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厨房里面大战贵妇|酒瓶堵住,不能流

2021-05-03 11:53:3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氤氲缭绕之中,玉如心的身体在快速回复,眉心前,悬浮着的是那块晶芯,不过里面的先天晶气已经被完全导出,送入玉如心的体内。

陈泽这时候心若悬灯七上八下,两只手攥着不断在旁

  氤氲缭绕之中,玉如心的身体在快速回复,眉心前,悬浮着的是那块晶芯,不过里面的先天晶气已经被完全导出,送入玉如心的体内。

    陈泽这时候心若悬灯七上八下,两只手攥着不断在旁边打转儿。

    周柒看后笑了:“陈泽,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是等在产房外面的小相公呢,紧张个啥。七老爷出马,这事儿准了。”          

    “七老爷,我知道你厉害,可我还是担心啊。关键不知道什么是墨菲定律,这玩意比你的还准。”陈泽说。

    “墨菲是谁?”周柒听得一愣。

    “他另一个相好的。”希帅抱着肩在旁边搭腔。

    “滚犊子。”陈泽骂道,“那是个男人。”

    “你连男人都不放过了?”希帅继续怼他。

    陈泽知道跟这个滚刀肉犟嘴就是找不自在,解释道:“墨菲是个人,他提出了一条定律。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

    “不可能!”周柒立马炸了:“你竟然敢质疑七老爷的医术。”

    “这家伙就是不识好人心。”希帅继续加杠。

    嗖嗖嗖……

    这时笼罩在玉如心身畔的晶气开始快速收拢,没入她眉心的本命晶当中。

    随后她的身体犹如冰封速化一般,开始恢复。

    这时大家全都闭口不语,等待着玉如心的恢复。

    许久,她才完全恢复,睫毛微微抖动,终于睁开。

    “呼……”陈泽终于长出一口气。

    见玉如心真正醒来,陈泽心中的担心消散。

    周柒一哼哼,“看到没,七老爷出手什么时候出现过意外。那个什么菲的人说的话,就是放屁!”

    陈泽直接冲到玉如心的身边,一把抱住她,“太好了,你终于没事了。”

    可是怀里的人突然将他推开,道:“你是谁?为什么要对我动手动脚。”

    恩?

    陈泽听到这话都懵了,“我是你夫君啊。我,陈泽,不认识了?”

    玉如心摇摇头:“我不认识你。”

    “完了,墨菲定律出现了。”问心这时候笑道。

    陈泽白了她一眼,“你还笑得出来。”

    “我为什么笑不出来,她恢不恢复关我屁事。”问心道。

    她这话,很过分。

    不过现在陈泽没空搭理她,对周柒说:“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刚刚信誓旦旦的七老爷也有些摸不着头脑:“玉如心,你知道你是谁吗?”

    “我当然知道。我是圣晶族的圣女,你们到底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失忆了。

    记得住自己的身份,却记不住陈泽跟他们。

    “怎么会这样,七老爷不可能失手的。”周柒来到玉如心近前,为她把把脉,四平八稳的没有一丝隐症。

    “某些人只会吹牛,现在丢人了吧。”希帅这算是无差别嘲讽,不分远近。

    周柒咬着牙,各种手段尽出,依旧没能查出玉如心的症结出现在哪儿。

    “行了行了,你这是干什么?”问心道:“她刚恢复,让她先休息下。你们都出去吧,我留下照看着。”

    陈泽当然不同意:“对于你这种冷血的女人,我会放心将玉如心交给你照看?”

    问心无所谓:“那你来呗。整的好像我很乐意似的,人家是圣女,岂会跟你这个臭男人独处一室。”

    呃……

    陈泽看着玉如心想要征求意见,谁料玉如心开口:“我不需要人照顾,让我走,我要回族里。”

    “不行,你已经是我的妻子,圣晶族不会再容你。你必须留在这里!”陈泽这时很是霸道。

    “我又对你没有记忆,凭什么听你的。”玉如心说。

    “总之我是不会让你回去的。问心,你留下照看她,我们先离开。”

    陈泽说完带着希帅他们离开。

    问心靠在墙边,突然笑道:“好玩不?”

    玉如心冷漠的表情也突然消失,很是得意的样子:“我也不想,谁让那个周柒居然敢不信陈泽的话,我不得给自家夫君找找厂子。”

    “你这是找场子么,完全是把陈泽打击到了。”问心说:“不过这也能看出他对你的感情,刚刚拒绝的好霸道,我都快沉沦了。”

    “你别做梦了,在五重天,他只属于我!”玉如心这时候表现的也很霸道。

    外面,陈泽沉默不语,周柒有些心虚。她可是保证过一定会医好玉如心,陈泽为此都杀上圣灵族的圣地,面对凶险。

    “那个……”

    周柒想要说什么,希帅却一把叫住她:“行了,给陈泽点儿时间,让他一个人静静。”

    “我一定可以的!陈泽,你要相信我啊。”

    周柒大叫着,希帅道:“相信个屁,你就别给我丢人了。”

    “你跟我吼什么?胆子肥了是吧。自家媳妇不相信?”

    周柒一把抓起希帅的耳朵,拽着往自己的别墅走去。

    随后别墅里就传来两人争吵干架的声音,陈泽在外面踮着脚看了看,突然笑了起来。

    转身回到别墅,进了房间。

    问心看到他后说:“你回来干什么?还嫌玉如心对你不够讨厌?”

    这女人分明就是趁机戳刀子。

    陈泽冷哼道:“讨厌又能怎样?她是我的女人,我想要了,她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你,出去!”

    问心因为陈泽还要场景重现一次,这么报复的机会怎么可能放过:“你休想!你知道女人的贞洁有多重要么,上次让你占了便宜。这次,除非得到玉如心的认可,否则老娘是不会让你碰她的。”

    问心表现的义愤填膺,陈泽直接绕过她,一把抱住玉如心,吧嗒亲了一口,随后嚣张地转头:“厌恶了吗?拒绝了吗?我的媳妇我会不清楚?”

    见玉如心笑得开心,问心凌乱了。

    我苦巴巴的演了这么久,和着你早就知道真相了,原来小丑竟然是我自己。

    “你……”

    自从陈泽进入原境后,她便再难看到陈泽的内心,心中满是疑惑。

    陈泽笑道:“我媳妇睁开眼时眼神刹那的柔情很明显,那一刻我就知道她没有任何事。我知道她在帮我对付周柒,哈哈……”

    “阴险的家伙,所以你们两口子就是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破坏人家夫妻的和谐?不仅仅是恩将仇报,还辜负了希帅对你的手足情谊!他为了你,连媳妇都骂了。”问心说。

    远处,还隐隐约约传来那两口子干架的声音。

    陈泽很满足:“恩人?手足?不就是用来坑的嘛。”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