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我班男生都上过我|比较污的现言

2021-04-30 15:37:17【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柳曼纱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今天刚好洛掌门也在这里,今后大家可要守望相助啊!”

虽然飞花谷和天一门的关系还算是很不错的了,应该是仅次于沧浪门,但天

 柳曼纱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今天刚好洛掌门也在这里,今后大家可要守望相助啊!”

    虽然飞花谷和天一门的关系还算是很不错的了,应该是仅次于沧浪门,但天一门的强势崛起,还是会让柳曼纱产生严重的危机感。

    她倒不是急着拉拢同盟抱团取暖,仅仅是做一些未雨绸缪的工作。        

    洛清风看了一眼夏若飞,然后才微笑着说道:“这是自然!修炼界如今灵气驳杂、环境恶化,大家修炼本就不易,如果因为内斗而造成损失的话,那就不好了。”

    柳曼纱微笑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以后大家可以加强交流,互相帮助提携。”

    说到这,柳曼纱又把目光投向了夏若飞,微笑着说道:“夏道友在修炼界的地位比较超然,尤其是师承背景更是让大家浮想联翩,想必即便陈掌门突破到元婴期,也会对夏道友另眼相看的,今后还望大家多多交流啊!”

    “一定会的。”夏若飞微笑着说道,并没有正面回应柳曼纱看似无意提起的师承背景的问题。

    有时候说实话未必有人相信,而且保持适当的神秘感,对夏若飞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尤其是在自己的实力做不到无视任何人的高度时,神秘的师承背景说不定就会成为一道护身符。

    飞花谷和天一门毕竟是比较友好的关系,所以很多话柳曼纱也只能点到为止,很快她就转到了别的话题,和夏若飞聊起了修炼界的一些逸闻趣事,丝毫没有前辈的架子。

    柳曼纱和于馨儿喝了一会儿茶,就起身告辞了。

    夏若飞亲自把两人送到门口。

    柳曼纱回身说道:“夏道友请留步!”

    “柳谷主、馨儿姑娘,请慢走!”夏若飞含笑道。

    柳曼纱点了点头,说道:“夏道友,虽然你已经是金丹修士了,不过你的年龄和馨儿相仿,而且馨儿也是在世俗界长大的,你们应该会有不少共同话题,有时间的话大家可以多交流交流。”

    一旁的于馨儿顿时俏脸微微一热。

    夏若飞也略显尴尬,不过还是礼貌地说道:“好的!有机会我会向馨儿姑娘请教的。”

    “说请教就过了,你是金丹期,馨儿还是炼气期,要请教也是她向你请教啊!”柳曼纱笑呵呵地说道,“馨儿,以后可以多向夏道友请教,他的老师可是大能修士,他随意指点几句,都会让你受益匪浅了!”

    “是!”于馨儿微微垂首低声说道。

    “柳谷主客气了,大家互相交流!”夏若飞微笑道。

    “那就一言为定。”柳曼纱含笑道,“夏道友、洛掌门,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柳谷主慢走!”夏若飞和洛清风齐声说道。

    柳曼纱师徒离开后,洛清风也不敢多打扰夏若飞,很快就恭敬地告辞离开了。

    夏若飞把茶具茶叶都收拾好放回灵图空间中,看了看距离午饭时间还早,于是干脆准备出去逛逛。

    天一门占地广阔,这一片区域都是用来招待客人的,所以也不存在什么不能乱闯的禁地,在这附近逛逛还是没有问题的。

    夏若飞走出自己居住的小院之后,就漫无目的地逛了起来。

    这一片区域刚好处在山腰的位置,往上能看到云雾中影影绰绰的高大古建筑,往下则是层层叠叠错落有致的古建筑群,在绿树掩映中若隐若现,欣赏风景也是相当不错的。

    天一门内部的灵气还是相当浓郁的,此时天上又飘起了一些小雨丝,漫步在石板路上,呼吸着蕴含浓郁灵气的空气,感觉还是十分惬意的。

    夏若飞走了一会儿,刚好前面有一处突出类似观景台的平台,于是他走到平台上凭栏远眺,心中也是思绪万千,主要还是在思索一旦陈南风突破到元婴期会带来什么连锁反应。

    就在夏若飞陷入沉思的时候,他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带着不确定的语气:“若飞?”

    夏若飞楞了一下,慢慢转过身去,看到竟然是鹿悠站在他的身后。

    夏若飞顿时暗暗苦笑。

    他没想到自己对沈湖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对自己的身份保密,而最终泄露这个秘密的竟然是他自己。

    鹿悠之前并不知道夏若飞修炼者的身份,更不知道那个赠送给她功法和灵晶的“金丹期前辈”其实就是夏若飞。

    不过夏若飞出现在了天一门这样的顶级宗门,而且还是在掌门陈南风即将突破,天一门广邀宾朋之际出现在这里,那肯定就坐实了夏若飞修炼者的身份了。

    夏若飞正在心里想着怎么解释,没想到鹿悠却一脸焦急地说道:“若飞,你怎么在这里?而且还到处乱跑?是谁带你过来的,你赶快找他!”

    夏若飞楞了一下,显然鹿悠还没搞清楚状况,主要是鹿悠根本没想过夏若飞也是修炼者,而且是金丹中期的高手,和天一门少掌门都交情莫逆,所以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夏若飞应该是被某个修炼者一起带进来的。

    如果是这种情况倒也可以理解,但夏若飞这样独自一个人出来,到处乱走,就很可能犯了忌讳。

    天一门这种顶级宗门规矩是很大的,如果到处乱闯不小心跑到禁忌之地,小命说没就没了。

    水元宗作为天一门的附庸宗门,尽管沈湖才是一个炼气期修士,但也是在邀请之列的。现在沈湖把鹿悠当祖宗一样捧着,这种盛会他自然也会带上鹿悠。

    在进入天一门之前,沈湖就千叮咛万嘱咐,要鹿悠谨言慎行,千万不要乱说话,更不要自己到处乱跑,否则很可能闯祸。

    鹿悠也是第一次来到这种顶级大宗门,一进入天一门就如同刘姥姥进了大庄园一样,那浓郁的灵气、古色古香的建筑都让她咋舌不已,尤其是路上随便遇到的普通弟子,一个个修为都十分深厚,更是让她一阵心惊。

    所以她也是牢牢记着沈湖的话,昨天入住之后哪儿也不敢去,不过在屋子里呆着实在是闷得慌,今天咨询了杂役弟子之后,才敢在住处附近稍微逛一逛——她入住的院子就离这个观景平台不远。

    鹿悠没想到,她一出门居然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她对夏若飞用情很深,几乎一眼就确认那是夏若飞了。

    不过鹿悠实在是不敢相信,夏若飞会出现在天一门。

    所以她试探性地叫了一声,等到夏若飞回过头来,这才完全确认。

    鹿悠见夏若飞独自一人凭栏远眺,心中也是十分担心。

    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带我进来的人特别忙,恐怕暂时没工夫管我。不过他一会儿会去找我的。”

    夏若飞说的自然是天一门少掌门陈玄。

    鹿悠闻言大急,连忙说道:“那你住在哪里?我陪你一起过去!若飞,我跟你说,这种地方是不能乱闯的,不然可能连命都会丢了,我不是跟你开玩笑,无论你社会地位怎么高,这里的人都是毫不在乎的!”

    夏若飞知道鹿悠这是关心自己,他心里其实也是有一丝感动的,他开口说道:“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不会闯祸的……”

    “你根本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鹿悠说道,“也不知道是谁带你进来的,怎么这么不负责任,直接把你丢下不管了!”

    “是啊!那家伙是有点儿不靠谱,忙起来就不管别的事情了。”夏若飞笑嘻嘻地说道。

    “你还笑!”鹿悠忍不住瞪了夏若飞一眼。

    这时,两人身后传来一个声音:“鹿悠,你在这里干什么?”

    夏若飞和鹿悠同时回过头来,来的人正是水元宗的掌门沈湖,他和夏若飞在京城还有一面之缘,当时是沈湖专程从英国飞回华夏向夏若飞负荆请罪的。

    “老师!”鹿悠有些紧张地叫道。

    上次沈湖在京城见过夏若飞之后,就把鹿悠收为记名弟子了,所以两人是以师徒相称的。

    沈湖自然也第一时间看到了回过头来的夏若飞,他的眼珠子一下子瞪得老大。

    不过还没等他开口,就听到了夏若飞的传音:“暂时不要泄露我的身份,装作不认识我,鹿悠现在还不了解情况。”

    夏若飞的声音非常威严,沈湖也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硬生生地把打招呼的“夏前辈”三个字给憋回去了。

    鹿悠看到沈湖瞪大眼睛盯着夏若飞,连忙解释道:“老师,这是我在世俗界的朋友,他叫夏若飞,应该是其他修士带他进来的。刚才我们在这里遇到了,就停下来聊了几句。”

    “哦,原来如此!”沈湖强压心中的震惊,故作平淡地说道。

    其实他心中已经掀起了轩然大波。

    夏若飞被邀请参加观摩典礼,居然直接被鹿悠遇到了,而且鹿悠居然依旧没有发现夏若飞修炼者的身份,这实在是太后知后觉了……

    同时,沈湖心中也十分忐忑。

    这回他也是为了让鹿悠长长见识,所以才带她来观摩陈南风突破的,毕竟这种事情就算是金丹期修士,恐怕一辈子也只有这么一次观摩的机会,可以说是非常难得的。

    但是沈湖却忽略了夏若飞也极有可能来参加这个观摩典礼的可能性,导致了夏若飞和鹿悠直接在天一门碰面了。

    他现在心里很慌,不知道夏若飞会不会怪罪他,也不知道这件事情继续发展会不会完全失去控制……

    这边,鹿悠又连忙给夏若飞介绍,说道:“若飞,这位是我的修炼老师沈湖,他是炼气9层的修士,你朋友能带你进来,他肯定也是修士,你不会没听你朋友说过修士的修为等级吧?”

    夏若飞微笑着说道:“听过听过!”

    接着他又望向了沈湖,微笑道:“原来是沈掌门,幸会幸会!”

    沈湖望向了夏若飞,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比较合适。

    就在这时,夏若飞传音道:“叫我夏先生就行了!”

    沈湖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连忙说道:“夏先生,幸会!”

    两人轻轻地握了握手。

    夏若飞接着又说道:“沈掌门,你和鹿悠就住在附近吗?方不方便去参观一下?”

    鹿悠闻言不禁大为焦急,正想阻止夏若飞让他别乱说话,不过还没等鹿悠开口,沈湖就忙不迭地说道:“当然方便!当然方便!夏先生,这边请!”

    鹿悠目瞪口呆。

    这还是那个严肃的老师吗?虽然沈湖在鹿悠面前一直都是和颜悦色的,但在宗门内,他却是相当有威严的。

    可是眼前这个沈湖,却态度谦卑到了极点,甚至还带着一丝敬畏。

    鹿悠甚至怀疑自家掌门是不是被人调包了,现在这个沈湖是别人假扮的。

    当然,她也知道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直到夏若飞和沈湖联袂走向前边不远处的院子时,鹿悠才如梦初醒,连忙也快步跟了上去。

    鹿悠刚才出来透气也不敢走远,所以她居住的地方其实非常近,三人走过去仅仅花了两三分钟。

    夏若飞看了看,这个院子比他住的那个院子稍微小了一些,总体环境也是相当美的。

    沈湖推开院门,对夏若飞做了个相邀的手势,说道:“夏先生请!”

    “沈掌门客气了!”夏若飞含笑道。

    不过他也没有怎么推辞,微笑着点点头,就迈步走了进去。

    沈湖连忙快步跟上,鹿悠则是紧随其后。

    走进院子,夏若飞一眼就看出来差距在哪里了——他住的那套院落,光是院子就是这里的两倍大,而且房间也非常宽敞,这栋小四合院除了院子比较小之外,房间肯定也会比夏若飞住的那栋稍微小一些。

    就在这时,院子里传来了一阵鸟叫声,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拎着个鹦鹉笼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大声打招呼道:“沈掌门,刚刚你出去啦?哟!这是带了朋友回来呢?你可别告诉我这是鹿悠的男朋友啊!”

    “刘长老说笑了。”沈湖说道,“夏先生是我的朋友,刚刚我们在外面遇到了,就带他一起进来参观参观。”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