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快穿)女配的幸福(h)书包,快用力吸我奶头

2021-05-05 15:51:14【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白云深结束和母亲的电话后,想了想,又担心母亲会不好意思给凌风打电话,于是又开车前往凌风的住处。

他没凌风的电话,主要是不屑于留电话,而且凌风也没有要跟他交换通讯方

    白云深结束和母亲的电话后,想了想,又担心母亲会不好意思给凌风打电话,于是又开车前往凌风的住处。

    他没凌风的电话,主要是不屑于留电话,而且凌风也没有要跟他交换通讯方式的意思。

    凌风的住处距离他的滨城湾壹号不是远,在位于红树林旁的海之蓝,这个地方他曾开车来过几次,但凌风实际住哪一栋他并不清楚。          

    把车开进海之蓝后,他整个人又迷糊了,海之蓝也是一个中型小区,虽然不是特别大,但也有十几栋楼,而且因为楼间距很快,所以占地面积也还是很大。

    他把车停在地下停车场,然后随便找了栋楼上到地面,想去管理处询问凌风住哪一栋楼,可偏偏这个时候管理处下班了,找不到人。

    他头疼无比,不得已去找保安,保安却先问他是怎么进的小区,他赶紧说自己是开车进的地下室,然后主要是他的朋友凌风住这里,他之前来过,现在不记得他住哪一栋楼哪一个房号了。

    保安说这里的业主非常多,他们手里也没登记簿,管理处才有,让他第二天来找管理处查询。

    他哪里能等到第二天?正欲问保安队长的电话是多少,准备给保安队长打电话,就见一辆车开进来,车窗摇下,驾驶室坐着的人是苏云泽,而副驾驶座位坐着的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士。

    苏云泽白云深是认识的,毕竟是秦芷芯的表哥,他没想到苏云泽住这里,于是赶紧上前去打招呼。

    苏云泽在这见到他也有几分意外,而他拉开苏云泽的后排车门就上了车,都没给苏云泽拒绝的机会,弄得苏云泽哭笑不得。

    陆慕棉见有人直接拉开后排车门上车,当即吓了一大跳,回头一看白云深,当即怔了下,然后赶紧打招呼:“二哥?”

    二哥?白云深楞了下,这才把回头看着自己的女孩子认出来,原来是陆运讯的侄女,陆慕白的堂妹,当然,按血缘关系算起来,也是他的堂妹。

    他此时顾不得去理这堂妹跟苏云泽是什么关系,只是淡淡的点了下头算是回应:“嗯,叫名字就好,或者叫白云深也行。”

    陆慕棉听了他的话笑,也不好说什么,毕竟白云深是白悠和陆运讯离婚后才生的,他要说不承认自己是陆家人,她也没办法。

    苏云泽把车停进自己的车位,然后才回头看向后排座位的白云深问:“你来这不是专程找我的吧?”

    “我跟你之间又没那么深的交情,我专程来找你做什么?”

    白云深倒是非常直白的说:“我是来找凌风的,只知道他住这里,但不知道他住哪一栋楼,之前来过一次,忘记了。”

    苏云泽听了他的话好笑,如果之前真来过一次,就不至于连哪一栋楼都不记得,白云深这撒谎都没打草稿。

    不过凌风他知道,这不仅仅是秦芷芯跟凌风关系好,同时他和凌风住同一个小区,有几次打网球还遇到过,俩人还曾一起合作打过几次网球。

    “我倒是知道凌风住哪一栋楼。”苏云泽看着白云深说:“不过,凌风上周六去欧洲了,不知道他回来没有,反正我这两天没遇到他。”

    “凌风去欧洲了?”白云深皱了下眉头:“那你有他联系方式吗?能不能帮我问问他回滨城没有?”

    苏云泽听他问‘你有他联系方式吗’时还以为白云深是想要凌风的联系方式,谁知道他下一句却是让他帮忙问凌风是否回滨城了。

    苏云泽被他给弄得有些哭笑不得,不过想着都是秦芷芯的朋友,更何况白云深还是秦芷芯闺蜜安然的老公,而且,刚刚陆慕棉还喊白云深二哥。

    这错综复杂的关系,无论从秦芷芯这边的关系看还是从陆慕棉这边的关系看,他貌似都不能拒绝,于是——

    他掏出手机翻了下,找出凌风的电话,倒也没有犹豫,直接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近一分钟才被接起,电话那边传来混沌不轻的声音:“苏云泽,我在伦敦,打网球下周约,我现在要睡觉,有时候明天再说,OK。”

    电话那边,凌风都没等苏云泽说话,自己说完就挂断了,显然被人深夜惊醒有些不满。

    苏云泽结束电话看着白云深道:“他在伦敦,说下周才跟我约网球。”

    白云深淡淡的应了声:“哦,知道了。”

    话落,他就要推开车门下车,陆慕棉赶紧问了句:“二哥找凌风什么事?没准,你的忙我们帮得上,不一定非要找凌风啊。”

    白云深一只脚已经踩在地面上了,他回头看了眼副驾驶座位上的陆慕棉,薄唇轻抿了下开口:“我就想知道安然在哪里?”

    陆慕棉听了他的话心里想笑,你找安然就找安然吗,怎么说找凌风,你这人真是,这不是告诉别人你在怀疑自己的妻子吗?

    但她脸上倒也没有表露出来,而是掏出手机道:“安然跟大嫂关系好,我打电话问问大嫂,没准她有安然的消息。”

    白云深暗自松了口气,想着总算是遇到有人有秦芷芯的号码了,能问到秦芷芯自然是最好不过了,而安然有什么心思,一般都是找秦芷芯倾诉的。

    然而,陆慕棉电话打过去,手机却在通话中,她微微皱了下眉头,抬眸看向白云深:“不知道是占线还是她把我给拉黑了,嫂子那人有时候脾气暴躁起来六亲不认的。”

    白云深:“……”

    这是他听过的,吐槽秦芷芯吐槽得最狠的。

    就在他以为陆慕棉没办法时,没想到陆慕棉又说:“我有个同学在市医院当护士,安然也在市医院上班吧,我帮你问问那护士,安然平日里都跟谁关系好,没准能找到她关系好的同事问问。”

    白云深一听这话赶紧阻拦:“那就算了,一个医院那么大,如果不在一个部门,一般也很难打听到的,就不麻烦你了,我另外想办法吧。”

    “……那,我把嫂子电话给你。”陆慕棉赶紧说:“刚刚嫂子电话在通话中,等会你再打打看,没准等下就能打通呢?”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