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在床上怎么配合他,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

2021-04-30 11:49:2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沈洛辰瞧着沈洛太满脸无奈神情,说:“哥哥,你明知嫂嫂的性子,你当年为何会做下那样糊涂的事情?

琴儿的性子偏激,你待嫂嫂好,她的心里总有些不是滋味,这其实不是什么大事情

 沈洛辰瞧着沈洛太满脸无奈神情,说:“哥哥,你明知嫂嫂的性子,你当年为何会做下那样糊涂的事情?

    琴儿的性子偏激,你待嫂嫂好,她的心里总有些不是滋味,这其实不是什么大事情。但是他们夫妻用一个女人来检验你对嫂嫂的感情,这就是大事情。

    你偏偏还上了当,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可以和嫂嫂解释,当时也许有机会回头的。”          

    沈洛太伸出一个手掌放在沈洛辰的眼前,说:“弟弟,父亲,母亲,妹夫,妹妹,我,都参与在其中,你让我如何和你嫂嫂解释?”

    沈洛辰一下子苦了脸,然后他瞧着沈洛太感谢说:“哥哥,你提醒了我,我这一次回来后,我瞧着母亲对待儿媳妇就不如从前体贴了,我家娘子天真无忧,可没有那么多的心思。

    再说她就是有那么多的心思,有的事情也是防不胜防。如嫂嫂这般聪慧的人,最后都没有防备到,她更加不可能防备得严实。”

    沈洛辰在心里面对沈培琴夫妻灰心了,他知道沈洛太一直不是一个花心的人,如今心没有了,只能够当一个无心的人。

    沈洛太和沈洛辰又提了京城发生的一些事情,等到孝期过后,沈洛辰这一次也不知道安排到何处去。

    沈洛太瞧着沈洛辰低声说:“辰弟,你要不要去和你岳父说一说话,他们兄弟在京城为官多年,总比你有门道一些。”

    沈洛辰肯定的摇头说:“哥哥,你们武官是凭实力说话,我们文官也是凭成绩说话。我在江南这些年,也是做了一些实事的官员,上面的人,对我一定有妥帖的安排。”

    沈洛太瞧着沈洛时辰点头说:“这两年没有什么战事了。父亲这一次重新当差,身上担的只怕也是闲职。我们兄弟的年纪也大了,在军中这些年下来,还是能够做一些事情的。”

    沈洛辰瞧着沈洛太劝道:“哥哥,你既然不重女色,就不要再招惹无关的人了。嫂嫂,原本对你就有心,你可以再尝试着证明给嫂嫂看。

    你们毕竟是要白头到老的人,老了以后,千万不要成为陌路人。”

    沈洛太听沈洛辰的话,沉沉的点头,沈家的男人其实都是不重女色的,他想起沈培琴夫妻心里面就有一股恼火。

    沈培琴如今回娘家,轻易也不敢到他们夫妻面前晃悠,她的心里面明白着,她还是亏了心。

    沈培琴夫家和沈家选择的方向一致,只是沈家有沈洛辰这样一位进士出身的官员,还有乔家一门好姻亲,沈培琴夫家总是想方设法想牵扯上。

    沈洛辰夫妻在江南,如今回到京城后,家中又有白喜事,沈培琴夫家的手,就是想要伸过来,这一时也难伸进来。

    沈洛辰和沈洛太表示,他愿意教导自家的孩子们功课,但是无心教导姻亲家的孩子们,毕竟他的精力有限。

    沈洛辰表示,在有机会的时候,他希望沈尚可兄弟能够去乔家接受乔兆光兄弟的教导,他喜欢乔云然的人品和行事,他的心里面信服乔兆光兄弟的为人行事。

    沈洛太听沈洛辰的话,很是有些羡慕说:“辰弟,你岳父和岳伯父对你们夫妻都是真心的好,他们大约是能够接受可儿兄弟。”

    沈洛辰瞧着沈洛太笑着说:“哥哥,嫂嫂娘家的家风不错,你让侄子们多亲近外祖家的人,我觉得是好事情。”

    他们兄弟说着话,沈守达和容氏夫妻也在说话,沈守达要求容氏不要再管沈培琴的事情,容氏相当的不服气,表示沈培琴难得的上门求一回她,这对沈洛辰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情。

    沈守达嘲讽的瞧着容氏说:“辰儿没有当夫子,他教导自家小辈们读书,是尽长辈的责任。

    他们一家人在江南,琴儿对这个哥哥从来没有任何的表示,反而在第二年没有收到年礼的时候,她还特意回家来和你抱怨了好几回。

    嫡亲的兄妹之间,也应该是有来有往。我听亲家说过,辰儿一家人在外面的时候,乔氏的兄弟姐妹过年的时候,都会凑一份年礼送往江南。

    亲家和我说,都不是什么贵重礼物,只是兄弟们和姐妹们想念乔氏和孩子们的一份心意。

    乔氏一家人回到乔家的日子短浅,她和她的堂兄弟姐妹们的关系也不见得有多亲近,但是别人家兄弟姐妹就能够做到这一点。”

    这一次,沈洛辰夫妻给沈培琴夫妻准备了江南的礼物,只是非常普通的礼物。

    沈培琴听人说过乔家人收到礼物后,她还特意到容氏面前说了话,容氏非常的生气。

    她直接质问了乔云然,而乔云然表现得特别坦然:“我家兄弟姐妹知道我们以后不会在江南了,他们请我们多买一些江南当地的布料。

    这些年,我们在江南,我娘家兄弟姐妹们从来不曾忘记过我们一家人,我的嫁妆店铺,他们也时常去关注一二。

    二爷感念他们对待我们一家人的真心诚意,也不愿意收下他们给的银子,因为我们这一趟带来的江南布料,在当地的价格不高,我们买得多,价格和布商的价格差不多了。”

    容氏突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了,家里面的人,都收到的是一份厚礼,大家的心里面都明白着,沈洛辰离开了江南,他们以后想要江南布料,只能够去布店购买。

    陆氏问过乔云然,她如今在江南应该有人脉,可以做一些江南布料的生意。

    乔云然很是坦然和陆氏说:“嫂嫂,可儿父亲在外为官不容易,我在事业前程方面帮不了他,在别的事情上面,我就不能够做拖他后腿的事情。

    他在江南为官的时候,我不做跟和商人争利益的事情。我嫁妆店铺的掌柜,非常的有本事,这几年还是挣了一些银子。”

    陆氏突然明白沈洛辰这般精明的人,为何会一心一意的对待乔云然了,有一个这般愿意为他着想的妻子,沈洛辰又是一个聪慧的人,自然是懂得真心回报真心了。

    陆氏回想起自个的真心回报进沟渠的事情,果然是人有不同,命也有不同,遇良人,得好报。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