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鲤鱼乡粗昂|\学霸灌满学渣

2021-05-05 09:25:5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小公爷,您忍着点,我们也是奉命行事。”

眼瞅着刘兴明直挺挺的趴在那里,准备行刑的士兵们也动了恻隐之心。

毕竟这次惨败不都是刘兴明的错,在某种程度上

 “小公爷,您忍着点,我们也是奉命行事。”

    眼瞅着刘兴明直挺挺的趴在那里,准备行刑的士兵们也动了恻隐之心。

    毕竟这次惨败不都是刘兴明的错,在某种程度上只能说是中了准噶尔蛮子的奸计。            

    但是晋王殿下总归是要找到一个人负责的,作为主帅刘兴明是最好的人选。

    所以这顿打刘兴明是逃不掉的。

    “开始吧,别磨叽,是不是男人。”

    刘兴明其实已经做好了准备,只是这些士兵们也太磨叽了,让他反而感到有些慌乱。

    “好,那我们开始了。”

    刘兴明的手脚都被捆住,这样他就动弹不得。

    “一!”

    随着一声高呼,一棍子兜头砸了下来。

    刘兴明还没有准备,便觉得臀上一阵剧痛传来,顿时如一佛升天,二佛出世一般喊出了声。

    原本他还想着能够做出一副钢筋铁骨的汉子模样,可谁曾想被现实毒打的哭喊出声。

    行刑的士兵们也动了恻隐之心,但他们知道自己不能停下来。

    若是他们停下来,等待刘兴明的肯定是更为严厉的惩罚。

    无论如何,便是做给别人看,刘兴明这顿打也是挨定了。

    “小公爷,你要是疼就喊出声,这样就好点了。”

    一般来说犯人挨打都是要被堵住嘴的,这样他们就不会喊出声,让人心烦。

    但刘兴明毕竟身份特殊,他是皖国公刘体纯的长子,行刑的士兵多少要给点面子。

    一开始刘兴明心里是感激的,但此刻他恨不得士兵们能够用破布把他的嘴巴堵上。

    这样他至少不会这样痛呼出声。

    堂堂国公之子,趴在这里挨板子本来就很羞耻的,竟然还喊得鬼哭狼嚎一般。

    如此出乖卖丑,他父亲的脸着实都被丢尽了。

    刘兴明极力想要忍耐,但是都无济于事。

    哭喊是人的本能,尤其是在剧痛之下。

    这岂是说忍就忍得了的。

    “小公爷,您忍着点,已经二十板了。”

    士兵们打的很快,一板子叠着一板子。

    他们之所以打的这么快,就是为了尽可能减少刘兴明痛楚的时间。

    要是他们愿意的话,完全可以在一板子和下一板子之间留出足够的时间。

    如此一来,疼痛的叠加感会更加强烈。

    作为掌刑人,这点自主权和自由度还是有的。

    刘兴明双拳紧攥,脚指头也微微蜷起,他的身子绷直的犹如一张弓弩一般。

    剧痛让他浑身大汗淋漓,仿佛是在水中洗过一般。

    二十板,这居然才打了二十板。

    剩下还有三十板,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得过去。

    剧痛、麻木的感觉交织在一起,刘兴明只觉得整个人都仿佛被掏空了一般。

    而在远处,几乎明军军中所有高级将领都在一旁观刑。

    这是晋王李定国的命令。

    刘兴明犯下如此罪过,当众责罚以儆效尤是必须的。

    李定国也是希望通过此举,能够让明军的众多将领能够紧一紧。

    明军进入西域以来一直打得都是胜仗,即便偶有失败也是一些小挫折。

    所以明军将领们大多有些飘,认为明军天下无敌。

    而准噶尔人和那些游牧部落一样不堪一击,只要明军率部攻打他们就会一哄而散,落荒而逃。

    但事实却不是这样。

    刘兴明用实际行动告诉了众将大意轻敌是什么下场。

    一旦准噶尔人摆正了姿态,肯放低姿态主动引明军上钩,他们还是有很大胜算的。

    一场战斗的失利算不了什么。

    如果能够通过此战的失利告诫一众将领莫要轻敌,或许也算是件好事。

    只是那些死去的明军将士再也不能活过来了。

    那可是一条条人命啊。

    至于刘体纯,则是一直羞愧的垂下了头。

    养不教,父之过。

    虽然他一直认为自己对刘兴明的教导还算到位,可刘兴明还是犯下了这么大的错误。

    轻敌冒进,这若是晋王铁了心,狠了心,也是完全可以把刘兴明斩首示众的。

    诸葛亮挥泪斩马谡不也是这个道理吗?

    李定国只打刘兴明一顿板子,已经是很给刘体纯面子了。

    李定国给刘体纯面子,并不意味着这些都是应该的。

    刘体纯自然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在今后的几个月内,他都不会让刘兴明再单独领兵了,他要好好管教管教这个臭小子。

    ...

    ...

    “四十八,四十九,五十!”

    士兵们一声声的唱诵着,随着最后一下的打完,刘兴明整个人就像是一条咸鱼一样瘫倒在长凳上。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五十板子这么难挨。

    其实自打三十板子之后他就已经没有太大的知觉了。

    痛感也是糊了一片,混着麻木的感觉,完全不像之前的十几板那样清晰。

    “打完了,快把小公爷放下来。”

    这些士兵们有着丰富的打人经验,知道此刻的刘兴明十分的虚弱,便不知从哪里搬来一块门板,就放在了刘兴明的身侧一边。

    他们将捆绑刘兴明的绳索解开,随后几人合力把刘兴明抬了起来。

    受了如此重的伤,刘兴明的臀腿几乎都是被鲜血染红了。

    这种情况下,是一定不能再触碰硬的物体的。

    所以一众士兵们便索性把刘兴明平放到了门板上。

    “小公爷,您忍一忍,我们这就抬您到郎中那里去。”

    士兵们还是很懂得。

    晋王殿下只是要责打刘兴明,却没说要打死他。

    这说明晋王殿下只是要做做样子,以堵住军中不服之人的口。

    但刘兴明一定不能打坏了。

    所以他们动刑的时候也是把分寸拿捏的恰到好处。

    可以说刘兴明受的基本上都是皮外伤,看起来很吓人,但根本就没有伤到骨头,更不必说伤到脏腑了。

    只要休息一个月,涂上一些跌打损伤棒伤的药,就能治好了。

    届时刘兴明仍然能够生龙活虎的活蹦乱跳,只是想要领兵估计得过上较长一段时间了。

    就算是李定国再器重他,也得在乎悠悠之口吧。

    “快把小公爷送到吴郎中那里医治。动作都麻利点,若是误了时机,你们担待的起吗?”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