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狠狠的射:娘娘玉肉

2021-05-03 10:41:53【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她也没有想到‘威武王’厉害至此,自己只是在心灵深处的一声呼救,他就应声而‘现’,真是奇迹啊。

什么大婚不大婚,名誉不名誉的,哪个比生命比生存更

   她也没有想到‘威武王’厉害至此,自己只是在心灵深处的一声呼救,他就应声而‘现’,真是奇迹啊。

    什么大婚不大婚,名誉不名誉的,哪个比生命比生存更重要?

    尤其皇室之乱,天下谁人不知?          

    谁又会在乎你一个公主的名誉?你实力不够,人家随便找个借口也能拾掇你,你实力强横,他就只剩乖乖跪舔的份儿。

    一劫之后,赵怡的心性立即产生了剧变,欧王失踪,公主赵怡失踪,这是‘一桩’大事啊。

    所以,赵怡乖乖跟着威武王回了‘威武王府’。

    至于已经乱了套的欧王府那边会有什么事,她就懒得关心了。

    的确,此时的欧王府已经乱成了一团。

    因为失踪的是一座大殿。

    欧王宝殿没了。

    皇后娄伊纱娜接到急禀,赶紧一看也是傻了眼。

    大殿都没了,无声无息就没了?

    这是什么手段?

    ‘搬山移海’都是小术,关键是在大法限森严的神京,怎么能够将一座大殿‘移’走?

    这是要破除法限禁锢的,是要贯穿无尽时空的,不是对时间法则、空间法则有深度参悟的强者,又怎么能做到呢?

    这样的强者,最低也得是‘半步至皇’啊。

    但就娄伊纱娜所知,她熟知的两尊‘半步至皇’都未必能把这桩事做的无声无息。

    谁?

    是哪个把欧王给弄走了?

    皇后脸色铁青,妙眸溢出森寒的杀机,但这些有什么用呢?

    “一同在殿中的,还有谁?”

    “有有有公主赵怡。”

    知情的阉奴忙如实禀报。

    “赵怡这贱妇怎么会在欧王府?”

    “是是是欧王让奴婢把公主诳来的?”

    “诳来?”

    娄伊纱娜脸色又变了变,“还有谁知道此事?”

    “就就就奴婢一个……”

    “很好,你去死吧!”

    啵!

    皇后五张箕张,五道精芒闪光,瞬间将这个阉奴绞成了齑粉碎屑,散于虚空之中,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来。

    然后娄伊纱娜就纵身闪入虚空,嗖一下消逝。

    ---

    大轮回府,阴森的大殿中。

    娄伊纱娜对着那尊‘冥狱法相’,在进行着神之交融。

    她已经把欧王府发生的事传给了情夫‘狱皇’哈瑞斯卡力,而狱皇的本尊在‘冥狱’世界,只能通过这尊法相来联系。

    须臾,一团暗色光华涌荡,瞬间凝成了形体高大的一尊男子,金发、壮硕、气势雄奇,鹰鼻深目,眼神无比锋锐,身上一袭暗幽色的王者袍服,此人赫然就是被誉为神世第一人的‘狱皇’哈瑞斯卡力?阿鲁。

    “你没找赵玄?”

    狱皇沉声问。

    “我找他做什么?你还想让我与他生个孽种不成?”

    娄伊纱娜就白了一眼狱皇。

    狱皇也不以为然,彼此都是利用对方罢了,压根谈不上丝毫情份,多不过是两个人共宠着一个‘儿子’罢了。

    要论某些人的先后顺序的话,似乎是赵玄在前,狱皇在后。

    没有赵玄的大力支持,娄伊纱娜是没有可能当上‘皇后’的,她和赵玄生的子嗣,比和皇帝赵赦生的还要多的多呢。

    但是话说回来,娄伊纱娜才不重视非纯雪种的子嗣,生一万个也没什么用。

    她非常清楚,只有把‘欧王’扶上皇座才能使她得到最大受益,也能稳固她的地位,借着太后威权去掌控镇廷皇器也不是不可能,只有把皇器握在自己手中,才能够最大限度的汲取造化天象元晶,以最快的速度修行,最终踏出冲击至皇的一步。

    其实种种盘算,也都是为了她自己,什么丈夫、情夫、儿子这些,都是随时能垫在自己脚下的利用物,无其它价值。

    但是这些人,一个比一个鬼精,狱皇又何曾把他的压箱底神术传授给自己?那门他传给欧王的‘天狱冥皇破界斩’虽也是罕绝的大神通,亦称古神术,但比起‘帕提斯的惩罚’却是大有不如,也根本斩不破‘阿瑟古的庇护’之法界。

    古神术也分强弱档次的,并非都是一样的威能一样的强悍。

    ‘帕提斯的惩罚’堪称古神术中最极致的杀戮攻技。

    ‘阿瑟古的庇护’堪称古神术中最极限的守护结界。

    它们代表一攻一防两个极端的极致临界点。

    而‘狱皇’压箱底的大神通是‘天王转魂无上法’和‘天道无魂镇狱法’,这才是他得自‘冥狱天王’的秘传神技,至于那门‘天狱冥皇破界斩’不过是‘天道无魂镇狱法’的一个分支秘技罢了。

    ‘冥狱天王’的五大神技,这狱皇也就只修成了两门,这已经算是他的奇缘了,他也不可能得到五大秘技,那岂不是成了冥狱天王第二?

    狱皇淡淡道:“奥赛托的行事,赵玄是知情的,大殿被直接移走,赵玄应该生出感应的……我们去找他。”

    “好吧。”

    ---

    此时,赵玄正脸色奇苍的收回自己的神念。

    他追踪穿透了亿亿兆层的无尽时空,但最后还是追丢了那强横莫测的威息。

    宇宙太大了,以他的能量就算完全耗尽也不可能到达宇宙的边缘。

    而且那威息带走了大殿,速度快的无以复加,真正超越了‘光’,所以他不可能追上,他只能循息去追,追丢太正常了。

    这个出手的人,太强悍了,自己虽已经站在了神世至巅,但自忖绝对不是这个人的敌手。

    这时,元神法域笼罩的修行秘境微微波动,赵玄便知是谁来了。

    他微舒一口气,面容气色瞬间恢复如常。

    “二位请……”

    下一刻,狱皇和皇后娄伊纱娜就进了赵玄的修行秘境。

    狱皇何等眼力,从赵玄目底看到了他一丝若有若无的疲色,眉锋一蹙,“没结果?”

    赵玄苦笑摇头,“就算你我加在一起,再加上皇后,也不可能有结果,出手之人的修为,无限接近至皇,根本不是我们能够对抗的,”

    然后他转向了皇后,“你虽是至君巅峰境,可实力却不比我们稍弱,欧王府那个坑你也看到了,有何感想?”

    娄伊纱娜虽然觉得狱皇对她更有用,但也不会小觑这个赵玄,知其隐忍之深,玄命术无比玄奇,此人还是有用的一个人。

    她沉凝道:“我自忖找不到头绪,才去寻狱皇的,此人对时间空间两大法则的参悟远在我们之上,仅凭这一点,我们就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只是他隐而不现,我们也莫奈其何……”

    赵玄一笑,“我倒是无所谓,逼宫计划怕是要放弃了,没了欧王,我们抬谁上位都不如赵赦在位。”

    狱皇的脸有点黑,但也还捉着赵玄的痛脚呢,“我也无所谓,只可惜不能尽快的帮助赵兄你锻造皇器了……”

    “嘿嘿,无妨,先放一放吧,只要我们找到那个人,也不是不能谈谈嘛。”

    “那赵玄以为,此人是……”

    赵玄微微摇头,“只有一个疑点,我想二位也是明眼人,心里有数的吧?”

    皇后凝眸道:“你是说赵怡?与赵怡那小贱妇有关的,也就是神秘莫测的威武王了,我曾试着要把神念伸入威武王府,但没有成功,那座王府的守护法界极其强大,法界威能中隐隐弥散出一丝天地威息,又或是皇器威息,总之这个威武王,绝对不是能小觑的角色,赵赦那个废物,倒是会‘用’人啊,运气也好的很,随便就能捡到这样的角色……”

    天地威息代表天地法则啊,这个真不好说。

    皇器威息是皇品神器,这个才有可能吧?

    狱皇的神情不由凝重,“这么说来,这个近日出尽风头的威武王看来颇有些底蕴?”

    “何止啊,那个拿加了‘帕提斯的惩罚’的小女人怕都不在我们之下了,威武王能培养出这种绝世强者,我都怀疑欧王是不是挪进无尽时空中去的……实在想不到还有谁拥有如此惊神手段呢。”

    也因为赵怡身上的无形冲霄皇气乍露,让赵玄越发坚定了自己的认识,赵怡的强运就应在那个威武王身上吧。

    不是因为这桩事,赵玄也不会这么快寻到赵怡强运的源头。

    他心中微微一叹,这世界要变天了啊。

    但是自己呢确实是没有更多的选择,不象狱皇哈瑞斯卡力,人家执掌冥狱,是握‘死’之尊,就是妖魔兽等异族生灵都会对他示好,掌握着大轮回世界的皇者,选择很多啊,无论是自己还是娄伊纱娜,都不能比这个狱皇。

    只是这狱皇野望不小,还想扶他儿子上位统治生灵人世?

    现在看来他也是痴心妄想……赵玄不由就有点想笑。

    因为这事搞不成,最失意的就是狱皇,其次是娄伊纱娜,最后才是自己,毕竟自己在这里面收益最迟,还可能被坑啊。

    皇器那种惊世至宝,真的炼成了,自己都未必能妥妥获得,不保证这对狗男女联手灭杀自己,这个可能性是越想越大,现在挺好的,威武王这一折腾,都给折腾没了,哈哈哈,自己倒有一种解脱的舒畅之感。

    不管怎么说,赵怡那里是自己留下一份善缘的,说不准就是退路生门啊。

    所以此际的赵玄,并无多少失意呢。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