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教授你你慢一点|美女扒开腿让男生桶漫画

2021-05-04 13:33:44【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徐乐离开皇宫时,时间已是傍晚。杨思早早就离开了皇宫,被内侍护送到徐乐宅邸。徐乐本人则被李渊留下饮宴款待,又召来建成、世民两兄弟陪席。这一桌酒席吃得就像是家宴,徐乐这

   徐乐离开皇宫时,时间已是傍晚。杨思早早就离开了皇宫,被内侍护送到徐乐宅邸。徐乐本人则被李渊留下饮宴款待,又召来建成、世民两兄弟陪席。这一桌酒席吃得就像是家宴,徐乐这种待遇,显然是

    被当作李家成员看待。而且这还是长房才有的待遇,那些远房弱支子弟只有干看着的份,就算打破了头也抢不到这等机会。酒席之上宾主尽欢,李渊特意把建成叫来,显然还是为了之前种种的不愉快。他并未直接指责建成,也没有做出回护。只是在话里话外再三强调李、徐两家世代相交,自        

    己与徐卫乃是异姓手足,希望自己的子弟也能和徐乐延续这种交情。少年人血气方刚,在一起难免磕碰冲突。哪怕动手打架,只要不出大格也没什么关系。不过如果有谁坏了这份交情,或是不把徐乐当自己人看待,李渊就不会相容。另外

    又警告李建成,好生约束自己的僚属。自己知道他事务繁忙性情宽和,很多地方顾及不到,下面的人难免生出怠惰之心,做出些荒唐事来。以前的事情既往不咎,今后如果李建成还是不能有效的约束部下,那

    么李渊就会亲自出手除去害群之马,以免一二小人坏了大事。最后更是宣布,从李建成的采邑中拨出五百户给徐乐,作为供应杨思饮食用度的来源。另外原本李家在长安城内的府邸,也赏给徐乐使用,以便安排家中人员,保证不让

    杨思受委屈。这一番敲打的力道可是不轻,不但是让李建成在兄弟和徐乐面前丢了面子,更是要让出了一所宅邸。虽说李建成不缺田宅,但是李家在长安的旧居意义非凡,原本李渊把

    这处宅邸赏给李建成,可以看作是一种暗示,暗喻日后李家的家业必然由长子接管。如今这处有象征意义的宅邸赏给了徐乐,难免惹起别人怀疑。固然徐乐没有可能接管李家,但是这种变化是否意味着皇帝对于长子不满?大位归属是否又会产生变数?李

    唐新立,群臣尚不能归心,大家本就存在着各种疑惑。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可能被他们看作某种征兆或是乱相之始。这么一处有意义的田宅变更,大臣们不动心才怪。徐乐不准备真的住进那所老宅里,不管怎么说那也是李家产业,即便是天子降旨,自己住进去也感觉有些古怪。再说李渊虽说是武功勋贵出身,但是身上文气太重,宫殿

    布置的极有江南风范,祖宅想必也是那副模样。在那种环境下住久了,就很容易像杨广一样被消磨了锐气,于武人而言颇为不利。是以不管李渊怎么说,徐乐肯定不会动,不过李渊这种态度表达出来,也算是给自己出气。当然,作为回报,自己也就不能直接找建成发难。如果像对待窦奉节那样把李

    建成毒打一顿,那就未免欺人太甚,即便是徐李两家关系再好,李渊也绝对不会相容。所谓杀人不过头点地,李渊以帝王至尊做到这一步,自己也就只能放过李建成,暂时不与其为难。不过这不代表这件事就这么过去,徐乐已经打定了主意,这些田产宅邸

    ,自己不会动用,而是准备拿来给李建成做赔偿。既然李渊用财货来平息这件事,自己就可以有样学样,以财货为赔偿,先出了恶气再说!李建成不能动,不代表他身边的人不能动。鹦鹉洲那些强盗是谢家部曲,自己就

    去找谢书方说话。等到收拾了谢某之后,再把这些财产赔给他,这才算公平。虽然有这份心思,但眼下不是动手的时侯,不管怎么说也得先回府中料理。自己走的时日不少,玄甲骑的情况如何,跟随自己一路前来的乡亲部曲是否受了委屈,这些都

    得自己查问明白。如果有人趁着自己不在期间,对自己的部下进行打压,此番就借着收拾谢书方的机会一起解决,让他们知道厉害。徐家门外,已经多了值宿卫士。原本徐乐是不讲这些排场的,也认为没什么必要。可是此番他刚刚来到门前,便有卫士上前接缰绳,他仔细看去发现这人居然还是徐家闾

    的庄客,与自己还是老相识。自玄甲骑成军之后屡次大战恶战,战功彪炳死伤亦重,最早那批徐家闾的庄客损伤最大。能活到现在的庄客,只要没有身体残疾,全都在军中为将,怎么会做起走卒的差

    事?那名庄客却是满面带笑,一边拉着缰绳朝宅邸里走一边说道:“这差事乃是俺废了好大力气,才从他们手里抢来的。自从乐郎君南下,俺们便定了规矩,轮番来给乐郎君守门。那些新来的后生,都争着抢着要当这差,宁可搭上些酒食请客,也要别人把差让给他们,就是希望能和郎君见面说上两句话。今个知道郎君回来,就更是发了疯一样抢着来,差点动了拳头。入娘的,他们算啥么?咱在徐家闾随老太公习武练阵的时候,他们还不知道在哪呢,凭啥来抢这差?郎君你看看,今个守在门口的都是咱徐家闾

    的乡亲,再有几个是梁亥特的弟兄。按说他们当这差事也不够资格,不过看在罗敦老族长面上,就不跟他们计较了。”这时徐家门外的卫士已经陆续过来参拜主将,徐乐放眼看去,果然都是徐家闾的熟面孔。看着这些人脸上的笑容,徐乐只觉得周身舒爽。这些朴实无华的庄稼汉,在徐乐

    眼中倒是比李渊、建成这种富贵人更为可亲。众人簇拥着徐乐如同众星捧月向院里走,询问着徐乐伤势,关心着此番江南之行的种种。还有人念叨着:“得亏乐郎君赶回来,否则你那匹宝驹便要吃人了。我的个乖乖,

    都说马有龙性,俺这次算是见识了。这哪里是马,分明是头大虫。在槽里连踢带咬称王称霸,简直就是个混世魔王。”这名军汉的话未说完,就被另一个乡党打断:“看你说的,还啥大虫?要俺说,这就是条龙。没听乐郎君说么,这马的名字便叫做吞龙!你听听,这马连龙都吞得下,那得

    是何等的神物?跟吞龙比,这匹脚力便差得远了。虽说是不孬,可总归不能算好。”徐乐离开江都时,杨广赠送了铠甲、长兵、宝马。与承基交战一场,先是宝马生生累瘫倒地,随后马槊也撒了手。奋短兵战大军的时候,铠甲又被砍得不成样子。如果想要修补,靠着李家的支持倒是也能修补完全,但是徐乐有祖传宝甲,对于这领杨家的御用甲胄并不放在心上,也没有修补的心思。于是杨广赠给他的三件宝物,如今已经

    悉数毁掉一件不剩。身为大将没有脚力总是差了些许威风,所以从宫中离开时,李渊特意命人牵了匹御马给徐乐乘骑。正如这些军汉所说,李渊所赠自然不会是驽马,可是这种御马终究也只

    是常规意义上的“骏马”,和吞龙那种草原上少见龙驹如何相比?

    徐乐心中一直惦记着自己的宝马,不过自从回了长安就没抽开身,自然就顾不上问。这时候听部下提起,连忙问道:“吞龙怎样了?”“乐郎君放心,那宝马俺们都当祖宗一样供奉着,每日精草细料伺候,刷洗饮遛没一样落下生怕它掉了膘。就是这畜生也通人性,总不见乐郎君心里想念,脾气一天比一天

    大。不是连踢带咬的伤人,就是憋着咬断缰绳逃跑,瞅这意思是要去寻郎君。这要不是亲眼看见,打死俺们都不信,一头畜生能如此通人性。”这时又有军汉笑道:“想念乐郎君的也不光是马,不是还有人么?咱们玄甲骑现在可是添人进口,比过去多了不少人。乐郎君的府上也是多了个常客常来常往,只怕都要当

    半个家了。”徐乐一愣,不明白这人说得是谁。另一边陈凤坡却已经把脸沉了下来,破口骂道:“你若是活腻了便自己去抹脖子上吊,莫要牵累其他人。你阿爷刚当了果毅校尉,还想多

    享几年富贵。若是再听到你胡说八道,某先撕了你的嘴巴!”说起来陈凤坡、仲铁臂都不算徐家闾的起家人马,不过陈凤坡投奔徐乐较早,也勉强可以算作起家元老。不过他为人比较油滑打仗不肯拼命,之前担任行军司马管着全军

    钱粮不参与战阵。不上前线便没有军功,是以在玄甲骑里面威望不高,更别说在这帮徐家闾老人面前耍脾气。

    更让徐乐感到奇怪的是,那被骂了的军汉非但没有反口回骂翻脸,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低头不语,身旁几个徐家闾的乡亲也不肯为他出头,反倒是都帮着陈凤坡。

    这是怎么回事?不等徐乐明白过来,就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音传来,随后就见这些徐家闾的兵将左右分开,露出一个女子的身影,赫然正是李家九娘李嫣!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