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RIN × SEN白浊女教师/我们一起上你

2021-05-03 10:27:3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现金库的面积不小,钱在现金库里都是整齐地摆放,堆成了一座座小山。

苗德江走到了其中的一堆钱旁边,随手拿起了其中的一摞,哗啦啦的在手心里摊开,然后笑着回过头冲苗右江

   现金库的面积不小,钱在现金库里都是整齐地摆放,堆成了一座座小山。

    苗德江走到了其中的一堆钱旁边,随手拿起了其中的一摞,哗啦啦的在手心里摊开,然后笑着回过头冲苗右江、苗李凤道:“右江、弟妹,钱都摆在这儿了,你们俩紧张什么,我只是随便看看,咱们苗家银行的现金库,我还是第一次进来呢,果然是够壮......”

    余下的话还不等说出来,就听哗啦的一声,苗德江身旁那用钱堆起来的小山倒了,一摞摞整齐的钞票散落在了地上。          

    苗右江、苗李凤夫妇俩的脸色瞬间煞白,即便是知道了儿子的死讯,他们的脸色都没有这么难看过。

    苗德江弯下腰,从地上的钱堆中又捡起了两摞钞票,他的眉头马上皱了起来,这两摞刚刚被压在了下面,看似整齐的两摞钞票,竟然是白纸。

    苗德江脸上的表情瞬间一变,他又弯下腰来捡起了两摞钞票,结果依旧是白纸。

    他马上又来到了旁边的一个钞票堆起的小山面前,小心翼翼地从最上面抽出了两摞钞票,然后透过这个缺口看下去,这个外表看起来堆砌的很结实的钞票小山,下面竟然是空的!

    也只有这最外围的一圈儿是真钞票,剩下的全都是白纸冒充的。

    “你们夫妇俩干得好事!”苗德江冲着苗右江、苗李凤夫妇俩怒道。

    苗李凤连忙开口:“二哥,你听我解释,这些钱其实......其实......”

    噗嗤!

    这时,苗右江忽然冲到了苗德江的面前,将一把刀子插进了他的心窝里。

    苗德江完全猝不及防,眼睛瞬间瞪大,脖子僵硬地低下头,看着插在胸口的一把刀,血水正顺着刀刃流出来,他猛地抬起手抓住苗右江的肩膀,恶狠狠地道:“苗右江,你......”

    噗嗤、噗嗤、噗嗤!

    又是接连的三声响,刀子拔出来再插进去,反反复复,血水喷溅。

    苗右江满脸的鲜血,看着眼前生机快速消散的苗德江,口中喃喃地道:“二哥,这事儿不怪我,是你自找的,我让你赶紧离开,你偏不听,今天要是让你活着离开,死的就是我和李凤,你必须死!”

    扑腾......

    苗德江瞪大着眼睛,但已经彻底咽气了,现金库里还有两个随同苗德江一起来的手下,他们还没来得及出手,他们的主子就已经死了。

    苗右江抬起头看向这两个人,这两个人本来是要拔枪的,这时全都停了下来,然后一起跪了下来,道:“四爷,我们什么都没看到,我们不会说出去的,以后就让我们跟在四爷的身边,替四爷卖命。”

    两个人边说边磕着头。

    苗右江淡淡地开口道:“好,我相信你们,你们把苗德江地尸体处理一下。”

    “谢四爷不杀之恩,谢四爷......”

    直嘎嘎......

    现金库的铁门关上了,苗德江的两个手下正蹲在地上处理尸体。

    喀!

    现金库的灯光灭了,四周瞬间一片漆黑,两个蹲在地上的手下,赶紧停了下来,开始跪在地上给苗德江磕头:“二爷,对不起,我们也是为了活命,不过二爷你放心,我们一定不会让您白死的......”

    说着,两个人就开始拿出手机,准备给苗家通风报信。

    现金库外。

    苗右江冷冷地冲着手下道:“里面没有人了,马上打开真空机。”

    手下想要说什么,但看到苗右江脸上的血迹,又硬生生地忍住了。

    现金库里......

    两个刚掏出来手机的男人,忽然感觉胸口像是被一块大石压中,强烈的窒息感来势迅疾,不等他们反应过来,人已经躺在了地上。

    手机上地号码按下来一半,却也永远地停在那儿了。

    银行的门外停了一辆黑色的suv,苗右江夫妇走到银行的大门口,看到这辆黑色的suv,脸上的表情都紧张了起来,旋即苗右江主动走了出去,来到了黑色suv的旁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你刚才的表现很好,如果你是一个孬种,那这苗家家主的位子真就不适合你,怎么样,你应该考虑清楚了吧,为我们蔡家效力,保证你荣华富贵,而且还可以为你的儿子报仇,除此之外你也没有别的选择了吧,呵呵呵......”

    suv的副驾座上,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冷冷地笑道。

    苗右江暗暗地吞了一口唾沫,他向前面的后视镜看去,想要看清楚这个男人的脸,可男人的帽檐很低,只能看到他的鼻尖和嘴巴。

    “你,你没开玩笑?”苗右江道。

    “如果你们苗家的老祖还活着,你或许会觉得我的话没什么权威,可这个老东西才刚从河底出来,就被林昆给干掉了,除了跟我们蔡家合作,你还有第二个合适的人选么,我之所以选中你,是看在你死去儿子的面子上,你如果不同意,苗家的家主自然另有他人想要做。”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我儿子和你之间又是什么关系?”苗右江冷冷地问道。

    “我想要什么,等你做上了苗家家主,我自然会告诉你,至于我和你儿子之间么,这并不重要。”

    黑色的suv开走了,就像是这夜幕下的一头巨兽,苗右江站在雨里,抬起头和站在门口的苗李凤对望,他的嘴角忽然勾起了一抹狞笑......

    酒温了,又凉了。

    外面的大雨已经停下,苗长江坐在大厅的主座上,他的脸上满是阴云。

    钱,已经被铁山拿走。

    2000万,撕掉的苗家的面子。

    老祖宗,死掉的是苗家的里子。

    只是一个很寻常的夜晚,苗家彻底站在了深渊的边缘。

    苗德江联系不上,苗右江说苗德江是突然有了急事去处理,但苗长江不信这个理由。

    大厅里的苗家众人接连散去了,已经开始忙碌老祖的后事,众人对待老祖的感情不深,没有那么多的千丝万缕,本以为老祖要带他们走向巅峰,却不想才刚看到希望,老祖的脑袋就被人提了回来。

    呸,故弄玄虚,还以为多厉害呢!(二一)

    看到希望的时候,众人敬畏老祖,可现在希望破灭了,敬畏化作了唾弃。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