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拉扯布料摩擦花缝流水|女人为什么都喜欢被?小说

2021-05-03 10:52:23【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阮光建把证书稍微往旁边侧了一下,让乔梁能够看清。

“苦行者阮光建,在受苦旅行第二期(2012年12月-2013年1月)锐意进取、敢为人先,在所有苦行者中表现卓越、名列前茅,特

阮光建把证书稍微往旁边侧了一下,让乔梁能够看清。

    “苦行者阮光建,在受苦旅行第二期(2012年12月-2013年1月)锐意进取、敢为人先,在所有苦行者中表现卓越、名列前茅,特授予‘卓越苦行者’称号!”

    乔梁愣了一下,随即满头问号。                

    感觉有点不对劲!

    他又看向右手边的陈宇峰:“你的证书呢?”

    陈宇峰也侧过来给他看,只见上面写着:“苦行者陈宇峰,在受苦旅行第二期(2012年12月-2013年1月)砥砺前行、勇争上游,堪称中流砥柱,特授予‘优秀苦行者’的称号!”

    乔梁感觉更加不对劲了。

    这几种不同称号的措辞上,就能明显感觉出来差别啊!

    此时,包旭已经把纪念章和证书分发完毕了。

    “为期两个月的受苦旅行结束了,大家都表现得很好。”

    “时间虽然短暂,让人不舍,但我相信大家都已经得到了充分的锻炼。”

    “希望大家能牢记受苦旅行的精神,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能够将受苦旅行中培养出来的坚韧意志代入到工作和生活中,将这种精神传承下去!”

    “如果还想追求更高的挑战,可以再次报名,到时候还会有更高级的纪念章!”

    “最后,我谨代表裴总和受苦旅行的全体工作人员,向大家表示衷心的祝贺!”

    “大家可以原地休息一下,明天我们就启程返回!”

    热烈的掌声过后,众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各自席地而坐,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但乔梁显然没办法像其他人一样淡定地坐下,他转了一圈,把其他人的证书全都看了一遍。

    看完之后,乔梁一屁股坐在沙地上,默默地在沙子上画圈圈。

    坑爹啊这是!

    本来乔梁看到自己的证书之后还挺高兴的。

    你看看,奋勇拼搏、坚持不懈、不屈不挠、坚韧苦行者……

    这不都是好词吗?

    乔梁觉得,这个评语完全是恰如其分,把自己在受苦旅行中的英姿给非常全面、完美地展现出来了。

    自我感觉极其良好。

    但是看了其他人的评语之后,乔梁发现自己会错意了。

    因为其他人全都是卓越苦行者和优秀苦行者!

    其中卓越苦行者的数量比较少,十个人里边有三个,像阮光建和姚波这种游刃有余的货,都拿到了卓越苦行者,代表着这一期受苦旅行比较顶尖的水平。

    从这个证书的措辞里也能看出来,锐意进取、敢为人先、名列前茅之类的,差不多都是在表达这个意思。

    而其他的六个人,比如陈宇峰、江源这样腾达的负责人,他们不像阮光建和姚波表现那么好,但也还可以,所以评的是优秀苦行者,评语里面也用到了类似于“中流砥柱”这样的词。

    而乔梁,是唯一一个拿到“坚韧苦行者”称号的人!

    再考虑到他平时一直都是“重点帮扶对象”,再看这个评语,就全都变味了。

    为什么一直在强调乔梁艰苦奋斗的拼搏精神?

    还不是因为他一直垫底吗!

    正是因为一直垫底,一直坚持不懈,然后继续垫底,这样不断循环下来,才让人看到了他身上的艰苦奋斗精神。

    当然了,也可能是因为最后一名给“优秀苦行者”的话实在是太强行了,都最后一名了还怎么优秀呢?

    只能换个角度来表扬了。

    这就像游戏里面,最顶尖的大佬都是什么超凡大师、最强王者之类一听就霸气侧漏的称号,要是里头有“坚韧”、“不屈”之类的词,那妥妥都是垫底的渣渣……

    得知这个令人悲伤的事实之后,乔梁彻底惆怅了。

    他不由得在想,等回去之后,别人要是问他,参加受苦旅行了吗?他该怎么回答?

    参加了,但没参加多了,只参加了一点点。

    别人再问,听说都有奖章和证书,还有称号,你的称号是什么?是卓越苦行者,还是优秀苦行者?

    乔梁回答,坚韧苦行者。

    这像话吗?

    到时候人家要是再问,咦,坚韧苦行者这个称号没听说过啊,是得多少名才能拿到坚韧苦行者呢?

    那这天还怎么往下聊?根本没法聊了!

    总不能跟别人说:“这是一个稀有称号,整个一期只有我一个人拿到了!”

    那传出去要变成笑柄了。

    怎么办?

    乔梁感觉到,一个危险的念头正在自己的心底生根发芽、潜滋暗长。

    刚才包旭其实已经暗示过了,他们拿到的这个奖章虽然很漂亮,但只是最初级的奖章。

    参加一次、两次、三次受苦旅行,拿到的奖章是完全不一样的,而征服三次受苦旅行的人,才是真正的苦行者!

    再参加一次受苦旅行可以刷到别的称号,而且乔梁感觉自己的身体素质有了大幅的提升,如果再来一次的话绝对不至于再垫底……

    “可恶啊,打住,不能再想下去了!”

    “快点想想家里的摸鱼外卖、肥宅快乐水、ROF电脑和大电视!”

    “绝对要抵制住诱惑,绝对不能再来受苦旅行第二次了!”

    乔梁内心中展开了激烈的天人交战,在要不要再来受苦旅行这个问题上,疯狂摇摆。

    就在这时,朱小策惊喜地说道:“下一期受苦旅行的内部名单出来了!咦,这次的人数好多,而且是暂缓一个月,三月份才开始?”

    “包哥,是不是受苦旅行要扩容?”

    坐在一旁的包旭点了点头:“嗯,是要扩容。”

    “受苦旅行外部报名已经爆满了,内部安排的人员也开始从部门负责人向部门的骨干成员扩散。裴总的最终目标是,让腾达人人有苦吃,人人有罪受,想要达成这个目标,每次两个月只能带十个人,效率实在太低了。”

    “这一个月正好赶上春节,正好让工作人员休息一下,沉淀沉淀,总结一下前两期受苦旅行的经验教训,同时开展人员培训,将现在的一个团队扩充为好几个团队。”

    “以后争取一次开团,就带上几十、上百人,让大家都能感受到受苦旅行的乐趣!”

    众人默默地刷着手机,努力掩饰自己脸上震惊的表情。

    包哥,你彻底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你看看这说的是人话吗?

    啥叫让人人有苦吃、人人有罪受?还把锅推给裴总?

    这明明就是你心中所想吧!

    只是大家全都敢怒不敢言,毕竟“三重奖牌”的机制一出来,大家都知道二进宫这种事情也不是不可能。

    一旦得罪了包旭,二进宫就有可能变成大概率事件!

    朱小策赶忙岔开话题:“让我们来看看下一期有哪些熟人……哟,田默,吴川,陈康拓!不对劲啊,还没张元?而且这内部名单,怎么还专门给销售部门那边留了个空位?”

    众人也纷纷把注意力集中到下一期的名单上。

    这世界上有什么事情,是比自己受苦结束更让人高兴的吗?

    显然是有的,那就是看自己的熟人出现在下一期受苦旅行的名单上面!

    上一期受苦旅行的负责人们在旅行结束的最后,也是开心地看着新一批来受苦的负责人的名单,心满意足地笑出了声。

    而这次,显然是一种循环。

    不得不说,这主要应该归功于裴总,总是能在这一期受苦旅行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就提前敲定了下一期受苦旅行的名单,让他们收获双倍的快乐。

    只是在看到名单上的名字之后,很多人都陷入了困惑。

    这次的名单的人数很多,不再是以腾达的负责人为主了,而是加入了大量的、各部门的骨干成员。

    而在这些负责人中,田默、吴川和陈康拓等人的入选,让大家全都会心一笑,颇有一种“你小子也别想跑”的快乐。

    可张元竟然依旧不在名单中……

    这就让人浮想联翩了。

    毕竟这些负责人里有人曾经听说,张元找到了裴总推行受苦旅行背后的真正含义,也找到了避开受苦旅行的方法。只不过刚听到的时候,很多人都认为这是无稽之谈,完全不信。

    但现在,没法不信了,这份名单就是在验证张元的观点!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疑点。

    名单里竟然有一个空缺,专门留给田默所在的销售部门。

    按理说,田默所在的销售部门表现确实不错,把京州的体验店开得有声有色,田默来受苦合情合理;而这样的成就显然不应归功于他一个人,送两个骨干成员来一起受苦,这也说得过去。

    但为什么有一个待定的空缺呢?到底是为什么待定的呢?

    唯一的可能性,似乎也只有“有人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没有定位到具体是哪个人所以才留了一个位置”这一种可能性了。

    距离下次受苦旅行正式开始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足够把这个人找出来。

    但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似乎有点说不通。

    负责人们看着手机上的名单,陷入了沉思。

    受苦旅行给人一种越来越神秘的感觉,回去一定得好好请教一下张元,从他那取取经。

    ……

    与此同时,广告营销部。

    孟畅刚刚从田默那里接收到一份宣传视频。

    “孟哥,宣传视频剪好了,请查收。”

    显然,此时田黑犬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还以为这只是配合广告宣传部那边完成的一个常规任务。

    视频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拍摄了一下腾达体验店,展示了一下每一层的结构和布局、一些新潮的体验、库存中不断售出又不断进货的货物、汹涌的人潮等等。

    孟畅跟他说的是,拍一个体验店的宣传视频,然后可以从广告营销部这边专门拨一笔经费,用于投放在艾丽岛等网站上,给体验店增加知名度和客流量。

    田默完全没有任何的怀疑,毕竟有热度总是好事嘛!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精心拍摄和剪辑之后,这个视频总算是达到了让田默比较满意的地步,这才发给孟畅。

    过了一会儿,孟畅回信息了,看似顺理成章地问道:“剪得非常不错啊!节奏很好,是谁剪辑的?”

    田默非常骄傲地回答道:“是丁希瑶剪的!刚开始我本来想到外面去找人剪辑的,但在部门里问了一下,才知道原来她很擅长这个,正好就交给她了。”

    孟畅:“明白!”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