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医生系列辣文h:男女性gif抽搐出入

2021-05-03 15:47:4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张御将青朔道人的道册看过,心中不禁琢磨起来。

青朔道人的道法中出现了天夏功法的路数,那么如此推论,青朔道人是“上我”的可能愈发大了。

可这里还有一个

张御将青朔道人的道册看过,心中不禁琢磨起来。

    青朔道人的道法中出现了天夏功法的路数,那么如此推论,青朔道人是“上我”的可能愈发大了。

    可这里还有一个问题。          

    天夏的道法是修道人在漫长的时光中与荒古异类对抗,感悟天地自然,并在诸方交流中逐渐变迁演化出来的,是自身所独有的。

    天地道机不同,两个世间的走向绝无可能完全一致。正如孕育的土壤不同,长出来的草木自也有所偏差。

    哪怕这是道化之世,道法的演化也必然遵循世之变化,没可能突然变成其他世间的路数。

    “上我”虽是我,可因为所处的天地不同,各自道法也应该是不同的。

    他也知道,道法若是能到得一定境界,是会有外感出现的。“上我”也是能感到将与另一个“我”之间会有较量,尽管从何而来,又何时而来并不清楚,但一定会是生出心兆的,也是为什么他之前要尽量不暴露自身的力量。

    可知晓另一个“我”的存在,并不等于知晓天夏道法了,就如他来此世之前也无法知晓此世如何模样一般。

    所以这里唯有一个可能会导致如此情况发生。他细想了一下,假设是他想的那样,“上我”可能比原先所想的还要不好对付,对上此人,他要更为慎重一些。

    他又看向那本道书,今次还是有收获的,若“青朔道人”就是上我,那么就做到了一定程度上的知彼。

    而真正疑问不与之照面是无法知晓的。他看向外面,现在阵法正在分身主持之下逐渐完善,等到大阵一成,那么一切自便就能明白了。

    他在按部就班做着准备之际,熹皇的军事筹备也是在加快进行之中,现在昊族上下层都能感觉到,一股浓郁的战争氛围正笼罩在这方地陆之上,连天中大日的光芒似都是灼烈了几分。

    尽管战事还未开启,可六派上层却也是极为紧张,这一次他们决定全力支援烈王,故是不断有修道人自天域之外落到烈王疆域之内,帮助各地建立阵法,哪怕打不过熹皇,也要层层守御,步步设法,将熹皇军势耗尽。

    同时,各派还广发书函,要求地陆之上残余的宗派一同来卫护烈王,以抵抗熹皇之暴虐。也的确引得了一部分宗派的响应,双方的力量都在慢慢积蓄着,等待着碰撞那一刻的来临。

    煌都之内,辅授长老走入了烈王王厅之内,他见烈王在那里逗弄禽鸟,不觉微叹一口气,道:“殿下。”

    烈王见他进来,随意招呼道:“是辅授啊,来来,先坐。”

    现在整个烈王疆域之上,或许只有烈王本人还是一派悠闲。这也因为他早就被半架空了,他能支使的动的人也没几个,打赢了跟着赢便好,打输了他跟着走便好,六派是怎么也不会把他这个招牌扔了的,那还有什么好操心的呢?

    辅授长老此时站着没动,也没说话。

    烈王见状无奈,拍了拍手,又擦拭干净后,执礼道:“辅授请坐。”

    辅授长老还有一礼,待烈王坐下后,这才到了自己客座上坐定,他身形笔直,礼数动作一丝不差。

    烈王问道:“辅授今次登门,不知何时有教于孤?”

    辅授长老沉声道:“殿下,今日我是奉劝王上进位的。”

    进位?

    烈王怔了一下,怀疑自己听错了,错愕道:“这是……要孤做皇帝?”

    辅授长老严肃点头。

    烈王失笑道:“这有何意义么?”

    辅授长老肃容道:“有意义,名不正则言不顺,熹王进位皇帝,裹挟大势,以君伐臣,致我内部人心不固,颇有些人以此为借口分化人心,而若殿下也是继位,若声言为前帝复命讨贼,那便是大义之举了!”

    烈王苦笑道:“就算如辅授所言,可这么做真就有用么?我北方地域人口远不及熹皇,更无传位之印,也能称皇?谁人又会认呢?”

    辅授长老无比严肃道:“有人会认的。”

    烈王听出他话中有话,看了看他,道:“怎么说?”

    辅授长老道:“我出来之时,元授托我带出来一件东西,现在可以交给殿下了。”他从袖中取拿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匣子,挪了过去。

    烈王看了看匣子之上涂抹的金赤之色,像是早期昊族所使用的漆涂风格,他问道:“这里面是何物?”

    辅授长老放沉语气道:“何日继承皇位,何日便能打开此物。”

    烈王道:“看来是前代留下来的东西了。不过辅授要为孤进位,其余臣公和治道们又如何说呢?”

    辅授长老道:“诸位都是一致认可此事。”

    烈王自嘲道:“原来只孤一人不知道啊,好啊,既然辅授和诸位都这么认为,那如此安排好了。”

    辅授长老站起正容一礼,道:“殿下英明。”

    烈王却是呵了一声,道:“这话有些刺耳,不过昏聩也好,英明也罢,都依你们的意就是了。”

    南北两边加紧备战,时日又是过去三月。

    台厅之上,于道人与张御对面而坐,自上次将青朔道人的道法交予张御后,于道人也以交流为借口时不时会来此拜访。张御也未将之拒之门外,不过两人数次所谈,当真也只是道法,并未涉及其余。

    于道人几次谈了下来,虽没有得到自己真正想要的,可却也没有空手而归之感。反而因为几次交流,自觉修为有所长进。

    而今次交谈,张御交谈未久,便主动问及祖石一事。他是光明正大是提出的,明说见得这些被昊族称之为“祖石”的东西,其中有一些神异,自己想拿来探研一下,不知六派能否予他,而他也可有所回报。

    他并不怕六派听了他的话发现里面的玄妙,六派真能发现那早便发现了,用不到等到如今,而长进未曾发现的话,那此物对其根本就是无用。

    于道人想了想,道:“祖石?于某亦不知此物,无法确切回言上师,但于某可以回去一问……”说到这里,他似是玩笑般说了一句,若此物珍贵,那张御的回报也不能轻了去。

    张御道:“于使者想要何回报?”

    于道人心念百转,天人之秘他是不会问的,认为知晓也无用,故他试着道:“若我求上师不要再向熹皇给出任何解咒之法呢?”

    张御淡声道:“可以。”

    熹皇如今两个咒法及身,想要化解已经没有可能了,除了毁去咒器,别无他途可走。熹皇至多只是请他在换躯之时护持神魂,但这就不在此事之列了。

    于道人不觉看向他,着紧问道:“上师此言当真?”

    张御看向他,道:“自非戏言。”这时一挥袖,就有一本道册飘至案上,“前些时日贵方赠我一本青朔道人功法,我亦可回赠一本,于使者可拿了回去一观。”

    两人交谈既然是以交流道法的名义,那他也不会白取对方的东西。

    这套功法是依照此世道法推演出来的,他自身站在高处,能看到更多东西,此世道机变化之后,虽然道法很难再往上攀渡,但并不是没有可能,而只要有这一线可能存在,那么世人就还能寻到上进之法。

    其实关键之处并不在于功法本身,而是其中的道和理,道理在了,路走对了,那么只要依循此等根本,一切自能贯通。

    于道人慎重将这道册取了过来,他也无心在此多留,向张御拜别后,就离了这里,回到了使厅之内,他与乌袍道人商量了一下,觉得此事是一个机会,要尽快向上禀告,耽搁久了,不定熹皇知晓了后会产生变数。

    于是二人动作利索托人将道册和张御的要求送至天外。

    因为于道人自身乃是玉成宗的修士,所以直接将此道册送到了玉成宗惠掌门手中。

    这位惠掌门在看过道册之后,对着身边长老感慨道:“我此前为我辈道法变化思索了许多,这其中却有许多道理与我所思不谋而合,更有许多道理是我不明白,思之未解的,今日得此一观,却有豁然开朗,拨云见日之感。”

    身边长老十分诧异,玉成宗向来喜爱搜集天下各派功法,以求推陈出新,渡过道机危难。掌门师兄可是向来不会轻易开口夸奖什么人物或功传的,没想到这次对这本的道册评价如此之高。只可惜掌门没有拿给他看的意思……

    惠掌门道:“这位陶上师既然给了我这本道册,那么我也应该信守言诺,将那什么‘祖石’拿出来予他。”

    长老沉思道:“掌门师兄,我等之前没听说过这是何物,此人既然讨要,说明这名唤‘祖石’之是很重要的东西,那几位掌门可能轻易交了出来么?”

    惠掌门笑道:“别说是师弟,我与几位掌门打交道数百载,也从未有过听说,说明此物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其实此物纵有神异,我等无法用,拿在手中又有何用呢?”他伸手一指那道册,“凭此一书,任何回报都不为过,何须在乎区区一死物哉?”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