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不要大叔我还是处|啊我快坚持不住了

2021-05-03 09:54:44【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姚佳欣对镜看着那眼角横生的细纹,忍不住唉声叹气。

“额娘,您别照了,再照也不会变年轻的。”——身后传来无比欠揍的声音。

能说出这么欠揍的话

姚佳欣对镜看着那眼角横生的细纹,忍不住唉声叹气。

    “额娘,您别照了,再照也不会变年轻的。”——身后传来无比欠揍的声音。

    能说出这么欠揍的话的,除了弘小星,不会是别人!           

    麻蛋!当初四爷陛下还说,成家立业,性子就会稳重些!

    稳重个毛线球!

    弘小昴娶了老婆之后,起码读书不再迟到了!而弘小星,没有丝毫进益!依然是那个罗里吧嗦又无比欠揍的兔崽子!!

    镜子里倒映着弘小星那张笑得无比灿烂的脸蛋,“额娘,七哥已经分府出宫了,我什么时候能开府建牙呀~!”

    姚佳欣心中冷笑,哟呵,这是翅膀张硬了,想出笼了呀!

    姚佳欣摘下旗髻上的那只金累丝日月恒升簪,丢在剔红牡丹长盒中,“你着什么急!”  弘小星一把抱住姚佳欣的手臂,“我能不着急么!儿子如今已经有妻有妾的人了,怎么能跟着阿玛额娘住?自然是要分出去。而且阿哥所也忒小了点,住在实在不舒服

    !”

    姚佳欣黑线,皇子们的所殿虽然不够宽敞,但起码也有二十来间屋子,你就一妻一妾,难道还不够住?!

    有妻有妾都只是借口罢了,纯粹就是这兔崽子嫌弃宫里没意思,想飞出去扑棱呢!

    姚佳欣一把推开缠在她手臂上的牛皮糖,哼道:“如今宁妃才刚殁了,我心情不好,别来烦我!”

    弘小星摸了摸自己那扎手的脑袋,哼哼道:“都过了尾七了,怎么能算是‘刚殁了’?”  宁妃好歹是正式册封过的妃主,她殁了,身为嫡出皇子虽无须给母妃守孝三年,但百日之内也是不能剃头的。因此弘小星前半边的小脑袋瓜已经是寸头般的模样,摸

    起来实在很不习惯。

    弘小星叹了口气,嘟囔道:“如今可是盛暑天,还不能剃头,真是又闷又热!”

    姚佳欣无语,你丫一小寸头,闷热也毛线啊!我们这些做女人的,哪个不是长发及腰?也没见谁热得受不了!  不过转念一想,盛暑天里,嫔妃们都是呆在殿中,冰盆摆着、冷饮用着、扇子打着,自然不畏炎炎暑季。何况嫔妃居住的宫苑都是山环水绕、古木参天,弘小星这些

    皇子阿哥每天都要去空旷的西园草场骑射,连个遮挡都木有。

    “好了,时辰不早了,赶紧回阿哥所吧。”弘旭和弘昴请过安便各自回去陪老婆了,这兔崽子却在碧桐书院啰嗦了这么久。

    弘小星笑嘻嘻道:“如今西北有起了战事,汗阿玛忙得不可开交,今晚怕是不会过来了。儿子留下来多陪您一会儿,您还不高兴呀!”

    这种聒噪的兔崽子,姚佳欣自然是恨不得一脚踹开。

    姚佳欣揉了揉眉心,“我乏了,要睡了。你明日还好早起去上书房读书呢。”

    一想到每日那无聊的课业,弘小星就忍不住唉声叹气,“好想分府啊!好羡慕三哥、五哥、七哥呀!”

    姚佳欣烦得一批,一巴掌重重拍在梳妆台上,怒道:“赶紧给老娘滚蛋!”

    弘小星一见亲妈已经暴怒,立刻从心,不敢再纠缠,他笑嘻嘻道:“那儿子就告退了,额娘您早点歇息吧!”

    说罢,就一溜烟跑得没影了。

    姚佳欣无语,非得等老娘发火才肯滚蛋!

    姚佳欣幽幽道:“亏得玉稚居然受得了他。”——她这个儿媳妇脾气还真是不错。

    其实佟佳玉稚在闺阁时候,那也是颇有些脾气的,只是一朝嫁入皇家,总不能跟皇子阿哥发脾气吧?  八贝勒的脾性虽然着实令人暴躁,但八贝勒不贪花不好色、也不会三心二意,有了什么好东西也断断不会忘了嫡福晋——当然了,有了什么作弄人新花样也是断断不

    会忘了自己的嫡福晋。

    “爷回来了。”佟佳玉稚强行挤出个笑容迎接披星戴月而归的八贝勒。

    弘小星连忙扶了佟佳玉稚一把,他道:“汗阿玛最近忙着西北的事儿,没时间陪皇额娘,所以爷今天傍晚请安就多陪了皇额娘一会儿。”

    佟佳玉稚笑了笑:“这是应该的。”

    说着,佟佳玉稚又道:“妾身备了点宵夜,爷不妨用些再安歇。”

    弘小星笑嘻嘻道:“好鸭~!”

    佟佳玉稚准备的宵夜都是好克化的,一碗酸溜溜可口的番茄牛肉汤,一碟翡翠蒸饺,还有清爽可口的素菜和腌渍得晶莹剔透的蜜饯。

    弘星大快朵颐,吃得腮帮子都鼓了起来。  佟佳玉稚看在眼里,心头一松。素日里八贝勒最是没个安生,唯有用膳的时候格外认真、也格外安生,瞧着这吃得如此香甜的模样,佟佳玉稚都忍不住有些饿了,便

    也坐下来,陪着吃了两块蜜饯。

    填饱肚子肚子的弘星满脸都是孩子般幸福的笑容,他摸着福晋柔软的小手手,笑容愈发灿烂。

    佟佳玉稚羞涩一笑,“爷,咱们早点安歇吧,您明日还要去上书房读书呢。”

    “嗯嗯!”弘星小鸡啄米般点头,跟个乖宝宝似的。

    夜色寂静,隔壁的九贝勒的所殿也还没有熄灯。  年轻的九贝勒夫妻还在用膳,弘昴是个细嚼慢咽的性子,乌拉那拉静姝也是极在意礼仪之人,也吃得慢条斯理。四五个宫女在一旁服侍布菜,一个个都安安静静,连

    筷子碰撞碗碟的声音都没有。

    乌拉那拉静姝约莫吃了七分饱,便搁下筷子,端起一盏燕窝慢慢喝着。

    弘昴也同时端起了杏汁燕窝,小口饮着,夫妻俩动作微妙地同步了。

    也几乎是差不多时间,两人都用完了燕窝。

    服侍的宫女忙捧上温水、牙粉和痰盂,伺候两位主子漱口。

    乌拉那拉静姝这才道:“今日燕窝炖得不错,妾身叫人加了杏汁,最能润喉润肺了。”

    弘昴点头,发出了一声满意的“嗯”。

    乌拉那拉静姝又道:“爷在上书房读书,最费喉咙了,以后妾身每日都被您备一盅燕窝可好?”

    弘昴微笑点头:“好。”

    又是如此的简洁。

    乌拉那拉静姝暗暗叹了口气。

    弘昴扫了一眼西洋钟上时间,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乌拉那拉静姝忙问:“爷乏了?那咱们安置吧?”

    弘昴点了点头,这回连一个“嗯”字都木有了。

    乌拉那拉氏连忙唤了宫人服侍宽衣,不消片刻,弘昴与福晋便并排躺在了宽敞的拔步床上。

    弘昴闻见枕边乌拉那拉静姝身上那清静幽浅的体香,心下安宁欢喜,便抬起一只胳膊抱住了身旁的福晋静姝。

    乌拉那拉静姝自然也还没睡着,突然被弘昴如此拥抱,乌拉那拉静姝心脏突然砰砰加速跳了起来。

    氮素……也只是抱了一下而已。

    乌拉那拉静姝听到枕边之人呼吸声已经悠缓均匀,不由心中大为失望。  姚佳欣对于自己这一对问题儿童儿砸,也着实操碎了心。不过好在现在都给他俩娶了媳妇了,以后媳妇会比她更操心的。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