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别喊,我慢慢进就不疼了,小说_特别黄的口述全过程办公室

2021-05-05 09:45:5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就在玉水出门没多远,一伙黑山苗的年轻人迎面走来。

为首的正是黑炎。

此时黑炎的脸上还有一大片淤青,看上去有些狼狈,不复往日的风采。

“黑炎阿

 就在玉水出门没多远,一伙黑山苗的年轻人迎面走来。

    为首的正是黑炎。

    此时黑炎的脸上还有一大片淤青,看上去有些狼狈,不复往日的风采。        

    “黑炎阿哥!”玉水一见到黑炎,立马跑上前去。

    “是玉水阿妹啊!”黑炎咧嘴一笑,很快又憋屈道:“玉水,我现在没空跟你约会,过几天我再去找你。”

    今天是赶花节,他准备了许多撩妹的节目,就等着晚上策马奔腾。

    玉水这小妞虽然不错,但他早就玩腻了。

    要不是父亲和黑水寨的寨主早有约定,他根本不想这么早跟玉水结婚。

    “哦。”玉水撇撇嘴,一脸的愁怨。

    “咦?”黑炎诧异:“玉水,你这是怎么了?”

    “黑炎阿哥,有人欺负我!”玉水眼中含泪,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居然有人敢欺负我玉水阿妹。”黑炎一怒,“走,带我去看看,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他的心情很不爽,并非玉水被欺负,而是今早醒来,父亲不由分说的把他教训了一顿,警告他不许再为难花苗寨的人。

    父亲知道他经常在铺子街欺行霸市,得罪了很多花苗的店家。

    所以,还特意让他带人到铺子街,一家一家的去道歉。

    黑炎见父亲神情沉冷,不敢违逆他的意思,只能硬着头皮来了。

    其实黑索并非忌惮花苗,而是因为卓玛救了一个神秘的女人。

    这女人居然拥有噬血玉蚕的蜕皮!

    万一把卓玛逼急了,跑去向那个女人求助,黑苗岂不是要倒霉?

    要知道,一张噬血玉蚕的蜕皮足以引起苗疆的一场腥风血雨!

    黑炎不敢违逆父亲,一路道歉下来,憋了一肚子的火,正愁没地方发泄,没想到有人自己送上门来!

    “别,别去。”玉水连忙拉住了他,“黑炎阿哥,那个人是黑鬼苗寨的,来头很大,我们得罪不起。”

    “黑……黑鬼苗寨?”黑炎愣了愣,心里生起退意。

    可是,一众族人在后面看着自己呢!

    话都放出去了,要是不找回这个场子,他以后还怎么服众?

    “黑鬼苗了不起啊?”

    黑炎梗着脖子低喝道:“咱们黑山苗的上家是白鬼苗,关他们黑鬼苗什么事儿?

    跑咱们的地盘欺负人,我们黑山苗绝不答应!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

    “是!”

    跟黑炎来铺子街道歉的,都是他的狐朋狗友,平日里在这儿耀武扬威惯了。

    今天给各个商铺赔礼道歉,他们也很不爽。

    又听未来的嫂子给人欺负了,谁还咽得下这口气?

    当下,一个个黑山苗的年轻人嗷嗷大叫。

    玉水眼眸闪过一丝自得的笑意,又假惺惺的劝了几句。

    奈何黑炎等人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她越劝他们的怒气就越重。

    最后,一伙人浩浩荡荡杀向服装店。

    在服装店里,大山目瞪口呆的指着叶凡。

    “先生,你……你真是黑鬼苗的族人?”

    “不是,我瞎说的。”叶凡打了个哈哈儿,“以后那女人再来闹事,你就报黑鬼苗的名字,保准她老老实实。”

    大山打了个激灵,讪讪的摇了摇头。

    他哪里敢胡乱打黑鬼苗的旗帜吓唬人呐,这不是老太太上吊,活得不耐烦了么?

    灵儿眼中闪着小星星,又是担忧又是仰慕的看着叶凡。

    “叶凡阿哥,谢谢你……”

    “好了,把衣服包了,咱们去找个地方吃早饭。”叶凡笑道。

    灵儿甜甜一笑,十分顺从点头道:“叶凡阿哥,你等我一会儿,我把衣服换下来。”

    “别换了,就穿这身新衣服!”

    叶凡拉住灵儿,对大山道:“大山老哥,麻烦你把那几件新款都包起来,我们直接带走。

    剩下的和灵儿换下来的旧衣裳,你送到卓玛老哥家里。”

    “好,好!”大山连连点头。

    不等大山装好衣服,服装店门口忽然传来一阵喧哗。

    “黑鬼苗的,出来说话!”

    黑炎插着腰站在服装店外,高声大喝。

    他还算有点小聪明,分得出轻重来。

    这次主要是为了找场子的,要是不由分说冲进去就把黑鬼苗的人给打了。

    到时候万一出了什么纰漏,那他就完蛋了。

    所以黑炎决定先礼后兵,占据道德高地。

    即便以后黑鬼苗来问罪,他也能据理力争,想必父亲不会坐视不理的。

    “嗯?”叶凡有些诧异。

    外面的声音很耳熟嘛!

    大山和灵儿齐齐色变。

    “不好了,是黑山寨的黑炎!”大山暗暗叫苦,没想到对方来得这么快。

    “叶凡阿哥,怎么办?”

    灵儿脸色苍白。

    昨晚叶凡才被黑山寨追杀,谁知此时冤家路窄,居然还能碰上面!

    灵儿很自责,要不是她要到铺子街改衣服,就不会出这档子事儿了。

    “叶先生,灵儿丫头,你们快从后门走!”

    大山连忙跑去反锁店门,又把后门打开,抓着灵儿和叶凡便往外面推。

    “玉水那女人心眼很小,睚眦必报。

    现在黑炎又找上门了,他很久以前就垂涎灵儿的美色,要是你们落入他们手里,灵儿的清白恐怕……”

    叶凡呵呵一笑,“黑山苗不敢这么嚣张。”

    “叶先生,黑山苗凶得很呐,我没有跟你开玩笑!”大山见叶凡不肯挪步,急得满头大汗。

    “你就算不考虑自己,也考虑考虑灵儿吧!”

    “嗯,有点道理。”

    叶凡微微颔首,对大山道:“大山老哥,你带灵儿先走,这里交给我。”

    说着,把打包好的新衣裳塞进灵儿怀里。

    “灵儿阿妹,到铺子街最前面的那个小酒楼等我,我很快就去找你。”

    “叶凡阿哥!”

    灵儿大惊,连忙扯住叶凡:“你不能去,外面有好多人!”

    “放心,我不会有事儿的。”

    叶凡把灵儿推出后门,大山立马扯住她,转身便走,任由灵儿如何苦恼,他就是不敢松手。

    目送他们从小巷后离开,叶凡才来到大门前,双手猛地一扯门扇。

    “哗啦啦”!

    大门瞬间被拉开。

    只见外面站着二十多个十几二十岁的年轻苗人,清一色的黑苗服饰。

    虽然他们神情凶恶,但多多少少有些忌惮。

    在稍稍冷静之后,他们回过神来。

    今天要招惹的可不是普通苗人,而是整个苗疆最厉害的黑鬼苗!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