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公车地铁上h文的小说|让你下面秒湿的小黄书

2021-04-30 15:26:3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放下电话,夏梦眼泪已潮涌而出,六神无主。

“老,老公。我现在得回去,到底怎么了,明明说的不清不楚……你帮我订机票,快点。”

韩东想了想:“

 放下电话,夏梦眼泪已潮涌而出,六神无主。

    “老,老公。我现在得回去,到底怎么了,明明说的不清不楚……你帮我订机票,快点。”

    韩东想了想:“机票没那么巧,耽误时间。再说出这种事,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回去。一块吧,上车,我适当开快点,应该六个小时左右就能到东阳。”          

    “不用,你这么多事……”

    “事也分轻重缓急,行了,别废话。上车,现在就走。”

    夏梦头昏昏沉沉,毫无理智。机械的,要去坐副驾。

    韩东忙拦住,示意让她坐到后面。跟着,直接打开了导航,往东阳赶去。

    一路上夏梦又跟妹妹通了电话,得知就是摔了一跤,手臂伤势比较严重外,并没别的。可夏梦仍然担心:“她怎么会突然晕倒的,有没有查清楚什么原因?她晕倒的时候你在哪,怎会耽搁那么久。”

    韩东听她越说越过火,开车之余,顺手抢过手机:“明明,别搭理你姐。她太着急,没分寸。你先照顾好妈,茜茜让保姆给送她爷爷那边,先帮忙看着,我们最多还有四五个小时。”

    夏明明哽咽:“姐夫,我现在特害怕。检查结果还没出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都怪我,去接茜茜的时候,带她在外玩了好久。”

    “跟你没关系,不是我让你姐过来这边,可能不会出这种事。她前阵子就闹失眠,应该就是低血糖之类的常见病。”

    “而且,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她只是侧着倒下去的,摔到了胳膊。若摔到后脑等位置,更麻烦。”

    “有病看病,关心则乱。没事,没事。”

    放下手机,韩东心里隐隐内疚。茜茜现在四岁出头了,基本都是岳母带。虽然有保姆,也可找育儿师,但丫头认人。除了自己两夫妻之外,就喜欢奶奶,旁人,根本想插手都插手不了。

    带孩子,着实不是什么好差事。韩东即便是陪伴少,可很多时候,都是默默告诉自己,这是自己生的,不该在她面前发火。才予求予取,千依百顺。

    实际,除了那种独特的陪伴感。带久了,总归会出现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正因此,才格外感激岳母,把孩子带那么好。她也是从来没吃过苦的人,夏梦两姐妹,小时候就大多是保姆跟夏龙江帮衬,龚秋玲能偷懒就偷懒。

    想着,担心妻子情绪,随口聊天分散她注意力:“小梦,要不后面咱们俩抽出来一个人,兼顾下家庭,让妈省点心。你也不应该怪明明,她毕竟在身边陪伴着。”

    “我就是心急,早不玩晚不玩,偏偏赶在今天。万一是心梗或者脑梗之类的急病,耽搁这么久,会多严重。恐怕,这辈子我们姐妹俩都休想过去这道坎。”

    “她五十几来着。”

    “虚岁都快奔六了。”

    韩东苦笑:“我一直觉得妈还年轻呢。唉,真快。”

    “头发都得靠染着,还年轻哪去。”夏梦擦了下眼角:“你别没话找话了,好好开车,我真没事。”

    ……

    下午三点钟从上京出发,韩东说是六个多小时,实际还提前了半个钟。

    直奔东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远远就看到夏明明一个人,呆呆坐在原地出神。等听到脚步,抬头看到姐姐跟姐夫,忍着的眼泪才不受控制的下坠。

    夏梦烦躁:“哭什么,有点出息行不行。妈呢?”

    夏明明指了指急诊室:“还在里面观察,医生不让进。”

    “大夫在哪。”

    “最前面那个办公室,值班大夫在。”

    夏梦把包递给丈夫,迅速走去。急诊室,陆续有人,医生也比较忙碌。她急躁间要插队的时候,被韩东带了下:“妈现在病情稳定,你别这样。早问或者晚问,没有区别。”

    “而且检查结果没出来,急也不行。”

    倒是大夫留意到了夏明明,跟她身边的一男一女。有所眼熟下,招呼助理进来,单独跟着离开了诊室。

    韩东较为理性,至少对比两姐妹是这样的。

    走至另一个房间,他先问:“您觉得是什么原因,导致的突然昏厥。”

    大夫翻动着手里已经出来的几个检查结果:“看这些检查,暂时还不好断定。而造影结果,还需要等几个小时,我已经在催。能确定的是,不是脑梗导致的。”

    “那是什么原因,她平时身体很好,从没有过这种情况。”夏梦急着插话。

    大夫不紧不慢:“医学上,头部本来就是最复杂的区域。一切,都得慢慢的去排除各种可能性。既然家属都来了,等下我就将人先转到普通病房,再好好查!”

    “她胳膊怎么样?”

    “外伤,问题倒是不大,修养一阵子就成。”似乎感觉到面前怀着孕的女人不满这种答复,他跟着补充:“我认为你们完全不必要心急,至少,眼下排除了最严重的几种情况。”

    “或者,等病人稳定些。还可以带去更权威的医院,重新检查……”

    “意思是,这医院检查不了。”

    韩东示意夏明明将夏梦带出去,单独留下,温和了许多:“您别见怪,她是关心则乱。”

    医生笑了笑:“没事,这种情况很多,可以理解。是自己亲人,总想刨根问底,弄个清楚。问题是医学,根本给不了肯定答复,它是只有确诊与否,不存在怀疑。”

    “不可能,我觉得是什么病,就是什么。一切,以检查结果论。还有,在未确诊的前提下,必须要照顾好病人。昏厥不可怕,可怕的是它的突然性。这次是在家里,万一在楼梯口,公路上……你说对不对。”

    “这个我们肯定会注意,最终的检查结果,何时能出来?”

    大夫耐心坐在电脑前查了查:“已经出来了,它们先将造影结果发给了我。”认真看着,解释着,最终结论还是没事。

    “这是药物造影,还可以进行手术造影。但所有分支血管都很常见,再检查这个,不太有必要。按我的诊断,等胳膊好点,先回家观察。家属实在是不放心,不妨去上京天海那些更大的医院,重新查一查。”

    韩东答应着走出来,看岳母被推去普通病房,跟着前往。

    病房里,龚秋玲人还清醒着。打着绷带,脸色苍白,眼神更是有种寻常见不到的恍惚感。消极,失措,情绪很容易让人感受的到。

    韩东站在门开,瞧着两姐妹想方设法的跟她聊天。没有插话,考虑着这里如果真检查不出,必然要带她去趟上京。

    夜深,医院气氛也有所冷清。

    在龚秋玲恼火驱赶下,夏梦跟忙活一天的夏明明,不得已先离开了。她本来想让韩东也走,却知道并不现实。

    总不可能,把她一个人丢在这。

    可终归是女婿,并不是女儿。龚秋玲稍微显得有点不自在,病房里,基本没怎么说话。

    韩东倒是想的简单,有工作的时候就出门接下电话,想聊天的时候就主动找些话题。其余时间,多半问问茜茜情况。

    因为只有提到茜茜,她才有说不完的话。

    聊着,见她也不睡。韩东笑了笑:“妈,您是真一点事没有。我跟大夫聊天都故意录下来了,这就给你听。等你胳膊好点,我带你去上京再查查,这样一来都会放心……”

    龚秋玲听着录音,眼眶突然湿润起来。怕失态,撇过头半天,才接过女婿递来的纸巾:“小东,你不知道。小梦的外婆,就是当初突然晕倒,身体才扛不住去世的。”

    “我感觉跟她的病,一模一样。也知道,不好查病因,才会胡思乱想……你说万一,茜茜怎么办,她还这么小。你们俩,一个没耐性。一个太有耐性,惯的没边。”

    韩东垂下视线,再抬起来的时候就又笑了:“就算是遗传,有什么,大不了就是防着摔倒就成。再说外婆那是什么年代,什么医疗条件。您啊,就是自己吓自己。我就不信,还有查不出的病。”

    安抚着,电话声又响。

    韩东索性直接挂断,起身:“您赶紧休息吧,再不睡,胳膊一会得疼。我也不在这惹您烦,门口等着,有事你就按铃。能做的我做,不能做的我让护士过来。”

    龚秋玲怔怔看着女婿离开,失神许久。

    他心太细了,连她在顾虑什么都猜的到。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