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内裤奇缘|爸爸写作业的时候弄我

2021-05-04 17:00:17【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傻姑娘。”霍慕沉拽住她手腕,用力一托就让人进了怀里,有力的臂膀一卷,将小姑娘的脸扭了过来,埋在自己心口,“口是心非。”

“才没有,我们什么时

 “傻姑娘。”霍慕沉拽住她手腕,用力一托就让人进了怀里,有力的臂膀一卷,将小姑娘的脸扭了过来,埋在自己心口,“口是心非。”

    “才没有,我们什么时候回京城?”宋辞撇开话题,不想和傲娇男深入话题。

    霍慕沉舌尖扫过唇齿,一低头,咬住她颈窝里的细腻皮肤,“不回去了。”          

    “为什么?”

    “最后收网了。”

    霍慕沉挽唇冷笑。

    “收网,你做了什么?”宋辞向上挑了挑眉,语气里充斥疑惑。

    “秦晟在华城站不住一天,他只能去京城,自投罗网。”霍慕沉吻她颈窝。

    宋辞怕痒,拼命躲开,双手推着霍慕沉的胸膛,“霍慕沉,你不许碰我,也不许再亲我了。”

    “嗯?理由。”

    “你,你再亲我,信不信审核不放你过去,你就再被小黑屋关上许久吧。”宋辞偏头不理会霍慕沉。

    “不亲了。”霍慕沉松开宋辞,伸手去摸她鼓起的肚子,“七个月了,再过不到三个月就生了。”

    “你成天就想着他什么时候出来,怎么不想想我,我生他时,是顺产还是剖腹产?”宋辞不满的坐起来,掀开被子,朝门外走。

    “去哪里?”

    “楼下,伺候讨人精吃饭!”

    宋辞心情不爽。

    她似乎是遗忘了很多事情,还很重要,似乎还很恐怖,却不知道为什么会遗忘。

    一下楼,宋辞钻进厨房,烦躁的打开冰箱,被完全震惊了!

    双开门冰箱里,每一层全都装满了零食,各式各样,没有标签,大部分都是真空包装,全都是霍慕沉风衣口袋里必备。

    管家走过来,急忙恭敬问道:“太太想吃什么,我帮您拿。”

    “这里面是……”

    “先生做给您吃的,之前就吩咐我们去买原材料。在夫人睡觉时,先生下楼单独为太太做的。”管家解释。

    宋辞扶住冰箱门把手,纤细的骨节泛白,“我……怎么不知道?

    霍慕沉有这么多的习惯吗?”

    “先生习惯很多,用饭一定要和夫人,夫人的饮食都是先生规定范围内,我们只是严格按照先生的食谱来走,小零食部分是先生亲自来做,还有夫人的水果也是先生手底下的人栽种养出来。”

    管家说的越来越多,宋辞的精神就越来越恍惚。

    她脑海中闪过了一双血手,染满温热的鲜血,还有一把匕首。

    “夫人,夫人……”

    “啊?”

    宋辞恍惚回神。

    “您没事吧。”

    “我没事,我很好,我真的很好。”宋辞随手拿了一杯牛奶,抱走一袋饼干和三明治,“您帮我热一下吧。”

    “好的,夫人。”

    宋辞坐在桌边,满脑子都是混乱的梦境。

    梦境里她死了,入了十八层地狱,为霍慕沉赎罪。

    她没有一丁点印象啊。

    头顶忽然被摸了摸,“昨天的事影响到你了?”

    宋辞抬起头,抿抿唇:“没有。”

    “那怎么不开心?因为秦晟?”

    “也不是。”

    太太不开心了,先生哄不好了。

    霍园上下的人都跟着着急,用一种愤怒又夹带怨念的目光斜视霍慕沉,目光里好似都在说:“先生,你怎么能那么没用,连太太都哄不好,要你何用!”

    一大早,霍慕沉在怨念的眼神里度过。

    一直到饭后,宋辞都没有哄好。

    宋辞只是吃了一点,就走上楼,搬出电脑去查秦晟。

    霍慕沉安静的坐在她身边,“小辞,怎么了?”

    “霍慕沉,你是干净的吗?”她忽然偏头问。

    霍慕沉瞳眸深处积蓄的阴鹜蠢蠢欲动,总有种要跳出来的趋势,吞噬一切。

    “小辞,怎么突然问到这个?”

    他语气温和。

    可熟知霍慕沉的下属都知道他在积攒怒火,要动怒了。

    霍慕沉也的确是生气了。

    他从来都不和小辞说国外,是谁告诉她!

    “我只是在想……我们有没有前世今生。”

    前世因,今生果。

    宋辞会担心,以后怎么办?

    “我是干净的,小辞。”霍慕沉按住她肩膀,瞳眸认真的看向她。

    宋辞松了口气:“你是干净的就好。”

    “不信小辞闻闻,我有没有变臭?”霍慕沉打趣。

    “霍慕沉,你能不能不开玩笑!我不喜欢!”

    宋辞闻言,拍着桌面,砰地一声,人撞着凳子,倏地站起身,俯看霍慕沉俊逸又温和的面孔,对上他紧张担心的眼神,火气一下子褪下去。

    她怎么会发火?

    会和霍慕沉发火?

    “小辞,你焦虑了,不要担心,一切有我。”霍慕沉搂住她腰肢,将人带入怀里,拇指和食指摩挲着她颈后紧绷的肌肤,“昨晚做噩梦了?梦见了什么,和我说说。”

    宋辞闷头不语。

    她不想说,也不想给霍慕沉增加愧疚。

    霍慕沉俯身,在她耳边,轻轻说:“小辞,我很干净,身心意义上的干净,双手也很干净。我承认,我触碰过黑暗,为了活命。

    可是小辞,我从来都没有做过违纪犯法的罪恶。

    我们小辞的父母是国家的卧底,作为他们的女婿,我怎么会给他们丢脸了,是不是?”

    宋辞一颗悬坠在喉咙眼的心坠回胸腔内,趴在霍慕沉怀里,“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你是我养大的,我能不知道?”

    霍慕沉低头吻她脸颊,安抚她的焦躁,“你想保谁,我能保。”

    宋辞偏头看他,不确定的问:“霍慕沉,如果我死了,你会杀人吗?”

    “会。”

    没有任何犹豫,霍慕沉果断回答。

    “会杀很多人吗?”

    “嗯。”

    “但凡……”

    “心肝儿,再聊下去,你恐怕又要担心我了。”霍慕沉反问,“不怕吗?”

    要是宋辞出事了,他就不会再管对方是谁了。

    但凡伤害过宋辞,哪怕是一丝一毫,全都下地狱,给小辞赎罪就好了。

    “怕。”

    “怕我?”

    宋辞摇摇头,“不是怕你,是不想你被我连累,但让你做到不为我报仇,恐怕也很困难吧。”

    “嗯,困难。”

    难到会要了他的命。

    “你和我说这些,你没骗我吧。”宋辞复问。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