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学长多久没弄你了校园里|第二第二章肥水不流别人田

2021-05-04 16:19:16【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魏延发怀着格外担忧的心情将吕安引领了过去。

这一路上他也是用各种话语提醒吕安,希望吕安能稍微手下留情一点,别毁了云舟就好,同时还不停的用言语询问吕安和逍遥阁之间

 魏延发怀着格外担忧的心情将吕安引领了过去。

    这一路上他也是用各种话语提醒吕安,希望吕安能稍微手下留情一点,别毁了云舟就好,同时还不停的用言语询问吕安和逍遥阁之间的恩怨到底大到了何种地步。

    只是这番话让人觉得有点反感,跟着魏延发身旁的两人都在一直提醒他,但是他好像没有听到一样,一直都在不停的述说什么。          

    吕安虽然不是很喜欢这种直白的说话方式,但也不是那么的反感,只是这些问题委实有点难回答,所以他也只能露出了尴尬的笑容。

    魏延发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这也是一个颇为失望的回答,但言外之意他已经传达给了吕安,那就希望吕安能别在云舟上动手。

    吕安浅笑了两下,本来还有着少许的怒火,被这个魏延发这么一弄,顿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想笑笑不出来,想怒也是怒不起来了。

    “行了行了,魏大人,你放心吧,我不会把云舟拆了的!”无奈之下,吕安只能说了这么一句话。

    虽然这话有点勉强,但是对于魏延发来说,有这么一个保证就已经是足够了!

    魏延发哈哈一笑,直接将吕安领到了那艘最大的云舟之上,“梅轩大人就在里面,我们就不进去了,大人点名只想见你一个人!”

    吕安嗯了一声,也是没有继续待在这里,直接往上而行。

    此刻的云舟暂时还没有开放,里面连一个人都没有,甚至可以说安静的让人出奇,隐约还有一种阴冷的感觉。

    跨入云舟内部之后,吕安便是停下了,看了一圈四周,并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对劲。

    也只感到一个人的气息,那就是梅轩。

    当吕安来到梅轩所在的房间时,门开着。

    云舟最顶层的房间,很大也很气派,甚至还有一个极其宽广的平台。

    梅轩站在平台中央的位置,就这么看着远处,远方真是洛水城的位置,此刻依然能看到一丝浅浅的红色。

    “妖煞这么一弄,整个中州可能都要因此而动荡了起来,你们做的事情有点过分了!”

    梅轩略带清冷的话语缓缓的飘到了吕安的耳中。

    吕安丝毫没有任何的歉意,同时也没有承认这个事情就是他们做的。

    进入房间,来到梅轩身侧,站在这个高度,感受到风来时的压力,很大也很冷。

    “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连辩解都没有吗?”

    梅轩又追问了一句,语气依然不是那么的好。

    吕安摇了摇头,很是不屑的反问道:“你觉得我应该怎么说?承认?然后痛哭流涕?最后改过自新?”

    “叛逆的味道!”

    梅轩依然是用一副长辈的姿态在和吕安述说。

    然而这话让现在的吕安感到极其的不舒服,甚至还有点讨厌这种感觉,“梅轩梅大人,依然还是这幅高高在上的长辈姿态,或许在你眼中我可能一直都是一个小辈,不过小辈也会成长,而你这样的长辈也并不一定都是正确的。”

    这话一下子就梅轩的表情变得激动了起来,颇为不理解的转头看了过来,“你说什么?”

    “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那就是如今的你已经不是曾经的你了,以前的你,我还是很敬重的,再加上还有那层关系在,我对你异常的尊敬,只不过现在不是了。”

    吕安的语气很平静,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冷

    淡。

    梅轩自然不会允许吕安如此这么说,所以她感到极其的不悦,“俗话说的好,翅膀硬了就想自己飞了,这番话来形容你应该再合理不过了。”

    吕安直接发出了一声轻笑的笑声,“以前你想着让我飞的更高一点,现在你也开始嫌弃我翅膀硬了?还是嫌弃我知道的太多了?亦或者飞的太高了,让你有了一种紧迫的感觉!”

    梅轩猛地转头盯住了吕安!

    吕安依然还是那副颇为平静的状态,面对梅轩的凝视,他并没有做出太多的反应。

    “你现在到底想干嘛?你知道你这次做的事情让很多人丧命,也让很多事情变成了泡影,甚至连一座城都因此而毁去,你就没有半点怜悯的想法吗?”

    梅轩异常冷漠的质问了起来,就好像吕安做了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

    面对这个一如往常的态度,吕安也是感受到了一丝淡淡的无奈,直接反问道:“你就不想想我为什么突然和你离心了?甚至我都还没有和你交流,你就已经知道我和你离心了,用这种已知的态度来强装高低,你觉得有意思吗?”

    这话直接阐明了吕安的态度,他对梅轩的态度已经改变了,甚至已经是讨厌了,离心这个词已经是做过修饰的词语了。

    梅轩瞬间愤怒了,曾经浑身上下充满典雅气质的梅轩已经不复存在了。

    随口几句话便能将将其的情绪击的粉碎,这在以往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而这一幕也是让吕安感到极其的震惊,他就这么看着梅轩对着他发出了极其愤怒的斥责与愤恨,表现的犹如一个泼妇?

    泼妇在吕安脑海中出现的事情,他甚至有种意料之外的感觉,他怎么会用这个词来形容梅轩?

    看着面红耳赤,不知说了多少愤怒话语的梅轩,吕安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刚刚的那些粗鄙之语并没有让他记住丝毫,他只记得梅轩的这张愤怒皱紧到一起的脸。

    “可以了...”

    吕安轻声打断了梅轩对他的贬斥。

    只可惜梅轩并没有停,就好像心中有无尽的怒火在发泄,非得等到怒火发泄完毕才能停。

    吕安选择看向了远方,开始欣赏这极远处的红芒,同时夹杂着各类气息飘了过来。

    这里面的气息很杂也很多,只不过离得太远,他感受不到细节,但是他能知晓,妖煞应该已经到了洛水。

    一声轻叹让吕安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

    只不过梅轩并不知道吕安的这个摇头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不耐烦?你觉得我说的都是不耐烦的事情吗?”梅轩突然又愤怒了起来,身上的气息都有种涌动的感觉,就好像她忍不住就要对着吕安出手了一样。

    这一瞬间让吕安哑然一笑,颇为不解的反问道:“你打算对我动手?是吗?”

    之后吕安的灵识瞬间将梅轩笼罩,境界上的差距直接让梅轩清醒了过来。

    这一刻她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行为是多么的冲动?

    收起躁动的气息,梅轩突然自嘲的笑了笑,“我可能有点冲动了!”

    这声冲动辩解的很好,毕竟谁都会有冲动的瞬间,而梅轩自然也能有冲动的时候。

    吕安笑着点了点头,又反问了一句,“所以你打灵儿的时候也冲动了吧?”

    提到灵儿,梅轩的眼睛瞬间瞪大了一下,之后立马收了回来,脸上露出了一副极具歉

    意的笑容,“是呀,这丫头应该也是吓坏了,那时候我的确也是冲动了,好在她去找你了!”

    “是呀,你又冲动了,那你记得你自己冲动过多少次了吗?想想曾经,你是否也曾经冲动过?”吕安不太礼貌的追问了一句。

    梅轩记不清楚了,微微摇了摇头,表现出了一副茫然的表情,“我有过吗?”

    “你有没有过你问我吗?我可不知道你曾经冲动过多少次?”吕安又是一声冷笑。

    这个问题直接让梅轩陷入了短暂的茫然,双目突然无神了起来,就这么僵立在原地,像是在思考,又像是在回忆,总之突然给人一种呆滞的感觉。

    联想到梅轩曾经的那副端庄典雅的模样,再看看现在这幅呆若木鸡的模样。

    这两个都是梅轩,只是给人的感觉当真有一种天差地别的差距。

    “我没有过!我肯定没有过!”

    梅轩突然激动的开口否认,整个人都显得有一点小小的激动。

    吕安的眉头刹那间便是皱了起来,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可能是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劲,梅轩突然调整了起来,用最快的方式恢复到了所谓的平静。

    只不过双手紧捏到惨白,应该也能证明此刻的梅轩还是很紧张的。

    吕安颇为不解的瞥了一眼梅轩,这个状态的是他从未见过的,很奇怪,但是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两种不同的风格随时随地转换了起来,就感觉她疯了一样?

    “你?这是怎么了?”

    吕安小声询问了一句。

    梅轩没说话,笑着摇了摇头,“让你看笑话了,也可以说是冲动了吧!”

    这个解释让吕安没有继续关心下去的想法,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便是极其认真的问道:“行了,你把我喊过来到底想和我说什么?”

    “如果我不把你喊过来,你就不想和我聊一聊吗?”

    梅轩反问了一句,颇为的自信。

    “不想,我连蓝山都不想和他聊,我为什么要和你聊?你以为我肯定很想和你聊是吗?其实你想的没错,在来中州之前,我的确是挺想和你聊聊的,但是这个时候发生之后,我突然就不怎么想和逍遥阁聊了,没意思,和你们聊什么呢?聊你聊我,还是聊明白,聊吴解?这一切的问题终究是不会有什么答案的!”

    吕安很是淡定的回道,如此洒脱的状态让梅轩直接愣在了原地,她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也和她心中想的不太一样。

    “你竟然会这么想!难道你对明白的死已经释然了?”

    梅轩的语气极其的夸张。

    吕安微微一笑,“没有释然,不过在我意识中我已经知道意识大概了,报仇也很简单,只是暂时还没有到那个机会而已,再加上你和明白的关系,我也需要一个考虑的过程!”

    这番话算是坦白了,也该吕安了解到的事情直接告诉了梅轩。

    梅轩又一次愣在了原地,片刻之后,她才缓缓的开口反问道:“所以你觉得是我出卖了他?”

    “难道不是吗?”吕安笑着反问了一句,“不过现在这个答案真的还有意义吗?”

    梅轩摇头,非常迅速的摇头,甚至连她头上的发簪都被摇的抖动了起来,表情语气都是露出了一副悔意,“有!有意义!一直都很有意义!”

    只不过这个问题,吕安并不是那么的想要追溯,依然只是轻轻笑了笑。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