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咬着奶头吸奶水小说,体育课忘记穿奶罩be体育老师

2021-05-05 08:35:02【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此刻,众人都看着那雾气笼罩的山谷里,那天众人围在一起商议,说有可能与传说里那“太古绝地”有关,可是关于太古绝地,众人知晓得却不多,毕竟上次太古绝地出现,可是万年之

  此刻,众人都看着那雾气笼罩的山谷里,那天众人围在一起商议,说有可能与传说里那“太古绝地”有关,可是关于太古绝地,众人知晓得却不多,毕竟上次太古绝地出现,可是万年之前了,又有几人见过,更别说进入里面了,众人对太古绝地的了解,往往都来自于一些古籍和传说,没有人亲眼去里面见过是怎样。

    “那就去吧。”

    最终,萧尘也决定下来了,这一次,有可能是最危险的,若是真的进入了那些什么太古绝地、凶地,接下来的一切,那就没有人能够预料得到,将会发生何事,一切只能靠他们自己。        

    “光你们三人进入,太过危险。”

    花玲珑走了过来,虽然她一向不理玄都山事务,但也向来持重,此时跟随她身边一起过来的,还有一个丰神挺秀的妙龄女子,看去约莫十七八岁,穿着一身鹅黄衣裳,十分美丽,她名叫苏月月,乃是花玲珑座下弟子,已入门千余年,也练就一身不凡修为。

    “月儿,此次你也同去,如何?”

    “谨遵师尊之命。”

    苏月月走上前来,萧尘见她生得落落大方,又如此仙骨不凡,不由多看了几眼,便被一旁千羽霓裳贴近身子,用力往他腰后掐了一下,这才回过神来,虽不做别想,但这般盯着一个姑娘看,难免让人误会。

    “阿纪,你也去吧。”

    这时,从楚玄月身边也走出来一个男子,那男子相貌英俊,长身玉立,乃是楚玄月的弟子,纪宁真,随后还有一人走出,乃是太玄子的徒弟,广元。

    现在便有六个人了,萧尘三人再加玄都山三位仙尊的弟子,另外些仙域的人彼此看了看,总不能在此时示弱,便也出来四人,多多少少凑满了十人。

    “一尘,等等。”

    此时,天瑶女帝走了上来,萧尘看着她,此去危险未知,不禁便想起,当初刚上来的时候,遇见她,然后一路,历经生死磨难,还有这些年,她替自己梳理经脉,助自己修为大增,她还派出许多人,去打探逆天之阵的消息,虽然到现在都没有消息传回。

    “姐姐。”

    即使当着这么多人,他仍是开口叫了一声姐姐,而周围众人听他称呼天瑶女帝为姐姐,一时更好奇他是什么人,这些人当然看得出来,天瑶女帝回护他,连太乙仙尊都得罪了,还有那天幽常道君和古族那些人。

    天瑶女帝向他走了过来,双手轻轻抬起,手中便出现一张古朴瑶琴,散发着一股百花之香,众人均是精神一振,这是她的天瑶琴。

    虽然这里大多人都并不知晓,天瑶琴的来历,毕竟也不是人人都活了上万年,但却知晓,这天瑶琴非常厉害,那日在天瑶女帝手中,他们见识过了威力,而那还远远不是天瑶琴真正的威力呢,若是那天她尽数将天瑶琴的威力释放出来,只怕很多人免不了都要跟着遭殃。

    “一尘,此琴,你带上。”

    天瑶女帝将琴向他递来,萧尘接在手中,只觉温温暖暖,姐姐将琴拿给自己,此中情意深重,已无须多言,他用力点了点头。

    “你们一定要小心啊……”

    小青和嫣儿在女帝身后,她们虽然也想去里面看看,可是她们的道行太浅,根本去不得。

    这时,花玲珑又走了上来,分别交给十个人一只玉瓶,里面是百花玉清露,服下之后,可抵御里面的浊气,煞气等等。

    十人便在众人注视下,往天裂谷里面走去了,渐渐消失在那浓雾深处,直至外面的人,无法感受到其气息,也无法以神识传讯了。

    “我总是有些担心,他们此去会遇见危险。”花玲珑站在天瑶女帝的身旁,看着那浓雾遮掩的山谷,说道。

    “放心吧……一尘,他们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凡人。”

    天瑶女帝看着那浓雾笼罩的山谷,刚才一尘他们进去之后,她连天瑶琴都无法感知到了,不过这也在她预料之中。

    ……

    且说十个人往里面而去,一连走了不知多少天,才终于穿过那片黑雾瘴气,现在也不知来到了哪里,眼前的景象,与当初萧尘他们来时大不一样。

    “此处是天裂谷里面?”

    另外几人第一次进来,很惊奇天裂谷里面,

    难道便是这样?到处山峰崩塌,乱石嶙峋,好像刚经历了一场神魔大战似的,四处还有浊气弥漫。

    萧梦儿摇了摇头,虽然不确定这里是哪,但可以肯定的是,这里一定不是他们三人当初所到之地了,说道:“这里不是天裂谷,小心些。”

    “不是天裂谷?”

    听闻此言,另外几人很快便即反应过来,他们并没有到过天裂谷,所以刚刚才有那样的疑问,现在听萧梦儿这么一说,自是明白了几分。

    这里面那些黑雾笼罩的地方,其实是一些“虚空裂痕”,当他们穿过那片黑雾之后,这里就已经不是天裂谷了,甚至距离玄都山都非常遥远,想要回去的话,只能原路返回,再穿过那片黑雾笼罩的地方,回到天裂谷外面,当然,前提是那片虚空之地,没有崩塌。

    “总之,小心一些,有可能会遇见道域其他地方的人。”萧梦儿眉宇轻锁,话到最后,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也可能不止道域的人。”

    听她这么一说,众人便小心了起来,就这样在里面探察了不知多少天,从进来到现在,大概已经有一个多月,并没有遇见其他人,说明这个地方十分大。

    这段时间,纪宁真的话最少,而苏月月则时常会与千羽霓裳和萧梦儿说说话,这么一来,众人彼此间也没有最开始那样生疏了。

    这一日,一行人不知来到何处,但见周围地势险峻,孤峰笔直,下临万丈深渊,当中还有烟云笼罩,一个不慎,便是神人坠落下去,也不知会到什么地方,各人怕触动此处禁制,引起虚空生变,因此不敢轻易飞行,只得攀上悬崖,走那陡峭的山路。

    一两个时辰后,众人来到一处陡峭的悬崖,在悬崖上,只有一小截往外凸起的平台,似栈道一般紧贴悬崖,只容得下一人侧身通行,那下面便是万丈深渊,周围似有禁制,饶是这一行人里皆是神通广大之辈,也难以御剑飞得起来。

    各人心里皆知,等穿过这里便好,前面定然没有禁制了,当下便一个接一个,紧贴着崖壁,小心翼翼行走在绝壁峭崖上面,只要不低头往下看便好。

    纪宁真走在最前头,接着是苏月月,然后是萧尘,萧尘后面是千羽霓裳和萧梦儿,两人还拉着手,估计千羽霓裳心里想着,把萧梦儿抓住,免得待会出事了,你自个儿御起莲台跑了。

    就这样走到暮色降临时,周围昏黄一片,万籁俱寂,只偶尔有几粒石子从各人脚下滚落下去,很快便听不见回音传上来。

    这样的悬崖绝壁并不止一座,众人须得十分谨慎,等天黑下来时,寻一处崖边山洞,暂作歇息,第二日接着走,走了几天后,忽然一股震荡传来,起初倒没什么,可到后来,整座山峰几乎都塌了,慌乱之中,千羽霓裳紧紧抓着萧梦儿,萧梦儿祭起莲台,一把将萧尘也拉了上去。

    由于事发突然,加上山崩地裂,一片混乱中,萧梦儿只能顾得上萧尘和千羽霓裳两人,可即便只是多了他们两人,莲台居然也飞不起来了,就像是受到了某种禁制一样,还在摇摇晃晃,不停往下坠落。

    “啊!萧梦儿……你的莲台要裂开了吗!”

    “别吵!”

    萧梦儿努力控制着无垢莲台,然而此时竟然控制不住了,在这股可怕的禁制撕裂之下,整个莲台像是快要四分五裂了一样,不停地下坠,甚至乱撞,撞在那些倒塌下来的山峰上,要不是有莲华罩子保护着,只怕直接便把三人砸个粉身碎骨出来。

    “萧梦儿……前面,小心!这回撞上去肯定爆了!”

    “轰!”

    一声巨响,不等萧梦儿调整过来,莲台直接冲撞上了一座压下来的山峰,萧尘和千羽霓裳顿时只觉四肢百骸都断了,等三人恢复意识之时,已经不知坠落到了哪里来,身上剧痛无比,而萧梦儿的莲台落在地上,竟变得黯然无光。

    “咳……咳!”

    “你们怎样?”

    萧尘从乱石堆里爬了起来,整个人灰头土脸,大概还是来了九重天外后,第一次这么狼狈,另外两人也和他差不多,小仙女变成灰姑娘了,身上衣裳零碎,嘴里还都是泥沙,不过有刚才莲华保护着,加上三人早已非凡人之躯,虽损耗了一些元气,但幸喜都没有受伤。

    “呸

    !呸!”

    千羽霓裳连续吐了几口,把嘴里的泥沙吐了出来,萧梦儿也从乱石堆里爬了起来,第一时间不是查看是否受伤,而是关心她的莲台,只见莲台落在不远处,已经完全失去光泽,还产生了裂痕,不免一惊:“糟了……”

    “哦豁……”千羽霓裳看着已经失去光泽的莲台,耸了耸肩膀,好似这回终于让她一语成谶了。

    萧梦儿心疼地将莲台收起,又向千羽霓裳瞪了一眼,千羽霓裳将脸往旁一转,小声嘀咕道:“怪我咯。”

    “嘘,别出声。”

    这一瞬间,萧尘感应到有人往这边而来,但绝对不是苏月月他们,苏月月那些人没有莲台,被刚才那虚空之力一卷,现在不知落到了何处去。

    “嘘。”

    萧尘立刻左右按着两人,尽量让三人的身子伏低,藏在一片乱石后面,过了大约炷香时间,果然听见响动往这边传来。

    “刚才肯定有几个落到这下边来了,仔细找,做事干净些,别留下活口。”

    声音越来越近,虽是以密语传声,但也逃不过萧尘三人敏锐的感知力,还有对方身上的气息,三人一下便感受出来了,是古族的人。

    三人更是屏住了呼吸,现在不知对方有多少人在附近,也不知是哪里,刚才三人坠落下来,又伤了元气,现在绝不宜轻举妄动,只能避开,避免与其发生冲突,以免引来寂境修为的老怪物。

    “你们几个,去那边……你,还有你,去那边。你们几个,往这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听清楚没?”

    周围似乎有很多古族的人,而前面是一片丛林,好在现在天色渐暗,三人只须敛藏住自身的气息,便能不被对方神识查探到。

    “别动。”

    萧尘按了按萧梦儿的身子,他知道萧梦儿与这古族有着深仇大恨,但现在不是时候,杀死一个,血腥气息立马会引来更多。

    好不容易等到天黑下来,三人须得尽快离开这里,否则迟早让人找到,当下便不做犹豫,循着一些草木遮掩的幽径,往丛林里面钻进去。

    “找到了吗?”

    “没有,去那边看看……”

    “仔细找,千万不能让人进入这里面。”

    丛林里面也有着很多人,全都是古族的人,修为算不得很高,不知是在这里面做什么,从话语里听来,似乎也并非是在专门找他们三人,而是所有进入这里面的人,他们都要将之杀死。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等附近没有了声音后,三人继续敛藏住气息,小心翼翼地往前探寻,不管这里是什么地方,总之先要想办法离开再说。

    “别动。”

    当探察到附近又有人后,萧尘立刻按着身旁二人蹲了下去,除非他们自信能够从一群比古猛还恐怖的怪物当中杀出去,否则就老老实实潜行,先弄清楚自己在哪再说。

    等周围的人走开之后,三人继续往前潜行,就这样走到中夜时分,天上忽然现出一轮明月,把整个丛林,照彻得分外明亮。

    三人已经远离刚才坠落下来的地方了,附近搜寻他们的人也逐渐变少,但前面不知是什么地方,竟有一股浓浓的血腥随风而来,越往前走,这股血腥之气越重。

    “我敢肯定,这个古族,定是在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千羽霓裳捂住了口鼻,这股血腥之气已经开始有些刺鼻,萧梦儿在旁凝神不语,这个古族向来神秘,即使是九重天外的人,也对其所知甚少。

    但有一点,她心里很清楚,这个古族是太古萧家的一脉旁支,他们骨子里流淌着的血液,是一股“逆反”的血液,他们不甘蛰伏,必有大谋。

    三人往前走了一段距离,血腥之气越来越刺鼻,到最后迎着风,几欲让人作呕,到了一座草遮木掩的山崖上,三人将身子伏低,藏在草丛里,往下望去,月光下,那山谷里的一切,清晰可见,竟然是一座巨大的血池,周围由许多沟渠连通,往里面输送鲜血。

    在血池的周围,每隔数丈远,便有一个古族之人看守,其他地方,还布有许多人,看见这一幕,千羽霓裳不由得微微一惊,果然这个古族在行逆天之事,这么大座血池,里面全是人血吗?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