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医生帮帮忙/女友被粗大的猛烈进出

2021-04-30 16:03:4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朗星转着眼珠道:“我见过阴鸩师伯,他说那人至少是化羽中期修为,看样子师伯肯定与其碰过面了,动没动手就不知道了,师伯似乎认识到炼魂之术有害无益了,让炼魂派彻底放弃看家

  朗星转着眼珠道:“我见过阴鸩师伯,他说那人至少是化羽中期修为,看样子师伯肯定与其碰过面了,动没动手就不知道了,师伯似乎认识到炼魂之术有害无益了,让炼魂派彻底放弃看家本领并非完全是迫不得已。”

    “他有怎样的认识?为什么说是有害无益的?”孤云展眼中有了急切之色。

    “师伯没多说,就说了个伤天害理会遭天谴。”伤天害理是逍遥仙君说的,朗星为了吓唬孤云展又加上了个会遭天谴。        

    “你知道那个人长什么样吗?阴鸩师伯现在何处?”孤云展有点坐不住了。

    朗星摇摇头,“我就知道这么多了。”

    孤云展皱着眉想了想后对兰音道:“你立刻回去,让大师伯马上开启防护大阵,什么都不要跟他们说,只说是我得到了警讯,我护送朗星到安全地界后就去炼魂派那边打探消息。”

    “你们两个多加小心。”兰音不敢耽搁的飞身而去。

    兰音走后,孤云展心神不宁的看着朗星。

    朗星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道:“你要急着去打探消息就快去乘坐传送阵吧,现在没谁敢动紫霄宫的人,我前些天碰到墨辉和无暇了,他们屁都没敢放。”

    孤云展打量着他道:“我看你小子比你的那个七师兄还邪门,朗星,我是发自内心的把你七师兄当兄弟的,他的离去狠狠的坑了我一下,这话我也就对兰音说过,或许是因为你七师兄的关系吧,我看你觉得挺顺眼的,而且我也看得出来你比信情不差,今天你向我们透露这个消息足显仗义了,虽然你更多的是冲着兰音,但我得领这个情,以后有什么为难事可以来找我,能帮的我一定会尽力。”

    朗星有点心虚的笑道:“行,我若有需要帮忙的事会来找你的,我知道你跟我七师兄是好兄弟,当初我七师兄被三魂仙尊擒到巫真宗时,你是抱着拼命的念头去给紫霄宫助阵的,我二师姐跟我讲过,但我二师姐也告诉我要离你远点了。”

    孤云展哑然失笑,拍着他的肩头道:“以前看你小子傻乎乎的,现在变得有趣多了。”

    朗星笑道:“我从来就不傻,而且还觉得你们傻呢,对了,我想起来一件事,我欠了无暇一点人情,若是碰到她有难处你酌情帮一下吧。”

    “你不是看上她了吧?她可都是元婴后期修为了?”孤云展眼中闪出促狭的笑意。

    “去去去!我真是欠了她点人情,别胡猜乱想的,本仙君眼界高着呢,元婴后期算什么?我要找也得找化羽后期的呀。”

    “你小子还真有点信情的意思。”孤云展露出欣赏的笑容,“行,这事我答应你,但你得告诉我欠了她多大的人情,我也好有个分寸。”

    朗星小声道:“一套我二师姐炼制的上品衣裙。”

    “这事你一会得跟我好好说说,她可不是个大方的人,你小子真够有本事的。”孤云展眼中充满了笑意与好奇,可现在他没工夫打听这些事,指着左前方道:“我九师叔在那边居住,我去送个信,让他即刻赶往炼魂派,你先慢慢往前飞吧。”说完就施展缩地神通一闪而逝了。

    朗星取了枚玉简给孤云展留了句话,把玉简悬于空中后就催动着德义雕风驰电掣的跑了,他不想让孤云展追问有关无暇的事,而且人家现在有事要忙。

    孤云展很快就回来了,看完玉简后急追了一阵,但德义雕早没影了,他只得去乘传送阵赶往紫霄宫去给二仙妃报信。

    知夏听完孤云展的回禀后表现得很平静,轻描淡写的说了句,“你不用管了。”

    孤云展试探道:“听闻炼魂派出了事,您可得到什么消息了?”

    知夏轻轻点了点头道:“是出了点事,我回头会去与你师祖面谈,你先去吧。”

    孤云展明白了,朗星说的应该全是真的,这消息也不用打探了,他得立即回师门。

    孤云展刚走,信邪就来了,一见知夏就问道:“我听说炼魂派要废除所有魂术,这是真的吗?”

    知夏眼中露出忧色道:“千真万确,阴鸩师伯来找过我了,是有人逼迫他这么作的,但却不肯说出那人是谁,看得出来他是有很多顾虑的,来找我主要是托付咱们今后要帮扶一下炼魂派,他决意要离开炼魂派了。”

    信邪眉头微动道:“是谁能把他逼成这样?”

    知夏摇摇头道:“我看他也不像是完全受逼迫的样子,要想弄清楚这事得问朗星,走吧,咱们去迎一下他,他正乘着德义雕从北疆回来。”说完她就起身出了紫霄宫。

    “他怎么会知道?”信邪追上二师姐。

    “阴鸩师伯与离魂叟在和那人大战时他和阴阳宫的无暇正好经过那里,他和那人是认识的,还出手杀了离魂叟,阴鸩师伯可没少夸咱们的这个小师弟,而且还像是真心实意的夸。”

    这番话愣是把都成了大魔君的信邪给听懵了,“他和无暇在一起?还杀了离魂叟?阴鸩居然还夸他?阴鸩是不是让人家给打傻了?”

    知夏一本正经道:“阴鸩师伯有难言之隐,所以遮遮掩掩的不肯多说,只让我回头去问朗星。”

    信邪有了哭笑不得的表情,眼望前方道:“这是直追信情啊,信情也只是从杀元婴中期修士起步的,他这一上来就杀化羽修士了,我能破境托了他不小的福,他的事我不能不管,可他真把我弄得有点含糊了,我惹祸的本事就不小了,信情让我见识到了强中更有强中手,本以为信情惹的祸就已经是捅破天了,这小子给我的感觉却像是要告诉咱们天外还有天。”

    知夏面无表情道:“别让我看不起你,他就是真的把天外之天给捅破了,咱们也得撑着他,你要敢退,我就没你这个师弟了。”

    信邪淡然而笑道:“几千年了,你见我退过一次吗?我现在也憋着去捅那天外之天呢,可惜找不到它在哪,我怕的是这小子惹出的祸事太没意思,如果这次他因帮外人而搅起了咱们与千宗会那帮人的争斗,我真觉得挺无趣的。”

    知夏瞥向他道:“你仅管把心放安稳,他不会作没分寸的事,也不会惹无趣的祸,但凡真惹出祸来,一定会让你觉得很有意思的,只要你肯拼了命的去帮他,就少不了你的好处。”

    谈到好处,信邪觉得无趣了,他知道二师姐想让他全力的保护这个小师弟,但他不是个为好处而去拼命的人,他已经表明态度会管朗星的事了,精明的二师姐不会不懂,还说这些话只能表明在二师姐心中这小师弟的份量太重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