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他喝了我下面流出的水,坑上通吃小说

2021-04-30 11:31:17【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在这块红海边的黑礁石上,林家传人和马穆鲁克传人互相用英语交流。

而话说到这里,萨利赫嘴里忽然蹦出一个汉语词汇来。

字正腔圆,女魃。

于是在林朔心里

在这块红海边的黑礁石上,林家传人和马穆鲁克传人互相用英语交流。

    而话说到这里,萨利赫嘴里忽然蹦出一个汉语词汇来。

    字正腔圆,女魃。        

    于是在林朔心里,事情算是有点眉目了。

    萨利赫,这也是一位九龙级存在,他获得了女魃九龙之力的某种授权。

    如果这人的说法是真实的,那么他这一支传承的授权,在权限上是比较低的。

    林朔西王母的九龙之力,那就是他自己的,同时在改造着他的身体,想不要都不行。

    苗成云那种,天师九龙之力不是他自己的,也不改造他的身体,不过可以随便用,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前提是要在天师和天师盟友的地盘之内。

    而萨利赫这种,那就主要看女魃的心情,高兴了过来借你身子玩一玩,不高兴就不理会,所以权限比较低,时灵时不灵。

    不过虽然权限比较低,可这种时灵时不灵的神明召唤术,还是是萨利赫这支的秘术。

    什么叫秘术,不到紧要关头不用,而且秘不示人,这是压箱底的能耐。

    他这会儿能告诉林朔,那是因为两家在百年前就有互传技艺的先例,时至今日都念着对方的好,这才会说出来。

    林朔要是继续追问其中细节,显然是不合适的。

    不过事情既然已经知道了,那么交流还是要继续,毕竟这次林朔过来见这个人,是有目的的。

    于是猎门总魁首说道:“那你们家是奉这位女魃为护佑家族的神明,是这个意思吧?”

    “对。”萨利赫说道,“根据祖辈的说法,这位神明,是我祖辈刚刚从突厥汗国流浪至北非之后,就开始护佑家族的,双方建立了召唤契约,算算时间也一千来年了。

    只不过这位神明,脾气挺怪异的,她那种护佑比较随性,契约对她没有实际上的约束力。

    真需要她的时候,那是叫不应的,否则咱这支传承也不至于落到如今这个地步。

    而其实没那么需要的她的时候,她会忽然冒出来。

    我上一次见到她,是我爹教我咒语的时候,老人家其实就是给我做个示范,然后她出来了,二话不说,把我一顿爆锤,我没被她活活打死那是我命大。

    从那之后二十来年,我咒语其实也念了上百次了,她压根就没理我,我也不知道她到底什么情况。

    结果前天死马当活马医我又念了咒语,她就出来了。

    附身之后我这才知道,她是个女神。”

    “你怎么知道她是个女神?”林朔问道。

    萨利赫双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给了林朔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林朔赶紧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然后做了个继续说的手势。

    萨利赫继续说道:“附身的时候,我只能跟她交流,外界什么情况我是不清楚的,那感觉就像是意识被她给禁锢了。

    然后我是被她一顿数落,说我们这支族人不争气,我又太弱,还说华夏猎门有跟我情况差不多的,现在已经很厉害了,让我学学人家。

    被数落完之后,我恢复了意识,发现战斗已经结束了,教廷的十个人,死了九个,最厉害的那个只剩下一口气。

    我原本的想法,其实不至于要杀他们,也就是让他们知道知道厉害,别自说自话地要过来援助什么的,我们马穆鲁克传人就在这里,还轮不到他们来撒野逞能。

    结果事情办成这样,我也挺不好意思的,于是就把那个条顿骑士送到边境去了,让他被教廷中人救起。”

    林朔听到这儿笑了笑,说道:“那个得救的条顿骑士,是我朋友。”

    “哦。”萨利赫说道,“那幸亏是我没弄死他,不然今天就尴尬了。”

    “已经很尴尬了。”林朔说道,“教廷中人死了九个,然后教廷的教皇,是我干妹妹。”

    “啊?”萨利赫吃了一惊,随后说道,“就是那种两人发生了关系,然后教义不允许结婚,不得不退而求其次的那种干妹妹?”

    “老萨,你思考问题的方向能不能稍微正常一些?”林朔翻了翻白眼。

    “不是,这干妹妹说法多了去了,我得知道到底是我们俩关系近,还是你跟你干妹妹关系近嘛。”萨利赫说道。

    “那论起来还是我俩关系近。”林朔说道,“咱们是互通传承,这个特别大,一百年前咱俩家就是盟友了。”

    “那不就得了嘛。”萨利赫说道,“你回头让女教皇来我这儿一趟,我过去也行,中间你斡旋一下,修行者冲突死伤难免,让我道歉是不可能的。经济上的赔偿可以,不过我没钱,你枕头风给她吹吹,看能不能减免。实在不行的话,你先给我垫上,回头我慢慢还你。”

    林朔看着这个新交的朋友,眨了眨眼,发现自己居然无话可说了。

    这人是个明白人,他的安排除了枕头风林朔确实吹不着,其他好像没毛病。

    只不过海伦那边的交代,其实对林朔来说是顺带手解决的小事情。

    现在这情况,林朔真正要处理的大事,好像出问题了,所以他必须要问清楚。

    于是林朔问道:“那既然女魃是你们家族的神明,如果有人想要干掉女魃的话,是不是就等于跟你们敌对上了?”

    萨利赫一拍大腿,说道:“那我可得谢谢他们了。

    我刚才已经说了情况,这座看家神,看得这是什么家嘛,好事没干几件,尽给我们添乱了。

    真要指望她的时候,她永远不来,而我们遇事欠考虑,一上头冲动了,随口召唤一下她就来了,那是把祸往大了闯。

    否则咱这支族人传承又不差,天赋也不弱,凭什么混成如今这个鸟样?

    我总结过了,就是历史上关键的几个节点,我们做了错误的选择,然后女魃附体之后还把这种错误的选择最大化了。

    所以,这不是什么守护神,而是一尊邪神。

    而且她附身这件事,并不是应我们的召唤来的,而是她想来了,会临时给我们一个召唤她的想法。

    比如前天就是这样,莫名其妙地我就想召唤她了。

    她才是主动那一方,我们只是她借用的身体而已。

    所以说,如果有人要干掉她,又确实能干掉的话,我特别感激他们。”

    林朔看着这人的神情,正色说道:“既然咱两家是这个关系,我们又彼此投契,那老萨你在我这儿可要说实话,此事非同小可。”

    “这就是实话。”萨利赫诚恳地说道,“我们这支族人,被邪神附体上千年了。

    这种不属于人间的力量,原本就不是什么福气,而是祸患。

    它让我们受尽了世人的冷眼,四处碰壁,天下之大竟无我族人容身之地。

    当年我曾祖跋涉万里去到华夏,本是想迁徙过去定居的,因为当时你们华夏也正逢乱世,他老人家觉得有机会立足。

    可你们林家人对他太好了,他老人家深受感动,怕自己邪神附体会给你们带来灾难,这才又回到了阿拉伯半岛。

    结果传到我这一辈,林兄弟你也看到了,我跟我这帮弟兄,差不多快饿死了。

    我实话跟你说,也就是我们现在真没办法了,否则我是不想交你这个朋友,接受你帮助的,我怕这样会害了你。”

    “已经是朋友了,这话就不用说了,我不是怕事的人。”林朔指了指红海,问道,“海对面的事情,你清楚吗?”

    “对面的埃及是我们的故乡,我自然是知道的。”萨利赫点点头,“如今整个非洲被兽潮侵袭,红海这是重要的防线,尤其是北边的苏伊士运河和这南边的曼德海峡。

    现在苏伊士运河有欧洲教廷和本地宗教的修行者驻防,我们插不进手,那南边的曼德海峡,自然是由我们马穆鲁克传人来守护了。”

    “好。”林朔点点头,说道,“那我要是告诉你,你们家的邪神女魃,就是这次非洲兽潮的罪魁祸首,你该怎么办?”

    萨利赫脸色一沉,问道:“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林朔说道,“她是我猎门记载中的九龙之一,甚至是九龙之中最强大的存在,非洲这起从三十年前就初现端倪的兽患,就是她的手笔,这个毫无异议。”

    萨利赫脸上阴晴不定,随后说道:“我相信你。”

    “那你应该怎么办?”林朔问道。

    “如果我自尽的话,是不是能解决问题?”萨利赫反问道。

    “你有病啊?”林朔白了他一眼,“你们这支族人,说白了就是女魃临时用用的身体,你死了她就换身体呗。

    说不定你的那些兄弟们,其中有一个忽然就觉得自家祖上也有这门神明召唤的秘术了,试着一念咒语,她又出来了。

    力量到了女魃那个程度,要想改写人类的记忆,那是很简单的。

    你死不死的,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反而你活着,这事儿对我们来说,算是好歹有个抓手,我们顺藤摸瓜,说不定能找她的本体所在。”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呢?”萨利赫问道。

    林朔从怀里拿出卫星电话,递给了萨利赫:“这部电话我给你,如果你什么时候想召唤女魃了,跟我打个电话,我跟她聊聊。”

    萨利赫拿着这部手机,摆弄了一会儿不得要领,摸了摸后脑勺:“这东西我不会用啊。”

    “来,我教你。”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