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小姑娘初次|十种让男生爽到叫的方法

2021-05-04 09:29:53【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若没有洪承,他今日怎么会和这个年纪轻轻杀人如麻阴险狠毒的魔头,发生如此不清白的关系。

不是说是真儒吗?

不是说是君子吗?

现在连举世公认的好人都可

  若没有洪承,他今日怎么会和这个年纪轻轻杀人如麻阴险狠毒的魔头,发生如此不清白的关系。

    不是说是真儒吗?

    不是说是君子吗?        

    现在连举世公认的好人都可以这么无良,自己这种坏人还有前途可言么?

    世间正义还能让谁去维护?

    “钱舵主好刀法。”

    邓神秀比出个大拇指。

    “我特么想砍你。”

    钱少卿心中嘶吼。

    “吃饭啦,吃饭啦,这顿饭准备的……握草,保护舵主。”

    莫再提惊呼一声,抽出腰间长刀,拦在钱少卿身前。

    “神秀兄放心,有我在,谁也动不了你。”

    莫再提提剑在手,横在邓神秀身前。

    两兄弟对视一眼,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钱舵主,不管怎么说,神秀兄,是我请来的客人,不至于到动刀动枪的地步吧。”

    莫再提沉吟数息,一脸深沉地道,“这样吧,舵主非要神秀兄性命,用我这条命抵了,反正我们兄弟欠他两条命。”

    “用我的,大哥,圣辉会可以无我,不能无君。”

    “二弟别说了,大哥虽有不世之材,但也明白舍身取义的道理。钱舵主,动手吧。”

    “我抵命,大哥。”

    “我抵命,二弟。”

    “我抵命,大哥,你就别犟了”

    “我弟抵命。”

    莫再讲懵了,眼睛红红似在说话,“大哥,你,你不跟了?”

    “我怕跟乱了。”

    莫再提郑重一点头。

    “莫氏昆仲情深,令人动容,钱舵主能有二君为辅佐,前途无亮啊。”

    邓神秀抚掌赞道。

    钱少卿,“……”

    “神秀兄如果用得上,可以暂时让莫氏兄弟相伴左右,也好做咱们之间的联系纽带。”

    张师爷一脸诚挚。

    莫氏兄弟脸上满是意动。

    邓神秀后背一凉,他自知当不起这两位大聪明的辅佐,朗声道,“莫氏昆仲皆乃当世俊杰,非同凡俗的人物。

    若邓某果真经营事业,少不得要三顾相请,奈何,邓某只是一介书生,无事可谋。

    不敢耗费莫氏昆仲天赋英才啊。钱舵主,我真是羡慕你啊。”

    钱舵主想招来一名身患尿毒症的手下,用最黄最毒的尿滋在邓神秀脸上。

    他被憋得丝丝浊气,疯狂朝邓神秀胸口没去。

    莫氏兄弟则是一脸矜持,情绪内敛地微微颔首。

    “好了,时间不早了,今日状况颇多,邓某还有要事。等咱们的大事办完,邓某做东,相请几位。”

    说着,邓神秀一抱拳,阔步行出殿外。

    莫氏兄弟一路相送,直到看不见枣红马荡起的烟尘,才折身回返。

    一路上,两人不停喟叹。

    “今日始知邓神秀名不虚传,竟有如斯识人之明。”

    “诚哉斯言,这些年,能看出你我兄弟有不凡之材的,也就钱舵主,蒋堂主了。”

    “照我说,邓神秀的眼光应该还在钱舵主、蒋堂主之上。”

    “真替他可惜,他不干事业,你我兄弟便是想助他一臂之力,也不成了。”

    “嘿,我就不明白了,什么叫我弟抵命。”

    “我说了么,我说的是我抵抵命,口音拖了一下而已。”

    “…………”

    就在莫氏兄弟返回大智分舵的档口,一只青羽虎头鹰落在了张师爷的掌上。

    就在一炷香前,他放飞了一只青羽虎头鹰。

    取下青羽虎头鹰脚下的密信,一眼就看完了上面的内容。

    钱少卿倒吸一口凉气,“看来这小子并不是虚张声势,岳麓书院真有意在淮东开办分院。”

    原来,自邓神秀离开后,钱少卿便第一时间让张师爷给淮东的秘谍去信问询。

    他现在不敢和邓神秀翻脸,就是担心岳麓书院。

    如今消息确准,他心里空落落的。

    他当然想不到,邓神秀既然拿岳麓书院作伐,是准备了干货的。

    “没办法,且忍这一段时日吧,好在不须太久。”

    张师爷宽慰道。

    钱少卿缓缓点头,只能如此了。

    辞别莫氏兄弟,邓神秀又打马往昌武城外的静侣山赶去。

    柳朝先和谢伟阳、张克清联袂造访大智分舵,让他生出了警兆。

    这三人冲他来,他没什么压力,但柳朝先竟然想要弄到他母亲的下落。

    这无疑是动了他的逆鳞。

    虽然柳朝先已然身死,但隐患依旧未除,他放心不下,只想急急赶去贤福观探个究竟。

    他赶到静侣山时,夜色已深,山风清冷,带着草木幽香,扑面而来,让人精神一震。

    他将枣红马在不远处的镇子上找了间客栈寄存,自己悄悄摸上山来。

    他担心母亲,打算夜探贤福观,若是条件允许,他打算擒了桑雨绮或者是雅娴师太,先把母亲弄出来再说。

    才摸到半山腰,便听见山上有打斗的动静儿,他隐在暗处,快速前插。

    又蹚出数百丈,终于瞧见那边的动静儿了。

    打斗爆发在贤福观外,距离邓神秀曾经住过的外客雅室,只有数丈之距。

    交战双方足有二十余人,桑雨绮在一旁掠阵,她率领的一方占据了绝对的人数优势。

    将六名黑衣人围在阵中,其中一名高个黑衣人手段极为霸烈,一双肉掌宛若金铁,连续荡开刀剑,拍翻了好几个桑雨绮的手下。

    忽地,那高个黑衣人又拍开两人,身如灵蛇,直朝桑雨绮扑来。

    桑雨绮冷笑一声,一双玉掌摊开,在空中如波浪一般,极有韵律地漾动几下,如青葱般的玉掌正朝那高个黑衣人大手拍去。

    高个黑衣人不惊反喜,大吼一声,双掌势如奔雷,岂料一大一小,一黑一白两只肉掌相击到只剩一寸左右之距,

    高个黑衣人如挨雷击,身子横飞而出,半空中呕血不止,刷的一下,便被一刀砍在脖颈处,丢了性命。

    躲避在茅草丛中的邓神秀棱起眼珠,暗道,“隔空一寸,这是暗劲了,看不出来这小娘皮,好厉害的本事。不对,她适才使得掌法,怎么那么眼熟。

    纯阴无极功,是了,应该是纯阴无极功。果然是那个桑雨绮,师娘,这玩笑开的。”

    他正陷入沉思,那边的大战已经随着高个黑衣人的死亡,而落下帷幕。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