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吞下去一滴都不许吐 白浊/公么与儿女息在线阅读

2021-05-05 08:39:26【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遮天蔽日的巨翼从城堡区上空掠过,体型庞大的巨龙正在缓缓盘旋减速,向着缔约堡后方的开阔着陆场靠拢,而在不断降低高度的同时,梅丽塔和诺蕾塔也在仔细观察着这片规模庞大的设施

 遮天蔽日的巨翼从城堡区上空掠过,体型庞大的巨龙正在缓缓盘旋减速,向着缔约堡后方的开阔着陆场靠拢,而在不断降低高度的同时,梅丽塔和诺蕾塔也在仔细观察着这片规模庞大的设施群,观察着那些高耸的能源塔、临时道路、联盟成员国营区,以及充斥在这片区域的、普通人用肉眼无法看到的庞大能量波动。

    以塞西尔和提丰牵头,汇聚了大量联盟成员国所提供的人力物力,在这片寒冷荒芜的旷野上所建造起来的“门”,是梅丽塔数万年龙生中都未曾见过的奇景——她那双充盈着魔力光辉的眼睛可以看到比普通人更多的东西,在她的魔力视界中,能看到那些在设施群间奔涌的魔力湍流,汇聚在缔约堡中心区域的庞大能量,以及一个仿佛吞噬了一切魔力的、在现实世界中呈现出旋涡状态的“焦点”——哪怕没有旁人提醒,她也能猜到那就是“门”所处的位置。

    这确实是不得了的大动静。          

    巨龙缓缓降低高度,最终在缔约堡附属的着陆场上降落下来,而在此之前,这座设施的技术主管们早已聚集在空地周围翘首等候。

    “……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和巨龙接触,”温莎·玛佩尔脸上带着感慨的神色低声说道,她看着两位巨龙渐渐收起巨翼,庞大沉重的躯体降落时甚至让整个广场都震动了一下,“真是不敢想象……仅仅两年前,这些强大的龙还是只在冒险故事里出场的生物。”

    “而且这些冒险故事一大半还是巨龙自己写的。”一旁的卡迈尔摇了摇头,随口说道。

    过去凡人诸国所流传的跟巨龙有关的冒险故事中有一大半都是在洛伦大陆游历的龙族们自己无聊乱编的东西,而编写这些故事是在外游历的龙族们旅费的主要收入——这一真相随着塔尔隆德与洛伦诸国建立越来越广泛的联系,随着越来越多的龙族以雇佣兵、技术顾问、外派学者的身份进入人类社会而逐渐传播开来,得知真相的各国“龙族学家”们为此捶胸顿足,无数脍炙人口的传奇戏剧一夜间笼罩上了浓浓的荒诞色彩,但对于本身就不怎么关注这些领域的魔法学者们而言,这些“真相”最大的意义却只是个解闷的笑料。

    “……我十六岁那年性格叛逆,差一点就要放弃自己的魔法学业跑去研究什么‘巨龙学’,”温莎·玛佩尔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有些唏嘘地轻声说道,“幸亏没有走这条路,否则别说今天的成就,我自己如今怕是也要像那些‘龙族学家’们一样一蹶不振了。”

    站在她旁边的老法师丹尼尔听到之后不屑地冷哼了一声,语气中带着毫不掩饰的鄙夷:“那些所谓的‘龙族学家’都是咎由自取,拿着一堆似是而非的传说故事生拼硬凑出所谓的‘历史证据’,还抱团吹捧打压异己,又‘发明’出一大堆的理论,无中生有地创造出一个所谓的学术领域来蒙骗世人——他们把自己包装成学者招摇撞骗了这么多年,哪能想到有朝一日巨龙竟然会真的从故事里走出来,还光明正大地跟全世界打招呼?”

    温莎·玛佩尔下意识多看了自己的导师几眼,她已经察觉到自己这位脾气不好的老师如今正越来越“恢复常态”,尤其是在“门”计划开始之后,学术研究上的充实生活正在让这位老人一点点重拾起多年前的活力与慈爱,这让她不由得露出笑容:“所以多亏了您当年的及时管教——我那叛逆的性格才没毁掉自己的人生。”

    丹尼尔只是淡淡地看了这位如今已经成为传奇强者的学生一眼,脸上没什么表情:“也幸亏你的叛逆期在十六岁那年就结束——从你十七岁开始我就快打不过你了。”

    温莎的表情一瞬间有点尴尬,丹尼尔则已经转过头去,目光看向了正从巨龙身上走下来的几个身影,他的视线仿佛不经意般扫过那个最高大的身影,在旁人无法察觉的微小幅度中,他轻轻点了点头,嘴唇微微翕动:“……向您致敬……”

    史诗级间谍大师和他真正效忠的主人终于实现了历史性的第一次线下见面.jpg。

    高文顺着梅丽塔的翅膀走了下来,在他身后便是正在东张西望的琥珀以及两只正兴高采烈的雏龙,在他们旁边不远处,则是同样伏低身体垂下翅膀的诺蕾塔,以及从诺蕾塔身上走下来的维多利亚和莫迪尔。

    原本维多利亚是应该在北港“下龙”并返回凛冬堡的,但考虑到莫迪尔也要随高文一同前往战神神国,这位大执政官便又跟了过来。

    至于一并跟来的两只雏龙……仍然是因为她们身上携带的深蓝魔痕以及她们与生俱来的特殊“感应”天赋,在逆潮之塔附近。两个小家伙已经证明了她们可以直接观察到深蓝裂隙的气息,而这次战神神国的边界也有类似的裂缝,高文与梅丽塔都认为将她们带上或许会发挥一些作用。

    光幕凭空浮现,巨龙的身影在一片光华中逐渐聚成人形,高文则迈步走向了那些聚集在着陆场旁的技术主管们,他首先看向卡迈尔与温莎,随后目光才落在正板着脸保持严肃的丹尼尔,以及正微微低着脑袋,努力想要在导师身后降低存在感的玛丽。

    这让高文忍不住心中称赞:玛丽的演技还真不错,在这么容易紧张激动的场合下都能完美地维持住自己平时的“人设”——她这谨慎懦弱的性格,在见到异国的大人物时确实应该是这种反应。

    “陛下,”卡迈尔首先迎了上来,他体内传来嗡嗡的鸣响,“很高兴您能亲自前来。”

    “我听说了你们在这里取得的进展——某些东西我有必要亲自看看。”高文点头说道,目光随之自然地落在其他人身上,温莎·玛佩尔作为提丰方面的最高技术长官立刻上前一步,礼仪周全地微微弯腰致敬:“向您致敬,伟大的高文·塞西尔陛下,我是提丰皇家法师协会会长温莎·玛佩尔,我谨代表提丰学者团队对您在前沿技术领域所做出的极大支持表示感谢和敬意——就我所知,还没有任何一个人类帝王能像您一样为技术的发展做出如此巨大的推动。”

    这绝非随意奉承,而是真心实意的敬意——哪怕是在当初提丰和塞西尔关系紧张的时期,哪怕是当初站在“对手”的立场上,温莎·玛佩尔也不得不承认塞西尔在魔导领域的先进地位,承认高文·塞西尔所带来的“魔导时代”对这个世界产生的巨大改变,和那些在任何时候都要用屁股决定脑袋的顽固政客不同——作为学者的温莎·玛佩尔更能直白坦率地向带来“先进”的高文表达钦佩。

    “温莎·玛佩尔女士……我知道你,罗塞塔说你是他最信赖的魔法顾问,尤其是在对抗‘神之眼’的过程中,你发挥的作用无可取代,”高文露出一丝微笑,对这位传奇法师点头说道,“而现在你又打开了通往神国领域的大门——在这个时代,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像你这样了解神明的专家。”

    友好的商业互吹之后,高文的目光落在了丹尼尔和玛丽身上。

    “丹尼尔·弗莱德,提丰帝国工造协会现任会长,”丹尼尔面无表情地说道,“向您致敬。我身后是我的学徒玛丽——在这里不是什么大人物。”

    “丹尼尔……我也知道你,”高文同样露出一丝微笑,上下打量了眼前这个每周至少两次向自己汇报工作的部下几眼,“你破解了我们的许多魔导技术,我们卖给你们一台引擎原型机,结果没用多长时间你们就把自己的引擎造了出来。”

    此言一出,站在旁边的温莎顿时心中一阵紧张,尽管高文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始终带着微笑,可话题本身的敏感却让这位皇家法师协会会长一颗心提了起来——她其实早知道自己的导师在这里有着特殊的敏感身份,导师所带领的魔导技术团队这些年来一直是对抗“塞西尔魔导霸权”的中坚力量,提丰之所以在面对轰然来袭的魔导时代时没有被对手碾压性地击败,有一半以上的功劳都应该归到丹尼尔身上,而这份对提丰而言的巨大贡献若是放在塞西尔眼中……

    那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可就在温莎自顾自紧张着的时候,丹尼尔却只是露出一丝在旁人看来有些阴郁的笑容:“知识与技术无分国界,每个国家的人皆有享受技术进步的权利——我们的魔导引擎原型机最初也是依靠人力一锤一锤敲出来的。”

    高文认真看了丹尼尔一眼,微微一笑:“每个国家的人皆有享受技术进步的权力……你说的很对。”

    似乎他刚才和丹尼尔在敏感话题上的言语“交锋”只是一次无关紧要的闲谈。

    温莎·玛佩尔心中顿时松了口气。

    卡迈尔面无表情(确实没有)地飘在一旁,丹尼尔与高文皆保持着微笑,玛丽努力低着脑袋降低存在感,后面的琥珀似乎正在神游天外——大家都对某些事情心知肚明,现场只有温莎·玛佩尔女士认认真真地紧张了半天,又认认真真地一口气放松下来。

    高文都差点对此产生负罪感——幸好他及时克服了这点心理上的小小难关,迅速变得坦然起来。

    而在简单的介绍与寒暄之后,一行人并没有在繁文缛节上继续浪费时间。

    高文来到了那扇通往战神神国的传送门前。

    如同镜面一般的正圆形空间通道被稳定地约束在传送门平台中间,通道中映射着另一端的景象,在那片被灰蒙蒙天空笼罩着的开阔广场上,高文看到了探索者们设置的据点设施以及远方高耸的墙垒与宫殿。

    卡迈尔飘浮在他身边:“经过这些日子的推进和探索,我们已经成功在神国内设置了数个补给站点,借助这些补给站所提供的魔力,我们的探索队伍已经大致探明了神殿区、竞技场区、广场区的情况——这些区域算是整个神国的‘稳定地带’,而在稳定地带外缘则是正在不断崩落的‘边界’,它们在缓慢向神国中心坍塌,我们对边界的种种性质仍然知之甚少。

    “我们已经将目前所取得的探索成果送往神权理事会,每个成员国都按照协议共享这些成果……

    “另外,由于战神神国内得天独厚的‘无干扰’条件,我们在神国腹地的竞技场中设置了许多实验装置,用于研究有关魔力本质的诸多课题,这方面的报告您在路上应该已经收到了……”

    “是的,我在北港就收到了,”高文点点头,表情显得十分郑重,“你们终于验证了魔力的波动性质——这件事的意义甚至和‘凡人踏入神国’一事同样重大。”

    “我们不仅仅验证了魔力的波动性质……”卡迈尔语气严肃地说道,“‘高塔’女士还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了更加匪夷所思、更加令人不安困惑的现象……”

    “我也收到了她发来的消息,”高文慢慢点了点头,他回忆着自己在抵达北港并收到弥尔米娜的传讯之后脑海里所涌出来的无数疑问和猜测,而这一切最终汇聚成了紧锁的眉头和低沉的话语,“她说她在理解到魔力的本质之后曾短暂进入一个非常诡异的‘自我状态’,并在那个状态下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视角看到了世界的‘解释’,她说她不但直观地看到了魔力的波动,甚至还‘看’到了世间万物的波动特征,看到了物质和魔力之间模糊不清的边界——但她同时也表示自己无法具体解释这个过程,因为她的‘视角’……无法用文字或语言准确描述。”

    “是的,她也是这么和我们说的,”卡迈尔轻轻点了点头,“我和温莎女士以及丹尼尔先生对‘高塔’女士的发现都非常重视,但我们一点头绪都没有。”

    “……头绪总会出现的,”高文轻轻呼了口气,“回去之后我也会再和我们的高级顾问好好谈谈,至于现在……还是让我们先去看看你们在神国边缘发现的那些东西吧。”

    高文话音落下,所有人的视线都不由自主地落在了那位于平台中心的传送门上。

    琥珀注视着那层仿佛镜面般的圆形区域,片刻之后终于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我开始有点紧张了……”

    “连我都紧张,但我更多的是期待,”一旁安静了很长时间的莫迪尔终于也忍不住打破沉默——他一直没有说话,因为这里站着的都是他心目中“正在改变世界走向的大人物们”,他觉得自己这么个失去记忆的冒险家在这种学术场合下最好是不要开口,但现在神国之旅即将展开,这位大冒险家的情绪终于还是忍不住亢奋起来,“我为了今天甚至专门准备了一个空白的笔记本……”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