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大杂烩系统无限流小说,楼梯一撞一顶律动

2021-05-05 08:42:02【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你和紫微的人,说了什么?”妙尊智王佛向寒避传讯。

寒避坐回去笑道:“一些小事,不劳妙尊亲自过问吧?”

“紫微灭了阿努纳奇,私藏了太微华人

 “你和紫微的人,说了什么?”妙尊智王佛向寒避传讯。

    寒避坐回去笑道:“一些小事,不劳妙尊亲自过问吧?”

    “紫微灭了阿努纳奇,私藏了太微华人的装备,你还要帮他隐瞒,莫非战利品你也有份?”妙尊端坐星云,古井无波,但说的话却让寒避心里一咯噔。          

    寒避尽量维持笑颜,心里惊叹:“妙尊竟然知道,是猜的还是……”

    他念头急转,面色不变道:“哦?私藏战利品?原来你是因为这种事不敢承认啊,我还奇怪你为何急于否定呢。”

    “沙茶文明何时有这样的底气与我对话?”妙尊意有所指道,话语之中有一种震慑人心的力量。

    寒避嘴角一抽,脱口而出道:“妙尊若是不信,我这就请太微华天警来,我可以允许他在我文明境内搜查。”

    说实话,这是非常屈辱的决定。但寒避已经意识到,妙尊一定是查到了很多事,推测出了紫微就是消灭阿努纳奇的势力。

    一旦告知天警,那么天警现在一定是去紫微境内搜查了。

    与其如此,不如把天警招来,让他们在沙茶文明里浪费时间,给黄极继续破解,或者转移量子神核争取机会。

    妙尊温笑一声:“陛下这又是何必?即便对方是太微华,任由其在文明内搜索,也是耻辱。”

    “我不过随口问问,陛下竟然下此决断,莫非东西在紫微境内?”

    寒避脸上挂着微笑,心里暗骂自己太嫩了!

    确实,他为什么要向妙尊证明此事?说什么让天警来搜,这是一个与阿努纳奇事件毫不相关的人的表现吗?

    “可恶,传言妙尊善于蛊惑人心,果然不虚,有某种力量在影响我的大脑……”

    “是了,统一力!”

    寒避冷着脸,咬紧牙关不说话。

    此刻妙尊威压全场,统一力笼罩了所有人,在场没有人能够阻止她杀人。

    当然,她肯定不会动武,那会得罪全星盟的。银河除了真理社,没有任何势力敢与所有人为敌。

    不过,统一力是精微到极点的力量,能入微至阿米层次,用法实在是太多。

    妙尊稍做手脚,就能越过他防御力顶级的蜗壳,影响其脑部脉冲的交互。

    “你敢动我!”寒避低声愠怒。

    妙尊端坐着不动如雕塑:“陛下何意?”

    寒避无奈,对方并没有太过分,只是稍稍影响,留不下痕迹的。

    如果太过分,完全能让他说话不过脑子,想到什么嘴巴就吐露什么!

    当然,那样哪怕是微子文明也能检测到波动,更何况其他五大佬马上都要到了。

    “绝尘之主,娜玛尔露宁尼斯莎莉维纳伊……到!”

    寒避看向虫洞,又一尊大佬到了,其形状,完全超出了常人理解。

    乳白色的线条,千丝万缕,乃是密密麻麻的无数菌丝构成,遍布无数种奇形怪状的子实体,就好像一棵树上开了亿万多种花。

    整体结构也很不对称,完全违背常规审美。

    散发着强光的重元素灰烬以及无数金属氢在体内流淌,闪闪烁烁,如星辰点缀。

    飞行时前端无数菌丝蔓延,仿佛树状图般扩散,好像将真空渗透出亿万闪电裂隙一般。

    同时间,末端的菌丝则不断消亡,化作纯能回收,整体在空间中飞快地位移,每一微妙的形象与位置都大有不同,形成一种诡异的前进。

    庞大的身躯连绵十个天文单位,如若天河倒灌,仿佛琼浆玉露的海洋翻腾而过,让无数嘉宾肃穆注视。

    绝尘文明首脑,或者说最高母体,是银河最强也最大的类真菌。

    全名很长,通常就以‘娜玛尔露宁’称呼祂,如果亲近的话,可以只称呼露宁。

    “露宁,来,和我坐一起吧。”妙尊智王佛温润地招呼道。

    之前她一出现,就对寒避发出质问,仿佛只是在询问一名弟子。

    然而对娜玛尔露宁,却十分轻声细语。

    倒不是两者关系有多好,而是银河中只有五大佬之间,才算是真正的平等。

    别看娜玛尔露宁没有统一力,可战力丝毫不能被小觑。

    这有史以来最可怕的真菌,拥有独特的科技体系,微观领域的造诣无比深邃,能只用三颗质子就制造一名充满无限可能的真菌孢子!

    从微观入手,再强大的精密结构,也可能被攻破。

    妙尊就曾经吃过大亏,深知露宁天克自己……

    露宁来到了妙尊的右侧,就在那里弥漫着,不停变化。

    那体量与妙尊智王佛也不逞多让,对比现场众多小型种族,可谓宏伟无边。

    妙尊与祂细细低语,统一力直接在祂身上扰动。祂也演绎着众人都听不懂的神秘语言,那仿佛是无数气泡破灭的动静,是绝尘文明独有的‘场态语’,通过变动三相力场的分布结构,来传递数据。

    还别说,这种语言传递的信息量极其庞大,但是与银河各大种族都格格不入,几乎所有种族都是波动语系,只有祂是场态语系。

    不是专门学过的人,根本不知道祂在说话。

    银河有很多种族,是排斥使用‘通用语’的。比如龙族,比如亘古族。

    而绝尘文明,在这方面尤其极端。龙族、亘古族起码大多数时候也会用通用语,只是不喜欢,或者懒得用而已。

    绝尘文明则是自有历史记录开始,便没有祂们使用任何其他语种的记录。

    祂不管对方是谁,都只说自己的场态语,也无所谓对方听不听得懂。

    事实上祂懂得已知的所有语言、文字,问题出现在祂独特的文化与交流习惯上。

    场态语,其实是祂这个种族自己与自己交换信息,传递指令用的。某种意义上那不是语言,而是人身上的神经元脉冲信号,是大脑控制肌肉行动,控制器官运作的神经递质型事物。

    任何人与祂说话,得到的其实是祂的条件反射给出的回馈,犹如在面对一台超大数据库的自动问答机。

    所以不管用什么语言跟祂说话,得到的都是场态语。

    祂总不能为了交流方便,去改变自己神经递质的方式,也不可能每次回答还要再用波动语系重复一遍,是以大家在这方面都是迁就祂的。

    “尊敬的娜玛尔露宁,非常欢迎您接受我的邀请前来,沙茶文明不胜荣幸……”寒避正常地交际着。

    露宁则毫不遮掩地回答:“前来通知,深渊远离,或者战争,请选择。”

    马上有顾问同步翻译,寒避嘴角一抽,心说好家伙,真够直白的。

    如果算上深渊,沙茶与绝尘文明就接壤了,而且会延伸到接近绝尘文明腹地之处。

    各大派系之主,彼此都是不接壤的,附近围了一圈小弟作为缓冲。

    虽说星盟有维和的义务,不允许战争,但龙族与金乌曾经打了几万年,不照样拉不住么?顶多打完了受点惩罚,罚没一些领地之类的。

    这法律,是维系中小文明和平的,派系之主不同意,小弟们绝对打不起来。

    如果派系之主要打,星盟也就是半个摆设。

    一般来说,各大派系相互之间也有联盟,一旦打起来,不会出现一边倒拉偏架的情况。

    所以要么都看戏,要么都维和。

    此刻露宁直接了当地告诉寒避,自己来是为了亲自通知他,要么战争,要么滚……请选择!

    连个条件都不给,可谓十分强势。

    不过寒避也不慌,漫天要价,坐地还钱嘛,当即和露宁暗中谈论起了如何置换深渊疆域的事。

    怎么说也是废了老大功夫打下深渊,不能一句话就让沙茶文明退却吧?大家可以交换一下利益嘛,哪有为了这点事就打仗的?

    寒避与露宁深入交流,颇有进展。

    这时,虫洞再度亮起,有人传唱:“亘古文明之主,星霸!”

    “呼噜噜噜!”苍白的‘肉山’咆哮出肉眼可见的欧透引力波,身上各种肢体揉搓虬结。

    头颅跟没有骨头一样左右摇晃着,残暴而凶残的气息,扑面而来。

    寒避感觉自己的心灵受到了冲击,磨蹭着迎上去,却发现对方无视了自己,往妙尊身上一扑。

    “妙妙!好久不见!我想死你了!”星霸如流星般撞上妙尊。

    然而相隔十几公里,就被无形的墙壁阻拦。

    妙尊用尽可能得体的语气说道:“星霸陛下,请您离我远一点,好吗?”

    “什么?你让我滚?好的!”星霸翻身就往后倒飞,如一团肉球,翻滚到了寒避的王座。

    “那是我的位置,星霸。”寒避眼角抽搐。

    星霸随口道:“你换一个嘛。”

    许多小文明之主顿时僵住,现场的禁卫军蜗壳发颤,脸色酱红。

    寒避瞪大眼睛,压抑怒火道:“把星霸陛下,请去他的位置!”

    “是!”上千名星壳战士现身,来到王座前。

    与此同时,远处外围观礼区,许多亘古族也霍然而起。

    两名变形星壳战士钳制住星霸,却见星霸体内某物释放出高耸的绿色焰柱般的力场,化解了星壳的巨力。

    不仅如此,两名星壳战士当场被从星壳里排斥了出去!

    看到这一幕,寒避脸色严肃,远处的妙尊更是浑身一颤。

    妙尊与亘古一族交过手,知道刚才绿色焰柱型力场,是亘古继承永古者的兵器,可以把意识能量体从载具里排斥出去!

    简直天克她……

    星霸化解星壳,怪笑着从王座上主动跳下来,在寒避面前倒了个立:“蜗牛发脾气了,好得很!总算有个可爱的皇帝了……我喜欢!”

    说着,主动退让开了。

    寒避心里松了口气,坐回位置。

    “看来只是试探我,我刚才哪怕怂一下,今天沙茶就要颜面无存了。”寒避心里叫苦,这皇帝真不是人当的。

    别看沙茶称霸猎户旋臂,但有好几家派系之主文明,是沙茶绝不可能战胜的。

    五大佬就不必说了,龙族、金乌、暗翼都明显比沙茶强,技术乃是微子巅峰,国力也只高不低。

    寒避有点后悔搞这个公开处刑了,难怪过去五大佬很少聚在一块,如果弱势文明当东道主,面对这么多势力,简直是请一群大爷。

    尤其是这个亘古文明,太神经病了!

    绝尘真菌露宁,虽然也与大多数种族思维不对路,但至少不会乱搞。但亘古文明,连文明元首都如此不靠谱。

    “想来是这次沙茶出的风头有点大,占领深渊,击退真理社,再加上逃犯的事也与我有关,看我是新登基的皇帝,这是组团想压制我,测试我底气了……”

    “星霸虽然是个神经病,但也是粗中有细,刚才那一下估计把变形星壳的战力给摸了个七七八八。”

    “而且我竟然一口气把所有部署兵力都喊出来了……”

    寒避不停地反省和琢磨局势。

    这时,虫洞又降临了一尊大佬。

    “孤独者!”

    一根冲天图腾柱般的紫色能量生命,横推而来。

    身边跟着一大群瑕色光精灵,汇聚在一起就好像一大片能量海洋。

    忽然,那根图腾柱消失了,十几秒钟后,寒避检测到一股巨量的中微子风暴。

    那风暴在某王座上汇聚,停滞!

    无数中微子转化为其他能量形式,就见王座上,相貌尊贵威严的紫光怪物从虚到实,一点一滴的呈现出来。

    这速度,比在场所有首脑的入场都快,毕竟中微子仅比光速慢一丁点,这种瞬间中微子化的可怕能力,令人心悸。

    不过看到孤独者,寒避露出微笑,沙茶文明与孤独者的关系一向很好,是派系与派系之间的盟友关系。

    他欢迎着孤独者入座,怎料孤独者忽然私信他说道:“寒避,听说真理社的犯罪工具,都被你缴获了?”

    “伟大的孤独者,您是在哪听说的?”寒避笑容不变。

    大家都知道沙茶击退了真理社,但不知道沙茶缴获了两大顶尖科技造物,孤独者竟然能一口道破?

    孤独者目视前方,只是私聊道:“现在只有我可以帮你,寒避。”

    “真理社的武器,至关重大,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以沙茶文明的能力,没有能力保护星盟的战利品。”

    “你还是把它们交给我保管吧。”

    寒避感觉心都凉了。

    孤独者能如此确定他缴获了真理社的装备,定然是在沙茶文明里有眼线,不是内阁就是军方……

    “没有,孤独者,我没有真理社的东西。”寒避说道,他也没说谎,东西在黄极那里。

    孤独者看了他一眼:“紫微消灭了阿努纳奇,你以为瞒得住吗?”

    “什么?”

    孤独者冷淡道:“太微华的东西,我没兴趣,反正会被天警带走。但是妙妙必然对此很感兴趣……她刚才欺负你了吧?如果东西真的在紫微手上,那她刚才必然已经确认过了。”

    “此时此刻,太微华的天警,恐怕已经到了紫微国内。”

    寒避皱眉。

    孤独者继续道:“星霸那家伙,也一定会对你施压,他最喜欢折腾后起之秀,你能消灭深渊,击退真理社,已经引起了他的兴趣。”

    “再加上真理社……寒避,沙茶的敌人有点太多了,应该不能再接受……失去最重要的盟友吧?”

    寒避疯狂地给黄极传讯,提醒他小心太微华天警,同时心里怒火中烧。

    妙尊与太微华交好,迫切想查量子神核去向,所作所为他可以理解。

    亘古是神经病,行事跳脱,刚才稍稍试探,他也可以理解。

    唯独孤独者的行为,他理解不了。大家不是盟友吗?就算真理社的装备比交情更有价值,可孤独者哪怕来换呢?直接上来威胁是什么鬼?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吗?孤独者?我们两大派系合作过多少次……”寒避压抑道。

    孤独者平静道:“迫不及待?得到真理社的东西,就要面对那群疯子永无止境的报复。说不定这场大会,真理社就杀过来了。”

    “你比以前的皇帝差远了,如果是上一代沙茶君主,得到这些东西,早就交给我,寻求庇护了。”

    “你还要我主动过问?是活得太安逸了吗?”

    寒避冷峻道:“你在威胁,四十万年之沙茶?”

    如此硬气的话语,让孤独者沉默了,重新审视寒避。

    半晌才忽然笑道:“你的信号已经被我截断,紫微黄极……不会吧,你这时候还管别人?”

    “我连妙尊的信号都能拦击,何谈你的?”

    寒避浑身一震,远方的妙尊也频频看向这里。

    妙尊心里嘀咕:“孤独者用了量子干扰,他在针对谁?唔……是寒避?他们不是盟友吗?”

    她十分忌惮孤独者,因为孤独者的信息技术,可以干扰她对金身的控制。

    简直是天克她……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