能无法察觉,但这毕竟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

    更何况来的万一是陈南风这样的高手——尽管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陈南风这个时候肯定是在闭关调整状态的——对方如果略有察觉的话,甚至可能引发一场纠纷。

    所以,夏若飞没有释放精神力,而是直接站起身穿过小院子,直接打开了院落的大门。

    夏若飞一看到门外站着的人,也不禁微微一愣,觉得有些意外——来访的人竟然是摘星宗的掌门洛清风。

    不过夏若飞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

    摘星宗本来实力就不俗,这次天一门广邀宾朋,摘星宗肯定是有资格收到邀请的。更何况陈南风等人都知道夏若飞和摘星宗渊源深厚,即便是摘星宗的实力非常低微,以夏若飞的面子,他们也一定会邀请洛清风的。

    “洛掌门!”夏若飞微笑着说道,“你也是来参加陈掌门的观摩典礼的?”

    “是啊!夏长老!”洛清风说道,“我刚刚遇到陈少掌门,是他告诉我您住在这里的,所以我就过来拜访一下!”

    这里毕竟是天一门的范围,所以夏若飞也很小心,对洛清风的称呼都非常正式。

    而洛清风自然也是秒懂,把对夏若飞的称呼也改了。

    当初洛清风当众宣布,夏若飞担任摘星宗的太上长老,这是在全宗门宣布的,消息自然已经传到了整个修炼界。

    所以,他称夏若飞为“夏长老”就不会让人起疑心了,至于态度恭敬一些倒也正常,毕竟夏若飞是“太上长老”,而且陈南风、沐声等人至今都认为夏若飞背后站着一位元神期高手,这位高手正是来自摘星宗的。

    有了这层关系,夏若飞甚至都算洛清风的长辈了,洛清风态度恭敬一些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夏若飞含笑说道:“别站在门口了,我们进去说话吧!”

    “好!”洛清风说道。

    两人一起走进院子,夏若飞回身把院门给关上,然后带着夏若飞来到院子里那棵葡萄树下的石凳上坐了下来。

    接着,他随手打了个隔音阵符,然后才笑着问道:“清风,最近都还好吧?宗内的弟子们怎么样了?”

    “参见主人!”洛清风十分恭敬地朝夏若飞躬身问好。

    他看到夏若飞打出了隔音阵符,立刻就把称呼改回来了。

    接着,洛清风说道:“托主人的福,摘星宗发展势头喜人,涌现出了一批天赋很不错的年轻弟子,属下正准备重点培养他们。相信要不了几年,他们都会成长为宗门的中坚力量的!”

    夏若飞含笑点头,说道:“你在摘星宗被一些日常事务困住了,不然你也可以到桃源岛去修炼的。我看等你培养出金丹期弟子了,你完全可以让贤,以后就可以专心在桃源岛修炼了。”

    “是!谢谢主人!”洛清风说道,“属下一定会努力培养弟子的!”

    “嗯!来来来!坐下喝口茶!”夏若飞笑着招呼道。

    然后他自己就先坐了下来,重新拎起泥炉上的水壶,亲自开始泡茶。

    洛清风连忙说道:“主人,我来吧!”

    “不用不用……”夏若飞摆手道,“泡茶也很讲究感觉的,我觉得还是我自己泡的最好喝!来!你尝尝!”

    说完,夏若飞拿出一个干净的茶盅,将滤出来的茶水倒了一杯出来,然后笑着递给了洛清风。

    洛清风受宠若惊地接过茶盅,连声称谢。

    两人坐在院子里,夏若飞一边泡茶一边和洛清风闲聊着。

    过了一会儿,院门外又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洛清风连忙站起身来准备去开门,夏若飞摆摆手说道:“一起出去看看吧!今儿是访客不断啊!”

    夏若飞起身走向院门,洛清风则紧随其后。

    打开院门,夏若飞看到院外站着的人时,连忙微微欠身叫道:“柳谷主!馨儿姑娘!你们好!”

    外面正是柳曼纱带着弟子于馨儿,柳曼纱脸上带着一丝温和的笑容,而于馨儿则略显有些拘谨,目光并没有直视夏若飞,而是微微低垂。

    “夏道友,冒昧来访,没有打扰你吧?”柳曼纱微笑道,“原来洛掌门也在啊!”

    “见过柳谷主!”洛清风客气地说道。

    虽然同为宗门掌门人,但摘星宗和飞花谷并不是一个档次的,至少目前飞花谷的实力还是远强于摘星宗的。

    夏若飞笑着说道:“柳谷主和馨儿姑娘来访,真是蓬荜生辉啊!怎么会打扰呢?快请进!”

    说完,夏若飞往旁边一让,做了个相邀的手势。

    柳曼纱微笑点头,带着于馨儿迈步走进了院子。

    夏若飞把两人引到院子的石桌旁坐下。

    这石桌刚好搭配四个石凳,再多来一个人都坐不下了。

    夏若飞将茶叶倒掉,重新换上新茶,熟练地冲泡好之后,给大家每人倒了一小杯,然后微笑着说道:“我本来还想去拜访一下柳谷主的,但是又怕打扰到前辈,没想到柳谷主您还亲自上门了,这让晚辈不胜惶恐啊!”

    柳曼纱微笑着说道:“在这里大家都是客人,互相串个门而已,没那么多讲究!况且上次去月球秘境探险,馨儿也是获益良多,包括我们整个飞花谷也都因此受益,说起来我们都要承你的情呢!若是没有夏道友你的黑曜飞舟,没有人能够登上月球!”

    夏若飞含笑道:“柳谷主客气了!大家都是公平合作,说不上谁承谁的情。馨儿姑娘能够在月球秘境有所收获,那也是因为她实力和天赋都达到了秘境的考验标准,否则就算是我把她带入秘境中,她也肯定一无所获,甚至可能丢掉性命!沧浪门的沐华长老和天一门的沈天放长老,不就在秘境中不幸陨落了吗?”

    柳曼纱轻叹道:“是啊!在真正的大能面前,我们这些人都犹如蝼蚁,金丹期又如何?在秘境中说陨落就陨落了……”

    接着,柳曼纱又说道:“夏道友,这次陈掌门突破应该是把握极大,否则他也不会广邀宾朋前来观礼。看来以后天一门在修炼界应该是一家独大了。”

    夏若飞心中像明镜似的,知道陈南风的突破让柳曼纱和沐声这些顶级宗门的掌门都产生了一丝危机感。

    原本天一门虽然也比大家强一截,但整体实力差距毕竟还没大到难以望其项背的程度,可一旦陈南风突破到元婴期,那就绝对是无敌的存在了,至少明面上是这样的。

    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是啊!陈掌门如果能够成功突破,那可是数百年来唯一能够达到这个高度的人了,风光肯定一时无两!其他宗门相比之下就要黯淡得多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