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唔~够了~不要h|在瓜地抓偷瓜女干

2021-05-05 09:27:5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黑袍一动不动地看着刘裕,久久,才摇了摇头:“也许,你就是这样的人吧,我有点开始明白,为什么慕容兰会为了你而背叛我了。这个问题,算我问过。”

他说着,一勒缰绳,开始

  黑袍一动不动地看着刘裕,久久,才摇了摇头:“也许,你就是这样的人吧,我有点开始明白,为什么慕容兰会为了你而背叛我了。这个问题,算我问过。”

    他说着,一勒缰绳,开始向后倒去,刘穆之低声道:“果然,桓玄是他扶持的,而后来又抛弃了桓玄,因为他的计划给打乱了,你不可思议地起兵成功,奇迹般地让晋帝复位,又以最快的速度西征,那桓玄对他就失去了利用价值,大概天师道,就是他的那个同伴在这个时候安排攻取广州的,以取代桓玄继续与你为敌。”

    刘裕点了点头:“这个问题,还得亲自向他问才是,现在我们还有四个提问的机会,要好好把握了。”           

    说到这里,他看向了在六十步外,沉默不语的黑袍,说道:“黑袍,这第七个问题,你听好了,桓玄败亡之后,天师道和西蜀,也都是你操纵和控制,用来继续与我为敌的吗?”

    黑袍勾了勾嘴角:“天师道我参与的不多,你也知道,我的势力多是在北方,而天师道则是我的同伴,另一位神尊一直经营的,他确实助天师道在广州登陆成功,并找准时机与你和解,不过,谯蜀那里,确实是我的手笔。”

    “当年谯纵的两个手下,候纵和阳昧都曾经被我救过,我说话他们相信,于是我利用他们杀掉了毛瑗,然后拥立谯纵为帝,回攻毛璩,灭了毛氏满门,也让西蜀成为你们的大敌。”

    “至于后来刘敬宣伐蜀,是给我利用了在后秦的关系,让姚兴下令仇池兵马援救,加上我提前出击卡住了刘敬宣的去路,最后他粮尽疫起,只能退兵,如果不是仇池兵马过于贪婪,争抢刘道规故意扔下的辎重财宝,嘿嘿,恐怕这支西征军,也会片甲不还了。”

    刘裕冷笑道:“我算是看明白了,你从来不会允许大晋真正地统一,真正地遵王号令,因为一旦如此,大晋必然可以举全国之力北伐,而你和你同伙想让南北两边各自生乱,然后战事不断,大量死亡的阴谋,就不可能得逞了。眼看着我灭了桓玄,你就马上制造出两个敌对势力要继续恶心我。”

    黑袍微微一笑:“你现在知道已经晚了。刘裕,我劝你早点收兵回去,我们还可以继续讲和,大岘山以南归你,我们大燕只要山北之地,这样你出征也对上对下有个交代。不然你要是继续作战,就得去强攻广固城,广固可不是你轻松可以攻下的,到时候大军孤悬在外,我在南边的伙伴必然会给你制造麻烦,关云长大意失荆州的教训,你应该知道哦。”

    刘裕冷冷地说道:“放心,十个问题问完后,我就会取你性命,到时候没了你,我看慕容超如何守住广固。甚至,现在慕容超可能都已经悬首临朐了。”

    黑袍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怒:“我的问题就是,你哪来的兵马打下的临朐城?总不可能从天上飞过去吧,至于海路,我一直监视着从郁州到这里的海面,你根本就没有派水军绕海路过来。那你攻打临朐的兵马,是哪里来的?难道,慕容兰在帮你?”

    刘裕微微一笑,摇头道:“没有,我是让全军的骑兵,分批,早早地出阵,埋伏于后军西南方向的密林之中,向靖是第一批,索邈是第二批,而刘钟和檀韶他们是第三批,后两批的骑兵都是诈败,丢盔弃甲地逃跑,想必你们也没把他们放在心中。”

    黑袍咬了咬牙:“就算你分批出阵,但也有三千以上的骑兵,这么庞大的队伍,要绕过两翼,去到临朐城,又怎么可能不被发现?”

    刘裕笑道:“那可得谢谢你了,你的大将公孙归第一轮就贸然冲阵,结果中了埋伏,全军覆没,他所部的旗帜与衣甲,被前军的阿寿剥下,运了回来,我们正好就让向弥带去小树林,那些诈败的军队扔掉原有的盔甲,再换上这些燕军突骑的旗甲,就可以悄悄地穿越左翼,回到临朐城下了。你当时又是派孔明灯又是要四面同时全力进攻,左翼的贺兰卢,只怕也不会多在乎后面奔走了几千其他部队的骑兵呢。”

    黑袍默然无语,久久,才叹了口气:“你的这支骑兵,恐怕也是要等到公孙五楼带走最后一支百战甲骑,临朐城彻底空虚的时候,才会去攻城或者赚开城门。天意,真是天意哪。”

    刘裕的眼中精光一闪:“这不是天意,这是我早就定好的计划,我相信我们北府军将士,可以在不用骑兵的状态下,靠着坚固的车阵,挡住你所有攻击和计策,当你全力进攻的时候,就是我派往外面的骑兵奇袭临朐的时候。因为,慕容超是不敢跟你一样亲自上阵搏杀的,他只会躲在最安全的临朐城。”

    说到这里,刘穆之笑道:“黑袍,老实说,我们现在也不知道慕容超的死活,不知道我们的奇袭部队是不是抓住或者是斩杀了他,但不管怎么说,临朐已经陷落,就算慕容超逃得一命,此战的胜负也不可能改变了,我想,你更应该多考虑一下自己,一会儿三个问题之后,怎么才能活下来。”

    黑袍一言不发,继续倒退了十步,当他停下的时候,他抬头看着刘裕:“你还有三次发问的机会,可要想好了再开口。”

    刘裕平静地说道:“下面我想问你的是,黑手党真的给你消灭了吗?桓玄灭的他们,恐怕是你在后面搞鬼吧,作为合作多年的盟友,你为什么要对黑手党下手?”

    黑袍微微一笑:“因为黑手党已经暴露了,不仅暴露,而且后面换上的那些人,什么司马元显,司马尚之,庾楷,这些个废物哪配当我们的盟友?就算我不出手,桓玄和你也早晚会把他们拿下,到时候这些软蛋就会供出我们的存在。为了自保,我只好先灭了他们的口,就象灭刘牢之的口一样。”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