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办公室玉臀娇吟:吸住奶头不放h

2021-05-04 17:07:0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

没有理会目光刺身的国际资本,赵宋失望的看着曾经老师,轻声解释道:

“截止目前,武鸣科技在周边共孵化相关企业238家,国内机电产

 “……”

    没有理会目光刺身的国际资本,赵宋失望的看着曾经老师,轻声解释道:

    “截止目前,武鸣科技在周边共孵化相关企业238家,国内机电产业在过去三年总投资年均增长率310%,培养竞争对手42家,相关零部件成本相比于1999年,大幅下跌两倍以上。“          

    赵荣眼睛微眯。

    ”国内历来风气是重管理轻研发,武鸣与特斯拉反其道而行,并主打中高端,针对的是国际市场,负担的是特斯拉余力之外的零部件与机电研发,如果再在座的股东觉得武鸣在喝特斯拉的血,我可以再发总裁令,从今天开始终止所有和武鸣的合作。“

    “……”

    “哦,对了,基于特斯拉对零部件苛刻的质量管理,以及机电产品的契合度要求,特斯拉离开武鸣后需要全球采购,相关成本将会提高3倍。”

    说到这里,赵宋耸耸肩膀,讥笑道,“对了,你们的理念是大干快上,便宜货也用,也许用不了那么多。”

    赵荣摇摇头:“我们对质量的要求是一致的,赵宋,不要怀疑我对特斯拉品牌的维护之情。”

    “我看不出来。”赵宋毫不客气否定,“还是截止到目前,种花股市资金逃离量也得到彻底转变,据新省员工见闻,某股民在股价稳定后,高兴决定为女儿买一礼物,他毫不犹豫的走进特斯拉专卖店,买下了一部Tpod.“

    “……”

    赵宋对上了国际代表们,毫不畏惧直言:

    “没错,中控系确实借用了特斯拉和各位的名头,但也请大家注意即将到来的巨大正面反馈——知名度提升和对特斯拉品牌的贡献度。

    品牌建设任到重远,我们是该考虑现实成本,但更应该考虑边际效应!“

    赵荣讥笑:“说到成本,重研的特斯拉在成本上的浪费简直触目惊心。”

    赵宋平静:“这就是我们不可调和的矛盾!

    曾经占据全国20%销量的津门夏利在当初就差临门一脚,就把国产1.5T发动机造了出来,结果有人说造不如买,现在,夏利在哪里?“

    赵宋是津门出生的,但他敢脸红的承认:津门人真是……吃嘛嘛不够、干嘛嘛不行!

    赵荣怒道:“你的例子太牵强,特斯拉不是夏利,它是世界500强!“

    “……”赵宋彻底失望,他没再和赵荣争论的兴趣,摆了摆手,低沉地说道:“说到底,哒哒姐您也是个工具人吧。”

    “……”

    “这场所谓争论,不过是以国际资本为幕后,以纯粹利益为目的股权之争。”

    赵宋转过头,看着南希、戴维他们,问道:“我说的对吗,如果不对,请诸位上座吧。”

    戴维耸耸肩膀,没兴趣回答毫无营养的问题。

    南希笑道:“尼古拉斯,你说得对,不过很抱歉,这是种花家国内,我们今天不是主角,”

    “不用道歉,”赵宋不在意,“如果我是你们,我也会做同样的选择,毕竟利益最大化嘛~”

    如果赵宋没看过廖樱竹画的那条曲线,他可能理解的没有目前这样深刻。

    现在看着戴维凝住的眼神,赵宋知道廖樱竹猜对了,他又想到了那条曲线的震荡幅度——放在人体内都能当跳蛋使了。

    如果特斯拉上市后的股价会是那样的走势,那对品牌的影响简直是一场灾难!

    “又一次黄白之争,不过作为种花人又一次遗憾的看到:在白色的队伍里,有几朵小黄花可真刺眼!”

    不过兴盛恶狠狠的目光,赵宋最后一次确认道:

    “兴先生能不能对换股事宜重新考虑?”

    兴盛讥讽:“不能。”

    “你看,我就喜欢兴先生这样的,一针见血,就是为了钱!爽快!”

    赵宋大笑道,“签吧。”

    这是一天连续两次的股份变动。

    这也是特斯拉一天连续出现两次巨大的动荡。

    国家队代表们连着授权书一块签完,毫不犹豫的撩在一块放在赵宋面前。

    这就是国家对他的最大支持。

    对国家来说,兴家从不是问题,场外手段更是小意思,但当你搞清楚主要矛盾时,就能明白国家没有明目支持你的原因——改开寻求外部投资之际,千言万语也不抵国际资本一句“行政干预过多,不宜投资”。

    影响、大局。千古名言。

    坐在那里谈笑风生的国际代表们才是一等公民,他们有恃无恐,把赵宋死死的限制在了商业规则之内!

    又是一沓授权书被递了上来,兴盛、赵荣终于激动起来,虽然他们人多势众,但没有这些国际资本的授权书,他们其实啥都不是。但是有了这些文件,他们就能左右一家新兴的世界五百强企业!

    兴盛感觉人生达到了高潮,脸色潮红:

    “很遗憾,赵宋,虽然相差无几,但还是我们赢了。”

    赵宋看着得意忘形的兴盛,突然放下了万宝龙:

    “我还没签,你激动啥呢?”

    “……”

    兴盛犹如被人泼了一盆凉水,呆若木鸡。

    他愤怒起身,把桌子拍的啪啪作响,满面狰狞道:

    “小崽子,我让你在全国面前名声扫地。”

    赵宋不置可否:“就算你控股,短期内三通一达也没人会听你的。”

    “我不需要他们听我的,”兴盛附身用阴鸷的眼神盯着赵宋,“我只需要发条短讯:任务完成,归岗分钱!”

    “……”赵宋低头问道,“如果我说三通一达现在的行为会对以后带来巨大推动……”

    “我管三通一达去死!”

    文静不可思议的抬头看了眼彻底失态的兴盛,连忙用眼神安抚对面角落生气的文化。

    那里,老八已经起身举拳,被文化紧紧地拉住。

    文静松了口气,扫视全场一眼,然后又凝住了。

    她看到赵荣身后那群人的目光在左右挪移,那是竹子刚才的威胁起作用了。

    她看到一个身材火辣的文书移动了办公位置,把戴维那个老色鬼的视线吸引了过去。

    她看到兴盛爆发的情绪已不受控制,但眼睛却一直恶狠狠的冲着赵宋方向,还在以微不可查的速度眯起眼睛,在那边,一个文书根本没有办公,她坐在那里的以某种韵律在轻微移动。

    不对劲!

    他们这是在做什么呢?

    赵宋的话术、动作、甚至会场布置、还有所发生的意外应该全都不是独立的,而是某种刻意的针对!

    针对兴盛!针对这个最不可能妥协的人。

    文静骇然,不可思议的看向赵宋,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吓人了?

    ……

    会议室气氛愈加古怪。

    人们各有心思,很少有人发现赵宋的说话速度越来越慢,声音也渐渐低沉。

    此刻,他看似在交锋中落后,但却一直在掌控对话节奏:

    “签字前,我需要就确定分红时间。“

    兴盛毫无理智的怒吼:“不可能!”

    赵宋锐利的眼神早已消失:“兴先生,分红事宜与你无关,”他侧头对着新任股东代表同样说道,“跟你们也没关系。”

    南希发言:“尼古拉斯,我们之前就决定这次分红时间需要股东大会决策。”

    赵宋:“所以我现在正准备和大家商议。”

    南希意味深长:“是全体股东大会!尼古拉斯,按照协定,大会之后到上市这段时间内是不允许增加新任股东,所以你必须趁现在把问题解决。”

    赵宋不再和她纠缠,慢慢地转头看向兴盛,用温润平和的眼神,伴着一个手指,耐心地解释道:“特斯拉的分红必须尽快!

    因为在既定战略之中,它只是第一步:

    中控系会以特斯拉为首,全力参与到由国家统筹的西部战略,这将是未来特斯拉得到行政支持的筹码。

    第二步:

    在股市提振计划中,所有和中控系有关的股票会被冠以特斯拉概念股,从而使特斯拉品牌战略升华到积极的品牌文化,深入到每一个种花老百姓的心中。

    第三步:

    分红之后,特斯拉要开始准备一份最漂亮的资产负债表,种花4大国有银行、美利坚三家财团的信贷部门正蓄势以待,项目已定为由我和建筑大师合作设计的总部基地,到时会联合京城大学城项目、国家多部委、多家国企、多家教育集团、中控系、京东方、神舟科技、北方华创等单位,共同在京城平昌建设一座卫星新城。

    其庞大的社会效应、经济效应会对特斯拉带来难以估量的正面影响。

    第四步:

    在西部战略中,特斯拉第一座数据中心能部分投入使用,特斯拉一号通用计划开始在种花家试运行。

    到时候,每个人可以用账户登录声田,同样可以使用E—mail,以及越来越多的特斯拉服务!“

    “兴老师,想象一下,到时正值上市,我们会公布全球范围内一号通用时间表,让全球消费者享受特斯拉带来的生活上便利的变化。

    如果实现,特斯拉将不再是单纯的品牌,而是一种文化……“

    这时候南希也发现了不对劲,看了眼身边的戴维,他一无所觉,因为赵宋的介绍他们都看过,吸引力确实很大,但华尔街的计划更加暴利!

    所以此时戴维的注意力全都被对面火辣的女郎吸引住了。

    不对!

    南希站起身,赵宋的语气不对,兴盛的表情不对。

    该死的,为什么前面还有一排座椅?为什么我坐在了中间?

    ‘赵宋,你在做什么?你说过要说服我的,为什么在针对兴盛?’南希跨过一双双腿,心里呐喊‘我们花费无数代价让你在今天坐在这里,别想就这么简单的结束掉!’

    此刻的赵宋不在乎文静的发现,也不在乎已经动起来的南希,他的内心在咆哮:’只要你一句话,只要你动摇,我就能结束这该死的会议,我会把你们各个击破。说吧,说‘我可以考虑’;说‘当然可以’,只要一句就可以!‘

    身后的火辣女郎的臀已经翘到最大幅度、文书在律动、黑框眼镜(刘莹)笔直站立不动。

    赵宋就像挥斥方遒的一任领导,爽朗的看着对面,温和的问着貌似微不足道的问题:

    “兴老师,您不是要股份吗,想象整套战略实施后,特斯拉上市的表现,如果给您同等数量非禁售股,有没有兴趣。”

    “……”

    谁也不否认其中的诱惑,兴盛的眼睛已经有些迷离:

    ’我这是在哪里?这场景为啥那么熟悉?墙上为什么有红旗?黑框秘书还是站在老位置,那个会议记录员在干什么?

    我身后那么多人为什么在听他讲话?

    这是父亲的会议室吗?

    不对。

    这是在谈判。

    不过他们的说话方式真像。

    或许,他们的决定也都是对的……吧?‘

    兴盛摇摇头,麻木这着脸,慢慢地张开了嘴。

    南希已经跨过了所有座椅,她不敢大叫,任何意外都可能让赵宋停止会议。

    现在就剩一点距离了,只要碰一下兴盛,就能让他清醒过来。

    然而,一个隐形人悄无声息的动了下,让南希绝望的发现,那点距离犹如天堑,是那样的遥不可及……

    “兴老师,是同等数量,非禁售股,那是一笔难以想象的财富,你觉得呢?”

    兴盛的嘴已经张开了,这时,全场都发现不对劲儿了,已经没人来得及去做什么了,兴盛的声音响起:

    “当~”

    “啪~”

    赵荣阻止了一切。

    会议还将继续。

    赵宋黯然。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