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两个人一起进会坏的|不…求求你不要在这里

2021-05-04 15:19:0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自又得了另一枚启印残片之后,张御正身继续定坐闭关,分身则是在外继续布置阵法。

时间不知不觉流逝。这一日,正在平原之上分拨阵法的分身忽生感应,抬眼望去,就见密密麻麻的

  自又得了另一枚启印残片之后,张御正身继续定坐闭关,分身则是在外继续布置阵法。

    时间不知不觉流逝。这一日,正在平原之上分拨阵法的分身忽生感应,抬眼望去,就见密密麻麻的飞舟自南方天际涌现出来,由远而近,再自头顶之上飞跃而过,一直往北方飞驰而去。

    此刻已是晚幕时分了,这无边无际的舰队非但没有使得天穹更为黯淡,反而因为每一艘飞舟身上绽放的灵性光芒,使得天地更为明亮光耀起来,朝夕仿佛在一瞬间颠倒了。          

    在经过近两年的准备后,熹皇终于对北方动手了。

    张御看了一会儿后,他收回了目光,继续用心于大阵之中。

    现在他的阵法已然布置到了第五重上,距离最后他所预想的六重大阵,也是只差了一层了。

    阵法每过一重,威能增加一倍,但要加到第七重,他非要再用上数十上百年不可,不是不能做到,而是没必要再等这么久,也没那个时日让他等那么久。

    要是他能在这里无止限的修炼下去,那么迟早是能到达并超越“上我”的层次的,可要是这样,那么上法就那么凶险了。正如他之前所想的那样,“上我”既然比他道法功行更高,那么先一步突破更上层也是有可能的。

    这里是多久,他不知道。可现在既然有一定的线索和把握,那就不用迟疑,当果断去做!

    他如今已是在考虑,为了确保不出意外,是不是应该将“至善造物”搬了过来,先行摆放到这里为好。

    熹皇这一次的军势规模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是庞大,此回乃是兵分两路,由他亲率主力军舟由阳都出发,自北而上,直指煌都;另有诸宗亲率领一支不弱主力多少的分舰队,由光都出发,由西向东,威胁烈王侧翼。

    除了舰队之外,上层力量也是极为重要,这一次熹皇几乎是调度了境内六成以上造物炼士和修道人。又一次摆出了一战而定的架势。

    为了应对熹皇军队的汹汹攻势,烈王麾下的军部也是及时做出了相应的布置,由军中统帅率领主力军势正面迎击熹皇大军。辅授长老则带领另一支分舰队,负责对付另一路攻势。

    因为是内线作战,烈王即便军力不及熹皇,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六派也知道烈王不能被灭去,否则这几百年来根植入昊族的努力就白费了,故是此前已然派遣了大量的上层修道人来到了烈王疆域之中。他们围绕着南北分界线构筑一整条防线。

    六派修道人还用山河易势之法,一重重千仞高山拔地而起,以往平原之地也是变得千口万壑,并在半空之中布置了无数造物浮雷,位于山巅的一座座堡垒紧紧抓住下方的山形,彼此凝合成一处处气壁。而在气壁之下则是盘踞着无数阵禁。

    绝大部分的造物工厂、矿场、农田、河流等等几乎都是转入到了地下,由小型造物日星提供源源不绝的灵性力量。

    此可以说是造物派和修道派第一次紧密结合,使得整个北方全境几乎变成了一座庞大的军事要塞。

    熹皇的参议在一开始还探讨是否利用手中的力量,越过前方的防线直接攻击煌都,从而达到迅速击溃烈王的目的。可是在见到这样的守备力量后就不再提及此事了,要想收复北方,剩下唯有正面强攻这一途可走了。

    而如此大规模的调动军势,烈王那里自然不会没有察觉,双方的先头部队已经在漫长的边境上展开了激烈交锋,后方的造物工厂则日夜开工,源源不断打造出更多的战争兵器,用以弥补前方的消耗。

    如今的形势,熹皇无疑裹挟优势而来,也是掌握主动的一方,进退都是容易,烈王一方只能坚持,利用自己的守御优势坚持到熹皇一方承受不住消耗退去,这也是他们目前看来唯一的胜算。

    西方军垒群的上空,辅授长老通过舟舱看着对面一眼望不到边的敌对,哪怕只是一支分舰队,也是他们这边军力的两倍有余。好在处于守御的一方的他们,哪怕面对数倍以上的军势都能一战。

    他转身回到案前,看着下方所有的参与军议的军尉参议们,道:“大敌已至,诸位有何意见?”

    于是在场众人纷纷发表了意见,大多数人都认为当以稳妥防守为主,但也有少数人要求打一个守御反击,理由是防守永远没有结果,不打出去只能挨打,拼人口拼消耗不一定拼得过熹皇。

    其中有一个年轻军尉铿锵有声的提议道:“辅授,我们必须设法击破这支分舰队!”

    辅授长老道:“韩军尉打算怎么做呢?”

    年轻军尉道:“虽然熹皇正面军势如今已经与我接触了,并且逐渐有了交锋,但有属下有留意到,由于熹皇军势过于庞大,后续部队还未曾投入战斗,仍在调整。而如今西边那一支威胁我侧翼的军势却已然先到了。”

    他目中放光,不无激动道:“这是一个短暂的空档!是他们出现一个疏漏!我们可以抓紧这个时机,从正面抽调军势,加强侧翼,如此我们就能在这一面形成优势,争取迅速击溃此面之敌,然后整个战局便就活了!”

    辅授长老沉声道:“军尉可曾想过,抽调正面军势,可能导致正面空虚,我们不能因小失大,烈王也不会同意。”

    年轻军尉却是据理力争道:“辅授,我们不必抽调正军,在后方还有我们大批的预备队按压未动,辅授若能说服殿……陛下调用过来,一样可以形成优势!”他无比认真道:“属下知道这虽然是冒险了,可也是取胜的唯一途径了。”

    辅授长老道:“然后呢?”

    “然后?”

    年轻军尉一怔,他握紧拳头,大声道:“那自然趁势深入到上域腹地,冲到熹皇的后方去,去搅乱他们!如果熹皇不回军,那么再掉头北上,与正军前后夹击,覆灭他们!”说着,他重重一拳砸到案上,引得在场不少年龄相仿的军尉一阵激动。

    辅授长老摇摇头,他沉声道:“韩军尉的想法虽好,可是任何时候,决定一切走向的都是上层力量,这一战我们就算赢了,我们也没有能力打出去。

    一旦出了我方的疆域,因为上层力量的缺失,我们没有能力保护自己,有可能没有办法顺利回来,更何况,我们不可能将有限的力量投入到与熹皇的比拼消耗之中。”他加重语气道:“决战,正是熹皇想要的,而我们不能给他们!”

    年轻军尉却不能接受这样的说法,他也是力图反驳,这一场激烈的军议一直持续了一天,辅授长老暂时压服了麾下这些年轻军尉。

    辅授长老在所有人走后,坐在主案上,揉着额角,舒缓疲惫的身心。心腹参议走过来,道:“辅授,说服这些年轻人不容易吧。”

    辅授长老道:“但也是说服了。”

    其实真正的军议早就开过了,所有的策略也都是布置了,各种预演也都是做过了,策略早已定下,今天只是各军中的年轻人一个发声的机会罢了。

    面对咄咄逼人的熹皇大军,烈王不得不进行了数轮扩军,这导致进来了太多的少壮派,而这些人都被塞到了辅授长老这支防守侧翼的军队中来,他自己带来的百万军舟则是被堆集到了正面。

    那参议问道:“辅授,这一战,我们是不是就赢不了了?”

    辅授长老停下按揉的手指,缓缓抬头,他道:“不,还是有办法,但是需要等。”他目光深远道:“会有办法的,再等等就好了。”

    煌都王殿之内,烈皇一人坐在内室之中,昨日他已经进位称皇了,只他还不习惯自己身上的皇袍皇冠,感觉太重太沉,压得自己踹不过气来。

    此刻他正看着面前的那一只匣子。

    这是辅授长老交给他的。本来他能感觉到这东西对自己的抗拒,怎么也没法打开,可是在进位称帝之后,这种感觉便就消失了。

    他很好奇这里面放的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自己登上皇位后才能打开。他伸手出去,这一回,却是轻而易举去了匣盖。

    里面厚实的软布垫上,端端正正放着一枚宽大洁白的海贝,被打磨的非常光整,上面密密麻麻刻了一些朱色的小字。

    他拿起详细看下来,那是一条条经过严密涉及的契文,下面盖有了长老团的所有印章,还有前代皇帝的皇印。

    他看了下日期,不出所料,这一切就是那位安排的。

    他面色有些复杂,从契文上面看,长老团的确不怎么干净,而且心思也太多,可是现在快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时,他们却又不得不照着这个来了。

    他又看了那一条条的契文,叹气道:“这还真是为难我了,我没得有多少好处,却要付出许多。”

    他有心再是等等,但是他清楚,自己到最后仍是要做出决断的,说不定遭人逼迫,被动去做此事,与其如此,那还不如早点下决心,还能少点损失。

    心中念头一定,他一咬牙,也没再犹豫,拿出手刀,在手指上一划,下来便以指代笔,在海贝上面写下了自身的名姓!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