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吸允女朋友奶头过程|公共场合调教露出

2021-05-05 08:44:12【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大力,你怕我们的披风吗?”

“不怕!”

“那你变成牛后会跟着我们的马车跑吗?”

“我本来就是牛啊,不用变,好吧,应该

 “大力,你怕我们的披风吗?”

    “不怕!”

    “那你变成牛后会跟着我们的马车跑吗?”        

    “我本来就是牛啊,不用变,好吧,应该不会!”

    ……

    下榻的驿馆中,李鸿儒有些疑神疑鬼,还找鸠摩罗力做了一番专门的调查。

    摩揭陀国的规矩并不像大唐一般森严。

    在曲女城,直接驻扎着妖象、妖马等生物。

    这处皇城也能容纳下一头牛妖和一头狼妖。

    鸠摩罗力和铁苍依旧跟在使团中。

    铁苍是觉察天竺可能产生的混乱,想着投靠东土,而鸠摩罗力则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时机回国。

    从曲女城过去,只需要走上一千五百余里,就能到达他的老家。

    这头妖牛小心翼翼的回复完李鸿儒的话,又在那儿低声询问自己是否可以走。

    曲女城的牛暴动对一些人而言是混乱的争执,但对鸠摩罗力而言就是一种惊吓。

    这是近千头牛被直接宰杀。

    兔死尚狐悲,何况这些牛对他而言是属于同类。

    “没问题,咱们好聚好散,你走吧”李鸿儒点点头道。

    “那我走了”鸠摩罗力低低声道。

    “走吧!”

    “我真走了啊!”

    “再见!”

    “您以后若是有什么事,可以来达罗毗国找我们,我们在那个国度很好找的!”

    临近分别,这头妖牛还是极为感性,连连说了数声才告辞。

    看着这头妖牛化成的壮汉一扭一扭走了出去,李鸿儒也是摇了摇头。

    帮助这头妖牛最初只是各有所需。

    但随着将这头妖牛从琵琶洞主嘴中抢救了出来,这头妖牛倒是多了一些感恩之心。

    只是鸠摩罗力在达罗毗国的势力再牛也没什么用。

    跑到了摩揭陀国,再打发上一段时间,李鸿儒等人就要回大唐了。

    前往天竺之地让李鸿儒知晓了不少事情。

    整个天竺国处于四分五裂之中,而摩揭陀国则是其中最大的国度。

    这与秦王朝之前的景象极为相似。

    但相较于秦王朝此前时代多元文化的存在,诸子百家争鸣的局面,天竺似乎只有婆罗门文化和佛教文化在相互争锋。

    文化并不会直接取代皇朝之主的位置,但又能成为无冕之王的存在。

    如同儒家文化中的伏羲、孔圣人一样,这对儒家而言就是王的存在。

    但儒家没有制造元神长生,并不像道家、婆罗门、佛教这样一直居于帝王的头上。

    文化和教派的权威凌驾于皇权之上,看似属于一片祥和之地,但纷争和争议永远不会消除。

    “除非这些教派愿意承担皇朝之主的位置,但那似乎又没什么可能!”

    李鸿儒想起往昔唐皇痛斥教派就是想着不劳而获,不断榨取价值的话语。

    而杨素亦有提及教派之主和王朝之主冲突,而且王朝之主承重过大,似乎难于长生。

    种种矛盾的交杂,也让天竺呈现了教派、王朝混杂的模式。

    李鸿儒管不着天竺这些破事。

    他就是来天竺兜一圈,看看情况后汇报唐皇。

    至于唐皇有什么想法,又想做什么事情,那都是他难于猜测的事情。

    “王副使,那位陛下请我们过去欣赏宫廷乐!”

    闲在曲女城,李鸿儒的事情不算太多。

    他跟随皇城卫队不时观看一下这处城池的城建,又兜了一些地方做实地考察,顺道做上一些笔记,日子很正常,符合一个使团的行为。

    欣赏宫廷乐也是正常招待的事情。

    来曲女城已经三天,此时又承受了尸罗逸多的邀请,李鸿儒点点头。

    他在礼乐这方面的水准很一般,这种事情就真的只能去欣赏欣赏了。

    而李义表等人则通晓礼乐,若是出现两国的攀比和较量,则需要李义表等人出手。

    只是李义表等人也知晓自己的本事。

    他们是玩仪仗队的,离音乐大家的水准差得太远。

    李义表免不了心中没底气。

    “走走走,先去听一听再说!”

    李鸿儒给这位正使鼓了一番气。

    两人又集合了使团成员。

    待得带齐了人,诸多人齐齐去了皇城之中。

    此番会面之处依旧是王宫大殿。

    这位摩揭陀国的国王举办什么事情似乎都是放在了这处大殿中。

    相较于此前的迎客宴会,此时场地中央已经腾空,一些大型乐器已经提前就位。

    尸罗逸多显然提前安排了方位。

    方位的一侧是大唐诸多人的位置,另一侧则是一些摩揭陀国官员的位置。

    只是等待半刻时间,尸罗逸多已经大踏步从殿后走出,端坐在王座上。

    “尸罗逸多陛下万福!”

    待得摩揭陀国官员行完礼,李鸿儒等人亦是起身行礼。

    “免礼免礼,本王见得大唐诸位前来甚喜,秉承互通交流,特意举办了这场乐典!”

    尸罗逸多朗声开口,亦是微笑示意。

    这位陛下面色硬朗,眼神柔和之中似乎又夹杂着一丝狠厉。

    他解释了一声缘由,这才对着下方的宫廷乐团挥手。

    呜呜咽咽的声音顿时响了起来。

    李鸿儒曾在大泥城听过泥婆罗国的礼乐,他没想到摩揭陀国也是大同小异。

    排除乐器方面的原因,摩揭陀国奏乐时的曲调极为平和。

    这有些像道家那种虚无缥缈的玄幻乐曲。

    李鸿儒的脑海中思索了一会,觉得这些乐曲似乎有着平息心中杂念,心平气和的微妙。

    若是烦躁之时听这些呜呜咽咽的曲调,或许能安宁一些。

    待得乐官开始在其中大声吟唱劝人向善的经文,李鸿儒只觉糖水中加入了一把硌牙的沙子。

    若一个国度的乐典沦落到需要使用教派的音乐,李鸿儒也不知说这是荣幸还是悲哀。

    这是社会阶层的人才思想被同化,不断崇拜靠向教派,也不断产出着类似的音乐。

    东土往昔被释家文化侵袭最严重之时,宫廷之乐同样如此。

    看似并不起眼的音乐,这确实是文化的一个符号,占据着重要的地位。

    这也让李鸿儒有着更为深刻的理解,知晓着摩揭陀国的状况。

    “李义表使者,王玄策使者,我们天竺的礼乐如何?”

    “贵国礼乐宛如余……音……绕……唉!王使者你来说,我天竺语有点不行!”

    李义表刚想了个赞美之词,但张口翻译了半截,一时卡壳难于说下去。

    他瞅瞅李鸿儒,这让李鸿儒点点头,回了尸罗逸多一句。

    “好!”

    李鸿儒大叫。

    这让尸罗逸多和李义表同时都微翻白眼。

    尸罗逸多没收到自己想要的任何答案。

    而李义表则是觉得李鸿儒说的太简单,还不如他吞吞吐吐的夸赞呢。

    在国外,即便是人家拿手抓饭,那他们也得说好,何况是弹奏这些呜呜咽咽之曲。

    “不知使者在大唐宫廷之时享受的是何种礼乐?”

    尸罗逸多没有从询问中咨询到哪怕是一丝强势的信息,这让他直接开口发问。

    李鸿儒看了看李义表。

    李鸿儒去皇宫更多是参与唐皇的一些私宴。

    而他早年在凌云阁参与的宴席并不正规,只是太上皇拿着琵琶乱弹。

    他虽然是大儒,但琴棋书画四项的水准只能说是一般,难于展现朝廷大儒的风采。

    在这方面,他还不如李义表,也难做儒家文化的展示。

    “要不你给陛下演奏一段?”

    见得尸罗逸多眼神中一丝小期盼,李鸿儒看向李义表。

    这让端着酒杯的李义表手抖了抖。

    “我们仪仗队会的礼乐不多”李义表嗡声道。

    他还指望李鸿儒这位大儒出面应对这些事情,哪曾晓得李鸿儒这么快就把他推了出来。

    “就咱们那个破阵乐就行”李鸿儒道。

    “这曲子杀气腾腾,在这种场合奏破阵乐能行吗?”李义表问道。

    “那你说你们还会啥别的礼乐?”

    “不会了!”

    他们是卫尉寺仪仗,更多是需要武力和仪表,不是弹奏小曲。

    若是要李义表演奏一道其他配合恰到好处的曲目,李义表还真拿不出来。

    他闷头闷脑喝掉手中的那杯酒,这才喝了一声,让人迅速回去取乐器。

    李义表本人则从小须弥袋中取出一具牛皮大鼓。

    这让尸罗逸多和诸多官员顿时伸长了脖子探望。

    “这乐器似乎叫鼓,只有轻重,难于敲奏出不同的声音”尸罗逸多好奇道。

    “只要有用,一种就足以”李鸿儒笑道。

    “一种!”

    尸罗逸多无语,在一旁的护卫统领甘尼许则是略有所思。

    尸罗逸多接触大鼓不多,但他在大唐使团入城时听过大鼓锤响的声音。

    大唐人的这种大鼓似乎并非常规演奏乐器,更像是战争所用。

    一时间朝廷诸多官员不时指着李义表那具大鼓指指点点,有着各种议论,又不时品酒等待。

    待得一刻后,诸多使团成员开始携着乐器回归。

    相较于最初在泥婆罗国的演奏。

    此时有着安然的准备,演奏的乐器又加入了数种。

    大鼓、铴锣、琵琶、筝、筚篥、笛。

    “此曲是我朝大将献乐于陛下,又有陛下亲自设计《破阵乐舞图》,演奏之时采用两千人军马展现,如今我等只是奏乐……”

    大殿中,李义表极为谨慎描述着破阵乐相关,又有李鸿儒不时做帮衬的补充和翻译。

    相较于大唐皇宫展现的破阵乐,李义表等人显然难于展现完全。

    他一阵客谦,顿时让尸罗逸多连连点头。

    “本王曾见过上国的玄奘法师,他亦有提及此曲,如今由上国之人演奏,想必能窥探到几分真实!”

    他对着李义表挥手。

    这让李义表的手开始摸向鼓棰。

    “咚!”

    沉闷的声音锤响,震荡到杯中的酒水波纹开始荡漾。

    尸罗逸多的脸色顿时为之一变。

    相较于摩揭陀国让人颓废的靡靡之音,大唐的礼乐充斥的是激情与肃杀。

    这让他不由想到了十余年前的烽火岁月。

    “有此乐,大唐上国如何能不胜出!”

    每个人去听破阵乐,就有相应不同的感受。

    对尸罗逸多而言,他从破阵乐中听到的是一种精神。

    战斗!

    持续的战斗!

    直到获胜为止。

    他不需要过多询问李鸿儒,已经清楚了自己一直想询问的答案。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