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暴露的小奶头h|老公吻你下面段子

2021-05-04 17:23:0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穿过巨型图腾兽骸骨垒砌的大门,前面插着一排排猩红的战旗。

四个血蹄印记分列战旗的四角,代表着牛头人,半人马,野猪人和蛮象人,这四支血蹄氏族中最强大的聚落。

中间

  穿过巨型图腾兽骸骨垒砌的大门,前面插着一排排猩红的战旗。

    四个血蹄印记分列战旗的四角,代表着牛头人,半人马,野猪人和蛮象人,这四支血蹄氏族中最强大的聚落。

    中间则是一个支离破碎的骷髅头,象征着血蹄氏族的武勇,必将把北方那些信奉圣光的蛮子,践踏得片甲不留。          

    穿过一排排战旗,侥幸逃脱野牛河吞噬的俘虏们,就被一棵硕大无朋的曼陀罗树深深震撼,忍不住发出了此起彼伏的抽气声。

    叶子从未见过如此巨大的曼陀罗树。

    和这棵至少几十臂,不,几百臂高的曼陀罗巨树相比,家乡的悬崖峭壁上,那些所谓的“树王”,根本就是牙牙学语的小孩子了。

    放在平时,这棵十几名图兰人合抱,都抱不过来的曼陀罗树,结出的累累硕果,足够全村人吃上整整半年的吧?

    但现在,枝繁叶茂的树冠上却见不到半个黄澄澄的果实。

    只能看到五彩缤纷的花朵竞相开放,朝空气中溢散出彩虹般的孢子。

    这棵巨树的树干和枝桠上,披红挂绿,缠满了图腾兽的兽骨打磨而成的风铃。

    风一吹,发出细碎而缥缈的声音,就像是祖灵的号令和召唤。

    巨树前面,设置了一座同样用图腾兽骸骨垒砌的祭坛。

    用的是图腾兽最狰狞也最精致的头骨,上面天然就生长着玄奥繁复,蕴藏神秘力量的图腾,隐隐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气息。

    十几名血蹄氏族的祭司,穿戴着用木头雕刻,表面涂抹图腾兽油脂和金属粉末,流光溢彩的面具和铠甲,在巨树前面手舞足蹈,进行着庄重而复杂的仪式。

    叶子知道,这种规模的曼陀罗巨树,已经称得上“灵魂树”,是祖灵安眠的所在,经常用于祭祀和制造图腾柱。

    不少捕俘归来的血蹄武士,纷纷将一些特别巨大和健硕的鼠民尸体,堆放到灵魂树的前面。

    叶子看到,断角牛头武士也满脸严肃,双手托举着哥哥用曼陀罗树汁精心保存的尸体,一步一个脚印,走到灵魂树前,轻轻放下。

    叶子的伙伴们辨认出了几具尸体的身份。

    他们都是在过去几天的捕俘行动中,进行了最顽强抵抗,特别勇敢和强壮的鼠民。

    由此,为自己赢得了荣耀,也获得了血蹄武士们的青睐,通过赐血仪式,成为了血蹄氏族的一员。

    当然,和哥哥一样,都是以尸体的身份。

    佩戴巨大面具,仿佛一头头人形图腾兽的祭司们,在垒砌成四四方方的尸堆周围又唱又跳,折腾了半天。

    所有血蹄武士和鼠民俘虏都以最虔诚的态度,向勇敢者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并祈求祖灵能开启圣山的大门,接引这些勇士回归荣耀的殿堂。

    “哇杀!”

    忽然,一名祭司手持长矛,双目圆睁,往尸堆里狠狠戳去。

    其余祭司也挥舞着格外夸张和锋利的法器,上前狠狠劈砍,将原本就惨不忍睹的尸体,砍得愈发支离破碎。

    “哥哥……得到了他的荣耀……”

    叶子睁大眼睛,仔细搜寻,终于在乱七八糟的尸堆里,找到了哥哥的尸体。

    看着哥哥面目全非,一塌糊涂的样子,叶子长舒一口气,流露出会心的笑容。

    图兰人以最惨烈的牺牲,为最崇高的荣耀。

    躺在病榻上,苟延残喘,最终完完整整地死去,这是最耻辱,最悲哀,也最肮脏的死法。

    如此怯懦地死去,不结的灵魂势必不可能穿过圣山的大门,回归祖灵所在的荣耀殿堂。

    只有在战场上,挑战远远比自己更加强大和恐怖的对手,并且被对手以最残酷的方式杀死,才是每一名图兰人都羡慕和追求的死法。

    对手的地位越高,实力越强,杀戮手段越残暴,死者才能得到越大的荣耀。

    原本,鼠民没资格享受如此华丽的死亡。

    但血蹄氏族却十分慷慨地赐予了他们和自己一样的荣耀。

    这些佩戴巨大面具,挥舞夸张法器的祭司,扮演的正是祖灵和上古图腾兽的角色。

    狠狠戳刺哥哥他们的尸体,意味着哥哥他们是在挑战祖灵的战斗中,不幸落败、惨死的。

    这是图兰人最好的死法。

    所有俘虏纷纷动容。

    哪怕前几天他们的家乡才刚刚被血蹄武士付之一炬,亲朋好友也都惨遭屠戮。

    这场盛大的祭祀,还是稍稍消磨掉了他们心底的恨意和敌意。

    并勾起了他们加入血蹄氏族,赢得至高荣耀的冲动。

    漫长的仪式终于结束。

    祭司们在稀烂如泥的尸堆上浇透了图腾兽油脂,把尸堆烧成灰烬。

    又将勇士们滚烫的骨灰,掩埋在灵魂树的下面。

    所有血蹄祭司和武士都面朝灵魂树,匍匐在地,浑身颤抖,念念有词。

    “他们在祈求祖灵,让曼陀罗树再次结果吗?”

    叶子艰难扭头,问自己身后的伙伴。

    这名伙伴的村子,就在野牛河边,距离黑角城不远。

    他知道很多血蹄氏族的事情,和武士老爷们的规矩。

    隐隐的,叶子觉得,过去几天发生的事情,都和曼陀罗树开花有关。

    曼陀罗树不开花的时候,每时每刻都在拼命生长果实,一棵曼陀罗树就能让一家七八口都吃得饱饱的。

    那时候的日子无忧无虑,所有人都是笑容满面,就算氏族老爷们进山打猎,主要也不是为了获得食物,而是要在图腾兽面前,证明自己的武力、智慧和胆魄。

    但所有曼陀罗树都一起开花了。

    异香扑鼻,美轮美奂的曼陀罗花,将整片天地都装扮成了仙境。

    但开花后的曼陀罗树,却再也不结果子。

    连一颗都不结。

    叶子听到过妈妈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蜷缩在吊床里,默默地叹息和啜泣。

    知道非但自家,连村里存储的曼陀罗果也越来越少。

    就算没有血蹄武士屠村。

    过不了多久,村里的最后一颗曼陀罗果也会被吃掉。

    到时候,要么活活饿死。

    要么,村民们就会对彼此,对其他同样饥肠辘辘,走投无路的村子,做出比血蹄武士们更残忍百倍的事。

    这就是荣耀纪元的规矩。

    叶子知道,荣耀纪元就是要打仗的意思。

    但他天真地以为,打仗的原因就是大家都没有饭吃。

    只要曼陀罗树能快快结果,大家都能填饱肚子,就能度过荣耀纪元,重新回到无忧无虑,宁静祥和的“繁荣纪元”了吧?

    但这名伙伴却用看着白痴般的眼神看着他。

    “曼陀罗树不会再结果了。”

    伙伴说,“在为祖灵赢得更大的荣耀,用更多强大敌人的鲜血和尸骸来滋润曼陀罗树的根须,死掉一半甚至一大半图兰人之前,曼陀罗树都不会再结果了。

    “这些老爷们不是在祈求祖灵,让曼陀罗树快快结果。

    “正相反,他们是在祈求祖灵,让曼陀罗花开得再多,再盛大,再鲜艳一些。

    “曼陀罗花开得越大越鲜艳,预示着接下来的战争也将更宏大,更壮观,更漫长,更惨烈。

    “图兰勇士才能从既宏大又漫长的血战中,夺取更多、更高的荣耀。

    “要知道,这次曼陀罗花开之前,已经度过了整整十个手掌年的‘繁荣纪元’。

    “风平浪静的繁荣纪元,是我们鼠民的好日子,但对于背负着图腾之力的氏族老爷们来说,他们早就憋疯了!

    “听我们村里的老人说,从他们的爷爷,爷爷的爷爷,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开始,就从未遇到过持续足足十个手掌年的‘繁荣纪元’。

    “一个手掌年的繁荣纪元之后,就是一个手掌年的荣耀纪元。

    “两个手掌年的繁荣纪元之后,就是两个手掌年的荣耀纪元。

    “一直都是这样的。

    “但以往的繁荣纪元,也不会超过三四个手掌年。

    “既然我们刚刚度过了最长最长最长的繁荣纪元,接下来,必定是最长最长最长的荣耀纪元,会有一场最大最大最大的战争,氏族老爷们当然想在这场大战中,夺取最高最高最高的荣耀啦!”

    原来如此。

    规模宏大,神圣辉煌,史无前例的战争。

    在此之前,叶子对战争没有太大的概念。

    毕竟鼠民大多胆小怕事,随便采摘的食物又有的是。

    他所遇到过最像“战争”的事情,无非是山脚村和半山村为了一棵很大很漂亮的曼陀罗树,发生的上百人规模的冲突而已。

    但在安葬哥哥,完成祭祀,继续前进之后。

    黑角城前的场景,却像是一头披挂铁甲,狠狠冲撞过来的图腾兽,让叶子的眼睛、大脑和心灵都受到了最沉重的冲击,瞬间明白了“战争”的意思。

    他看到数以万计的牛头武士——即便没有杀死哥哥的断角牛头武士那么强壮和凶恶,却也相差无几。

    他们全都袒露着精壮的肌肉,炫耀着皮肤上的金属光泽和华丽刺青,挥舞着用图腾兽的腿骨和尾骨打造,镶满了金属利齿的巨斧和狼牙棒,踏着震耳欲聋,地动山摇的步伐,从四面八方的牛头城寨出发,聚集到黑角城下。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