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再来一个好不好,已婚男同事的车坐不得

2021-05-05 15:37:1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不懂就学啊,只要肯学,有什么学不会的?”

李文静知道陈牧肯定有事找他,顺手把报表放下了:“这些东西我虽然看起来慢一点,可舒舒服服的坐在办公室里做这些,也

 “不懂就学啊,只要肯学,有什么学不会的?”

    李文静知道陈牧肯定有事找他,顺手把报表放下了:“这些东西我虽然看起来慢一点,可舒舒服服的坐在办公室里做这些,也不累人……嗯,而且玛依莎和小张都帮我过了一遍,划了重点的,我看起来其实很轻松。”

    玛依莎和小张就是给李文静安排的秘书,算是李文静身边的哼哈二将。             

    尤其玛依莎,是从巴河镇出来的大学生,算是稍有有出息的年轻人,从大学刚毕业就被招进了牧雅林业。

    近一年多,牧雅林业招进来了很多本地年轻人,都是大学生。

    要是换在以前,本地这些能把书念出来的年轻人,一般出去了就不会回来的,总在外头找工作、生活,算是彻底离开这片荒漠了。

    可是现在,牧雅林业冒头起来以后,本乡本土的人都知道这家公司的待遇好、福利高,而且又是本乡本土的企业,所以渐渐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回来。

    对于牧雅林业来说,招人的事情一直是老大难。

    汪静汶和她的人力资源部,从没停止过因为这件事情而头疼。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他们想了各种各样的办法。

    其中就包括去镇上要本地考出去的大学生名单,没等人家毕业,就开始做工作,不但对大学生的家里人做工作,还对大学生做工作。

    摆待遇、讲福利,反正就是以理服人。

    等到这些大学生一毕业,只要愿意回来的人,牧雅林业二话不说先给一万安家费。

    如果愿意提前和牧雅林业签约,在大学里就承诺愿意毕业后进牧雅林业的,甚至还能获得牧雅林业提供的“奖学金”。

    总之,最近一年多来,这些新入职的本地大学生都是被牧雅林业的“诚意”给吸引回来的。

    他们回来以后既可以找到好工作,又可以回到家乡,靠近自家的家人,还能从牧雅林业拿到钱,算是一举多得

    而牧雅林业也同样有好处。

    招收本地的人当员工,自然更加可靠。

    荒漠上出来的人不会不习惯牧雅林业的工作环境,他们天生就比外来的人更加“吃苦耐劳”,再加上牧雅林业在巴河镇乃至X市的良好口碑,他们对公司天然就有着一定的忠诚度。

    甚至可以这么说,牧雅林业根本不用担心他们会跳槽之类,因为他们是完完全全就是弱势群体,在镇上压根不存在别的选择。

    陈牧找李文静,其实也是为了招人的事儿,他对李文静说:“李阿姨,少峰今年大二了吧?”

    李文静点点头:“是,大二了,这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这孩子上大学已经两年了。”

    “我记得少峰上是中央财经大学,是不是?”

    陈牧心里其实对李文静儿子的情况门清儿,现在不过是想顺着话茬儿和李文静闲聊:“少峰念的是什么专业来着?”

    李文静一说起儿子,嘴角就忍不住弯了起来:“少峰念的是会计。”

    “哦,央财的会计啊,那是最好的专业了!”

    陈牧笑着恭维。

    他的恭维可不是假的,央财的金融、会计都是好专业,绝对是普通人想进都进不去的。

    就陈牧这种好不容易才混上大学的学渣来说,这种学校这种专业别说考进去了,就连报志愿的时候都不敢多了解的。

    “呵呵,主要是少峰他自己喜欢,我其实什么也不懂。”

    李文静笑得更开心了,陈牧基本上是她心里最出色的年轻人,现在陈牧夸她儿子的专业好,她听了比什么都高兴。

    “啧,等少峰从学校毕业,出来工作,李阿姨你就算是熬出来了,太好了!”

    陈牧斟酌着应该怎么开口把心里的事情说出来。

    其实他今天过来,主要是受了汪静汶的密令,过来打听消息的。

    之前汪静汶和他提过一嘴,她已经盯上了李文静的儿子李少锋,想要看看能不能把人招进公司来,甚至如果可以的话儿,实习的时候就可以把人招进来。

    不过因为李文静是陈牧比较看重的人,就想让陈牧过来探探口风,看看李文静和李少锋母子俩,对他们将来的生活有没有什么别的规划。

    主要是考虑到李文静辛苦了一辈子,好不容易把儿子拉扯大,熬了出来,如果她希望儿子在沿海找工作,在环境优越的地方生活,这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他们就不方便开口招人了。

    所以陈牧准备把事情当做一次闲聊,不搞得太突兀,尽量摸清楚李文静的想法就可以了。

    李文静性格大大咧咧的,完全没察觉陈牧在套路她,听见陈牧的话儿倒是挺感慨的,点头说:“是啊,幸好少峰他够争气,我这些年总算没有白白辛苦……唔,只要他好好的,我就值了。”

    说真的,陈牧挺为李文静的话儿感动的,这一份母爱的确是太伟大了,让人鼻子酸酸。

    不过,身为一名资本家,陈牧必须忍住心底的感动,继续玩套路:“李阿姨,少峰今年大二,明年大三……我听说有些学校有些专业大三就开始实习了,对不对?”

    “实习?”

    李文静明显没想那么多,有些错愕。

    陈牧语重心长的对李文静说道:“少峰学的是金融,实习很重要,如果在实习期间能找个好单位,以后工作就不成问题了,李阿姨你有空多关心一下少峰这方面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么,你不说我都不知道哩!”

    李文静没怎么念过书,九年义务教育之后就参加工作了,而且那九年义务教育她真的就是在尽义务,所以陈牧说的这些她都不知道,也完全不懂。

    现在听到陈牧这么说,立即打定主意回头要给儿子打个电话,好好问问儿子知不知道这个,有没有什么打算。

    陈牧算是完全掌握了谈话的节奏,轻咳了一下,又问:“李阿姨,平时你和少峰有没有经常聊一下?”

    李文静说道:“我每个星期都给少峰打两到三通电话的……嗯,当初他考上大学的时候,你不是送了他一个手机和一台笔记本电脑吗?那手机他一直在用,有时候没事我就和他视频通话一下,也不聊什么太重要的事情,就是聊些闲话儿,他在学校里的事情我基本上都是知道的。”

    这就很厉害了……

    陈牧之前刷抖阴的时候看到过,有位教育界的达人说,父母想要和孩子沟通,就要学会和孩子说废话,能和孩子闲扯没营养的话儿,那是当父母的本事。

    其实说白了,就是亲子关系,看看彼此间能不能沟通。

    李文静虽然文化水平不高,可是能和儿子闲聊,至少他在亲子沟通这方面,可比无数家长要强。

    “少峰真是好孩子,他什么都你说,你们母子俩的关系可真够亲的,阿姨你以后就等着享福吧!”

    陈牧又恭维了一句,然后装作不经意的问道:“李阿姨,少峰平时有没有和你聊一下他将来的打算?就是毕业以后有没有什么什么打算?具体有什么想法吗?”

    “有,那当然是有的,那孩子什么都和我说!”

    李文静笑了一笑,说道:“那孩子没去上大学之前就和我说过了,他将来毕业了,想回来牧雅林业工作。”

    “真的?”

    陈牧又惊又喜。

    “当然是真的。”

    李文静很肯定的点点头:“你知道少峰他当初报志愿报的是哪两个专业吗?他报志愿只报两个专业,一个是会计,一个是经济学,都是他自己选的。”

    “哦,少峰是个有主意的孩子。”

    陈牧附和了一句,继续聆听。

    汪静汶今天交代的事儿算是完成了,他的心情大好。

    “从小我在外面跑车,家里的事情他大都是自己一个人来做的,能没有主意吗?”

    李文静感慨了一句,才又说:“会计是少峰自己喜欢的,他很小的时候就说我不懂管钱,家里的钱都是他在管着的,所以他想学会计,就报了会计当第一志愿。

    然后,这经济学是他的第二志愿。

    他听说你是学经济学的,总说经济学能让人变聪明,所以想向你一样。”

    居然是自己的迷弟……

    陈牧暗戳戳的感到挺高兴的,这种虚荣的感觉真好。

    李文静继续说:“我一直和少峰说,你是我们家的贵人,要不是遇上你啊,我们……且熬呢,所以少峰说努力学好本事,等毕业以后就到牧雅林业来工作,帮你的忙。”

    “好,太好了,那就这么说定了李阿姨。”

    陈牧太高兴了,虽然他从来没想着要做什么兼济天下的圣人,可是今天李文静的话儿真是挺感动他的。

    他终于知道自己付出的,是有回报的。

    他做的事情暖了人心,李文静母子俩也愿意真心诚意的对他,这让他觉得一切都值了。

    心里高兴的同时,他也想好了,李少锋这种就算是牧雅林业真正的第二代子弟了,以后必须重点培养,没说的。

    因为李少锋,陈牧还想到了亚力昆。

    那小子也快要参加高考了,等他念完大学,也算是牧雅林业的第二代子弟,同样是值得信赖的自己人。

    之前过年的时候,陈牧还见到了他,他们一起过的年。

    亚力昆的成绩很好,据说如果加上维族人的降分,他很有可能会考上京城或者水木这两所最强高校。

    过年那几天,陈牧一直拍着脑袋给亚力昆鼓劲儿,让那孩子郑重其事的作出承诺,一定考上京城或者水木。

    他自己是学渣,却一心想着培养出一个学霸来,这要是成功了,想想都是一件值得得意的事情。

    又和李文静闲聊了一会儿,陈牧才晃悠悠的从物流部出来,去人力资源部给汪静汶回复。

    汪静汶一听李少锋本来就想着毕业后来牧雅林业,顿时高兴坏了:“好,那我回头就去和李阿姨说,然后再找少峰聊。主要是把这事儿给定下来,签了约以后我们还能按照规定给少峰奖学金。”

    陈牧想了想,说道:“除了我们的奖学金,如果少峰真的愿意和我们签约,那么他这四年的学费你都报了,嗯,这笔钱就从我的个人账户里出。”

    汪静汶看了看陈牧,点头答应了下来。

    陈牧离开人力资源部,回到自己办公室瞎忙起来。

    尽管现在他已经是整个公司最闲的一个人,可还是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处理。

    尤其一些公司内部的事情,虽然不需要他处理,可他必须知道,所以张新年每天都要给他出简报,还要梳理了之后给他做汇报……这些都是需要花时间的。

    “老板,这里有一件突发的事情,需要向你说明一下。”

    把今天的简报汇报完,张新年突然又说。

    “什么突发的事情?”

    陈牧好奇。

    张新年道:“是这样的,这件事情是今天早上的时候,小二鲜蔬那边发过来的,说是深城那边的店面选址出了点问题,可能会影响到深城的服务上线了。”

    “选址出问题?出了什么问题?”

    陈牧更好奇了:“深城那边的店面选择不是一早就做好了吗?怎么现在才来说出现问题了?”

    张新年把比较详细的一份资料拿出来,递给陈牧:“老板,你看一下,这是详细的情况说明,据说我们三个选址的店面,都突然出现了业主终止合约的情况,所以可能需要另外选择别的店面了。”

    张新年拿出来的那份资料,图文并茂,连店面地址和店面的照片都有,非常详尽。

    陈牧一边翻,一边回想了一下。

    当初他到深城去,是看过这些店面的,觉得没问题,才和胡已然他们定了下来。

    可没想到现在居然出问题,而且还就在温室本身都快要建造完成的前夕,这就有点突然了。

    想了想,陈牧问道:“知道那些业主为什么突然终止合约吗?我记得像这样终止合约,他们是要给我们赔偿一笔钱的吧?”

    张新年回答道:“没错,违约的业主的确需要向我们支付一笔赔偿金……不过,业主一方都很坚持,据说他们的物业都已经出售了,不得不赔偿。”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