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上海旅馆老外叫床/和领导做没带套

2021-04-30 11:36:1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太子问六不治,那么什么是六不治呢?

所谓六不治:骄恣不论于理,一不治也;轻身重财,二不治也;衣食不能适,三不治也;阴阳并,脏气不定,四不治也;形羸不能服药,五不治也;信巫不信医,六不治

 太子问六不治,那么什么是六不治呢?

    所谓六不治:骄恣不论于理,一不治也;轻身重财,二不治也;衣食不能适,三不治也;阴阳并,脏气不定,四不治也;形羸不能服药,五不治也;信巫不信医,六不治也。

    这是古代神医扁鹊提出的,可不是江慧嘉原创,她只是引用而已。        

    江慧嘉当初引用六不治,也不过是想借先贤的名头挡下一些故意找麻烦的人,其实也就是为了自保。

    眼下太子却如此郑重其事地提起六不治,说实话,江慧嘉是感觉到了有点尴尬。

    她从秦恒的话语中很明显地听出了他的“自卑”。

    很荒谬不是吗?

    堂堂大靖太子,他站在世间最尊贵的位置上,可是他的内心深处却竟然充满了自卑!

    或许特异的身世从一开始就使他对自己充满了否定,头痛的折磨又加深了他的厌世情绪。

    而如今天下大变,他的隐秘身世还被代王当成攻击点在檄文上大肆讨伐。这样一来,天下间,不论是高门权贵,还是贩夫走卒,甚至是低贱至污泥里的教坊贱籍,都能知晓他的不堪。

    只要有耳朵,能说话的人,就可以对他评头论足。

    太子无所谓吗?太子不在意吗?

    从之前常文钧的描述中,江慧嘉听闻到的是一个从容坚定,气势强大,如同战神临凡般不可一世的太子。

    仿佛一切流言蜚语于他不过弹指云烟,大厦将倾也不是什么值得恐惧的事情。他自然有他的担当,可以顶天立地,可以力挽天倾!

    然而事实上呢?眼下江慧嘉看到的,却是一个充满了自我否定,甚至仿佛恨不得自己从来就不曾出现在这个世上的病人。

    似这等人,他连自己都不在意了,他还会在意这个天下吗?

    可是江慧嘉又看出来了,太子尽管内心深处充斥无数矛盾,但他的骨子里又是温柔的。

    如果不是温柔的人,又怎么会在夜风吹来时,不着痕迹地为江慧嘉挡风?

    是,太子为她挡风,江慧嘉看出来了,只是她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眼下面对太子的问题,她思考了片刻,终究很认真,很实在地回答他:“并没有什么六不治,那不过是我为防被人寻衅,无奈之下借用先贤做法,扯出来自保的一面虎旗而已。”

    说到这里,她面现无奈地笑了笑:“纵是扁鹊神医,提出六不治,又何尝不是为自保呢?正所谓巫医乐师百工之流,君子不齿……纵然行医本是治病救苦,然而那又如何?我等悬得了壶,却终究济不了世,治得了病,却竟然治不了自己的命!”

    是啊,古代医者的地位极低。

    至少相比起他们所行之事来说,他们所能获得的地位真的是与他们的职业重要性很不相称。

    如周局判等太医院的众太医,别看他们已经获得官身,似乎脱离了“医卜相、皆方技”的技工阶层,可实际上面对真正的权贵,他们照样要被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一旦治不好某些重要人物的病,轻则被流放抄家,重则被砍头夷族。

    治不好病就得被要命,这是正常大夫该承受的吗?

    江慧嘉当初发现太子头痛的真正病因在于脑瘤,为什么却不敢说?还不是怕治病治病,却把自己的命给治没了?

    说实话,就是很憋屈。“这操蛋的世界”,硬生生将她的医德给无限压低了。

    当然,也可以说是因为她本身医德还不够高尚,头不够铁,所以她的底限才那么容易被调下去。换了真崇高的来……呵,说不定人家早已成神成圣,也说不定,早就人没了呢?

    江慧嘉也懒得去设想了,反正她不是圣人,就这样吧!

    她似乎有了倾诉的欲望,一些甚至对着宋熠都不曾出口的局促与难过此时竟对太子娓娓道来。

    “殿下可知神医扁鹊原来死于暗杀?医圣张仲景据传闻竟是穷困至死,而三国时期的圣手华佗……却是被魏王曹操囚害而亡。”

    她轻叹一声:“佛说众生平等,为何我等医者,治病救人,却反而要被世俗戕害?寻常大夫常被世人不解,受种种责难,便是传世之神医,竟也难逃命运作弄之苦。殿下,这是为何?”

    她的神情幽幽,微湿的长发贴在她脸颊上,星光挥洒,仿佛使她眼中都暗藏了晶莹。

    太子不由得收了原本挂在脸上的讽笑,就怔了怔。

    他的思绪不自觉地被江慧嘉带得有些偏了。

    “你……在怕孤?”太子似有些难以置信,他确实是非常敏锐的人,立刻又从江慧嘉的话语中提出另一个重点,“你怕治不好孤,孤……会要你的命?”

    江慧嘉就反问:“倘若我力有不逮,虽尽全力却仍然无法根除殿下疾苦,殿下会治我的罪,要我的命吗?”

    太子没有任何犹豫,立即道:“自然不会,孤岂是那等人!”说话间,语气平淡而坚定,竟还自带一股傲气。

    是了,太子虽然自卑,可他内心深处又同样有着一种根植于骨髓的自傲。

    这个人简直就是一个矛盾的集合体。

    江慧嘉却是在心中暗暗松一口气,她的引导成功了!

    对于像太子这样又骄傲又自卑,又聪明又敏感的人,直接的劝慰基本都是很难起效果的。

    因为聪明人往往都能闻一知十,甚至是闻一知百。你懂的道理他都懂,你不知道的东西他甚至比你还要知道。

    什么人无贵贱啊,出身不是你能选择,你没有原罪,什么都不是你的错……之类的话,太子能没听过吗?

    也或许是没听过吧,因为不是谁都有胆子在他面前说这类的话。而能够说这种话的人,比如昌平帝,他又不见得会说,也不见得愿意说,即便说了,太子又不见得愿意听。

    但不管听没听过,这种局外人的劝慰法,在太子这种人听来,很可能还会起反效果。

    江慧嘉决定攻心为上,先示弱,以引起他的共情。

    果然,太子先就给出了承诺,首先回应江慧嘉“不会治罪”。

    但给出这个承诺的同时,实际上他也是在与他自己和解了。无形中,他就被绕过了“我还要不要治病”这个问题,变成了“我该怎么治病”。

    他的求生欲又一次被无形中激发。

    于是,这一次谈话的最重点终于到来。

    江慧嘉郑重行了一个叉手礼,先道:“多谢殿下。”

    然后说:“殿下说不治罪,小女却仍是有些害怕。”

    秦恒便微挑眉看过来,仿佛用眼神询问:“你还在怕什么?”

    水声滔滔,江慧嘉静默了片刻。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