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豪门共妻高H文:从奶罩边缘伸进捏住奶头

2021-05-04 11:31:24【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还有‘鸿蒙道祖’,还有‘地藏’‘元始’‘灵宝’‘太上’‘罗浮’等……

这些人培养起

   还有‘鸿蒙道祖’,还有‘地藏’‘元始’‘灵宝’‘太上’‘罗浮’等……

    这些人培养起来,随便拎一个出来都能坐镇一方。

    陆离这一次先召入神世的就是这些人。            

    既然要在神世扎根建基,肯定要有大才贤者称来稳固基业的嘛。

    能叫陆离最信重的也是这些人,首推‘玲珑界神’,因为这是他妻子之一,然后是‘鸿蒙道祖’‘万劫雷祖’‘地藏’。

    ‘元始’‘灵宝’‘太上’‘罗浮’他们经过这么多‘世’的迁移,也早就坚定了跟随陆离的心,不虞有异。

    再比如陆离的徒弟,‘张良’‘项羽’等,诸妻如凌素素、楚秀瞳、灵姑、林慧真、六公主、灵婧、梵清惠、言静庵、谭珺亦、许珺凰、楚珺婧、齐珺秀、师妃暄、秦梦瑶、石青璇、傅君嫱、陆秀晴、陆秀鸳、傅君婥、瑜、碧秀心、然后还有仙界的‘三圣母’‘嫦娥’‘灵云圣母’‘三世仙姑’‘警世仙姑’‘幻世仙姑’还有‘三霄娘娘’。

    后来更有玄绝心、千灵惠、龙炎秀、龙龗天帝、娅摩天帝、百魅、灵魅、妩魅、惑魅、苍澜、齐奉真、徐秀雯、梁珏、陈晋男、穆元真、茜茜、赵怡、戚姿(皇贵妃)等等,对于陆离来说培养诸妻更是省事,到了他这种境界的,分身亿万不是事,培养谁只需一个‘混沌光逝法’就解决问题了。

    其它人呢,直接传授‘大成’的神通拔升境界,也不叫个事。

    本尊虽然被‘妹娲’拎去折腾了,但根本不影响陆离‘分身’做更多的事。

    万妻都能同时拥有,共参秘契,万事都能坐镇分理,就这么强大。

    时世飞易,沧海无极,‘人’还是那些,只是从‘仙人’变成了‘神人’,世界更是换了N个层次。

    谁也不曾想到,跟着陆离能走到这种高度。

    昔世‘三圣’就是他们眼里可望而不可及的‘天’,但转瞬间天就变了,神变成了蚁,世事难料啊,莫过于此。

    他们沉寂了许久,终于再度登上华丽的舞台。

    ‘大轮回府’一夜间消失了。

    威武王占了一直神秘莫测的‘天道神峰’。

    神京太多人还搞不清怎么回事呢。

    天道神峰就立下了一个大宗门,正式开山立宗,名为‘神羲宗’。

    这是改变神世廷势划分格局的一个开端。

    廷已经名存而实亡。

    那么,就以‘宗’慑天下修士好了。

    陆离直接把雏型‘至器’打入了天道神峰,也直接贯通了地核中的造化天象元晶主脉,这,就是真正的根基。

    而且至器的大法限直接延伸出去,把整个造化天象元晶脉‘封镇’,掐断了对其它势力的供给……绝!

    哪怕是拥有皇器的帝廷,也在那一瞬间再汲取不到丝毫的天象元晶元炁。

    到底发生了什么?

    皇族长老会都搞不清楚。

    第一太上长老‘赵玄’沉默不语,大约他心里有数判断,却没敢说出来。

    他很清楚‘大轮回府’为什么消失,狱皇去威武王府暗探出手他是知道的,但转过头狱皇就把大轮回府撤掉了,很明显,他针对威武王府的暗探失败了,就只能让出‘天道神峰’。

    这天道神峰是除了帝廷皇枢之外最接近造化天象元晶脉的所在,也是最适合立廷开宗的绝佳宝地。

    此前对于‘天象元晶’的开发仅限于皇品神器。

    现在连皇器的开掘权都被陆离的‘至器’给屏蔽封锁了。

    他这不是篡廷夺势,他这是要灭廷建基啊。

    断绝了修资宝源的廷还能叫廷吗?

    拿什么养那些廷员?

    帝廷分崩在即。

    但是,真要崩了的话,也挺乱的,毕竟世界还有诸府州城等等体系,亿亿兆生灵的统治体系基底还是要存在的,原有的大框架是可以利用的,‘放逐’体系也不能就此取缔,不然真的要很乱,重新治理也未必就比眼下的廷治更好。

    暂时断掉廷那边的修资供给,只是逼他们妥协、低头、最后听命于‘神羲宗’。

    那样的话‘神羲宗’就可以象‘教廷’一样超然的存在,帝权不过就是替陆离他们管治生灵生息的一个机构罢了。

    好吧,叫‘宗廷’好了,凌驾于‘帝廷’之上的超然存在。

    毕竟人族内部的争争纷纷还是小事,要一致对外应付异族妖魔兽这些凶残的生灵才是大事。

    此前帝廷是守成有余,开拓不足,对异族魔妖兽廷这些潜在的危胁从没形成过压势,只是守着‘三界关’闭门造车,又或各自明争暗斗,抢那点有限的修资,什么百豪氏族之类的,都只知道内争内斗,同类相残,很少把真正的力量派到三界关外去和妖魔兽廷作战,他们怕自己氏族实力大损而被同类灭绝,的确,存在这样的忧虑,因为帝廷没有强力的保护弱小的法令,而是一味的宣扬强存弱亡的生存法则,这样的话,不内斗内防叫自己同类就灭绝了,哪有心思对外御魔啊?

    要改变这一切,就要从帝廷规制上彻改根源立世基法。

    确立层层保障,建立完善的各级法限,杜绝对强凌弱的现象,帝廷要真正的变身为正义公理的执法天神,彻底稳固了大后方才能一致的去对外御魔戮妖,不然一切皆为空谈,那句‘攘外必先安内’的话用在这里比较合适,因为内部太乱了。

    ---

    受了重大打击的狱皇没有再回应‘皇后’娄伊纱娜的召唤。

    娄伊纱娜也不蠢啊,眼见‘大轮回府’突然消失,也就明白了一些事,说明情夫狱皇昨夜暗探‘威武王府’遭受了打击,今日威武王亲临‘天道神峰’巡视,并公开表态要建立一个叫‘神羲宗’的大宗门,这是什么意思啊?

    ‘宗’这种形势早就过时了好不好?湮灭多年了。

    取而代之的是‘族’,毕竟同族同脉的人更容易同心协力,一致的对外。

    当然,他们的对外只是对本氏族之外的其它人,其它利益争夺者,而非是人族大家庭外的妖魔异兽。

    ‘宗’有海纳百川的更大气度,但很显然‘宗’的凝聚力不及‘族’。

    这是文明的倒退吗?

    娄伊纱娜有些困惑,但她更关心的是帝廷的统治地位,她野望勃勃,一心想掌控世界成为攥着世界大权的‘皇太后’呢。

    现在儿子丢了,情夫跑了,她有感心寒,有感力不从心啊。

    帝廷更是在这时候传来更坏的消息,镇廷皇器运作下,都不能汲取到丝毫的天象元晶元炁,这是怎么了?

    娄伊纱娜就跑去了赵玄的秘境。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一切与那个威武王有关?”

    “呵呵……”赵玄一笑,“你与他本是同一类人,现在看来他的手段要更强大,我并不怀疑帝廷皇器运转玄机出现问题与此人无关,狱皇无声息的退却,就很说明问题了,以他的个性,能惹起得的人他肯定要恁个半死的,若是惹不起的……那他跑掉也不能说不正常啊,难道换了是你,不会跑?硬刚?不惜命?”

    娄伊纱娜脸色变了变,“我告诉过你,我是不想太早的暴露我的底牌,但并不是我没有底牌,谁要是硬逼我,那我也就没有选择了,”

    赵玄道:“我很了解你,你是那种不甘心屈居人下的个性,你的底牌必然叫你屈居于下,所以,你不甘心,想有一番作为是吧?但是人力时有穷尽,没奈何的,威武王显示的能量手段,显然不是你能抗衡的,”

    “那你呢?我看你倒是象根墙头草,谁强你靠谁,就你这样的性子,你觉得你能成大器?这也是我更看好狱皇的原因,至少他敢拼一下,你敢吗?你连试都不敢试……”

    “哈哈哈哈,你不用来激我,没用的,我这个人有自知之明,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什么人该靠,什么人该利用,什么人可投效,我心里自然都有我的认知,你利用我无所谓,我何尝不是在利用你?虽然我的皇器没有锻造大成,但也小成有了雏型,这就是我的收获,我有足够的耐心耐性去等待,我有无限的寿命,但我不会去做死,只要不死,始终就有希望,也许到我拥有皇器还需要等候亿亿年,那又怎么样?亿亿年后我拥有了皇器就是我的进益,可亿亿年后的你呢?照你这种秉性,我真的不怀疑你还能活亿亿年……”

    “你这是要和我撕破脸吗?”

    娄伊纱娜变色的道。

    赵玄撇了下嘴,“没有永远的敌对立场,只有永恒的利益共享,这是我处世的标准,我可以无视蝼蚁们的生命,但我不会无视我自己的生命,你虽然做事不择手段,但你同样没有搏命的勇气,你更擅于把别人推到前面去当替死鬼,很显然,我不是你的替死鬼,能拿下的我顺手就解决了,拿下不的我肯定不会去搏命,一定要认清自己的能力,我们与天斗,是知道天要不了我们的命,我们与地争,是知道辛苦点还能有所收获,但是与人斗,非常凶险,命悬一线,象威武王这样莫测深高的对手,我为什么要与他为敌?我不去惹他,我相信他并不介意我生存于世,因为我能管住自己不去触及他的利益,你能吗?”

    “他的利益建立在于我的剥夺之上,我怎么能忍?”

    娄伊纱娜怒了。

    赵玄又笑了,“大人物必须有一种胸怀,你知道是什么的。”

    “……”

    娄伊纱娜不由沉默了。

    是的,她懂,但她不甘心啊,‘求同存异’嘛,可那就是委屈自己,向对手妥协是要付出代价的。

    为什么不是他来向我妥协呢?

    说到底,实力决定一切。

    你实力不足以威慑人家,又拿什么让人家来妥协你?

    之前,娄伊纱娜有些顾忌帝廷庞大的底基,府州城三阶统治上她们还是太过薄弱的,她们的力量只集中在神京,现在形势陡变,想硬生生的逼赵赦阐让都没有条件了,儿子丢了啊,情夫狱皇跑了啊,就剩个赵玄了,还是这种不靠谱儿的态度。

    仅凭后族一氏是不可能成事的,打死也成不了事。

    威武王这才进京几日?

    就这么一搅和就把好多事给搅黄了啊?

    娄伊纱娜真是不甘心的很呢。

    “你能确定我儿子奥赛托在威武王手上?”

    娄伊纱娜对这个儿子还是寄于些指望的,因为没有他,想染指廷枢大权就更不可能。

    “狱皇比我更清楚。”

    赵玄淡淡回了一句,呛的娄伊纱娜直翻白眼,“我压根就不关心他的死活,与我有一根毛的关系?”

    这话说的实在。

    “镇廷皇器汲取不到天象宝资,你准备怎么办?”

    “呵呵,我又不是皇帝,不管我的事……”

    “你果然是个人物。”

    娄伊纱娜扔下这句话走了,对这个前情夫她也没奈何。

    ---

    神羲宗‘宗门’开张大吉,总得有人来坐镇不是?

    陆离从来就是甩手掌柜,他不会给自己找事。

    谁更合适坐在这里主持一切呢?

    “你们就不能自荐一下?非要等我点名?”

    陆离哑然失笑。

    宏伟气魄的大殿上,此时有‘玲珑界神’‘鸿蒙道祖’‘万劫雷祖’‘地藏’‘元始’‘灵宝’‘太上’‘罗浮’。

    诸妻有尧珺淮、圣音、灵皇、妹娲、凌素素、楚秀瞳、灵姑、林慧真、六公主、灵婧、梵清惠、言静庵、谭珺亦、许珺凰、楚珺婧、齐珺秀、师妃暄、秦梦瑶、石青璇、傅君嫱、陆秀晴、陆秀鸳、傅君婥、瑜、碧秀心、然后还有仙界的‘三圣母’‘嫦娥’‘灵云圣母’‘三世仙姑’‘警世仙姑’‘幻世仙姑’‘三霄娘娘’、玄绝心、千灵惠、龙炎秀、龙龗天帝、娅摩天帝、百魅、灵魅、妩魅、惑魅、苍澜、齐奉真、徐秀雯、梁珏、陈晋男、穆元真、茜茜、赵怡、戚姿、迪娅巴特拉。

    象张良、王诩、孙武、项羽、番云、忠信、若海他们连坐的位置都没有,一个个侍立一侧。

    反正今日上了殿的,已经被陆离‘一瞬亿年’并传授各种神通秘技,统统把境界提升到了四重‘至玄’以上。

    不入中三阶,他们还真没资格入这个宗廷大殿。

    名是立宗,实是建廷。

    全名‘宗廷’。

    所以,谁好意思自荐为‘宗主’啊?

    “要不,我上?”

    好吧,有一个人根本不在乎一切的,甚至都没人敢鄙夷一下她。

    谁啊?

    妹娲啊,某一世陆离的妹子,如今人家的娇妻了。

    汗一个!

    嗯,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人物’。

    陆离就搓了搓脸。

    对妹娲他实在是没得可说,这个宠的太厉害了,也是敢骑到他头上来‘撒野’的唯一那位。

    换个别人在陆离面前那是相当小意拿心的。

    只看陆离搓脸的动作,就知道他有多么的无奈了,是的,就是无奈。

    “怎么,我不行吗?”

    妹娲见情郎搓脸,不由质问呢。

    “啊?”

    陆离一脸无辜,左右瞅了瞅诸人,“我有说不行吗?谁听到了?”

    轰。

    满殿轰笑。

    这时,还传来一个童音。

    “那我呢?我当啥?”

    噗。

    又是一片轰笑。

    蹦出个三四岁的小萌童来,这是被‘灵婧’果然养‘残’的儿子,她说儿子嘛,就要这么小的,永远长不大才可爱。

    能这么玩的,也只有灵婧了,她是灵皇的亲妹妹,也是陆离‘伏羲’时代痴恋他的清纯少女,倍受宠溺。

    “快回来,有你什么事?”

    灵婧脸一红,忙一招手把儿子摄入手中,打了两下小屁股,不许他作怪。

    但是满殿女人投过来的都是羡慕死她的目光。

    实在是陆离没和几个女人诞下子嗣后代。

    曾在民间时,只有楚秀瞳为他诞下一子一女,后来,这一子繁衍后代,都不知有多少了,也不能说陆离无嗣,甚至嗣孙以下的成千上万呢,不过只是一支,楚秀瞳名下的一支。

    灵婧也弄了个儿子,只是她是‘玩’呢,一直不叫娃长大,就保持三四的童真,也是无语了。

    尧珺淮也养了,只是这一支没有‘出世’,儿子去秘密修行了。

    别人就没有了。

    现在陆离也要考虑这个问题了,因为总不能厚此薄彼啊,女人们不都指望子嗣吗?

    只看那一双双希翼的目光,陆离的心就化了。

    “那你倒是代个态啊?不然你看看谁听我的?”

    妹娲继续要权。

    “你喜欢你就坐呗,我是没那个闲功夫,接下来,我要大衍子嗣,嗯,人人有份……”

    陆离死不要脸的环视诸女说。

    诸女却无不大喜惊喜狂喜,有的都抹眼泪呢,等这一天等了它玛的亿万年了啊。

    “我就知道你是个昏君,所以才替你坐位置嘛,省得你挨骂……”

    妹娲飞了陆离一眼。

    不过对妹娲暴烈的脾气,陆离还是有有些忧心的,他指着妹娲扭过头对尧珺淮道:“淮姐,这个靠谱儿不?”

    殿中又有人笑了起来。

    这话也是问到他们心里去了,妹娲是有那么一点不着调儿。

    果然,妹娲直接骑到了陆离身上去,“昏君,我掐死你算了,合辙我还没你靠谱儿吗?”

    好吧,不着调儿的直接体现就这。

    换个女人,谁能在这大殿上骑男人腿上去掐他脖子啊?

    妹娲果然是独一无二的。

    尧珺淮笑了笑,“镇宗还行吧,不过,也不光是宗的事,我们这叫宗廷,宗有宗务,廷有廷事,成立个宗廷长老会吧,鸿蒙道祖、万劫雷祖、玲珑妹子他们都要进去的嘛,大事长老们共议,总能给妹娲提供些良见的……”

    也是,非如此不能制衡妹娲的权限啊。

    陆离点点头,抱着妹娲道:“那就成立‘宗廷长老会’,为最高权制中枢,淮姐你要不要替我担纲第一任会长?”

    “我就算了吧,我推荐圣音做第一任会长,主持长老会日常事务,她稳重的很,”

    尧珺淮是正牌正室第一夫人,公认的,自然不好去担任什么会长,就象陆离不乐意当‘宗主’一样。

    “呃,长老会的会长不是宗主兼任的吗?”

    妹娲忽眨着大眼睛问。

    陆离哈哈大笑,“你做梦去吧,长老会就是专门管你的,你知道不?”

    “啊……”

    妹娲就翻了个白眼。

    大家又轰笑成一团,气氛十分和谐。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