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人欲小说 小说|野战好大好紧好爽快点

2021-05-05 13:54:4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老婆子在醉仙楼待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客人直接用灵髓石当钱用的。

虽然只有鸡蛋大小,但是换成金银那可是天价。

老婆子急匆匆的跑上楼,差点摔倒在楼梯上。

 老婆子在醉仙楼待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客人直接用灵髓石当钱用的。

    虽然只有鸡蛋大小,但是换成金银那可是天价。

    老婆子急匆匆的跑上楼,差点摔倒在楼梯上。          

    一行仆从把酒菜端上来后,宋玉婵取出一包金币,让屋子里的姑娘们分了,把她们打发了出去。

    这些人好像蝴蝶一样缠着她们,三个姑娘更是都趴到了焦挺的身上,把焦挺搞得满脸通红,身子僵硬,差点尴尬的晕过去。

    姑娘们一走,宋玉婵与焦挺示意道,“还不赶紧给师父敬酒?”

    焦挺反应过来,连忙倒上酒,单膝跪在了宋玉婵的面前,双手捧起酒杯与宋玉婵道,“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宋玉婵接过酒,与他笑着道,“这一拜,你跪的不冤。为师与其他师父不一样,你将得到的,将是你想象不到的一切。”

    焦挺懵懵懂懂,只是与宋玉婵道,“弟子既然拜在师父门下,此生无悔。师父就是要弟子的命,弟子也绝无怨言。”

    宋玉婵笑着道,“你怎么又来了?每个人的命都是独一无二的,不要动不动就给别人。”

    焦挺红着脸点头,嘴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会,老婆子从楼上把这醉仙楼的花魁请了下来,站在门口与宋玉婵高兴道,“客官,玉儿姑娘来了。”

    宋玉婵三个一起抬头看去,只见门外站着一个身穿红衣裙子的女子。

    她的年级,不过十八岁左右。

    生的身材高挑,肤色白皙,容貌俊秀,颇有一股女子的英气。

    若论容貌,她担得起花魁的称号。

    但是在雪莲神女的面前,她还是差一些气质。

    她站在门外,款款施礼道,“玉儿拜见诸位官人,不知道客官是想听曲还是赏舞?”

    宋玉婵吩咐道,“听个曲子吧!”

    “明白!”

    玉儿姑娘点头,从侧门进了包间里坐下。

    这包间有两间,内间隔着一层轻纱,里面有摆好的古琴。

    玉儿姑娘坐下后,款款在上面摆弄起来。

    琴声婉转,与一般女子的琴声无二,只是仔细听起来,里面却有一股钢劲的味道。

    一曲弹罢,宋玉婵三人纷纷鼓掌称赞道,“好曲子,真是悦耳。”

    玉儿姑娘感谢道,“客官还想听吗?”

    宋玉婵摆手道,“不听了,咱们随便聊聊!”

    “可以!”

    玉儿看着这个比自己还要年小一般的女子,见她行事洒脱,财力丰厚,那种自由自在的样子让她顿觉羡慕。

    宋玉婵问她,“我听你的曲意,姑娘以前应该是习武之人?”

    玉儿的手指一颤,让琴声都是一动。

    她的声音带着哀伤,与宋玉婵介绍道,“确实如姑娘所说,小女自幼习武,粗通一些武道。”

    宋玉婵喝着酒,好奇道,“这就有意思了,习武之人,为何弃武从艺了?”

    玉儿轻声道,“你能听懂我的曲意,也算是我的知己,何苦问我这样的问题。人活一世,总是有自己迫不得已的难处。”

    宋玉婵嘴角勾起道,“你说的对,可是我今天偏偏要听听你的难处。”

    玉儿的脸色一紧,本以为是遇见个通情达理的客人,谁知道确实如此胡闹的人。

    想来也是,这定是哪家的大小姐前来寻开心的。

    自己的身世越苦,这位大小姐便越高兴吧!

    生活已经如此艰难,她也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索性与宋玉婵讲道,“既然客人想听,那奴家就如实告知客人。奴家并非蜀州之人,而是燕云人士。父亲自小从军,十年不归。奴家母亲得了重病,撒手离去,只留下奴家一人。奴家便被亲戚卖给了城里的青楼,后来辗转,又被卖到了蜀州,由此在这里定居了下来。”

    “原来也是个苦命的人。”

    焦挺这个没出息的,听到这里眼睛都红了。

    雪莲神女也是轻叹道,“人世悲苦,生若蝼蚁,命若浮尘。”

    玉儿带着不甘道,“客人对我的故事可还满意?”

    宋玉婵笑着道,“你很不服气?”

    玉儿苦涩道,“奴家不敢。”

    “不服气就不服气,何必隐瞒。”

    宋玉婵起身,掀开帘子,直迎着她的目光淡声道,“你以为,我让你讲讲身世,是故意羞辱你?那你可错了,我今天来这里有事,正好帮你一把。”

    “帮我?”

    玉儿惊讶抬眉。

    宋玉婵道,“不错,帮你。你们这里的主子得罪了我,我得让他吃点苦头。所以,我得把他最在乎的东西拿走。你运气不错,本姑娘正好可以救你出去。”

    玉儿眼睛一动,与她提醒道,“你可知道,这醉仙楼的后台是蜀王府。你得罪了蜀王,怎可离开这里?”

    宋玉婵大笑,“蜀王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仗着祖先的余荫,在这里作威作福罢了。”

    她的脸上,写满了自信和嚣张。

    这种悠闲的姿态,让玉儿都看傻了眼。

    宋玉婵问她,“你说你是幽云十六州的人士?”

    玉儿点头道,“奴家是大名府人。”

    宋玉婵好奇道,“那你父亲可是在大名府从军?”

    玉儿道,“听说是在燕门关。”

    宋玉婵道,“那你说下他的名字,我让你给你查一下,看看他现在哪里。”

    “你吗?”

    玉儿满脸不可思议,没见过这么吹牛的,还说的这么一本正经,好像随时都能查到一样。

    宋玉婵轻笑道,“怎么,你不信我?”

    玉儿沉默了下道,“我爹叫梁五魁,今年应该有四十三岁。”

    “那你稍等,很快就有消息。”

    宋玉婵祭起了一面镜子,抬手催动此物,很快就在上面亮起了一道玄光。

    镜子里面,马上露出了呼延灼的样子。

    他在对面,急忙抱拳与宋玉婵参拜道,“大小姐,好久不见。”

    宋玉婵笑着点头,与他吩咐道,“老将军,我想让你帮我查一个人。”

    呼延灼道,“大小姐尽管吩咐。”

    宋玉婵道,“他叫梁五魁,大概是十年前从军,今年有四十三岁。”

    呼延灼还没有说话,他旁边传来一句声音,“什么?大小姐要找梁大哥?”

    一年轻将领的模样在镜子里出现,瞪着大眼一脸惊诧。

    他正是韩世忠,现在已经是呼延灼身边的卫队首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