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男同桌上课用手伸进我的下面,如狼似虎的欲妇好爽

2021-05-05 15:11:4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呱!

大鹏展翅高飞,如一道金光划过天穹。

赵云盘坐其上,静心打坐。

又耗损了本源,体魄贼难受。

他去的是千秋城方向,得找苍穹聊聊,那厮的阅历,也

 呱!

    大鹏展翅高飞,如一道金光划过天穹。

    赵云盘坐其上,静心打坐。            

    又耗损了本源,体魄贼难受。

    他去的是千秋城方向,得找苍穹聊聊,那厮的阅历,也很广泛,若有分身在千秋城,他也不用这般来回跑,奈何本源反噬,分身都消散了,还得本尊亲自来。

    不过想想,本尊走这一趟,还是很有必要的。

    皇族和天宗的很多人,都中了咒法,他千秋城的人,如魔域传承、白家和慕家这些,是否也有,若也中咒了,那这盘棋,就大到难以想象了。

    轰!砰!

    正走时,突闻阵阵轰隆声。

    听音色,该是大战的动静。

    赵云抬眸,随声音源头望去。

    入目,便见一只银色的大雕,受了重伤,毛羽上染着很多血光,大雕的背上,还有一个人,准确说,是一个小孩儿,白发金眸。

    仔细一瞅,可不正是星魂嘛!

    昔日,天宗内门排名第三的人,就是那货了。

    传闻,星魂是大夏鸿雀在魔土捡来的,血脉和功法缘故,怎么长都长不大,别看他个不高,实则年纪已不小,与鸿雀扯上关系,哪能是一般角色。

    “被追杀。”

    赵云一眼眺望,能见星魂浑身是血。

    再往星魂身后看,便很好的印证了他的猜测,那是个紫袍老人,坐骑是一只长翅膀的黑豹,格外凶厉,一路紧追星魂不放,看紫袍老人的气蕴,该是一尊准天境,而且,是巅峰准天境。

    噗!

    蓦的,血光乍现。

    星魂又挨了一击,连人带坐骑,一并跌入了山林。

    吼!

    紫袍老人催动黑豹,随之追下。

    其后,便是一片嘈杂的轰隆声,不用说,两人在山中开战了。

    “你个老不死的,招你惹你了。”星魂火气不小,大骂声不绝,许是知道在劫难逃,那得过过嘴瘾,大半夜的出来溜达,撞上一个老家伙,二话不说就要干他,找谁说理去。

    紫袍老人幽笑,丝毫不怒。

    骂,你朝死了骂,待老夫擒下你,撕烂你的嘴。

    他的一掌,气势恢宏。

    星魂自挡不下,被一掌抡翻了出去,成片的古木被撞断,至最后,才将一座岩壁撞得轰然崩塌,崩飞的碎石,染满了他的血。

    再起身,他已站不稳了。

    出来前,他想的很美好:我长这么可爱,看谁好意思打我。

    出来后,他才知人世险恶,不要脸皮的人,真是一抓一大把,大半夜的不睡觉,追着他这个小孩子,正儿八经的打了一路。

    轰!

    紫袍老人随后便到,笑的阴森。

    他,就是那个不要脸皮的货,打孩子打的贼来劲。

    自然,他也是奉命来的。

    上头交代了,指名道姓的要星魂。

    没办法,谁让这货是个人才呢?天宗排名第三,哦不对,是第四,而且还是一脉特殊传承,拎回去炼入丹药,事半功倍,老实说,他已在天宗和帝都之外,守了好几月了,终是等到星魂出来。

    “谁派你来的。”星魂冷冷道。

    “老夫想来便来,何须与你说。”紫袍老者幽幽一笑。

    “那你,到底说是不说呢?”

    不等星魂言语,便闻一道缥缈的话。

    自是赵公子,已顶着他的逼格,自黑暗中走出。

    “姬痕?”

    紫袍老人见之,猛地几步后退。

    他倒不是怕姬痕,是怕姬痕的瞬身绝杀。

    相比他,星魂的眸就格外璀璨了。

    看来,今也命不该绝,竟在这遇见了老相好,从无哪一瞬,如此刻这般,看见姬痕这般亲切,就差跪下喊哥了,你他娘的来的太及时了,咱都天宗的人,你排第一我排第四,你的罩着我。

    “谁派你来的。”赵云笑看紫袍老人。

    紫袍老人眉头紧皱,方才与星魂对话时,可谓逼格满满,如今姬痕发问,他是怂的毫无征兆,这是个硬茬,无论是麒麟化,还是天眼瞬身,都够他喝一壶的。

    铮!

    说瞬身,瞬身就来了。

    赵云懒得浪费时间,出剑便是绝杀。

    让他意外的是,这老货竟有底牌,竟特么修了护体血胎,正因血胎挡枪,才避过了死劫,一步飞身后遁,完了扭头就跑,准天巅峰做到他这份儿上,脸皮已丢到姥姥家了,整的赵公子颇不习惯,我有这么可怕吗?好歹过两招再走啊!

    “哪跑。”

    赵云速如惊芒,一记大罗天手拍了出去。

    紫袍老人面目狰狞,豁的转身,一拳轰来。

    拳掌碰撞,他被压的一阵趔趄。

    是他小看了姬痕的力量,差了一个大境界,竟一掌打的他的拳骨崩裂,整条手臂都噼里啪啦,鬼晓得裂了多少筋脉。

    “不对,特殊血脉?”

    紫袍老者心道,满目惊异。

    有关姬痕的情报,他这多的是,并未提及血脉啊!

    瞧姬痕气血,还不是一般的血脉。

    “怎的还开小差。”

    赵云淡道,一道诛仙诀已刺破长空。

    紫袍老人强行定身,一掌打灭了诛仙诀剑芒。

    嗖!

    赵云速如惊鸿,一剑使出风雷诀。

    “定要不死不休?”

    紫袍老人暴喝,随手拎出了一把血刀。

    然,不等他开攻,便见赵云通体光芒万道。

    没错,是光明身。

    赵公子的光明身,还是很晃眼的。

    唔...!

    紫袍老人闷哼,一个猝不及防,俩眼一抹黑。

    这短暂的是一瞬,赵云杀到,一剑破了其丹田,废了其修为。

    惨叫声凄厉。

    紫袍老人轰然倒地。

    咕咚!

    星魂看的猛吞口水。

    准天巅峰啊!不到三个回合,这就被废了?

    诧异归诧异,他并未太多震惊。

    想想某人坑杀百万军,这都小场面。

    赵云收剑,一手按在了紫袍老人的天灵盖,动了搜魂术。

    啊...!

    惨叫声更凄厉。

    紫袍老人难以抗拒,被搜的七窍流血。

    “殷昼?”

    赵云喃语,这是殷昼的人。

    这人,正是奉了殷昼的命令,来捉星魂的,捉他干啥呢,自是炼丹,这么个特殊血脉做丹引,所炼的丹药,品阶自是高,可惜啊!这位运气不咋好,撞上他路过,又折了一员大将。

    “打我,让你打我。”

    星魂火气不小,逮住紫袍老人一顿猛踹。

    赵公子伸手,将其拎到了一边,随手将紫袍老人的财物,扫荡一空,完了,才又把星魂拎了出来,接着踹吧!朝死了踹。

    星魂也实在,踹的贼来精神。

    堂堂准天巅峰,愣被他踹的没气儿了。

    “不在天宗待着,跑出来作甚。”赵云说着,拎了一根绳子。

    “外面凉快。”

    星魂说着,下意识退了一步。

    退着退着,这货扭头跑了,只因某人,笑的很不正常。

    “有个地儿,更凉快。”

    赵云探手,一把给其摁那了。

    完事儿,星魂就被五花大绑了,魔家大长老说了,星魂的来历,或许与魔域有关,今夜恰巧遇见了,自是捉回去研究一番。

    “趁人之危,算啥英雄。”星魂骂道。

    赵云懒得搭理,随手将星魂扔到了大鹏背上。

    同一瞬间,他还祭了一丝血脉本源。

    一番窥看后,并未瞧见咒印,这倒让他颇感意外。

    在天宗,星魂的战力和血脉,都是能排上名号的,连苏宇都被种了咒印,这货竟然避过一劫。

    呱!

    大鹏又展翅,划过天宵。

    赵云还好,倒是星魂,即便被五花大绑了,也很不老实,如一只蛆,搁那剧烈的蠕动,大骂声不绝,被赵公子堵了嘴巴。

    待入了不死山,星魂才消停。

    这片群山有点儿奇异,藏着不少乾坤。

    “看,又带来一个。”

    千秋城外,几个老家伙正坐那聊天,见赵云归来,纷纷起了身,这位每次出去,都会捎点儿东西...嗯...都会捎个人回来。

    “白发金眸,小孩模样。”

    “老夫未看错的话,应该是天宗排名第四的星魂。

    “找这货很久了。”

    众老家伙扎堆儿,叽叽喳喳,如似看猴儿的人,上下的扫量,有那么几个,还特别不老实,时不时的,还会捏捏星魂的小胳膊小腿儿,是个修武道的好苗子。

    星魂左瞅右看,被盯的浑身凉飕飕。

    他是震惊的,山中竟还藏着一座城。

    再瞧这些人,都是魔域传承吧!

    天宗的圣子,竟与魔域传承有瓜葛。

    这些,天宗知道吗?

    “星魂?”

    赶来的剑南、慕昭雪和幽兰见了,眉毛微挑。

    比起他们,幻梦就淡定多了,长老早有交代,他请星魂过来做客,可惜,这小子很贼,总是跟丢。

    事实证明,抓人绑票这等技术活,还是赵云干的溜,出去一趟,就给人捎回来了。

    “还有天宗弟子?”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